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337章:你说他不简单?
    等那小伙子给自己二人倒上茶出去后,纪飞这才开口:“老郑,咱们也是老交情了,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黑皮这回干得忒不地道,把我那位小兄弟砍伤住院了不说,竟然还跟他索要一百万的赔偿。你说他小弟被人捅死了,关我那小兄弟什么事?他这也太不讲道义了吧?天底下哪有那么干的呢?”郑老瘸子抽了口烟,吐出一大口烟雾,眼皮抬起,懒洋洋的看了李睿一眼,道:“这就是你那小兄弟吗?”纪飞说:“这不是,这是我老弟,让黑皮砍了的那个小兄弟是我这位老弟的同学。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哪能站得起来?”

    郑老瘸子根本不理会纪飞的话,却对李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用烟袋杆子指了指他,道:“你这位老弟不简单,是干什么的?”纪飞呵呵一笑,道:“哦,你说他不简单?他怎么不简单了?”

    李睿也很好奇,定定的看着他。

    郑老瘸子淡淡地说:“能在我郑老瘸子面前保持本色的,整个青阳市也没几个人。你说他能是简单人物吗?”纪飞哈哈笑道:“老郑,我要不说佩服你呢,你这眼力可真是厉害。你没说错,我这位老弟可不是普通人。”郑老瘸子问道:“难道是你们市局的新领导?这么年轻的市局领导倒是少见。”纪飞笑了笑,道:“我们市局在你眼里是了不起,可在我这位老弟眼里也不算啥。庙小养不了大菩萨哦。”

    李睿自得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郑老瘸子却也没再多问什么,对纪飞道:“你找我来说理,我就给你摆摆理,免得你说我们仗势欺人。人是不是去他麻将馆里玩的?他有没有责任维护客人的安全?人在他馆子里被干掉了,他当老板的有没有责任?”

    这三个问题抛出来,纪飞深感愁,看了李睿一眼,见他也有些为难。

    纪飞说:“是,他是有责任维护客人的安全,可这要看是什么样的安全。如果说,是因为他麻将馆本身的问题产生了危险,伤害了里面的客人,他作为老板,自然负有主要责任。可是,如果是客人之间争吵斗殴产生的安全问题,跟他这个老板又有什么干系了?当然了,真要是打起来了,他当老板的肯定会上去劝架。可问题是,生冲突那两人给他拉架的机会了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几秒钟的事情而已,人就死了,他想拦都拦不住。这关他的事情吗?”

    李睿听纪飞做出这番辩解,才算松了口气,也同时明白过来,郑老瘸子玩了个偷换概念,用“维护客人安全”的大帽子遮掩住了死者咎由自取的斗殴本质,险些被他骗过,这才知道这个黑老大狡猾得很,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郑老瘸子道:“怎么没关系?人在他的馆子里被干掉了,你敢说一点关系都没有?”纪飞反问道:“好,那我问你,如果有客人在你这儿吃饭,在包间里打起来了,有人被杀,你完全不知情,却让你这个老板负主要责任,你愿意吗?”

    李睿听得暗暗赞叹,心说多亏请了这位老哥出面,要不然还真是不好对付这个老瘸子。

    有的时候,战争是没有硝烟的。

    纪飞见郑老瘸子无言以对,又道:“你再看一看,最近几十年,有多少命案是生在高档酒店、中档宾馆里面的,难道死者家属都要追究那些酒店宾馆的责任吗?事实上,一件这样的事情都没有生过。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郑老瘸子,连带他黑皮,你们真要是有本事的话,你们真要是人物的话,就把那个凶手找出来,一切找他算账,欺负人家一个开麻将馆的小老板干什么?还一张嘴就要一百万,你们也忒不把钱当钱看了吧。现在这年景,出了车祸,保险公司赔命也才三四十万啊。”

    郑老瘸子皱眉问道:“你们刑警队还没找到什么线索吗?”纪飞说:“这件案子是市北区公安分局在负责,你问不着我。”郑老瘸子沉思了片刻,道:“黑皮要一百万的事情,我根本不知情,他小子是狠了点。”纪飞说:“他岂止是狠了点?他狠大了!他不仅要钱,还把我那小兄弟砍的住了院。”郑老瘸子不说话。纪飞道:“也不是我说你,你是该管教管教下边这些人了。你可别以为,你一心一意的做生意赚钱,以后就可以安享晚年了。真要是你下边的人出了事,你照样跑不了。”

