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446章:赶赴省城
    两人闲聊两句,就把电话挂了。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于红伟举目看向窗外的黑夜,心说,小睿啊,不是哥哥不提醒你,实在是提醒不了,不敢啊,这一回老板是真有点生气了,你就自谋多福吧。

    李睿得到回复之后,马上联系市长孙耀祖。电话是他秘书接听的,得知消息后也是第一时间就转告了他。

    孙耀祖听后大喜,心说还是李睿有面子,要是自己亲自出马预约,最终也能约到见面的机会,但那就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去了,他却能够做到当天预约次日即可见面,啧啧……要不说呢,最亲不过一家人,这是颠簸不破的道理啊,欢喜之下,立时吩咐秘书做好赶赴省城的准备。

    第二天,也就是周六,李睿陪老板宋朝阳工作了多半天,两点钟陪同孙耀祖出,赶赴省城吕舟行家里汇报工作。

    临行前,宋朝阳也给李睿布置了一个任务,向吕舟行汇报他有关扶贫大计的工作,看看这位准省长对此是什么态度。

    他同时也考虑到,此番李睿陪孙耀祖去省城汇报工作,与吕舟行约见的时间是傍晚,等汇报完还要吃晚饭,吃完也就**点钟了,晚上未必赶得回来,就告诉李睿,可以明天再回,也不用明天一早就急着往回赶,可以去见见吕青曼,等于是给他放了一天的“探亲假”。

    李睿心里自有一番打算,想着,如果晚上孙耀祖要赶回青阳,自己就坐他的车一起回;如果晚上他不回,自己再休这个“探亲假”。毕竟,此次是第一次陪这个市长出去办公,留给他一个什么样的印象非常重要,可不能让他觉得自己一到省城就撒了欢儿,眼里心里只有女人,而没有正事,那就要被他小看了。

    孙耀祖没有带秘书同去,考虑的是,有李睿这个市委一秘相陪,且正好观察下他这个青阳市第一秘书的能力,也就没必要带自己的秘书了。更何况,此行只是去吕舟行家里汇报工作、拜个码头,也没多少事用得着秘书做,既然如此,还带他瞎折腾干什么?

    孙耀祖乘坐的自然是市委二号车。现在,很多省市已经取消了特权公车车牌号码,换上了不易为人认出的普通牌照。不过青阳市一直在沿用老的公车车牌号码命名规则。

    二号车驶出青阳市,上了高路,一路往省城飞飙而去。

    车里,孙耀祖用拉家常一样的语气随意问道:“小睿啊,什么时候跟吕省长的千金成婚啊?”李睿一直非常非常纳闷,类似孙耀祖这种外人是如何得知自己跟青曼的关系的,又如何知道青曼与吕舟行的父女关系,偏偏这种疑惑又不能问出口,只能含糊的认定,是“蛇有蛇路,鼠有鼠路”,此刻听他问出如此敏感的问题,心头一紧,不敢乱说,只道:“结婚还早,还在相互熟悉了解过程中。”

    孙耀祖看着他坐在平日里自己秘书所坐的位置,心里非常羡慕他的福运,暗想,自己要是在他这个年纪攀上吕家这样的高枝儿,现在的成就何止于一个区区市长?唉,真是人命天定,不服不行啊,假意客气道:“到时候你们大婚,一定要告诉我,我去讨杯喜酒喝哦。”

    以他的身份,说出这种平易近人、自降身价的话来,按理说,李睿理应感激涕零才对,毕竟,不是每个市长都会参加下级领导干部的婚宴的。不过,李睿敏感的猜到,他可能正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来跟吕舟行走得更近,表面上说是参加自己的婚宴,实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却也不能拒绝,笑道:“到时一定请市长大驾光临。”

    扯完这些闲话,孙耀祖闭上眼睛休息了一阵,忽然想到什么,睁开眼来,问道:“小睿啊,去见吕省长,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呢?他平时有什么好恶,你都跟我讲一讲。”李睿仔细想了想,答复道:“据我所知,应该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孙耀祖心想,你是他的未来姑爷,在他面前当然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可是我老孙跟你身份不同啊,我这是见上级领导去了,要是有些细节没考虑到,惹怒了他,还不如不去见他呢,不死心的问道:“你再仔细想一想,我头一次正式拜会吕省长,很想给他留下个好印象啊。”

