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05章:老油条
    李睿听他用老板代指宋朝阳,心中动了动,难道说,这位南河县的老大有心投靠老板么?这倒是件好事,说:“还不错。”张瑜先就松了口气,又小声问他:“老板对那件事是什么看法?”

    李睿知道,他嘴里的“那件事”,指的是南河县教育局录考事业编舞弊案,心说这家伙倒是机灵,未见老板之前,知道先从自己这里打探老板对此事的看法,先将老板的态度了然于胸,过会儿跟他汇报工作的时候也就能够稳稳立于不败之地,至少,不会得到老板的否定,心中浮起一丝得意之情,暗想:“你在南河县做书记,那是一县老大、说一不二的人物,可是到了市委大楼里边,还是得看我这个小秘书的眼色行事。我乐意告诉你,你才能在老板那里应对自如;我不乐意告诉你,你就得担忧忐忑;我要是有心坑你,故意把老板的态度说反,那你就死定了。哈哈,这种掌人生死的感觉真是美呆了。”

    他没有直接告诉张瑜宋朝阳对此事的看法,而是反问道:“不知道张书记打算怎么汇报?”

    张瑜还真没想好如何向宋朝阳汇报这件大丑事,汇报太仔细太深入的话,怕出丑更多,引起对方对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执政用人的不满;汇报太肤浅太敷衍的话,又怕那位大老板已经洞悉内情,觉得自己想要蒙混过关,那自己从此以后就会在他心里变成庸吏,总之是怎么汇报都不合适,所以一见到李睿才会第一时间内向他询问宋朝阳的看法,现在见李睿反问自己,就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说:“这件事可轻可重、可大可小,我不担心别的,就怕老板对咱产生看法。因此,老弟你务必要先告诉我老板的态度啊,我才好从容应对。”

    李睿理解他的苦衷,却觉得他想的太多,既然有心投靠老板,那就有什么说什么呗,还遮遮掩掩的干什么?要知道,大多数的领导,并不厌恶做错事的下属,而会厌恶对自己不忠的下属。你犯了错,勇敢的承认,领导大不了骂你几句罢了,不会往心里去;可你明明已经犯了错,却还打算瞒着领导,领导可就不只是骂你几句那么简单了,还会把此事记在心里。领导一旦记了你的恶事,以后还有好果子吃吗?淡淡的说:“不妨直言。”

    张瑜为之愕然,看着他,愣了片刻,问道:“老板都知道了?”李睿神秘的一笑,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话既回答了他的问题,兼也提醒他,你还是坦白的好,藏着掖着的只会害了你自己。张瑜咬了咬嘴唇,暗叹一口气,闷闷的点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热切的说:“老弟,知道你平时忙,所以先问问你,你是今晚有空,还是周末抽个时间,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玩会儿。”

    李睿笑道:“张书记您太客气了,完全没必要。”张瑜道:“我们南河县有个好地方,里面有温泉,到时候你带上弟妹,咱们一块过去玩玩。”李睿笑道:“你说的是梦桃源吧?”张瑜笑道:“原来你早就去过。”李睿道:“那儿是挺不错的。”张瑜道:“那老弟就再去一趟?我介绍几个好朋友给你。”李睿听得出,他有心把自己拉进他的小圈子,作为自己来说,对此倒并不抗拒,只是最近时间很紧张啊,想了想,道:“等我什么时候有空,就给您打电话。”张瑜点头道:“好极好极,我就等老弟电话了。”

    两点一过,李睿去宋朝阳办公室里通报,出来后就把张瑜请了进去。至于王涛,就只能留在外面沙上喝茶了。

    李睿也没空招待他,回到办公桌前忙碌。

    王涛边喝茶边羡慕的看着他,想到自己跟他的巨大差距,脸色变得悻悻的,只怪自己命不好,没他这样的好运气。

    宋朝阳办公室里,张瑜与宋朝阳坐在沙上,看上去比较亲密。

    张瑜见宋朝阳如此优待自己,竟肯跟自己联席而坐,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感激,之前心里还有些杂乱的小念头,至此全部抛到九霄云外,一上来就主动认错:“书记,向您汇报工作之前,我先诚恳地向您认错。”宋朝阳和蔼的笑道:“哦,何错之有?”张瑜严肃的说道:“两个大错误,第一,您就职以后,我没有及时按时的来市委跟您汇报工作,凸显出我无组织无纪律的极为严重的工作作风问题。对于这一点,我决心立即整改,从此以后,每月最少一次来向您汇报工作。只要您不嫌烦,我还要多来几次;第二,关于此次生在南河县的这起事业编录考舞弊案,给市里县里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对此我有着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我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希望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改正。”

