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502下:无意间发现
    李睿哪料到村委会里除了谢三平外还有第二个人,而且是个女人,更料不到她就在厕所里蹲着,因此骤然听到这女子叫声,只吓得差点没原地跳起来,直以为晚上撞鬼,没撒出来的尿液全部憋了回去,“啊”的一声惊呼,倒退两步,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里面那女人被他尿液射了个满脸满头,臊气扑鼻,狼狈得无以复加,站起身来就破口大骂:“狗草的你个谢三平,你特么什么瞎逼眼,没看见里面有人嘛,你妈个比的怎么不往你妈脸上尿,我擦你姥姥……”

    这些污言秽语固然难听,但目标是针对谢三平去的,所以李睿听了也没怎么生气,先把家伙塞回裤子里,讪讪的道:“你就少骂几句吧,我不是谢三平。不过我也对不起你,可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你在里面蹲着……”说话的同时,听这女人话语声很耳熟,想了想,叫道:“你是妇女主任?”这女人也听出了他的声音,惊讶的问道:“你不是谢三平?你……你是李处长?你……你你……你怎么进来了?谢三平呢?”李睿道:“他在外边呀。”妇女主任语音低低的骂道:“特么了个比的,他怎么放人进来了?”

    李睿隐约感到这事有点不对,自己似乎无意中撞破了两人的奸情,有些尴尬,只想尽早脱身,道:“你……你赶紧洗个脸吧,我对不起你,我得走了。”说完转身就走。妇女主任却一把扯住他,叫道:“你别走。”李睿吓了一跳,身子打了个哆嗦,道:“你……你还有事吗?”妇女主任娇笑道:“你尿了我一脸,说个对不起就想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李睿心头咯噔一响,道:“你还想怎样?”妇女主任道:“不能就这么让你白尿了,哼。”说着已经追上来,在他下边乱抓,嘴里嘀嘀咕咕的说:“尿我的玩意在哪呢,我非得好好收拾它一顿不可。”

    李睿闹了个啼笑皆非,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脑子有毛病,还是想趁机跟自己交缠不清,忙伸手推她,推开了去,转身就走,说是走,就跟跑也差不多了,几步就跑到了院门口那里。

    那妇女主任裤子还没穿好,光着屁股,也不好追他,恨恨地看着他跑出去,自言自语的说:“装特么什么好人,你们这些臭男人又有哪个是好东西了?看见老娘还不是跟公狗一样就扑上来?草,以为老娘多稀罕你吗?”

    李睿跑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谢三平往院里来。两人在门口撞个满怀,由于各自心虚,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口。

    李睿说道:“谢主任,我就……就上了趟厕所……”谢三平则道:“李处长,你……你上院里干啥来?”

    两人同时说完,同时得到了解释。

    谢三平相对于他来说,更加的紧张,多问了一句:“你……你没进屋吧?”李睿心想,老子就算没进屋,也知道你跟妇女主任那点腌臜事了,一口咬定:“没有,只是上了趟厕所。”谢三平暗里松了口气,没再多问什么。

    李睿来到外面,见路上的人们已经各自散去了。看来,刚才那个古怪的事件虽然惊扰了大家的好梦,却没有造成更大的波动,想了想,既然确定不是地震,那就没有生命之忧,还是早点回去继续睡吧,总在外面转悠可不行,这村子里实在太凶险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洞悉人家的丑事了?谁又知道人家恼羞成怒之下,会不会杀人灭口?为了自身安全着想,还是不要在外面乱逛。想到这,就想起刚才一股热尿射到妇女主任头脸上的事,笑着摇摇头,快步往胡同里走去。

    谢三平把村委会院门闩好,往里面走的时候,见院子里站着个人,忙上去埋怨道:“擦,你特么不要命啦,跑出来给大家看你黄翠芬跟我谢三平睡一块啊?”妇女主任黄翠芬冷笑道:“瞧你那点胆子,谁瞧得见?”谢三平拉着她就往屋里去,忽然闻到一股尿臊气,笑骂道:“特么的,你掉茅坑里啦,怎么这么臊气?”黄翠芬哼了一声,道:“你特么才掉茅坑里了呢,现在嫌我臊气啦?刚才是谁舔我尿尿的地方来着?”