    他要是知道自己已经在吕舟行那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估计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李睿又想了一阵子,含糊说道:“哦,他喜欢书法,平时喜欢舞文弄墨。”孙耀祖大喜,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说让你仔细想一想,果然就能想到一些细节吧。小睿,这些细节对你来说可能不重要,但是对我来说,可是相当重要啊。你再想一想,拜托你啦,回头我要请你吃饭。”李睿自然不会被这种小恩小惠的伎俩所诱或,又想一阵,道:“实在想不到了,我也没见过他接见下级的场面,也就无从得知他的态度。”

    孙耀祖这才死心,重新闭上了眼睛。

    车到省城靖南,时针已经指向四点。孙耀祖无法静下心来,睁开眼睛,细细思虑面见吕舟行的一切事项,把所有的言行举止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才算踏实下来,看到身前的李睿头上,问道:“小睿,你对你老板开展扶贫运动的计划,有什么看法?”

    李睿心中一动,这老家伙怎么会忽然问起自己这个问题,让自己对老板的所作所为做出评价?这是挑拨离间来了,还是另有心思?说道:“市长,宋书记的工作,我做下属的无论如何不好评价啊。”孙耀祖哈哈一笑,道:“不是让你做出评价,随便谈一谈嘛。看看能不能帮我转变思路。”李睿就说:“那我就随便说说,说得不对的地方,您千万别介意。我觉得宋书记找到的这个切入点还是极好的,城市展,方方面面如同一只木桶,不能只着眼于增加长板的高度,也要增加短板的高度。短板高度上去了,装的水才会多。宋书记这个扶贫大计,正好应对于釜底加薪,是往锅底下加了一把柴火。这件事要是做好了的话,可是丰功伟绩一件,其成绩不亚于我们青阳市在招商引资或是工业展方面取得重大成就。”

    孙耀祖心里暗哼了一声,暗道,不愧是宋朝阳的秘书啊,说话都说得这么狗腿,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可你们也不想想,扶贫哪是那么容易做的?扶来扶去,倒是扶富了一大批扶贫干部与乡镇村干部,真正的贫困户又有几个被扶持起来了?这里面的水太深,你们呀,还是太傻太天真了。

    快到省委大院的时候,李睿给于红伟拨去了电话。于红伟告诉他,正在大院门口等着呢。

    挂掉电话,李睿给孙耀祖汇报了这个情况。孙耀祖听说,吕舟行秘书亲自在外面等着,心里既高兴又郁闷,高兴得是吕舟行真给李睿面子,郁闷的是这并非看在自己的面上。

    二号车赶到省委大院门口,于红伟果然就在那里等着。

    李睿下去跟他相见,两人亲热握手寒暄。孙耀祖不敢拿大,主动下车去跟于红伟说话。

    他下车的时候,正好听到于红伟对李睿说:“……参加颁奖仪式去了,过会儿就回来,我先带你们到家里稍等。”

    听到这话,孙耀祖并没有多想,省长那是什么人物,省里的二号长,绝对的封疆大吏。这样的人,几乎没有周末与节假日,随时都可能突然有事。别说是他了,就算自己,有的时候正在招待客人,却突然来了急事,也只能跟客人说声抱歉,先去处理事务。没办法,当领导就是有这点不好。

    他笑着走过去,主动伸手递给于红伟,道:“这位就是于处长吧,你好,我是青阳市长孙耀祖啊。吕省长既然有急事出去,我们就先在家里等着好了,无妨,无妨的。”于红伟看了这位干瘦市长一眼,心中冷笑,暗道,还无妨,你个老小子,今天有你受的啦,脸上却陪着笑,跟他握手,道:“多谢孙市长体谅,那好,那咱们就进去吧。”说着,怜悯的看了李睿一眼,没说什么,去门口武警那里打招呼去了。

    于红伟把二号车带到大院里的常委家属楼,停在吕舟行家门口的停车位上,亲自引领着两人走到家里客厅中坐下,又亲自给二人沏茶,倒上水以后,看看手表,对两人抱歉的说道:“您二位稍坐,我去接吕省长回来。”说完一笑,转身走了。

    孙耀祖满意的点点头,对李睿说:“于处长不错,很热情。”李睿笑道:“是啊,他是个热心人呢。”

    两人就坐在沙上品茶,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等着于红伟把吕舟行接回来。

    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钟头,眼看都六点半多了,于红伟还是没把吕舟行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