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381章:不能不谨慎
    简单聊了这两句,宋朝阳就开始闭目养神。㈧㈠『中Δ『文『网WwㄟW.ㄟ8⒈Zw.COM李睿驾驶一号车在高上定巡航,保持一百一十九千米每小时的高度,一号车就风驰电掣一般赶赴省城。进入省城市区后,宋朝阳就睁开了眼睛,望着外面的城市夜景出神,忽然想到什么,脸上现出笑意,问道:“今晚上你还去青曼那里吗?”

    事实上,李睿上次在宋朝阳与孙淑琴知情的前提下,跑到吕青曼那里过夜,事后就后悔了,甭管两人再怎么恩爱,可到底还未成婚,才认识几个月就匆匆住到一起,就算说出大天来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自己因此丢脸被人取笑还是小事,就怕还会连累到青曼头上,影响她的清誉,也会害她被人耻笑。

    当然了,要说起现代社会的风气来,男女未婚同居已经不叫个事儿,但问题的重点在于,青曼不是普通女子,她父亲是山南省的常务副省长,省城上下不知道有多少居心叵测的人盯着他们父女,期盼他们父女出点什么丑事绯闻。很有可能,就有人以自己跟青曼未婚同居的事情拿出来当做生化武器在官场与政治上面攻击吕舟行,就算伤害不了他的筋骨,让他丢人现眼也是好的嘛。

    这一点可不得不防。自己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子,不仅要为青曼的名誉着想,也要考虑吕舟行的名声。

    想到这里,他摇头道:“不去了,在结婚之前,再也不去她那过夜了。我今晚就在您家住吧。”宋朝阳本来想的是,如果他今晚还想去吕青曼那里过夜,自己就劝阻他一下,现在见他自己主动提出不去,又是欣慰又是惊讶,心想,这青年男女都是感情丰富、体力充沛、容易冲动,如同烈火干柴,碰面就烧到一块去了,哪能分开?何况他与青曼两地分守,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见上一面,应该只要有机会就腻在一块啊,他怎么反倒甘愿舍弃眼前这大好的机会?饶有兴趣的问道:“哦?跟青曼吵架了?”

    李睿笑着摇头,道:“没有。我是怕影响青曼的清誉,也担心给吕省长带去不好的影响。其实上一次我去她家,是高国泰的丫头跟她一个房间住的。”宋朝阳倒没理会他后面那句解释,点了点头,道:“你能这样想是再好不过。我相信,吕省长如果知道你的用心,一定会很欣慰的。”

    赶到宋家后,孙淑琴已经在家里等着了。宋朝阳当着李睿的面检视了一下她的脚腕扭伤之处,那里已经白白腻腻,没有任何大碍了。

    李睿把买来的膏药送给孙淑琴,道:“孙老师,这几贴膏药送的有点迟了。不过你可以好好收着,以后再有扭伤就直接贴上。”孙淑琴见他也惦记着自己的脚伤,心里有些感动,却觉得他的话有些不顺耳,嗔道:“好你个小睿,你这是咒我继续崴脚吗?呵呵。”李睿知道她在跟自己开玩笑,笑着摆手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我恨不得孙老师你天天平安健康,是我不会说话,呵呵,你可别介意。这些膏药就当日常用药备着就是了,希望永远用不到它们。”

    宋朝阳也笑了下,说:“淑琴,给小睿安排个房间住。”孙淑琴有些讶异,看着李睿问:“你不去青曼那吗?”

    李睿心中暗叫郁闷,好嘛,自己只不过当着她的面去青曼家里住过一次,而且也没生任何暖昧事,这位大姐就已经觉得自己跟青曼一起住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了,在她心里边,自己一定已经跟青曼生关系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讪笑道:“不去。”

    孙淑琴纳闷的说:“干吗不去?跟她吵架了?”李睿苦笑道:“孙老师,怪不得你跟宋书记是两口子,你们俩真是心有灵犀啊,问的问题都一模一样。”

    宋朝阳笑道:“淑琴,你就少问两句吧,快去给小睿拾掇间屋子出来。”

    孙淑琴疑惑的看了李睿几眼,没有再问,上楼上收拾房间去了,收拾好了之后,就喊他上去,道:“你就住这间吧。”李睿随意打量了下,见席梦思上有枕头有被子,就点头道:“好,麻烦孙老师了。”孙淑琴道:“跟我还客气什么?”说完一笑,小声问道:“快告诉我,为什么不去青曼那儿了?”李睿苦笑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去她那住?”孙淑琴笑道:“谁叫你们是两口子?”李睿道:“哪儿啊,连订婚都没呢。”孙淑琴暖昧的说:“早晚的事儿。你有日子没跟她见面了吧,她肯定早想你了。”

