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443章:商办企业
    李玉兰似乎有些胆小,下意识抱住了李睿的手臂。』『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李睿却将左手臂从她怀里抽出来,很自然的绕到她腰肢上,把她搂了过来,右手伸过去,牵起了她的柔荑。

    两人都没说话,屋子里飘荡起一股暖昧的气氛。

    李睿决定先跟她说正事,问道:“你打算如何利用这个废弃粮库?又打算搞什么事业?”李玉兰说:“现在城市里的人们有钱了,生活变好了,对身体健康的要求无形中也就增加了,以前是食不厌精,现在却都喜欢吃粗粮了。像以前,粗粮都没人吃,现在市里的粗粮动辄十数元甚至数十元一斤。”李睿连连点头,道:“小时候是吃大米吃不起,现在好嘛,是吃粗粮吃不起了。”

    李玉兰道:“还有,干果一类越来越受人们的欢迎,比如红枣、栗子、核桃、榛子等等,这些干果在城市里最便宜的也要几十元一斤,可在我们九坡镇山区,几元钱一斤都没人买。每年都有很多外地商贩来我们这里收山货,随便给点钱,这里的老百姓就很愿意卖掉。”李睿道:“是啊,山区物产资源丰富,就盛产这些山货。什么东西都怕多,一多就不值钱了。”

    说到这里,他已经明白了什么,道:“哦,你想开个收购公司,低价从山区百姓手里收购,再运到城市高价售出。”李玉兰摇了摇头,道:“现在当地百姓也都学精了,坐地要价,再这么干已经赚不了几个钱了。我的想法是,粗粮与山货资源在我们九坡镇非常丰富,而这两样又很受城市中人的欢迎,所以我想成立一个杂粮干果加工厂,对粗粮进行简单加工,对干果直接进行包装,这样就能使用这座废弃的粮库,一部分仓库就当做库房使用,另外一部分当做加工厂房使用。再在县里与市里开独家经营的专卖店,不搞分销与加盟,也不走量,主要经营品牌,应该会卖得很不错。没办法,城里人就好这一口儿。”

    李睿赞不绝口,道:“你真有商业头脑,我算服了你了,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李玉兰得意的笑了笑,道:“我是网虫儿,没事就爱在互联网上趴着,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天狗网。有一次在天狗闲逛的时候,正好赶上一期农业食品大促销的活动,就点开页面进去看了看,一看全都是包装精美的粗粮加工品与山货,看得我眼前一亮。我心说,这算个什么呀,我们九坡镇遍地都是这些东西,凭什么他打个包装就能卖几十上百,我们这儿却只卖几元十几元?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大可以直接学习人家的经营方式,不外乎打个牌子,做个漂亮包装呗。弄得档次高点,城里人一看就喜欢,买了可以自己食用,也能当做礼品送人,多好啊。”

    李睿握了握她的小手,道:“玉兰,干吧,我支持你,我给你找老板投资。”李玉兰被他夸赞,非常开心,笑道:“我已经问过了,跟镇里承包这座粮库,每年给镇里三万块就行了。至于修缮库房的投入,也没多少钱,几万块也就打住了。再注册成立一个私营企业,购买一些加工机械,雇佣一些工人,在市县租两个门面,总投资应该不到三十万。当然了,还要有一些本金作为收购原材料的资金,这个钱可多可少,如果担心产品卖不出去的话,那就先少投入一些,几万块也就够了。”

    李睿听她介绍完基本投资情况以后,心念电转,本来还想请高紫萱那个大老板投资呢,可所有投资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多万,再找高紫萱就有点杀鸡用牛刀的味道了,还不够麻烦的呢。何况,从李玉兰最后一句话听得出,她对产品销售有些信心不足,也就是说,存在不赚钱甚至赔本的可能,既然如此,自己可就不好去坑高紫萱了。仔细想了想,反正投资也不多,自己也有那个实力,不如就由自己出这点钱吧。赚了当然更好,赔了也不坑朋友。

    心里是这么想的,他却没有直截了当的告诉李玉兰“这些钱我来出”,而是说:“好,我帮你拉投资,钱方面你不用担心。”李玉兰愁的说道:“可是我不知道,找来了投资,接下来该怎么办?”李睿道:“你不是都想好了嘛,注册成立一个私营企业,修缮这座粮库,再购买加工机械,聘请工人,这就可以开工了呀。”李玉兰道:“可是谁负责这些工作呢?我是不能出面的。”李睿想了想,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帮你找个老板拉投资,再由这个老板派人过来,担任这个企业的经理。你作为企业合伙人之一,不负责生产经营,只负责早期筹备与中后期管理,最后等着分红就行了……”

