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512章:不下蛋的母鸡
    李睿被她把手按在她圆鼓鼓的月匈脯上,入手处颤巍巍的,那股绵软弹性自不必言,只觉得心中一荡,腹中有些东西蠢蠢而动起来,心头打了个突儿,急忙想要抽手离开。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谁知道黄翠芬按得紧紧的,竟然按住他的手不许走,身子还一个劲的往前凑,嘴里嗲嗲的说着:“李处长你跟我别客气,我是实心眼子人,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你对我好,我就也要对你好,你说吧,想干啥,想干啥都行……”李睿既是窘迫又是羞恼,只恨不得一脚将这无耻村妇踹出屋去,可是已经被她丰满的身子欺近身来,不论手臂腿脚都没有使力的空间,只能先往后退。

    就在此时,屋门处人影一晃,一个娇俏的身影轻盈的迈进屋来,叫道:“李处长,李处长,我又来了。”

    李睿与黄翠芬同时侧头看去,那女子余光也现两人纠缠不清的身影,也在同一时刻望了过来。三人对视一眼,那女子脸色刷的一下子就红了,瞬间变得手足无措,口唇嗫喏,道:“你……你们……”

    其时,李睿与黄翠芬几乎凑在了一起,他两只手还在她的月匈脯上按着,给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一定会以为两人正在做什么亲热勾当。外面的女子显然就误会了,还以为自己撞破了二人的好事,脸色红得透顶,转身就走了出去。

    李睿大惊失色,急忙用小臂往前一推,将黄翠芬推开,叫道:“燕儿,燕儿,你先别走……”

    外面闯进来的女子正是李飞燕,本来已经羞恼不堪,正要离开这座院子,忽然听闻李睿在喊叫自己,心中一动,不知道为什么就停下了。

    黄翠芬眼瞅着李睿追出屋去,暗里咒骂李飞燕来得不合时宜,心中却也一动,这臭小娘们跑到李睿家里来干什么,难不成,他俩有一腿?这倒是个巨大现哪!

    李睿追出屋去,看到李飞燕站在院子里没走,松了口气,快步走到她身侧,低声道:“燕儿啊,你误会了,我跟黄主任没什么的,是她……她……”说到这,压低了声音道:“是她不要脸,主动引诱我,我正跟她僵持呢。”李飞燕红着脸侧过头,跟他对视片刻,道:“我还以为,你……你们……”李睿笑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李飞燕刚要说什么,黄翠芬已经走出屋来,语气古怪的叫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村南头老张家不下蛋的母鸡啊。你突然跑过来干啥?我正跟李处长谈扶贫工作呢,快走快走,别耽误我们的大事。”李飞燕本来就红着脸,闻言红得更厉害了,似乎耳朵根都红了,脸上现出羞恼的神色,口唇动动,却也没说什么,迈步就要走。李睿忙一把扯住她手臂,道:“别走。”说完对黄翠芬道:“黄主任,燕儿找我来才是谈扶贫工作呢,你的事已经说完了,没事你先走吧。”

    黄翠芬走过来,脸色不善的瞪了李飞燕一眼,问道:“你找李处长谈什么扶贫工作?你们家也想被扶贫吗?哼哼,那让你男人来,你个女人家抛头露面的干啥?不怕被人笑话。”李飞燕实在气不过,叫道:“你也是女人,你也来找李处长谈扶贫工作,我咋就不能来?”黄翠芬得意的冷笑道:“因为我是村干部!你呢?你是个狗屁啊?你连个村代表都不是。”

    李睿都要气乐了,想不到黄翠芬为人如此卑劣,卑劣到甚至要靠着自身头上的“妇女主任”的名头来压人,呵呵,连村支书都不算什么,不入公务员的级别范畴,你一个村妇女主任又有什么可牛逼的?真想狠狠讽刺她几句,又怕招致她的报复,这种无耻卑劣的女人,真要是被激怒了,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自己宁肯得罪一个老谋深算的政客,也绝对不能得罪这种无耻村妇,加重语气道:“黄主任,你先回吧,扶贫款有消息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黄翠芬今天来找李睿,一方面是同他咨询扶贫款的申请事项,另一方面也想跟他搞好关系,方便以后扶贫款的申请,其中最主要的是第二点,想跟他“搞好关系”,刚才在屋子里,直觉自己再加把劲,就能成功诱或他了,男人嘛,都一个德行,看到女人就走不动步,只要自己豁出脸皮,略微主动一些,还怕他不下手?俗话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纸,就是这个道理。正好他长得高大帅气,自己也尝尝他这个帅哥的滋味,等好事成了,以后再跟他手里申请扶贫款,也就容易多了,说不定还能多捞点好处呢,哪知道被突然而至的李飞燕撞破好事。