    李睿唯有一直苦笑,也不多解释,道:“你再给我找套洗漱用具吧,我洗漱一下就睡觉了。”孙淑琴说:“早准备好了,洗手间里那套蓝色的牙缸子牙刷子就是你的,挂着的那条深红色毛巾也是你的,都是新买的。”李睿说:“准备的真周到啊,呵呵,谢谢你。”

    两人闲聊几句,孙淑琴就往楼下去了。李睿去洗手间洗漱一番,也没洗澡,回到屋里关上门,就准备睡觉。

    当然了,睡觉之前,还是要先给吕青曼打个电话的。

    听说他已经赶到省城,而且晚上时间自由,却不过来陪自己,吕青曼起了小脾气:“你怎么想的啊?你为什么不过来呀?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李睿解释道:“我的乖老婆,我就是因为爱你才不能去的啊……”说着把自己的顾虑解释了一番。吕青曼听他说得很有道理,几乎无法辩驳,可就是想看到他,撒娇道:“你偷偷的过来,谁会知道呢?”李睿笑道:“老婆,这种事没有偷偷摸与光明正大之分,只要我去你那过夜了,就肯定会被人知道。你忘了吗,之前,咱俩在外面逛街,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高冬冬现的,他就找上门来了。你想一想,还有多少像高冬冬这样的人盯着你、盯着吕叔叔呢?我不能不谨慎一些。”

    吕青曼悻悻的说:“哪有那么多人盯着我,他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李睿说:“明天早上我就过去陪你了,乖,今晚先好好休息。”吕青曼嗔道:“你就过来嘛。”李睿笑道:“我要是过去了,你今晚上还想睡觉吗?”吕青曼知道他什么意思,故意装糊涂,问道:“为什么不能睡觉了?”李睿说:“因为我不让你睡啊。”吕青曼羞答答的问道:“为什么不让我睡?我碍着你了么?”李睿低声道:“因为我一看到你就会情不自禁,就想把你抱在怀里亲热。一亲热起来就没完没了,怎么都没够,你也就别睡觉了。”

    吕青曼听了他的话,有些期待,低低地说:“那就不睡了呗。”李睿如何听不出她这是在表态,心中大喜,却苦笑道:“我的宝贝哦,反正晚上我是不会过去了。我已经跟宋书记与孙老师说了,不去你那住,孙老师都给我拾掇出房间来了,我现在又反悔,那像什么话,还不得被他们笑话?也会笑话你呢。”吕青曼奇道:“笑话我干什么?”李睿说:“未婚同居,你觉得很好听吗?”吕青曼愤愤地说:“反正你今晚上就是不过来了对吧?”李睿道:“嗯,不过去了,明天我给你负荆请罪。”吕青曼恼羞成怒,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虽然眼看着她了脾气,李睿却一点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因为由此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的感情,她这是真的想念自己了,可惜啊,自己是真不方便过去陪她,只能等明天早上过去赔罪。

    他熄灯后躺在席梦思上,暂时还睡不着,就思索黑窑沟煤矿那件大案。九点半的时候,远在北京的庄海霞给他来短信:“方便吗,给你打个电话。”

    李睿估计她是要问案子的进展,就信手给她拨了回去,将今天的所获都跟她说了,又说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最后问道:“庄记者,你见多识广,你给参详参详,不是因为矿难,却仍要杀人灭口来掩护省里的两位大领导,这里面还存在什么样的可能?”庄海霞自嘲笑道:“我见多识广?你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来了吧?我真要是见多识广,还会被黑窑沟煤矿的黑恶保安抓到?”李睿说:“就算不是见多识广也没关系,你冰雪聪明,帮我想一想。”

    庄海霞被他夸了很高兴,笑着说:“这还用想吗?人活这一辈子,折腾来折腾去,不就是为了钱?你没听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吗?你说的那两位省里大领导,肯定跟李强伟孟三金两人有利益上的瓜葛啊,而且这利益很深,深到两人一旦被抖落出来,就会受到极其严厉的处罚,有可能是直接挨枪子,最差也是无期徒刑。不管怎么说吧,一旦被处罚,两人的官位与官途,还有现在的一切,会全部失去。为了这些肉眼可见的利益,他们是可以兔子急了咬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