    谢三平嘿嘿的只是笑,拉着她进了西屋,把她往火炕上一推,自己也爬了上去,道:“反正也醒了,再干一回。”黄翠芬骂道:“干干干,就特么知道干,回去干你妈去。”谢三平奇道:“哎哟,这么会儿是谁惹着你啦?怎么这么大脾气?”说着已经伸手到她身上乱摸去了。

    黄翠芬随手把他手打开,骂道:“不是嫌我臊气吗?”谢三平嘿嘿的笑,摇头道:“不嫌,不嫌弃,我比你更臊气。”黄翠芬这才得意的说:“少说废话,我可不能总是白白让你干,你该给我点好处了。”谢三平道:“放心,你没看见嘛,咱们小龙王村已经被市里作为扶贫试点了,这是要动真格的啦。我听市里来的李处长说,过些日子会有几千万的扶贫款下来。别说几千万了,就算几百万,咱们随随便便也能抠个几万块出来,到时候啊,少不了你的好处。”

    黄翠芬惊喜的问道:“几千万的扶贫款?真有那么多吗?”谢三平得意的说:“李处长还能骗我吗?”黄翠芬皱眉道:“就算真有这点钱,你真能抠出来?”谢三平哼道:“我跟老王连县里的扶贫款都能抠出来,还抠不了这些钱?”黄翠芬道:“你可别吹牛,县里管得松,市里可是管得严。”谢三平打了个哈欠,道:“道理都一样,只要能申请下来,咱们就能往外抠钱。你想想,这些钱既然是扶贫用的,就肯定要送到贫困户手里,这个过程中就必须要经咱的手,只要经了咱的手,就算蚊子也得给它挎下块肉来不可。”

    黄翠芬欢喜的说:“真要是能抠点钱出来,你给我多少?”谢三平道:“还不知道呢,不过我尽量多分你点,咱俩也不是一天的交情了,不照顾谁也得照顾你啊,你说是不是?”说着话,大手又往她腿间去了。黄翠芬抓住他手不许动,道:“市里下来这些扶贫款谁管啊?是李处长吗?”谢三平点头道:“对,就是他,他自己这么说的。”黄翠芬哦了一声,不说话了。谢三平见她沉思起来,在她屁股上猛地拍了一把。黄翠芬如同母老虎被摸了屁股一般,立时跳起来骂道:“我擦你妈,你瞎特么拍什么?”

    谢三平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你特么想什么呢?不会是想着往李处长跟前凑,甩开我傍上他,直接从他那抠钱吧?”黄翠芬哼了一声,道:“你别管,你也管不着,我能不能从他那抠钱出来是我的事。”谢三平不屑的道:“切,你别做白日梦了,李处长那是什么人物,人家是市委办公厅的领导,大人物,年轻,又长得帅,会看得上你这个农村老娘们?你特么白给他干他都不吊你。”

    这话说中了黄翠芬的心事,直接让她恼羞成怒,回身一脚蹬在谢三平胸口上,把他踹倒在炕上,骂道:“老娘就愿意白给他干了,你特么怎么着?你吃醋啊?你嫉妒啊?你妈个臭比的,缺心眼,你特么好好想想,老娘这几年不是白给你干的吗?”谢三平被她踹了一脚,本来要恼羞成怒的,可是无意间看到她的脸色,又改了主意,嘿笑着爬起来,道:“我胡说八道你也给信了啊?不说这个了,赶紧的,再干一回,干完了睡觉。”说着厚着脸皮往她身上凑过去。

    黄翠芬也不愿意过分得罪他,毕竟以后还要在村里混,哼了一声,道:“想干容易,先伺候我。”谢三平笑嘻嘻的说:“好啊,我最爱伺候你了,你躺下吧。”

    几分钟后,谢三平与黄翠芬正做某种亲热勾当时,小院外边传来了大力的敲门声与喊叫声。

    谢三平皱起了眉头,暂时停下来,埋怨道:“特么的,今晚上怎么这么多事,还让不让人活了?”黄翠芬道:“别停别停,正舒服着呢,继续。”

    可是院子里的敲门声与喊叫声还是不断响起,最后谢三平忍不住了,道:“不行,我得出去看看,瞧瞧是哪个缺德家伙半夜不睡觉乱砸门。”黄翠芬打了个哈欠,道:“去吧,我困了,我要睡觉了。”谢三平忙道:“先别睡,我马上就回来,等我啊。”说完下炕,蹬上鞋子跑出去了。

    黄翠芬鄙夷的瞪了门口一眼,自言自语的说:“等你……等你干屁,你特么的干得了几下啊?老娘刚开始舒服,你特么就不行了。老娘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跟了你。”说完想起刚才尿了自己一头的李睿来,心里却对他生不出半点恨意,又想到他手里握着几千万的扶贫款,心中开始活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