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475章:美女气人太甚
    王铁魁叫道:“一干就是三杯,要不然白龙王就该生气了。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李睿啼笑皆非,问道:“白龙王生气又如何?”王铁魁道:“就会洪水,就会山崩地裂,咱们村就更穷了,一辈子别想富起来。”李睿吓了一跳,哪敢再问,仰起头来将杯中酒干掉,酒液入喉,又火剌剌的穿过食道进入胃中,那股子难受劲儿就别提了。

    可是没等他休息片刻,王铁魁又给他倒满了。

    连干三杯之后,李睿就觉得头晕目眩,肚子里难受得只想吐出来,刚坐下吃口菜,旁边村主任也就是村长又端着酒笑呵呵的凑了过来:“市领导,咱也敬你三杯,一定要赏脸哪。”

    李睿明白,村支书虽是村里最高级别的领导,如同老板宋朝阳之于青阳市,但是在村子里,村长的威信还是要更多一些,毕竟他是村民们选举出来的,那肯定是在村民里有着很高的威望,如果说为日后工作考虑,不能得罪王铁魁的话,那么也就更不能得罪这个村长了,因此,也没跟他废话,上来就干了三杯。

    村长满意的退下去,笑呵呵的对妇女主任说:“市领导酒量真厉害,我看还能喝,该你上了。”

    李睿耳朵听到这话,哭的心思都有了,眼见妇女主任、一个四十岁上下风韵犹存的妇女扭腰摆臀的走了过来,娇滴滴的说道:“市领导,这回该我了,我这三杯酒你也要喝,我敬你……”

    酒席没喝完,李睿就跑到茅房里吐起来,没一会儿,艾国伟跑过来跟着一起吐。

    两人一边吐一边做梦也似的喘着气,艾国伟叫道:“哎呀妈呀……我的妈呀……都说乡镇干部是喝出来的,特么的,真是不假啊,今天可是要了我的老命了。这帮人不把酒当酒啊,完全是当水喝啊,哎呀妈呀……不行了,要喝出胃溃疡来了。”

    勉强吃了小半碗饭,李睿就坚持不住了,头晕欲倒。顾长顺赶忙派王铁魁安排人把他扶到屋子里休息。

    李睿一觉醒来,已经是夕阳西下,站到院子里,不用怎么极目远眺,就能望到西北方向上的巍峨山岭,大山近在咫尺,似乎触手可及。流动饭店已经撤走了,院子里空荡荡的,留了满地的餐巾纸与一次性筷子包装纸,当真是满地狼藉。

    李睿皱了皱眉,不想却牵动了头部肌肉,立时觉得头痛难忍,忙伸手按压头顶以及两侧几个穴道,痛感这才稍减,想起中午的酒场,仍是心有余悸,暗道以后再也不能这么喝了,否则的话,扶贫未成,自己倒要先牺牲在酒桌上了,听说真有领导干部死在酒桌上的,后来还被评为烈士,实在是好笑,自己可不想做这样的烈士,眼睛瞥见地面上这些垃圾,心想,村委会的人怎么这样邋遢,都不知道清扫一下垃圾。

    他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凌书瑶的身影,最后跑到院子西南部的茅房里放了次水。这茅房是老辈子那种最典型的农家茅厕,利用本就有的院子西围墙,又在东南两面用石块为基、砖泥就着麦秸垒砌为墙,组了个“冈”字型的小房子,上面用洋灰麦秸架着木头竹子搭起一个小棚子,用来避雨,地上是一个竖长两尺宽二十厘米的砖砌地洞,地洞后面通着猪圈,人的排泄物会顺着这个地洞流到猪圈里。猪圈里如果养着猪的话,猪就会跑来吃掉这些排泄物,甚至有些急性子的猪,听到人撒尿的声音就凑过来,张着嘴巴堵在地洞这里,专门等着排泄物流下来。

    整个茅厕也就是一点五平米大小,东西南三面围死,北面敞开透风。中国大多数农家院里的茅房基本都是这个样子,千百年来没有什么改变。

    李睿暗想,如果以后就住在这村委会里的话,自己这个大男人上厕所倒是无所谓,用句评书大师单田芳的名言来说,那就是“上茅房拉屎脸朝外的主儿”,可是凌书瑶一个女人上这种厕所就别扭了。比如,她正蹲着如厕的时候,外面有人走过去怎么办?她的下边私隐部位不就要被对方看个清清楚楚了吗?看来,有必要在这里挂个帘子,反正棉布也没几个钱,花十来元钱就能扯上几米,足够遮挡门户了。

