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492章:戏弄冤家
    燕儿叫道:“等下,你……你别走。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李睿停下来问道:“还有什么事?”燕儿幽幽地说:“谢……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我就……”李睿道:“石大勇太无耻了,以后你要躲着他。”燕儿嗯了一声,问道:“你到底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不是村儿里的吧?村里的人我都认识啊。”李睿笑道:“好了,不多说了,你快点回家吧,我走了啊。”说着迈步走了。燕儿叫道:“喂,你别走啊,你到底是谁?”李睿没有再说什么。

    自以为做了一件大好事,回家的路上,李睿兴高采烈的,可是想到怒打了自己的房东,又有些忐忑,不会被他认出来吧?

    来到村子里这么多天了,扶贫效果没见多少,村里的路却已经熟了,因此,他轻而易举地沿原路返回,没有再犯迷路的错误。可是,就在走入自家所在胡同的时候,却现地上躺着一个什么东西,黑糊糊的,一动不动,像人,可更像是狗,想到可能是狗,吓了一跳,急忙退开几步,现手里没有武器,就有几分怵。但这个过程中,那条“狗”始终没有吠叫,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攻击性动作,只是不动。

    李睿定下神来,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照过去仔细观察了一阵,现根本不是狗,而是一个大活人。这人可能是喝醉了,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凑过去看了看,等看清此人的面目后大吃一惊,不是刚才被自己痛殴的石大勇又是谁?心中一动,他……他没回家,却趴到胡同里了,这是怎么回事?再用闪光灯照着他的脸庞,仔细打量,讶异的现他嘴角带着血迹,脸色铁青,紧闭双眼,表情十分痛苦,心中一动,不会是自己下手太狠,把他活活打死了吧?

    想到这一点,李睿心里打了个突儿,忙蹲下去拍打他的后背,叫道:“石大哥,石大哥,你怎么了?你这是喝醉了?”石大勇艰难地睁开眼睛,看清是他后,苦着脸笑了笑,强撑着爬起身,道:“没……没事……咳……咳……对,喝多了,喝多了。”说着剧烈咳嗽几声,口角喷出几丝血迹。李睿看得心头震撼,自己下手竟然这么狠,打得他出了内伤?此时才想到,自己刚才殴打他的时候,不仅仅是为那个燕儿打抱不平,其实也是把因礼品被哄抢而积攒的恶气到他身上了,这才打得他这么狠。

    石大勇边往家门走边问:“领导你这么晚了还没睡……咳……”李睿心说,这是打伤他的肺叶了,道:“哦,我睡不着,就还没睡,呵呵。”石大勇道:“哦,赶紧睡吧,咳……”

    门声响动,他推开自家院门走了进去。

    李睿看看自己的双手,暗自嗟叹,心想,石大勇啊石大勇,你也别怪被打得太狠,实在是你运气太不好,赶上我生气的时候了,苦笑了下,往自家门口走去,到门口后,弯腰从地上拿起保温杯与那双筷子,推门走进去,又把门从里面拴上,这才走进屋里。

    他刚推门走进屋里,凌书瑶就冷冷问道:“你不睡觉瞎折腾什么呢?”李睿看她和衣坐在单人床上,冷笑道:“呵呵,这可奇怪了,我睡不睡觉的关你什么事?难道我不睡你就不睡,你要等我一起睡?”凌书瑶怒道:“给我滚!无耻!”李睿见她撕破了脸,也就无所顾忌了,冷笑道:“到底谁无耻还不知道呢。”凌书瑶骂道:“你无耻!大晚上不睡觉,你影响耽误我休息。”李睿想到自己的杀手锏,笑了笑,道:“好吧,是我不对,我错了,我马上睡觉。”

    凌书瑶见他这么快就主动认错,非常讶异,不认识他似的看着他。

    李睿对她一笑,回到西屋里面,又从外面拿来暖壶,先将保温杯盖打开,确定蝎子在杯底趴着,这才往里倒入滚滚的开水。

    那只蝎子几乎没有任何挣扎就一命呜呼了,顺着杯子里的水流浮上沉下又浮上来,身体不知道是变得硬了还是软了。

    李睿用筷子将它从里面捞出来,又找到指甲钳,小心翼翼将它尾刺剪掉,试探着捏到手里,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了,就把它握在手心里面,大大咧咧的走出屋去,到了堂屋里边。

