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19章:秘书分三等
    李睿本来都要终止这次调笑活动了,看到这条信息,也不知道哪根神经线搭错了,竟然又来了劲,这次也不跟她聊短信了,一来是手指头累,二来是没意思,索性直接给她拨了电话过去。㈧㈠ 中 Δ文』 网Ww┡W.8⒈Zw.COM

    沈元珠应该是纳闷他为什么打来电话,半天才接起来。

    两人在短信里打得热呼,但一旦进入电话这个微妙的空间,可以听到彼此声音了,就都有些犯怯,一开始谁都没言语,自然是不好意思。

    李睿暗想,总不说话也不行啊,不说话还打这个电话干什么?就小声说:“你今天好闲啊。”沈元珠轻笑道:“你不也是?”李睿说:“我不如你闲。”沈元珠笑道:“也没见你多忙!”

    说完这两句开场白,气氛总算不那么尴尬了,李睿这才大着胆子问道:“听说某人已经湿了?”沈元珠反过来戏弄他道:“那也比某人都要把办公桌捅出窟窿来好得多。”李睿笑了笑,说:“湿的厉害吗?”沈元珠暖昧的说:“你过来看看啊。”李睿说:“我要是过去就不只是看看那么简单了。”沈元珠说:“嗯,你来吧,我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李睿叹道:“你明知道我过不去,还故意引诱我?”沈元珠笑道:“不是你想看看我湿的厉害不厉害么?”

    李睿道:“唉,你这个警花,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沈元珠笑了起来,柔声道:“迷死你了么?”李睿说:“等下次见面,我一定要狠狠打你的屁股,让你这么过分。”沈元珠道:“你总是想着打人屁股,我屁股得罪你了么?”李睿笑道:“得罪了啊,它跟我的手是天生的仇家,看到就眼红,就忍不住要打。”沈元珠幽幽叹道:“可惜你过不来,所以你也打不到。”李睿说:“我本周是真忙,等下周吧,好不好?”沈元珠说:“不等也没办法啊……”

    她刚说到这里,李睿听闻外面皮鞋走路声响起,知道是有人过来了,哪敢再多说什么,低声道:“有事,先挂了。”说着挂掉电话,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

    也就是他刚做完这一系列动作,顶头上司、市委秘书长杜民生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门里。

    李睿忙站起身来,叫了声“秘书长”,心中暗道一声侥幸,多亏跟沈元珠调笑最火热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要不然下边那里撑着帐篷,还真是不方便站起来。

    杜民生点点头,道:“忙你的,我找书记。”说着走过去敲门。

    李睿松了口气,坐回到座位上开始忙碌。

    过了十来分钟,杜民生又从里间办公室走出来,到他这里停了停,问道:“下周二,我去调研全市文物保护工作,你有时间就一起去吧。”李睿愣了下,颇有些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全市文物保护工作需要他这个市委大管家关注了?心中不解就问了出来:“秘书长,您什么时候负责文物保护工作了?”杜民生淡淡一笑,道:“市委统领全局,什么事都可以管,只要你愿意。何况,文物保护工作也是城市建设展中较为重要的一环,也是需要有人关注的嘛。”

    李睿仗着跟他的亲密关系,低声问道:“您去调研这个,会不会让政府那边分管文教卫体的李婧副市长觉得……那啥呀?”杜民生嗔怪道:“就你想得多!”李睿讪讪陪笑两声。杜民生道:“到时候我让冯军过来叫你。”说完转身离去。

    目送他离去后,李睿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成熟美丽的女子形象,正是他自己之前刚刚提过的李婧,想到她的人品,心底大为不齿;可是想到那天晚上自己送她回家被她抱住献吻的情景,不自禁又有几分得意与思念,也不知道她是已经淡忘了那件事,还是跟自己一样,时不时就会想起来。唉,这个女人有点古怪,真是没法说。

    当天下午晚些时候,李睿进里屋见到老板宋朝阳的时候,跟他提议:“老板,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建议,您听一听是否可取。我建议,不妨让市电视台对您进行一个专访。”宋朝阳饶有兴趣的说:“哦,是什么专访?”李睿早有成竹在胸,侃侃而谈:“是关于您所主导开展的全市范围内扶贫运动的专访。如果策划到位的话,这既是一个您阐述扶贫主张的机会,让全市广大人民群众都知道,您是一个实干的市委书记;同时也能从侧面强调下您对此次扶贫运动的重视,让全市从上到下各级党政机关领导干部都加深印象与使命感。”