    他心里正在为凌书瑶着想,凌书瑶已从院门外走了回来,手里捧着一个保温杯,正在悠闲的喝水,瞥眼看到他,也没说什么,就站在院子里四下打量。

    李睿看到她滋溜滋溜的喝水,才觉得口干舌燥,此时是多么想跟她一样,喝上两口热热的茶水呀,暗想:“如果把她换成是李玉兰或者张慧,对方见自己酒醉后醒过来,肯定会第一时间接一大杯热水递给自己解渴。偏偏这个女人,完全不理会自己,自己是喝醉了还是睡醒了,都不关她的事,对自己没有一丁点的同事之谊,更没有半分关怀之意。可笑自己还在为她考虑上厕所不方便的事,呵呵,自己真是天底下第一号的大傻蛋啊。”心中暗恼不已,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同事?她长得漂亮又如何了?自己身边的漂亮女人还少吗?又多么在乎她吗?

    “从今以后,我再要为她考虑,再帮她任何忙,我特么的就不姓李!”

    李睿在心里狠狠的下这个毒誓,定了定神,问凌书瑶道:“顾县长他们呢?”凌书瑶淡淡地说:“你喝醉了睡大觉的时候,人家早就走啦。”李睿听她话语里好像有讽刺自己的意思,忍不住说道:“你以为我想喝醉吗?还不是被王支书他们灌的?”凌书瑶冷笑道:“谁叫你逞能?不能喝非要喝。你学学我,上来就说不会喝,不就得了。”李睿听她说得轻轻巧巧,只气得火冒三丈,明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却还是辩驳道:“凌处,你是女人,你不知道,到了下边基层,就得通过喝酒交流感情,不喝酒就不能跟基层干部建立感情,没感情就办不了事,办不了事还怎么开展扶贫工作?”

    凌书瑶丝毫不让的说:“那你今天喝了酒啦,也就是说能办得了事了,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呢?”李睿悻悻的说:“今天是不行了,太晚了,明天早上开始。”凌书瑶道:“明天早上开始,工作半天之后,又到了午饭时间,等中午一喝酒,又得醉半天……”李睿大怒,道:“谁告诉你我明天中午又会喝酒的?你少给我胡说。今天人家特意招待咱们,破例喝酒,以后就没这事了。”凌书瑶听他语气充满怒意,瞥了他一眼,道:“喝不喝酒的先不说,你赶紧找人安排住处,去哪住?怎么住?还有晚上吃饭,怎么吃?去哪吃?”

    李睿恨恨的瞪着她,心说你可是宋书记派来协助我的,怎么到了地方,你什么都不干,撒手不管,一切都指着我呢?尽管我是负责人,可你也不能这样吧?心里后悔无比,暗恨自己当初瞎了眼,竟然会对她产生好感,也没多跟她废话,起身去找王铁魁。

    王铁魁没在院子里,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李睿走到院子外面,就到了村里一条东西向的土路上,左右望了望,没见几个人,也不知道去哪找王铁魁,就回到院子里,打算找艾国伟等人商量商量,可是东西厢房找过,竟然没现艾国伟等人的踪迹,心中惊讶莫名,这四位不会回市区去了吧?瞥见凌书瑶不知道从哪找了个木头小凳子,正坐在院子里欣赏夕阳,那双秀美的丹凤眼微微眯起,脸上是悠闲自在的神色,就是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问道:“看到村里王支书了吗?”

    凌书瑶只是摇头。

    李睿自言自语的说:“找不到他可怎么办?”凌书瑶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李睿死死的瞪着她,恨不得一脚把她那娇小苗条的身体从小凳子上踢飞出去,觉得从她嘴里也问不出太多情况,索性再次走出院子,沿着土路往西行去,路上但凡碰到有人,就打听王铁魁的下落。

    有个在门口晒夕阳的好心老头告诉他,王铁魁应该是回家去了,又指点了他王铁魁家的住址。

    李睿叹了口气,沿路寻了过去。

    他一口气穿了多半个村子,沿途也将村子景致形胜看在眼里,见这村子不小,至少比西山村大了最少两倍。整座村子分为东西两部分,东半边村子人口较多,坐落在一处高高的土坎上,勉强算是平原地带;西半边村子人口较少,居住在半山腰上,东西两部分的交接处是一条干涸的河道,河道上还有几座破废的石桥。自河道往东是平原,往西就是山地。

    村子里的民居大多数都是那种典型的北方平房,再配东西厢房,房子都以石块为基,青砖为墙,木头为梁椽建造起来的,看年头都有些年代了。还有一些房子都是土坯房,房顶上长满了蒿草,令人一看就心起凄凉败落之感。

    典型的贫困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