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454章:家中恶客
    金蕊有些纳闷,回头望了几眼,问道:“你看什么呢?”李睿笑道:“没什么。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黑色轿车里,三胖正在征询康土生的意见:“老板,到底要不要跟上去?我怀疑又被他现了,不然他为什么走出去,又打车回来,还带着咱们兜圈子?”康土生骂骂咧咧的说:“特么的,他眼睛有没有那么毒啊?”三胖道:“小心没不是啊。”康土生道:“让我再想想……”过了一忽儿,三胖叹道:“算了,你别想了,已经跟不上了……”

    在韩式烧烤店里,金蕊与李睿这对异性师徒又吃又喝,说说笑笑,气氛极为融洽。金蕊很给李睿这个师傅面子,居然跟他一起喝起了啤酒。师徒俩酒到杯干,不一会儿就干掉四瓶十一度的青岛啤酒。

    青岛啤酒在国内外的啤酒牌子里,也算是中高档货了,在大多数的饭店里,更是称得上顶级品牌。李睿知道这位美女徒儿身家富贵,不愿意被她看轻,也不愿意让她觉得自己小气吧啦,所以特意点了十五元一瓶的精装青啤,反正也不缺这几个钱。金蕊果然喝得很爽,心里也记了他的好处,暗赞师傅大方。

    吃完饭,李睿掏出钱包准备结账,可是此时正是生意好的时候,店里的服务员根本就不够用,距离他们这桌最近的服务员正在邻桌结账。李睿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

    那一桌也是个男人结账,大喇喇的问那个服务员:“一共多少?”那女服务员细声细气的说:“一共三百二十一,算三百二好了。”那男人笑嘻嘻的打量她,问道:“要是三百二十四呢?”女服务员轻笑道:“四舍五入,也算三百二。”那男人就笑道:“好,那就再给我来罐可口可乐!”女服务员暂时没明白,呆呆的看着他。那男人道:“一罐可乐不是三块钱吗?加上饭钱一共是三百二十四,还是按三百二算,这不你说的么?”此时女服务员才明白过来,啼笑皆非的看着这个男人。

    李睿与金蕊也都忍俊不禁笑出来。

    金蕊低声道:“过会儿你也学学。”李睿笑道:“算了吧,我可没那么大的脸。”

    结完帐,走出店来,在下台阶的时候,李睿一个不小心,前脚踏空,扑了下去。还好金蕊眼疾手快,从旁将他扯住,要不然这下子就摔疼了。

    金蕊抱着他的胳膊带他来到平地上,笑眯眯地说:“师傅你不行啊。”李睿已经有些浅浅的醉意,闻言戏弄她道:“你怎么知道我不行?你试过了?”金蕊嗔道:“哎呀讨厌,我说你喝酒不行呢,又没说你……你那个不行,呵呵。”

    成年男女,彼此戏谑几句或者说几个黄段子,实属平常,而对方又是自己的小徒弟,关系比普通同事更加的亲密,所以李睿才敢跟金蕊开这样的玩笑。不过,他也仅仅说笑了这一句,没敢再出格。这种话说一句还能调解气氛,陶冶情操,可要是说多了的话,不仅没有师傅的样子,也显得低级下流,难免被人看不起。

    人,贵在知进退。该进了可以进一进,该退了必须退回来。人生如战场,该退了不退,就会被子弹击中,没有再来的机会。

    李睿轻轻握住金蕊的手腕,把她手从自己手臂上移去,道:“好徒弟,就在这分了吧,你回家注意安全。”金蕊关切地打量他的神情,问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我送你回家,反正这儿离你家也不远。”李睿笑道:“徒弟都行,我这个师傅又有什么不行的?”金蕊说:“我担心你已经醉了。”李睿嗤笑道:“你太瞧不起你师傅了吧。喝几瓶啤酒就醉?我刚才那是不小心失足……”

    听了这话,金蕊反倒开起他的玩笑来:“唷,你失足啦?呵呵,不都是女人失足嘛,男人也失足呀?”李睿认真地说:“男人也会失足,多亏你刚才把我拯救了。”金蕊见他说得庄重严肃,笑得更欢了,道:“原来师傅你这么逗呢。”李睿见她笑起来,眉眼如花,花枝乱颤,看得眼前一亮,道:“好啦,改天再说笑,该回啦。”金蕊继续取笑他:“师傅你这么急着回,是不是师娘着急啦?呵呵。”

