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407章:有什么阴谋诡计?
    李睿刚要走回去帮她一把,兜里手机忽然响起来。㈧Ω『 ┡ ㈠中文  网Ww W.』8⒈Zw.COM在这一刻,自然是电话最重要,尽管响起的是自己的私人电话。他便暂时没过去,拿出手机来看,一见是姚雪菲打来的,有些讶异,这位美女可是有日子没联系自己了,呃……不对,应该说是,自己有日子没联系她了,要说起来,还真是对不起她呢,毕竟,身边这么多的女人里面,只有她才全身心的彻底属于自己,这么一想,越的羞愧,忙接听了,柔声道:“雪菲……”

    姚雪菲声音比较严肃,道:“老公,那个女人有点邪门,你千万不要过去,也不要碰他。我就在你身后四号楼与五号楼中间的草坪边上,正看着你呢。我早就过来了,想见见你,把车停在了你们小区南门,步行走进来,就躲在你家所在的五号楼与南边这栋四号楼的中间草坪边上,正好能望见西门进人。我想的是,等你下班回来就叫住你,可就在刚才,有辆别克商务车停在小区门口,那个女人从车里下来,走进小区后,躲在了那个门卫室的后面,鬼鬼祟祟的打电话,非常可疑。而等你走进小区的时候,她就从门卫室后面走出来,蹲在了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她叫住你干吗?又跟你说什么了?”

    李睿大吃一惊,不敢相信的回头望了望,虽然看不到姚雪菲的身影,却感到她就在某个角落里望着自己,再回头看向地上蹲着的那个女子,伊人正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一时间有些晕乎,左右为难,根本不知道应该相信谁的好。

    姚雪菲问道:“你告诉我啊,她叫住你干什么?”李睿用手捂住手机话筒,低声道:“她说脚崴了,让我扶她起来。”姚雪菲叫道:“胡说,她刚才在门卫室后面走来走去,走得可溜了,怎么会突然崴了脚?我是觉得她有点邪门,不然为什么见到你走进来她才跳出来崴脚?”李睿闻言也是大起疑心,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姚雪菲说:“老公你听我的,躲她远远的,不要理她,谁知道她有什么阴谋诡计?”李睿沉吟了下,低声道:“我倒是可以躲开她,可万一她真有什么诡计要对付我的话,我躲得开这一次,躲不开下一次啊。”

    姚雪菲说:“那你想怎么办?你不会想要反过来试探她吧?你可千万不要冲动,说不定你过去一扶她,她就会跳起来说你强暴他。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又有什么仇人要对付你?”李睿吓了一跳,道:“哪有那么恐怖?”姚雪菲说:“不可不防啊老公。今天也就是我赶过来找你,凑巧看到了这一幕,要不然,你已经中招了。”李睿抬头看了看小区深处对准小区门口的监控摄像头,正好将西门这条通道捕捉在监控镜头内,道:“放心吧,有监控录像可以给我作证。我还是过去试试她,看她到底有什么想法。”姚雪菲叹道:“你怎么不听话呢?你不要自讨苦吃啊。”李睿道:“等着我,我这就回来陪你。”

    他挂掉电话,把手机放到兜里,回到阿丽身边,蹲下了身,将她扶了起来。

    并没有生姚雪菲幻想的那一幕--李睿刚一碰她,她就扑到他怀里说他强暴。

    阿丽站直身子后,仔细打量李睿的容貌衣装,暗自喜欢,道:“先生,谢谢你,你真是好人。”李睿微微一笑,道:“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吩咐?”阿丽说:“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不可以把我扶到路边,我打车回家?”李睿说:“听你口音不像是我们青阳人啊。”说着扶着她往外走去。阿丽做出一瘸一拐的模样,道:“对,我是南康人。”李睿问道:“南康?山南省最南边的地级市?那你怎么跑到青阳来了?”阿丽笑道:“讨生活呗。”

    扶着她往外走的过程中,李睿留意到,她身上一个包都没有,只是手里捏着一个手机,现实生活中,如非居住在目前的小区,没有哪个女人会这么干的,试探着问道:“你来我们小区是到朋友家串门?”阿丽连连点头,道:“对,对,到朋友家串门。”李睿笑道:“你朋友哪个楼的,没准我认识呢?”阿丽胡乱往身后一指,道:“那个楼。”李睿停下来,顺她手指方向看去,见她指的正是自家所在五号楼,暗暗好笑,心说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问道:“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阿丽敏感的觉察到了不对,看他一眼,见他似笑非笑的,哪敢再说什么,叫道:“哎哟,又疼起来啦,我要赶紧去医院。”李睿问道:“你是要打车吗?”阿丽说:“是啊。”李睿说:“可你好像没带钱包啊,你怎么打车呢?”阿丽道:“呃……我……我打电话叫朋友来,让朋友给我送钱。”