    以着她的脾气,今天一定要狠狠贬损李飞燕一回,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谁知李睿却多次暗里表现出对她的维护,没看他一直让自己走人?心中犹疑不定,难道他俩人真有一腿?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也算掌握他的把柄了,以后再求他办什么事也就好说了,他敢不答应,就拿这事威胁他,他身为市领导,肯定会爱惜名声,应该会就范的。这么一想,也不愿意驳他的面子,笑道:“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不过我得说一句,李处长你真是大好人,没说的,呵呵,这样,晚上我请你到家里吃饭吧。”

    李睿道:“黄主任你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当不得谢。”黄翠芬心思伶俐,笑眯眯地说:“这可不是谢,是想请你尝尝我的手艺。就这么说定了啊,晚上我过来叫你。我先走啦。”说完迈步就走,见他出言想要拒绝,忙叫道:“就这么说定啦,你别推辞,你不来就是瞧不起人,呵呵。”脚下步伐却更快了,很快就出了院门。

    李睿脸色凝重的看着院门口,瞳孔中还留着她的残影,心知此女不简单,从她昨晚被自己尿了一脸后的表现还有今天的举动就能看得出来,自己若是再跟她来往,少不得要跌进她的桃色陷阱,最差也要惹一身臊,看来,以后要少跟她打交道才是,回过头来,却见李飞燕脸色阴沉的看着地面,小嘴撅得都能拴驴了,忙安慰她道:“这个人品格卑劣,说无耻都是轻的,根本就不配当妇女主任,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李飞燕呆呆的不说话,眼圈却眼看着红了,泪珠在里面打滚。

    李睿眼见分明,有些惊讶,道:“你怎么哭了?被她说几句就哭了?我直说这人无耻,她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你怎么还哭?”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出来,李飞燕索性落下泪来,清澈透明的泪珠从她眼眶滑落,经由红润白腻的脸颊,落在地上,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却反增三分俏丽。

    李睿失声道:“哎呀,你怎么真哭了?是我说错了吗?”李飞燕摇摇头,也不吭声。李睿道:“你别哭了,我去给你拿毛巾擦擦。”李飞燕还是无声的哭泣。李睿快步回到屋子里,拿出了自己的毛巾,也不管她嫌弃与否,走出来递给她,道:“别哭了,擦擦吧。”李飞燕接到手里却不擦。李睿没办法,只得又从她手里抢过来,亲自给她擦拭。

    李飞燕大为害羞,往后退了一步。李睿柔声道:“你要是不好意思,就自己擦。”李飞燕腼腆的笑了笑,拿过毛巾自己擦干了泪水。李睿道:“你为什么哭呢?就因为她说了你几句?这种女人无德无行,你不能跟她斗气。”李飞燕嗫喏道:“她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李睿听后差点没笑出来,强忍住笑,道:“什么意思?是说你没生孩子吗?”李飞燕点点头,道:“说我不能生养,可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说不定是我男人有病呢,让他去县里检查,他也一直不去,倒是惹起闲话来了,人们都说我不下蛋。”

    李睿暗叹口气,道:“村儿里人素质都比较低,就爱胡说八道,到处造谣,你千万别跟他们生气。”李飞燕泪眼惺忪的瞧着他,也不开口。李睿道:“这种不孕不育的问题,最好是你们两口子都去县城里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对了,你姐生育了没?”李飞燕点头道:“生了一个小子一个闺女。”李睿道:“那应该就不是你的问题,说不定是你男人有病,他真该去县医院检查检查。”李飞燕道:“他不去,怕传出去丢人现眼,再说也没那份钱。”

    李睿叹了口气,心说张立文糊涂啊,到底是丢人现眼更无法接受,还是无后更无法接受?他也不想想,这里面还有他媳妇的名声问题呢,难道他就忍心任村民嘲讽自己媳妇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此言诚不我欺啊。有心找时间跟张立文说说这事,又觉得此事不方便由自己这个外人跟他提,想了想,只能暂时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