    两人仔细的商量了一阵,最后决定:由李睿负责联系老板寻求投资,李玉兰以技术形式入股合伙,即,她提供企业经营生产技术,并负责与县镇相关政府部门打交道,还要处理企业在九坡镇当地所遇到的一切不可控事务。李玉兰自然是不能出面入主企业的,找了她父亲作为她的代理人。她父亲不懂经营企业没关系,李睿会请投资的老板派来一个人出任企业的经理负责日常管理。

    表面上是这么说的,可是实际中,李睿又哪里需要去找什么老板拉投资了?他已经决定了,就由自己出这笔钱,算是跟李玉兰一起合作赚点小钱。至于这个企业的经理,他心里已经有了人选,就是老同学杨鹏。杨鹏因为无意间卷入前后两个刑事案件里,麻将馆已经是不能再开了,伤好之后估计也就失业了,正好派他来九坡镇这边负责这个企业,也算是达不忘老朋友,提携他一起进步。

    正事谈完之后,两人就闲聊起来。

    李睿道:“你在青阳参加培训那一个月,正好是我最忙的时候,都没空见你,也没请你吃饭,真是对不住你。”李玉兰讶异的道:“你太见外了吧,咱俩还用说这个?”李睿说:“用是用不着,但我是真心觉得对不起你。”李玉兰道:“你已经很对得起我了,曾经送我给市领导当秘书的机会,我却没有珍惜,是我对不起你才对呢。”听她提起这个,李睿叹道:“我确实想不通,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珍惜?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市领导,你给她做了秘书,前途无量啊。”

    李玉兰叹了口气,说:“也许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吧,你作为我的朋友,当然是想我展得更好,可是作为我自己,这么多年镇村的工作经历,已经把我打磨得没有什么志气了,我也习惯了懒散自由的基层生活,真要是调到市领导身边去,我肯定应付不来。我自己出丑丢脸也就算了,要是再影响领导对你的看法,那可就不值当了……总之吧,我没那个福分,我也对不起你。你……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

    李睿暗想,这就是人各有志吧,笑道:“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瞧不起你?我就是有点恨你,恨你不给面子。”李玉兰撒娇道:“真的呀?我也不是故意的呀,你别恨我了,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听她这一撒娇,李睿耳根子就有点软,身子某个部位也不由自主的有点别扭,凑嘴到她耳畔问道:“你要怎么道歉?”李玉兰被他火烫的口气吹到耳朵眼,身子酸麻慵懒,别提多别扭了,可就在这股别扭里面,又别有几分快活,忍不住就往他身上靠了靠,柔柔的道:“你说吧,只要你能不恨我,让我干啥都行。”

    李睿跟她调笑道:“不让我恨你,我就只能爱你咯?”李玉兰心头如同喝了蜜一样甜,羞答答的不想说话。李睿继续逗她:“你快说,到底是让我恨你,还是让我爱你。”李玉兰嗔道:“当然是爱我了,你不许恨我,什么时候都不许。”李睿得意的笑起来,低声道:“还记得上次在青阳水上公园嘛,咱俩……”李玉兰嗔道:“你还说呢,你再说我就该恨你了,为了抓人,你都不管我,让我自己回党校……”李睿道:“我错了,我对你做出补偿还不行么?”李玉兰抬头看向他,问道:“怎么补偿?”

    李睿不再说话,低头凑嘴吻了过去,黑暗中也看不太清,这一口没能吻在李玉兰嘴上,却将她鼻子亲了个正着。李玉兰扑哧笑出声来,低低地说:“亲哪呢?”李睿还是没说话,嘴巴稍微往下凑了凑,这次正好盖在她软柔丰腴的小嘴上。李玉兰鼻间嘤咛一声,再也无法开口。两人四唇相接,很快就陷入了火烫的激吻之中。

    从这一刻开始,屋子里就再也难以保持安静的氛围,各种稀奇古怪的动静如同变戏法似的,被李睿与李玉兰从异空间变了出来,很快充斥了整个屋子。此时若是有人经过门口,听到这些动静,肯定要吓一跳,还以为是闹鬼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