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559章:狡猾的美女老师
    李睿苦笑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誓。㈧㈠中文网WwΩW.ㄟ8⒈Zw.COM”孙淑琴哼道:“你再这样我可饶不了你。”李睿陪笑道:“不会再有下次了。”孙淑琴道:“再有下次我就告诉青曼去。”李睿吓得心头一跳,道:“可别。”孙淑琴笑嘻嘻的说:“你这么怕她啊?”李睿讪笑道:“怕……男人怕老婆……天经地义,呵呵。”孙淑琴美眸觑着他,道:“我觉得你真该去青曼那儿。”李睿奇道:“为什么这么说?”孙淑琴取笑他道:“我看你有点忍不住了。”

    说完这句调笑话,孙淑琴自己都觉得有点脸红,怎么能跟他说出这种放肆无稽的话来,这会让他心里怎么想啊?于是瞬间红了脸,表情有点尴尬。

    李睿怎么会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心里打了个突儿,这位领导夫人跟自己关系好是好,可也没好到能开这种玩笑的地步啊,男女之间真能开这种玩笑了,关系也就不正常了,想到这,为之吓得胆寒,真怕宋朝阳突然出现在这里。

    孙淑琴讪讪地说:“这次就算了,下次你再把我当成青曼,我真饶不了你的。”李睿闻言叫起撞天屈来,本来是无意的碰触,让她这么一说,好像自己渴饥难耐,把她当成了青曼,要在她身上吃豆腐,这不是污蔑是什么?忙道:“没有,我没把你当成青曼,我不是故意的。”孙淑琴戏了他两句,心里已经甜丝丝的了,也没再逗他,从他手里抢过碗来,刚要转身出屋,忽然间想到什么,停下来,把门关上,走回他身前,低声问:“老宋最近见没见那个郭晓禾?”

    李睿本以为她这一走就没事了呢,不想她去而复返,折回来问郭晓禾的事,这事有关老板,可比自己抓她的月匈更可怕,忙摇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孙淑琴道:“你可得跟我说实话,过会儿回去我跟老宋对质。他要是说见了,你可就完了!”李睿闻言吓傻了,抬眼看向她,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似乎在说真格的,又似乎在开玩笑,心里叫苦不迭,但还是硬着头皮一口咬定:“确实没见!”说完又补了一句,也算给自己留了条退路:“只要是我在他身边的时候,我可以保证他没见。”

    这话就有了分辩的余地,就算孙淑琴回头从宋朝阳那里得到两人见过的答案,自己也可以解释说:“他们见面一定背着我来着,所以我不知道。”

    孙淑琴显然洞悉了他的小阴谋,哼道:“你这不是废话?他俩见面当然不会让你在身边了。你少给我装糊涂。”李睿苦笑道:“真的没见过。”孙淑琴威胁他道:“好,那我这就去问老宋。他要是说见过,你就完了,哼!”

    李睿还真怕宋朝阳反过来出卖自己,闻言哭笑不得,想拦住孙淑琴又没有办法,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转念一想,算了,自己伺候的是宋朝阳,不是他老婆,因此就算得罪了这位孙老师也没什么所谓,只要自己在老板那里留下一个坚贞不屈的好印象就足够了,至于这位美女老师的威胁,就权当不见吧,难道她真还能赶走自己?那自己大不了去青曼家里过夜。

    孙淑琴走到门口,回头看去,见他一脸淡定,心思转了几转,先去厨房洗了碗,又去洗手间洗漱完毕,回到卧室里就把门关了,知道宋朝阳一定会忍不住扑向自己,就故意背对着他换睡衣。

    宋朝阳看到她换睡衣之际所显露出来的身姿,果然第一时间产生了想法,从席梦思上站起来,快步走到她身后,从后面将她一把抱住,两手绕到她身前,抓揉起来。

    孙淑琴见他果然中了自己的身体诱或,心里还是很得意的,却故意叫道:“哎呀别闹,我换衣服呢。”宋朝阳笑道:“老夫老妻闹一闹怕什么了?”孙淑琴低头看着他的魔爪,忽然想起刚才李睿抓住自己那里的情景,只觉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别扭,酸痒难忍,却嗔道:“去你的,我都黄脸婆了,还有什么可闹的,想闹就找郭晓禾闹去。”