    凌书瑶见他还没睡,就也没敢躺下,免得被他看到什么不雅的情景,冷冷的问:“你怎么还不睡?”李睿煞有其事的说:“我来帮你检查一下,看看屋顶床下面有没有蛇蝎蜈蚣之类的。”凌书瑶信以为真,一下子就从床上站起身,道:“你还有这份好心?”李睿笑道:“我会告诉你,刚才我没睡觉,是出去给你买蚊帐去了吗?”凌书瑶紧蹙秀眉,定定的看着他,半响问道:“真的假的?”李睿道:“你信就是真的,你不信就是假的。”凌书瑶呆了呆,哼道:“肯定是假的,你才没那么好心呢。”

    李睿不再理她,仰头看向屋顶大梁,假作观察。凌书瑶随他目光一起看上去,左看右看,也没看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李睿把空着的右手抬起来,指着大梁斜角说:“你看,那是不是一只蝎子?”凌书瑶顺他手指方向望过去,见那里有个黑糊糊的东西,看不大清,犹疑地说:“不是吧。”李睿往她身边走了两步,道:“你仔细看啊,看不清就走过去看。”凌书瑶就傻呼呼的往那边多走了两步,仰头细瞧。李睿趁机把左手里的死蝎子塞到了她被头里面。凌书瑶摇头道:“不是蝎子,是个木疤。”李睿打个哈欠,道:“好吧,既然不是,那就睡吧。”说完回了西屋。

    凌书瑶望着西屋门口呆,不相信他晚上出去是给自己买蚊帐去了,可又不愿意相信这是假的,正在思虑,忽然听到那边传来关灯的声音,知道他躺下了,这才脱掉外衣,想了想,又悄无声息的将文兄摘下,从保暖内依里面脱了出来,掀开被子准备钻进去睡觉。

    她刚掀开被头,里面一个黑糊糊的玩意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定睛打量下,只吓得嗷一嗓子尖叫出来,下意识就往西屋里面跑。李睿就在西屋门口等着看她的笑话。她这一冲进去,立时扑进了他的怀里,也不自知,尖叫道:“啊,有蝎子,真有蝎子啊,救命啊……”

    借着从堂屋里映射进门的灯光,李睿鄙夷的瞧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故意装糊涂道:“我说刚才那是只蝎子吧,你偏偏不信。”凌书瑶叫道:“不是那只,是另外的,另外的,钻到我被窝里去了,真的,你去看看,唉呀妈呀,差点没蛰了我,吓死我了。”李睿忍住笑道:“没蛰到你你叫什么?镇定点好不好?亏你是个处级干部。”凌书瑶转过身把他往外面推,道:“你快给我打死那只蝎子,快点。”李睿奚落她道:“现在不说我无耻了?”凌书瑶嗔道:“哎呀,你怎么那么小气啊,心眼比我们女人还小,刚才那事我都没放心上,你却记仇了,真有你的,快帮我啊。”

    李睿等的就是这话,见她变相服软,就心满意足了,点点头,拍拍她的后背,道:“好,放开我吧,我去给你拍死它。”凌书瑶此时才回过味来,自己一直扑在他怀里来着,虽不觉得多么害臊,总是有些尴尬,忙脱离了他的怀抱。

    她在李睿怀里一扑一退,李睿忽然感觉到心前有个比较硬的东西划过,定睛追过去,却见她内依在心口那里现出了两个秀气的小点,心中一跳,暗道,好你个凌书瑶,不穿文兄往我怀里扑,这是要故意引诱我吗?

    凌书瑶退开两步,见他目光从自己心前划过,不由自主就低头看下去,只看一眼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羞得脸孔通红,心里气得要命,想要作,却又怕更加尴尬,只能忍气吞声,假作什么都没生过,两手臂有意无意的抱在胸前,将突出来的两点掩饰住了。

    李睿走出屋去,到她被窝旁边,伸手过去,很轻易就将那只蝎子“拍死”了,又从被窝里拿出来,对她展示了一下,道:“好啦,没事了,可以睡觉啦。”凌书瑶撩着帘子站在门口看着他,见状叹服地说:“还是你厉害,竟敢拿着它。”李睿说:“我还敢咬它呢。”说着作势把蝎子放到嘴里。凌书瑶看得美眸睁得老大,敬佩不已的说:“我算是彻底服了你了。”李睿笑道:“服了我又怎样?”凌书瑶道:“咱俩还是换回屋子来吧,我现堂屋比西屋更危险。”李睿:“……”

    本意是戏弄她一番,没想到到头来却要互换床位,李睿心里还是很郁闷的。

    两人各自收拾床铺,换了睡觉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