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570章:谁也不信
    他抬起头,看着身前这位娇美绝代的女郎,对上她那双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灵魂泯灭的剪水美眸,道:“你就像是三个月大的小母猫,顽皮、任性、淘气,而无害。㈧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高紫萱忍俊不禁笑起来,道:“那你就是两个半月大的小公猪,没事就情,到处追女人,却愚蠢得厉害。”李睿笑道:“到处追女人?你又污蔑我了,起码我就没追你。”高紫萱道:“切,你也要追得上才行啊。”李睿撇嘴道:“那是我不愿意追,愿意追你照样跑不掉。”高紫萱叫道:“我不信,你追追试试?看我吊不吊你?”

    李睿笑道:“好了,别闹了,罗岗还说什么啦?”高紫萱横他一眼,道:“罗岗给你出了个主意,市公安局不是瞒着不报嘛,那你自己报。你打电话给省公安厅与省纪委,跟他们说这件事。只要时间上赶得及,冯卫东照样跑不了。他现在还在市局待着呢。”李睿听得眼睛一亮,拍掌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既然市局把这事压下来了,那就由我这个外人捅到高层去,反正谁捅过去都一样。”说完兴奋起来,道:“医院门口就有公用电话亭,刚才我瞧见了,我这就过去打电话,你等着。”

    他兴冲冲的回到吕青曼那一侧的车门,拉开门后道:“老婆,我出去买点东西,你稍等啊。”吕青曼奇道:“买什么?出去顺道买不行吗?”李睿笑道:“也不远,几步路而已。你等我啊。”说完往医院门口跑去。

    高紫萱把后备箱盖上,回到车里坐下。

    吕青曼纳罕地问道:“他买什么去了?”高紫萱回头逗她道:“你说呢?他没告诉你吗?”吕青曼看到她促狭的目光,一下子就误会了,以为李睿是去买安全套了,脸色刷的就红了,道:“我不知道,他也没说。”高紫萱打趣她说:“你肯定知道,要不然为什么脸红?让我想想,什么东西能让你脸红呢?哦,想到了,呵呵,看来你们已经开始为晚上的活动做准备啦。”吕青曼羞恼成怒,嗔道:“死丫头,胡说什么呢。”高紫萱呵呵的娇笑起来,很快叹道:“你们可真幸福啊,比我这个孤家寡人强多喽。”

    吕青曼道:“要说你找不着男朋友,谁也不信,是你眼光太高。”高紫萱听了这话,不由得疑惑起来,问道:“你当初是怎么看上李睿的?你怎么能够做到为他自降身价的?我一直不理解你的心思,你们两家门庭相差太大了,有共同语言吗?”吕青曼羞羞的一笑,道:“大家都是人,哪有什么身价高低一说。我也没觉得跟他好是自降身价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是我舅舅把他介绍给我的,当时看着还不错,就谈下来了呗,结果越谈越好,就在一起了呗。”高紫萱感叹不已,道:“我怎么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呢?”

    医院门口的公用电话亭前,李睿正在用手机连gpRs上网,在互联网上搜找省公安厅与省纪委的举报电话,先找到的是省公安厅纪委监察室的电话,对照号码,在公用电话机上拨了出去,心里不无感叹,互联网时代真好啊,想查什么东西都能查出来,不用走,不用问,直接用手机就能找到,实在太方便了。

    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

    李睿估计是省公安厅纪委监察室周末不上班的缘故,也不气馁,又找到省公安厅的举报电话拨过去,这次没响两声就有人接了:“您好,这里是山南省公安厅举报中心,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您的?”

    李睿心头一喜,省级单位就是省级单位,这服务态度就是好,忙简明扼要的将“青阳市公安局长冯卫东在省城希尔顿大酒店嫖娼被靖南市公安局抓获”的事情跟这个人讲了,生怕他听了以后无动于衷,最后补充道:“冯卫东身为青阳市公安局长,受你们省公安厅的垂直管理,所以你们省公安厅有责任对他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监督处理。我这是打电话举报这件事,你们省公安厅要是不管,我就把这事到网上去,最后连你们省公安厅也跟着丢人。”