    李睿摇头道:“你师娘还没过门呢。”金蕊惊讶的说:“怎么可能?你又逗我。”李睿苦涩一笑,道:“我拿这个逗你干什么?我刚离婚没多久,新谈了一个对象,但是还没过门,你又哪里来的师娘?”金蕊讪讪地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李睿笑着拍拍她的手臂,道:“这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快回吧,明天又是周一,早点回去多休息一会儿。”金蕊莫名的感动了一小下,重重点头,道:“好,师傅你也回吧,下次我请你。”

    两人就在路边分手,先后拦了出租车回家。

    回到家里,李睿吃了一惊,只见刘丽萍一家四口,从上到下,从老到幼,全在客厅里的沙上坐着,个个愁眉苦脸,老爸李建民正在陪前岳父刘树春说着什么。几人见他回来,都抬头看向他。刘丽英更是站起了身,热切而又尴尬的看着他,道:“你回来啦。”

    李睿一眼就看明白了,刘家全体出动,是找自己求情来啦,想让自己放过刘丽萍,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妹妹、小姨是一条毒蛇、是一只毒蝎,一旦放出来就会蛰咬自己,自己又哪敢放她?就算非要放她不可,也不是现在,不让她在劳教所里吃够了苦头那是别想出来的。

    他冲刘丽英点了下头,又分别对刘树春与冯爱花叫了“叔叔”“阿姨”。虽然已经跟刘家脱离了婚姻关系,但该有的尊重还是要的。对方毕竟是长辈,可不能给他们挑理的机会。

    冯爱花瞪眼看着这位前女婿,也不知道是他身份的变化带来了气质上的改变,还是自己好久没见他有些印象上的模糊,总觉得他跟以前大不一样,言行举止都有派头了,真有几分大领导的气派,不由自主就对他产生了敬畏心理,本来还想一见到他的面就呼喝他两句,现在却没那个胆子了,悻悻的说道:“李睿,丽萍再有不对的地方,也关了一个礼拜了,吃教训也吃够了,你就饶了她吧。”

    李睿面对这二老,原本有些羞愧,再怎么说,刘丽萍也是因自己被送到劳教所里去的,被劳教这种事说起来简单,实则对普通人来说是等同于坐牢的概念,自觉对刘丽萍这样有些过分,却也没办法,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制止她胡闹,但是现在,听冯爱花用这种语气说话,那股子愧疚之心一下子就冲淡了,当下淡淡的说:“冯阿姨,你这话可真奇怪,刘丽萍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什么叫我饶了她?又不是我叫人把她抓起来的。”

    冯爱花见他矢口否认,立时恼羞成怒,叫道:“怎么不是你?就是丽萍屡次三番上你家来胡闹,所以你就找人把她抓了。你现在给市委书记当秘书,在青阳一手遮天,想收拾个人就跟玩一样。你少给我装糊涂了。”李睿平静说道:“这件事从头到尾我一点不知情。你说是我干的,也行,你拿出证据来,要不然就是诽谤。”

    刘树春见李睿上纲上线,吓了一跳,诽谤这种罪过可大可小,可轻可重,要是他翻脸不认人,再找人把冯爱花抓起来送去劳教,自己这一家子还怎么过日子?忙拉了冯爱花一把,咳嗽一声,训斥她道:“别瞎说,小睿会是那种人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丽萍不对,是她咎由自取,关小睿什么事了?你别忘了,咱们是干什么来的。”

    冯爱花闻言也就不敢再说什么,悻悻的低下头去,眼圈已经红了,自言自语的说:“我可怜的丽萍啊,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罪哟,你怎么这么倒霉哟……”

    李睿看着她表演苦情戏,心中冷笑,暗道,就是因为你从小到大宠坏了刘丽萍,没让她吃过苦受过罪,所以才导致她今天的无法无天,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给三人杯子里续了茶水,这才对刘树春解释:“刘丽萍被抓这件事我是真不知道,要不是丽英给我打电话,我还蒙在鼓里呢。听说她偷偷修炼邪恶功法,这是怎么回事?”

    刘树春闻言叹了口气,说:“你还不了解她嘛,她平时有那个时间和心情修炼邪恶功法吗?她自己说,是被人整了,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李睿皱眉道:“上次丽英给我打电话,让我托关系求求人,把她放出来。我也确实找朋友帮忙了,可人家说,劳教判决书已经下来了,想放暂时也放不了,只能等劳教一段日子,风声过去了,再看看能不能给她提前解除劳动教养。”刘树春没想到会闹得这么严重,有些吃惊,脸色越的不好,沉默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