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464上:市委书记信箱
    这就跟追星族差不多,很多人都追星,尤其是年轻人,喜欢男女明星喜欢得狂,有时候一激动就会给这些明星写信。㈧㈠ 中文网Ww┡W. 8⒈Zw.COM嘿,有人运气真好,写了信以后居然得到了回复,就信以为真是自己喜欢的明星回复的,并为此欣喜若狂,实际上,明星哪有那个时间回信?这些信要么是他经纪人回复的,要么是他公司派出专人回复的,明星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信件。

    李睿打开市委书记信箱,一看里面只有两封未读信件,其它都是已经阅读过的,应该是被秘书一处的同事处理过了,再看那两封未读信件的信日期,一个是昨天,一个是前天晚上,正好赶上了周末休息,这才处于未读状态,点开第一封来看,是一个拆迁户反应拆迁补偿款问题的,看样子问题不算太大,就没有理会,又点开另一封信,只看了标题一眼就皱起了眉头。

    “青阳会宁县农民马建荣因为给县委书记打电话反映问题遭殴打!”

    这个标题牵扯到两个敏感词,一个是“县委书记”,代表着官员,一个是“殴打”,代表着恃强凌弱。时下,任何事情,只要跟这两个词挂到一起,都会变得晦涩不清、令人心惊。没办法,现今的老百姓们实在是太仇官了,这种仇官情绪让他们心理变得诡异而又复杂,一方面,他们极想受到官员的善待,享受“人民公仆”也就是官员们为自己服务的待遇,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又都享受不到,反而自觉是从“主人”变成了“奴隶”;另一方面,他们又极想看到官员欺负人民的事件生,这样自己就能跟着大家伙一起吆喝几嗓子,看一看官员们的笑话。

    君不见,一旦网络上曝出什么官员欺负百姓的事件,众多网民便群情激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恨不得将涉事官员施以满清十大酷刑?

    但话说回来,还是不能不承认,现今社会上某些官员确实不像话,依仗权势,鱼肉百姓,做出种种激起公愤的腌臜龌龊事,而且这类事件层出不穷,让老百姓们目不暇接、眼花缭乱。这也是让老百姓们仇官的主要原因之一。但大多数官员还是好的,是为民办实事的,但很可惜的是,老百姓们往往不会把这些好的官员做的事情看进去,因为他们觉得那么做是应该的。

    李睿暂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愿意费神猜想,定了定神,凝目读了下去。

    “我叫马建荣,男,生于六三年八月十六日,身份证号码是xxx,为青阳市会宁县青果镇大纸坊村村民。作为村民代表,我依法检举会宁县青果镇党委书记赖宗峰、镇派出所所长李绍勇等人的违法犯罪事实,请求给予严肃查处。

    在青果镇,赖宗峰只手遮天,大量贪污挪用公款。其中仅计生费、火化费等就被赖宗峰贪污了二十余万元,这一切都有证据。更严重的是,赖宗峰竟然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公然卖官敛财,导致青果镇自《选举办法》颁布后的十几年里从来没有依法进行过选举,都是花钱从赖宗峰手里买官当。村支书六万元,村主任三万元,这在青果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花钱买官的都是一些村霸和地痞,他们不仅不能为人民群众办实事,还要鱼肉乡里……”

    “……不仅对群众反映的问题置之不理,对于依法反映问题的群众,赖宗峰更是进行残酷的打击报复,而青果镇派出所所长李绍勇则是他最主要的帮凶。去年一月十八日,春节期间,我因为给会宁县委吕光来书记打电话,就遭到派出所的毒打。当天下午三时多,我正在村中的小卖店买东西,派出所的指导员王志等四人找到我,问我:“你给吕书记打电话了吗?”我回答说:“打了,打的举报电话。”王志要带我走,我说得给家里说说,他们不允许。在村中,警长常金跃带头对我进行殴打,当时将我打翻在地,口里、鼻子里直冒血,几近昏迷。然后,我又被强行塞进车里,常金跃在车里又对我破口大骂:妈了个比的,让你再闹事,这回非把你弄进去不可!在派出所里,我又被非法拘禁了十七个多小时。请问:人民群众给县委书记打电话反映问题,犯了什么法?难道青果镇不属于中国,不归我党管……”