    宋朝阳心头跳了狠狠一下,嗤笑道:“开什么玩笑,我找她干什么?”孙淑琴停下来,道:“谁跟你开玩笑呢?刚才小睿可都坦白了,你最近跟郭晓禾见过面。”宋朝阳耳轮中“轰”的一声响,脑袋瓜子差点没炸开,心里非常震惊,李睿竟然会出卖自己,可忽然间就明白过味儿了,小睿怎么可能出卖自己呢?他出卖谁也不敢出卖自己啊,除非他不想干这个秘书了,想到这,也就懂了,老婆这是诈自己呢,哈哈一笑,道:“你把小睿叫过来,当面对质,明明没有的事,你少给我栽赃陷害。”

    孙淑琴道:“行啊,我这就把小睿叫过来,让他看看你的无耻样子,看看你这个市委书记正在干什么。”宋朝阳松了口气,哈哈笑道:“看就看,有什么不能给他看的?反而能体现出咱俩夫妻情深啊。孙淑琴,你少给我转移话题,还说郭晓禾的事。刚才你说什么,你说小睿说的,我跟郭晓禾见过面。好啊,那你告诉我,我跟她在哪见的面,呆了多久,都干了什么?”孙淑琴哼道:“谁知道你们都干什么好事了,反正小睿说你们见过。”

    宋朝阳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身子下边引导,道:“你要是不信我,你检查检查,看看它最近有没有用过。”孙淑琴抚到他的帐篷,眼前忽然浮现出刚才所见的李睿下边那团鼓鼓囊囊的东西,似乎更加的魁伟,只想得有些心跳加,道:“我才不检查呢,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宋朝阳道:“你就别造谣了,我告诉你啊,我跟郭晓禾早就不见面了。这事小睿最清楚。”

    孙淑琴叹道:“没意思,不逗你们玩了。你看着办吧,就算真见了面,别叫我知道就行了。”宋朝阳也没说什么,已经准备入巷了。孙淑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被他在后面钻弄抚摩,弄得全身热,嗔道:“先去关灯……”

    李睿喝了一大碗牛奶,不敢就睡,生怕半夜起来上厕所,就在屋里打了一通拳,觉得尿意膨胀了,这才出去上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忽然听到走廊彼端传来低低的女子叫声,似乎是孙淑琴出来的,想了想也就明白了,老板夫妻正在敦伦。他俩既然正在办事,那就是没有任何矛盾,也就证明老板没有出卖自己,如此一来,也就不用担心咯,笑嘻嘻的回到席梦思上入睡。

    次日早上醒来,李睿在楼下厨房里见到了孙淑琴,一打听老板还在卧室里呼呼大睡呢,心里好笑不已,估计他昨晚在这位极富风韵的美女老师身上折腾了好久吧。

    孙淑琴见他脸上现出暖昧的笑,就知道他没想好事,问道:“你想什么呢?”李睿忙道:“没事没事。”孙淑琴道:“我告诉你,老宋承认见过郭晓禾了,你还敢骗我,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啊?”李睿笑道:“怎么可能呢?没有的事,你少逗我了。”孙淑琴道:“哎呀,你老板都亲口承认了,你还敢否认?我翻脸了啊?”李睿笑嘻嘻的说:“翻吧,我不怕,我对得起天地良心,没有说谎。难道你非要逼我说谎吗?”孙淑琴这下拿他没办法了,摇摇头道:“你跟他是一丘之貉,我跟你嘴里问话是自讨没趣。”

    李睿见她脸白唇红、眉梢眼角都很艳丽,就知道她昨晚受了老板的浇灌,身上焕出了第二春,暗想,她身子丰腴娇美,郭晓禾是苗条瘦生,也不知道老板更喜欢哪一口?

    孙淑琴边做早餐边逗他:“今晚上还回来吗?”李睿道:“当然啦,不回来我住哪啊。”孙淑琴道:“青曼家里没地方吗?”李睿摇头道:“那怎么行?一天不成婚,一天就不能住一块。”孙淑琴笑着白他一眼,道:“你别告诉我,你这么封建,估计青曼也没那么封建。”李睿说:“不是封建的问题,是名誉问题。我不能只考虑自己跟青曼,还要为吕省长考虑呢。”孙淑琴认真的看他一眼,惊讶地说:“真难得你考虑的那么多。”李睿苦笑道:“不考虑这么多也不行啊。”

    孙淑琴说:“那你晚上几点回来?还给你留饭不?”李睿说:“应该不用留了,我跟青曼吃完晚饭再回来。”孙淑琴叹道:“唉,那我就只能一个人吃了。”李睿奇道:“宋书记呢?”孙淑琴说:“他有应酬。”李睿说:“让他带你一块去呗。”孙淑琴哼道:“我都人老珠黄了,带出去还不如不带呢。”李睿呵呵笑道:“你可别妄自菲薄,你就是年纪稍微大点,可是脸蛋身体却还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