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576章:你们还要钱吗?
    白冰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见他终于回来,撒嗔道:“你上美国洗手去来啊?”李睿笑道:“哪有那么夸张,我不过是刚才在门口碰上一个朋友,聊了两句。㈧㈠中『 』文网Ww%W.ㄟ8⒈Zw.COM”白冰奇道:“你省城朋友还挺多。”说完回头望去,道:“哪个,哪个是你朋友?”李睿道:“哎呀,哪个你也不用操心,说说你的职业规划吧……”白冰被他转移了话题,不再关注他的朋友,道:“我打算先做一段时间的记者……”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将近十点。李睿急着回宋朝阳家里,便跟白冰提出走人。白冰尽管不想这么快就走,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应了。

    两人来到柜台买单的时候,李睿留意到,安颖那台桌子已经空无一人,但还放着一个半满的酒杯,也不知道安颖是不是已经走了。

    李睿这桌两杯酒,加上安颖那杯酒,一共是两百四。

    白冰对这个数字非常敏感,问道:“不是两杯威士忌吗?怎么是两百四了?”老板刚要解释,李睿道:“我替我那位朋友结了。”白冰这才明白,没再多说什么。

    结完帐,两人亲亲热热的走出门来。

    李睿刚摆正方向,却见安颖正站在外面,有两个男子一左一右夹着她,三人正在谈着什么。

    安颖眼尖,现李睿从酒吧里走出来后,叫道:“李睿!”李睿不知道她叫自己是为什么,但总该有事,没事的话,这个脾性乖僻的女子不会招惹自己的,就对白冰道:“你等我下,我那朋友叫我呢。”

    白冰看清安颖的身高与长相后,秀眉紧紧蹙起,哼了一声,道:“怎么是个美女啊!”

    李睿笑着拍拍她的手,冲安颖走过去,没两步就站到了她身边,此时细细打量,她身旁这两个男子,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一个高瘦,一个稍微矮一点,但是身材很壮,就像自己在打量他二人一样,他二人也正打量自己,不过表情有些不善,好像把自己看成了仇人,心中纳闷不已。

    安颖淡淡的对他说:“这两位朋友,是李强伟的人,他们跟我要钱,你帮我解释一下。”李睿奇道:“他们跟你要什么钱啊?跟你要得着么?”安颖说:“他们说,要使钱托关系把李强伟救出来,不过他们自己没钱,就找到我头上来了。他们以为,李强伟给了我不少钱,一张嘴就要一千万。”

    李睿差点没笑喷,看看那个瘦高个,又看看那个壮汉,心里说,是你们白痴啊,还是习惯把别人当白痴啊,这种鬼话只有鬼才信呢。李强伟犯了那么大的罪过,等待他的将是最严厉的惩处,说不定就要枪毙了,哪是使钱就能放出来的事啊?就算可以使钱,也不是现在可以使的,起码得等风声过去几年再说。现在使钱,完全就是碰壁,碰得头破血流也没人帮忙。再说了,李强伟一被抓,立时就树倒猢狲散,哪还有什么真正讲义气的小弟想要营救他出来?这俩人,一看就是打着营救李强伟的旗号,真实目的是敲诈勒索安颖这个李强伟前晴人来了。

    李睿没理会那个壮汉,估计他是个只知道打架的莽夫,对那个看似有些精明的瘦高个说:“朋友,理由找得不错,可是我想问问你们,你们拿到钱以后,打算往哪使?你们知道给谁送钱吗?”

    这个问题直接击中二人的要害,瘦高个与壮汉对视一眼,都有些措手不及。

    壮汉瓮声瓮气的道:“你特么从哪冒出来的啊?这关你屁事了?有事没事?没事赶紧滚蛋,别特么自找不痛快。”心里暗想,要不是瞧你小子个儿高,老子早特么打得你满脸开花了。

    李睿笑嘻嘻的说:“怎么说话呢?安颖的钱全在我这儿呢,你们想找她要钱,其实就是跟我要,我当然要问明白啦。”

    安颖听他这么说,嗔怒的瞪他一眼,自然是责备他无事生非,咳嗽一声,道:“我再强调最后一遍,李强伟给我的钱,我一分钱都没留在身上,已经全部还给他了,你们爱信不信。”

    瘦高个开口道:“你们俩谁说的是真的,我们到底该信谁的?”

