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556下:我要点将啦
    他心里也有一个小心思,秘书一处在办公厅内部十来个处室局办中,论起地位来,如果自居第二,那么没有人敢自居第一,到底是服务于市委书记的第一处室呢!何况处长、也就是自己,还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只这一点,就比综合一处还要上一个档次。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就因为地位尊崇无比,所以在市委办公厅内部举行的各种活动中,甭管是什么活动,哪怕只是会上言,也要尽量争抢第一,这才配得上处室本身的地位。所以,必须早跟处里的人们打招呼,并且精挑细选出两个代表来,争取在第二阶段工作会议上作出两个完美的言来。

    来到一处,李睿关起门来把会议情况跟众人说了说,等大家伙消化得基本差不多了,开口问道:“那两个要上会言的代表,大伙儿谁有兴趣?请踊跃举手吧!”

    跟他预料中的一样,众人没有一个举手的。上会言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差事,何况这次言还要自揭自短,就算白痴脑残患者,也不会当众、尤其是当着办公厅的大小领导说自己的不好啊。这还不要说,每个言代表还要在私下里准备言稿,这也是一份工作量很大的任务呢。只要是脑子没有进水的人,是不会认领这份差事的。

    李睿见状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道:“既然没人举手,那我可就要点将啦。”

    听他说要点将,办公室里某些人就紧张起来,或转移视线,或低头忙碌,就是不跟他目光对视,免得被他点到。

    李睿故意恶作剧似的从每个人脸上扫过,对于那些低着头的家伙,就故意走到他办公桌旁边,假作犹豫,这样一来,还真吓坏了几个家伙。

    一处副处长之一的孙大中就生怕被点中,陪着笑容对他道:“处长,我最近几天特别忙,你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呵呵。”

    李睿本来就没想过选他,没想到他自己先撑不住了,主动求饶,心里好笑不已,同时也产生了几分快意在心头,这就是领导的魅力所在吧,高高在上,手握生杀大权,任何一个小动作,就能让手下噤若寒蝉。唉,要不男人都爱当官当将军呢,统领一方人马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他对孙大中说:“大中,你写的言稿最是四平八稳,我一直都很佩服。现在正好有你施展才华的机会,你就勉为其难答应下来吧,也算给咱们秘书一处争光,好不好?”孙大中哪知道他在逗弄自己,还以为他说真的呢,吓了一跳,忙站起身来,摆手道:“处长,你就别笑话我了,我的言稿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拿得出手,现在已经过时啦。你……你还是另选贤能吧。”李睿叹道:“谦虚是好事,可关键时刻谦虚就不好了。你真不愿意做这个代表吗?”孙大中苦叹道:“你就饶了我吧。”

    李睿不置可否,微微一笑,环视众人,浅笑说道:“既然大家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也没办法了,只好点将了。”

    众人一听这话,都有些紧张,有些人更是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上,眼睛死死盯着他的嘴巴,生怕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来。

    李睿看向孙大中。

    孙大中以为他咬住自己不放了,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却也不敢违逆他的意思,因此表情充满了无奈苦恼与郁闷。此时的他,去角逐金像奖的最佳男配角一定没有问题。

    李睿看他只是想给他吃颗定心丸,对他和蔼的一笑,道:“大中是咱们一处的资深领导,能力强、责任重、担子沉,因此呢,这件选代表的事就先排除掉他好了。”

    孙大中惊喜交加,好像凭空中了五百万似的,从心里面对他产生了浓浓的好感,感激地说:“谢谢,谢谢,谢谢处长关照,处长真是好人啊,哈哈。”

    张慧在自己的工位上坐着,回头望着这一幕,见李睿说笑之间就令副处长孙大中经历了冰火九重天的玄妙过程,心中既是钦佩又是仰慕,秀目瞟到他高大的背影上,目光里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李睿上纲上线的说道:“这次上会言,我们应该认识到,不仅仅只是一次言,同时也是一个机会,是我们秘书一处向办公厅领导与其他处室局办领导与同事展示自我精神面貌的一次大好机会,因此,我们必须加以重视。如何重视呢?具体体现在两名言代表的选择上。我提议男女、老少搭配。男代表,就由小迪处长出任。他是老秘书、也是老领导老干部,各方面能力包括言稿的拟定都是非常优秀的,相信一定会在办公厅领导面前展现出我们秘书一处深厚的文字功底与大局观的。至于女代表,那就没说的了,咱们一处也只有一位女同志,就是张慧。张慧同时也很年轻,富有朝气、精神面貌极好,是咱们办公厅公认的大美女,是吧,呵呵。她作为我们秘书一处的另外一个代表去会上言,一定会加深领导们对咱们一处的好印象的。你们说,这样选怎么样?”