    宋朝阳笑了笑,目光看向桌上的茶杯,悠悠的说:“第一点不算错误。我也在基层做过领导,知道基层领导的不易。你身为县委书记,平时忙一些、没有时间过来汇报工作,是可以理解的。这绝对不算错。”说完,目光才回到他脸上。

    张瑜见他面色虽然和蔼,但目光如电,射得自己很是心虚,暗自心惊,把腰杆坐得更直了,又把屁股往外面坐了坐,这才说:“我感谢您对我的理解与体谅,但我在这方面确实做得不够好,丧失了主动性积极性。我为此已经做出了深刻的检讨,并决心改正。请您监督我。”

    宋朝阳道:“你说的第二点,仔细讲一讲吧。”

    张瑜脸色羞愧地说:“在县内生了如此丢脸的大事,我这个县委书记却几乎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说起来真是羞愧。更不可谅解的是,这件事还捅到了省政府樊省长身前,不仅丢了南河县委政府的脸面,还连带给咱们市里抹了黑。我这真是罪不容恕啊……”说到这,见宋朝阳似笑非笑的瞧着自己,既没有不耐烦,却也没有催促,不知道他什么心意,不敢多说废话,直奔主题:“事情生后,我责令县纪委与县人事局对这件事进行了深入调查。虽然教育局方面有人主动站出来顶罪,但我觉得这件事远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不将其查个水落石出的话,既对不起广大落榜的考生与家长,也玷污了咱们党委政府的名誉,还可能导致此类事件的再次生。所以,我主张严查此事,一查到底,但凡涉事的领导干部,不论官职多高,全部严办,绝对不助涨这种不良风气。”

    宋朝阳听了比较满意,点点头,道:“好,身为领导干部就要这样,让老百姓放心,让自己安心。对于任何事情,自己心里都要有个谱儿,顺心合意就不用说了,如果心里有什么芥蒂,觉得不太舒服、不太踏实,那就一定要想办法搞清楚,让自己心安……这件事你看着办,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还有什么工作要汇报……”

    张瑜这一进去,半小时都没出来,李睿心中暗暗点头,看来这个张瑜很会抱大腿嘛,抱住老板的大腿就不撒手了,这可好,难道他要在里面待到三点整才出来?

    王涛坐在沙上已经喝了好几杯茶水了,膀胱中起了尿意,开始还能忍住,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只好起身走到李睿身边,低声道:“李处,请问洗手间在哪啊?”李睿带笑看他一眼,心说这傻小子真实在,坐在沙上就一直喝水,难道自己的茶叶这么好喝?起身道:“来,我指给你。”

    两人走到外面走廊里,李睿刚要给王涛指点洗手间的位置,眼前靓影一闪,一个正装美女笑盈盈的走了过来,凝目看时,不是外人,正是自己的小徒弟金蕊,心头一愣,这丫头怎么有空过来了?

    王涛看到金蕊,眼珠一亮,心里说,哎呀,这美女不是副市长李婧的秘书吗?前几天刚刚见过,想不到这么快就又跟她见面了,难道自己跟她有缘?如果真有缘就好了,就怕人家根本瞧不上自己啊。

    他患得患失的看着金蕊快步走过来,正犹豫要不要主动跟她打招呼呢,却见她冲李睿嫣然一笑,用撒娇也似的语气唤道:“你知道我来了?这是出来接我?”

    看到她对李睿的笑容与态度,王涛想起当日在南河县委大楼里面她对自己睬都不睬一眼的冷冰态度,真是天壤之别,只伤得心都要死掉了。

    李睿淡淡一笑,没有理她,对王涛道:“看见楼梯口了嘛,你往那边走,过了楼梯口,左手边第二个门就是了,去吧。”

    王涛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往那边走去,经过金蕊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希望她看看自己,哪知道她美眸只是盯在李睿脸上,眼神里毫不遮掩的现出了爱慕之意,看到这一幕,心头一跳,人家一个市委书记的秘书,一个副市长的秘书,那才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自己一个县委书记的破秘书也想插腿进来,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什么?唉,还是去尿你的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