    他生着一副公鸭嗓,经过瘦长的气管产生共振,说出话来跟老太监似的,听起来也很有趣。

    李睿道:“当然是我啦,听我的,安颖的钱都在我这儿呢,以后你们要找就找我,别找她麻烦。”

    安颖这才听明白,他这是把所有麻烦事揽到他头上去了,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自己知道李强伟给自己的钱自己都还回去了,但是别人不知道啊,而且自己就算说出来估计也没人信,反倒会让人以为自己私吞了李强伟大部分财产,想到这,暗叹口气,目光充满感激的看向他。

    瘦高个问道:“你是谁?你是安颖什么人?”

    壮汉骂道:“特么的,这还用问啊,这肯定是安颖找的小白脸,把老大给她的钱都贴补这个小白脸了。操特么的。”说完举步上前,一出手就揪住了李睿的衣领子。

    他之前看着李睿身高马大,没敢动手,现在“确认”他是安颖的小白脸,先就小看了他,也就敢动手了。

    白冰从旁看得真真切切,一下就急了,冲上来叫道:“不许打人,你放开我老公!”

    李睿是典型的“能者不怕,怕者不能”,明明衣领子都被人家揪住了,却一点不怕,转头对白冰道:“你别过来。”说完从兜里拿出车钥匙抛给她,道:“你回车里去,我没事,放心吧。”白冰一下没接住,蹲在地上把车钥匙捡到手里,起身摇头道:“不,我不走,老公我要陪着你。”李睿道:“傻丫头,你不走反而让我担心,你想啊,我连杀人犯都对付得了,还怕这两个垃圾?”白冰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看几人对峙的场面,估计不会善罢甘休,自己留在这里只能让他分心,还不如躲远点呢,便道:“那你小心点,我回车里等你。”

    李睿目送她远去。

    那壮汉见他不理睬自己,用手使劲一抓,把他身子拽得往前一倾,骂道:“小白脸,快特么说,安颖那臭女表子到底给了你多少钱?全特么给我拿出来,少一分钱老子阉了你。”

    李睿也不废话,抬起右臂,一手刀狠狠砍在他右颈的大动脉上。

    他可是常年习武的人,这一手刀得有多大的力气啊,砍在人手臂上,连骨头都能砍折了,何况是脆弱娇柔的脖子与颈动脉呢?

    这个壮汉但觉脖子那里一股剧震传来,眼前景物晃了两晃,哎哟惨叫出来,抓着李睿衣领子的手也就松开了,身体在原地打摆子,眼看就要摔倒。那瘦高个见势不妙,急忙上去扶住他。

    可谁想得到,李睿又跟进抬起一脚,狠狠踹在这壮汉的小肚子上,只听得一声惨叫,他整个身子往后倒去,先是踉跄几步,然后狠狠的仰面摔倒在路上。

    不少从此地经过的人吓得作鸟兽散,一边躲离这个是非之地,一边尽力多看两眼打斗场面。

    那瘦高个儿本指望壮汉能做个称职的打手呢,帮自己威逼安颖交出钱来,交不出一千万,有个一二十万也行啊,反正只是打秋风,能打多少都不吃亏,哪料到他如此不堪一击,只被对方打了两下就倒在地上,只看得叫苦不迭,上去扶他不好,不扶他更不好,哎呀一声巨叹,上去扶他:“石头,你没事吧?”

    安颖只看得檀口微张,惊讶不已,妙目流转,看到李睿脸上,只是不敢相信,如此文质彬彬的家伙,出手竟如此狠辣,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雷霆霹雳,让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啧啧,真是让人看不透,更让人想不通,这会是市委书记的秘书?

    李睿没理会安颖那充满敬佩之意的目光,走了几步,站到瘦高个身旁,道:“你们还要钱吗?”

    此时,那个壮汉一手揉着小腹,一手抚着脖子,软在地上站不起来。瘦高个用尽全力也扶不起他,只能作罢,听了李睿这话,苦着脸说:“朋友,你别这样,咱们都是文明人,干吗要喊打喊杀的呢。好好说事不行吗?我们也是为了营救老大出来啊,想四处筹钱,今天好容易撞见安颖,想请她赞助点,也没别的意思。当年我们老大对她可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在她身上花了好几千万呢,这事大伙儿都知道。现在老大遭难了,让她出点钱救老大出来,不应该吗?”

    李睿耐着性子听瘦高个解释完毕,大喇喇的叫道:“我不管你们是打着营救李强伟的旗号向安颖敲诈勒索,还是真要营救李强伟,我就说一句:李强伟给安颖的钱,安颖已经全部还给他了,连房子都没占,所以你们从今以后不要再打她的主意。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还是缠着她不放,那么对不起,我不介意把你们两个送到公安局,到时候就跟李强伟、孟三金他们上大牢里打扑克去吧。当然,这里有个前提,是李强伟与孟三金还能活着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