    此时,李睿已经扶着她走到了小区外面,假作随意的四下里望了一眼,道:“出租车可真不多,你打电话吧,我帮你拦车。”眼睛却已经望见,在路南几十米的路边,停着一辆别克商务车。也幸亏它停在一个烧烤摊的旁边,烧烤摊灯光通明,照亮了它的别克大标,要不然还真是认不出来。

    李睿心下一沉,暗道不妙,姚雪菲所说的都是真的,这个女人果然来历鬼祟,而且看样子她还有同伙,这是要搞哪一出呢?针对自己?那也要有个理由吧。就好像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样,也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大晚上不睡觉过来针对自己?这是什么时候得罪了小人呢?

    李睿假意要给阿丽拦出租车,阿丽陪笑道:“先生你真热心,不过不用麻烦你,你回去吧,我等朋友来了再打车好了。谢谢你照顾,希望以后能再见面。”李睿道:“哦,那就算了……哎哟,真有点饿了,我去买几串烤羊肉吃。”说完对她一笑,侧身往那个烧烤摊走去。

    别克商务车内,司机三胖紧张起来,道:“老板,他……他他怎么冲咱们来了?”老板将身子隐在第二排座的阴暗中,瞪视着李睿溜溜达达的走来,骂道:“特么的,阿丽在搞什么?”三胖说:“干脆开走得了,不要被他现咱们。”老板说:“不要急,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已经现我们了,等等再说。”

    李睿来到烧烤摊前,要了十串羊肉串,又大模大样的伸了几个懒腰,余光却已经偷偷观察了那辆别克商务车的车牌号,一看是省城牌照,心中越犹疑不定,暗地寻思:“难道这伙人来自于省城?可我也没在省城得罪什么人啊?就得罪过高冬冬,不过也已经和解了啊,这伙人又是谁派来的?”

    他心中非常纳闷,脸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认认真真看着烤架前的小伙儿施展烧烤绝活儿,有心找关维伟帮忙,让他带几个交警过来拦下这辆车查个清楚,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对方是针对自己来的,既怕打草惊蛇,又怕弄巧成拙,便索性假作不知内情,静观其变。

    他就一直站在别克商务车的旁边,等着烤串出炉。

    这样过了几分钟,车里的老板心里也没底了,低声道:“开走!”说完又拿出手机给阿丽打电话:“你往北走,我们在下一个十字路口等着你。”

    别克车驶去的时候,李睿依然是瞧都没瞧它一眼,但余光已经将一切捕捉在眼底,等车开走之后这才望向北边,却现刚才还站在小区门口那个“崴脚”的性咸女人已经往北走去,心中一动,对烧烤小伙儿道:“等我下,我去去就来。”

    这烧烤小伙儿其实就是烧烤摊的老板,年纪比李睿要小几岁,但已经有两个孩子,目前在李睿所在的小区租房住,两人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算熟悉。因此,即便李睿没有预先交钱,他也放他走人。

    李睿提着公文包,甩开大步,沿着人行便道往北追了过去,距离那个女人越来越近,最后跟她保持三十米左右的距离,辍行于后。那个阿丽长腿迈开,步伐极快,也没想到会有人追上来,因此始终没有现他在跟梢。

    从李睿家小区西门所在的位置往北,两百米不到就有一个十字路口。

    李睿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走到十字路口,上了早就停在那的那辆深蓝色别克商务车,看到这一幕,瞳孔收缩了下,很快又放大,唯恐被车里的人现自己在跟踪那个女人,忙闪身躲在了身边的市北区房管局门口的宣传栏后面,视线里,那辆别克车右拐后往东驶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视野中。

    他闷闷的往回走去,脑袋里不停的思虑,到底是谁在针对自己呢?又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只派一个美丽女子来试探自己?这里面又有什么阴谋?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差点就要直接转进去见姚雪菲,可眼睛望到前面的那个烧烤摊,这才想起自己还有十串羊肉没付账呢,就走过去付了帐,拎着十串烤羊肉走回了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