    郑老瘸子说:“好,纪局长,我今天卖你一个面子,回头找黑皮说说这件事。”

    李睿听他说得理直气壮,好像真卖了纪飞多大的面子似的,忍不住气往上撞,心说纪老哥为官,你为匪,肯跟你坐在一起就是给你脸了,你特么的竟然给脸不要脸,还弄得好像这件事你们吃了多大的亏似的,惹急了老子,改天跟老板好好说道说道你们这些人的恶行,非得将你们一网打尽不可。

    纪飞说:“你不要回头了,黑皮明天还要去医院骚扰我那小兄弟,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不要去。他真要去了,警方出面,他可就不好过了。”郑老瘸子听他软语威胁,脸色一沉,道:“这件事我自有主张。”纪飞叹了口气,道:“反正我把该说的都给你说清楚了,你们要认清形势。这已经不是前些年了,更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郑老瘸子听了这话,脸上刀疤抖动起来,瞥眼见李睿看着自己,问道:“被黑皮砍了的是你同学?”

    李睿不卑不亢的说:“郑总有什么见教?”郑老瘸子说:“你叫什么?”李睿说:“李睿。”郑老瘸子又问:“你是干什么的?”李睿说:“公务员。”郑老瘸子撇着嘴角,鄙夷的冷笑两声,道:“你这个人不耿直!我特么还不知道你是公务员?”李睿也冷笑道:“好,既然你想问清楚,那我就不怕告诉你,我在市委办公厅工作,目前是秘书处的干部。”郑老瘸子骂道:“特么的,原来是个小秘书,在我面前装什么大葱?”

    纪飞道:“李老弟可不是一般的秘书。”郑老瘸子嘲笑道:“那是二般的?”纪飞脸色一整,道:“我实话告诉你,李老弟是市委书记的秘书。你要好好考虑一下。”郑老瘸子愣住了,半响笑道:“特么的,我就说他不是简单人物,果然是有来头滴。”又道:“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区长,想不到还能认识市委书记身边的人,哈哈。”

    李睿淡淡的笑道:“市委书记身边的人也不是三头六臂,也是普通人一个,朋友出了事情也要来求郑总您。”郑老瘸子大手猛地拍在席面上,指着他道:“你小子倒是有趣,竟然这样拍我马屁,哈哈,哈哈哈。”

    纪飞见李睿不出言则已,一旦出言,竟是如此精妙,逗得郑老瘸子哈哈大笑,心中暗赞,果然不愧是伺候市委书记的,这话说得就是好听。

    郑老瘸子对纪飞道:“你这位李老弟很有意思,这样吧,让他晚上跟我喝几杯,这件事我给他摆平。”

    纪飞不敢给李睿做主,闻言看向他。李睿虽然晚上已经被李明约了,可到底是杨鹏这件事着急,便道:“能跟郑总喝酒,是我的荣幸。”

    郑老瘸子见他答应下来,点了点头,一手撑着桌面站起身。他这一站起来,身体就摆出了一个倾斜的角度,大概是右腿有点短,所以右肩沉了下去。

    他道:“纪局长也留下来,我去吩咐厨房安排几个菜。”

    等他出去后,纪飞惊喜不已的说:“老弟,还是你面子大。我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了,他可从来没请我吃过饭。”李睿好笑之极,心说你是警察,他是黑恶分子,你们是天生的死对头,他就算把全天下的人都请遍了,又怎么会请你?嘴上却笑道:“什么我面子大,还是老哥你面子大。没有你带我来,我想跟他谈判都找不到人呢。”这话哄得纪飞很高兴,道:“今天小佳一回家就跟我说了面试的事情,说要不是你提醒点拨她,她今天可就搞砸了。老弟,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过会儿我好好敬你几杯。”李睿想到外面等着的罗娜娜,微皱眉头,道:“我在外面还有个朋友等着,我出去招呼她一下。”纪飞说:“要不是外人,就也叫进来吧。”

    李睿出来跟罗娜娜说话的时候,刚刚五点出头,这个时间比较尴尬,距离晚宴还有一个小时,等着吧,还要等一阵,会很不爽;不等吧,已经来了,要走就不合适了。不过罗娜娜对此倒是安之若素,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李睿说:“罗姐,我有点急事,晚上可能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不过,我会把你介绍给我干哥他们认识,让他们陪你。”罗娜娜微微一笑,道:“我不用谁陪的,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