    将这封实名举报信看完后,李睿心情非常沉重,私心里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让老板知道,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因为这个镇委书记赖宗峰犯下了多么严重的违法违纪的问题,也不是因为这个打酱油出场的县长吕光来失职渎职甚至是包庇下属,而是因为这封举报信的作者马建荣是个老资格的上仿户。

    他自己就在信里多次写明,曾到市里、省里甚至还去过北京上仿,都被人送回来了。

    说心里话,李睿非常同情这个人的遭遇,他但凡有别的办法也绝对不会想着去上仿,但是自己作为市委工作人员、市委书记的秘书,心里却又不赞同他这种到处上仿的处理问题方式,更不愿意看到他到处上仿的局面。

    李睿心里已经把这个马建荣归到了庄海霞的行列里面,是一颗随时都会爆炸并引重大政治影响的“定时炸弹”,暗想,他以前上仿都被拦截回来了,可是难保今后不会有成功的时候。一旦被省里或者北京领导听闻此事,丢脸的是谁?不是他马建荣,而是自己老板市委书记宋朝阳。

    身为市委书记,辖区内百姓有冤无处诉,却要劳烦省领导甚至国家机关领导伤神,那还要他这个市委书记干什么?可想而知,这件事一旦上达天听,老板会有多么的尴尬。

    所以,本着这个思路,李睿决定立时汇报给宋朝阳知道。尽管这种出点显得阴暗下作,可他也没办法。他不是神,不能动动嘴皮子就帮劳苦大众解决问题;更不是再世包青天,专门为受到冤屈的老百姓主持公道。他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秘书,手中那点权力就连秘书一处都管不来,碰到这种事,肯出手相助那个马建荣就很不错了。

    事实上,把他换成另外一个神经大条的秘书,看到这件事,可能会不屑一顾,根本就不理会。

    也就是他,心思谨密,考虑到此事会给老板给青阳市带来政治危机,这才出手。只要出了手,甭管理由如何,就比不出手强。

    他把这封举报信打印了两篇纸,把宋朝阳的房间门敲开,走进去到桌前递过去,道:“老板,这是我刚从市委书记信箱里看到的一封实名举报信,感觉很重要也很棘手,因此请您看一看。”

    宋朝阳把举报信接到手里,一目十行的翻看了下,问道:“你有什么看法?”李睿道:“我建议,由市纪委出面负责调查此事。虽说用市纪委对付一个镇委书记,稍嫌杀鸡用牛刀,可这里有个关节不能不考虑,为什么马建荣给县委书记吕光来打电话之后,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受到了打击报复?可想而知,这一定是吕光来给镇委书记赖宗峰通了气,说不定,赖宗峰就是吕光来的人。因此,如果用会宁县纪委调查赖宗峰,怕是官官相护,最后不了了之。因此出动市纪委还是有必要的。”

    宋朝阳笑着摇摇头,道:“如果这次真的出动了市纪委,大伟书记手下那帮人马可就要恨死你李睿了。你的考虑虽然细致,却不够全面。你不能认为,我是市委书记,有权力下命令给市纪委让他们做任何事,那就真的可以让他们去做任何事。你也要考虑,市纪委的工作范畴或者说是职权范畴在哪,还要考虑市纪委工作人员的心理想法。区区一个镇委书记,只在县纪委的管辖范围内,你为什么要出动市纪委呢?市纪委的工作人员听到这个命令之后,又会怎么想?”

    李睿讪笑道:“嗯,看来我是想得不够全面。”宋朝阳决心给他掰开揉碎的讲清楚,让他以后再碰到类似的事情知道怎么处理,道:“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小睿你给我做秘书,主要负责辅助我工作,也包括帮我解决生活中的一些琐事,可如果我让你每天给我洗袜子--你有洗袜子的能力,你接到命令也不得不每天给我洗袜子,但你心里会痛快吗?”李睿陪笑道:“洗个袜子不叫什么事,如果您安排给我,我肯定愿意做。不过,具体到您这种意思,我心里肯定会不太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