    宋朝阳听得连连点头,站起身来,舒了个懒腰,道:“可取,非常可取。我还真没想过这一点。嗯,不错嘛,小睿你这个点子很棒。”李睿谦虚的陪笑说:“别的大事我也帮不上您的忙,只能做一些辅助性的小事情。”心里却想,市电视台即将举行十大优秀主持人的年终评选活动,若是雪菲能捞着面对面采访老板的机会,应该能为她夺冠增添几分砝码吧。宋朝阳根本想不到,他还另有小心思,非常满意的说:“你能为我出点子,而不只是做好本职工作,说明你这个秘书已经升级了。”

    李睿憨笑着问道:“升级了?秘书还能升级?”宋朝阳认真地说:“当然。在我看来,秘书分为三个阶段,可以简单称之为高中低三个档次。最低档的秘书,能完成本职工作,领导吩咐的事情基本能够全部做好,出不了什么大错,可也建立不了什么奇功。这样的秘书,可以形容为书童;中档一点的秘书,不仅能够完成本职工作,还能试着为领导出谋献策,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我觉得,这种秘书可以形容为幕僚或者说是师爷。幕僚当然要比书童强很多了。小睿你现在就在慢慢往这个档次进步,可是还没能够完全升级到这一档。”

    李睿听得出,他这话既是对自己的认可,也是对自己的期盼,严格意义上讲,还有对自己的批评,忙正色说道:“我一直以为自己秘书工作已经做得还算不错了,心里边有点骄傲,尾巴都要翘起来了,直到今天听到老板您这番话,我才知道自己还差得远,才认识到自己竟然有着很多的错误。我以后一定更加的谦虚谨慎,更加积极更加主动,多多换位思考,争取早日达到中档秘书的水平,不再让您为我擦心。”

    宋朝阳听得很是欣慰,笑着颔,道:“你目前的情况,也没你自己说得那么严重。其实我觉得,你做得确实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还有进步的空间。”李睿问道:“老板,您刚才说了三档,最高档次的秘书是什么样的?”宋朝阳闻言,脸上现出神往之色,摇摇头,道:“这样的秘书,我是没见过,只能凭空想象了。我觉得啊,最高档次的秘书,已经不是秘书了,已经跟领导合为一体了。他就是领导本人,领导本人就是他,两人已经达到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地步,宠辱与共、生死相依,到了危难关头,秘书还能挺身而出帮领导承担责任,舍身为主,甘于牺牲……”

    李睿听得也是颇为神往,暗想,秘书做到这种地步,确实已经不再是秘书了,他就是领导的亲兄弟,与领导肝胆相照、生死与共,两人惺惺相惜,互帮互助,彼此恩义故事可以传为佳话的,也不知,自己能不能走到这一步,表态道:“我愿意做这样的秘书,我也会朝这个目标努力的。”宋朝阳呵呵一笑,道:“其实,作为领导,我说出这种话来,已经相当自我自私了。凭什么出了事要秘书担责呢?”

    李睿闻弦歌而知雅意,忙道:“领导之身,大能影响一方安定,小则关乎万民安危,可以说是重于泰山,秘书与其相比,就只是普通个人了,说是轻于鸿毛也不为过。拿秘书一人,换一方安定、万民安危,显然是一种荣誉,是每个秘书都应该做到的。”宋朝阳哈哈笑起来,伸手指了指他,道:“小睿啊,你这张嘴巴,原来这么会说。以后我的言稿要全部交给你了,综合一处秘书一处的人加起来也不如你会说。”李睿笑道:“我说的是实情,并没有夸大。”

    宋朝阳点头道:“其实,换个更简单更直观的方式理解,更能说明问题。领导大权在握,高高在上,他若是出了事,一百个秘书也救不起来。可若是秘书出了事,只要无损筋骨,那么他的领导可以救他一百次。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啊,在有的地方,秘书站出来给领导担责的事情屡屡生,这其实就是丢车保帅的政治避祸手段。”李睿心里已经想到这一点了,但显然无法对他明说,现在见他主动说出来,便连连点头,道:“是啊,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中最好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