    他这番话说完,除去张慧的其他人等,一律表示同意。

    袁小迪也含笑答应了,他想得自然要比其他人想得深,知道徒弟这是给自己一个在办公厅领导面前展现自我、展现能力的好机会,不说别的好处,能在办公厅领导面前露个面就已经有数不尽的好处了,心里暗暗感动。

    张慧既气愤又委屈的起身叫道:“处长,你这样安排不公平。你都说我年轻了,年轻各方面能力就会差很多呢。你这哪是让我上会言啊,明明是让我上会出丑去了。不说别的,这个言稿怎么写我都不知道,你这不摆明了让我丢人吗?”

    李睿转过身来面带微笑瞧着她,心说你个傻丫头,我这是有意给你创造机会,让你在秘书长、办公厅一干主任面前露脸啊,你怎么反不知道珍惜呢?真是把我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唉,年轻就是年轻啊,遇事不爱考虑,你看我师傅袁小迪,人家就明白我的深意了,笑道:“就因为你年轻,所以才要多学习啊,这次上会言,其实也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你趁便看看其它部门的同事们在这种事上都是如何表现的。”

    张慧气哼哼的说:“可我不会写言稿啊。”李睿道:“你先写,写出来请小迪处长帮你修改美化。”张慧道:“袁处平时已经很忙了,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他呢?要不,处长,等我写完了,你帮我审审稿把把关吧?嘻嘻。”李睿道:“我水平可远不如小迪处长,你还是请他帮忙吧。”

    张慧见他推拒自己,老大不情愿,可是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也不好耍小性子,爱恨交加的看着他,心里想着找个时间把他约出去,好好跟他诉诉苦,让他以后多体惜自己。到底是生过亲密接触的好朋友,至于这么欺负自己人吗?

    从一处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李睿想到南河县那件事,心里多少有点放不下,估计过会儿吃午饭的时候,老板宋朝阳也会问起,就又给南河县委书记张瑜拨了个电话过去,打算跟他那边了解下最新情况,也算提前做好应对。

    给领导做秘书,说起来很简单,一百个人里面抽出九十九个人来,都能干得差不多。可是想要做一个好秘书,就没那么简单了。比如现在这种情况,谁又能做到李睿这样,事先考虑到领导可能关注的事项与问题,提前了解情况,做好应对?说白了,还是要用心。这个心,不只是针对自己,同时也要针对领导。

    只把自己关心重视的事情做好了,那只能说是一个称职的秘书;同时注意到领导的心事,那才算是好秘书。

    说是给张瑜打电话,其实这电话肯定是他秘书王涛先接,所以不如说是找王涛。反正他跟张瑜仆主一体,跟谁问都一样。

    电话接通后,二人简单寒暄两句,李睿就直奔主题:“情况怎么样了?樊省长在你们县里没遇到什么事情吧?”王涛痛苦地说:“李处长,张书记正要打电话跟您汇报呢,不过他现在正在紧急应对处理突情况,暂时还没来得及。”李睿眼皮跳了跳,道:“生什么事了?”

    等王涛把情况说完,李睿心里“哎哟”一声,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这回可是丢人了。

    原来,虽然张瑜与王涛完全按李睿所吩咐的那样,采取了临时挽救措施—请樊建林省长在县委大院里多停留了半小时,同时也控制安抚了几个最主要的举报者,自以为除去了祸患,可是没想到,就真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莽撞人,事先潜伏在县教育局一层的卫生间里,等樊建林被人簇拥着走入县教育局大楼的时候,突然就冲出来拦住了他,向他跪地磕头喊冤、举报招考事业编中的舞弊行径,闹得场面很不好。不仅樊建林闹了个大难堪,随行的省市县领导也都是面上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