    那人忙道:“同志别冲动别冲动,您所说的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详加调查的。如果确有其事,我们一定会做出处理,绝对不偏袒谁,但这件事没有得到确认之前,建议您还是别到网上去。请您留下联系方式与姓名,方便我们对此事做出跟踪。”李睿冷笑道:“干吗?想打击报复我吗?我才不上这个当呢。我什么都不留,你们赶紧去查,要是不管,我就捅到网上去,说你们省公安厅偏袒系统内干部。还有,我还会打电话给省纪委,你们看着办,哼。”说完将电话挂了。

    接下来,他如法炮制,又给省纪委的举报中心打去电话,说了此事。对方同样要求他留下联系方式与姓名,他同样用对付省公安厅那人的办法推拒了那人,不过这次用的参照物换成了省公安厅。希望省公安厅与省纪委互相忌惮,反而积极促成此事向自己期望的方向展。

    这两个电话打完,李睿没有半点轻松雀跃,反而有点沮丧,感觉自己这两个电话是白打了。为什么这么说呢?省公安厅与省纪委都要经过调查才能确定此事,而且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派人去靖南市公安局调查呢,没准啊,等他们过去调查的时候,冯卫东与晴人已经被放掉了,那还调查什么?而且,就算调查确认后,两大单位关于此事的负责人也未必会向最高领导汇报。

    李睿甚至可以想到,两大单位里边没谁会把冯卫东跟晴人开一房当成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身在官场,身为领导,谁没一个甚至多个晴人啊?没晴人的男人那是没本事。如果跟晴人开个房就要查,那查几年下来,官场还有人吗?就算纪委中人也不会真的较真儿,估计对此事会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除非……除非上面有大领导下令,督促他们查这件事,否则谁乐意干这种得罪人不讨好的苦差事?

    李睿想到了自己的准岳父吕舟行,要是他向省纪委或者省公安厅施压的话,冯卫东就难逃一死了,但问题是,此事连青曼都要瞒着,又怎么敢告诉他老人家?要是让他老人家知道自己刚刚在官场有所建树,就玩这种卑鄙奸诈的手段,一气之下还不得踹飞自己啊?唉,此事怕是要不了了之了。

    短短半天时间,他经历了由兴奋到失望的痛苦过程,很是闷闷不乐,往回走的路上,自己开导自己:“冯卫东好歹也是个副厅级高官呢,岂能如此轻易就被自己干掉?自己想得也太简单太天真了。想要对付这种大人物,就得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当日前任市委书记张文林被人挑落马下,看上去干脆利落,可谁又知道,干掉他的人在私底下又准备酝酿了多少日子呢?慢慢来吧,这种事急不得。”

    这一番折腾下来,天色也就慢慢黑了。秋冬季节天色黑得早,五点多就已经是暮色沉沉。

    回到车里,李睿道:“走吧,去吃饭,我请客。”高紫萱从后视镜瞥他一眼,道:“想请我们吃什么呀?”李睿笑道:“你挑吧。”高紫萱道:“我吃什么都行,看你们的。”李睿忽然想起曾跟丁怡静一起吃的那家海鲜烧烤口味不错,就说:“前段时间,我路过一家海鲜烧烤店,看外面停的车不少,估计口味不错,要不然咱们去尝尝。”高紫萱嗤笑道:“是不是跟谁去那吃过啊?”

    李睿当然明白,她这话剑指丁怡静,心说这丫头果然就是属猫的,可爱的时候缠着人撒娇卖萌,令人恨不得抱住她亲她两口,可恨的时候突然就就伸爪子抓人,让人既惊且恨,她如今当着吕青曼说这话,不是让她生疑?强笑道:“我在省城只认识青曼跟你,除了你们俩,我还能跟谁一起吃饭?”高紫萱逗他一句也就满意了,主动给他抹去嫌疑:“你不是还认识我哥吗?”

    李睿松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

    循着记忆,李睿指路,高紫萱驾车,三人赶到了那家海鲜烧烤店外。等高紫萱停好车,三人就一起走了进去,李睿落在最后面。

    此时距晚饭时间还有一会儿,但这家店一层大厅内已经是宾客满座。三人走进来,放眼一望,竟很难找到什么空位。

    迎宾小姐说:“请三位上二楼吧。”

    二女点头同意,迈步朝楼梯那里走去。李睿抬腿跟上,没走两步,忽听有个女子声音喊道:“李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