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87章:投鼠忌器
    纪飞将最新情况跟刘希平一说,把他吓得打了个寒战。Ω㈧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

    国家部委领导,那可是省部级干部,等于是国家大员了,真要是得罪了这样的大人物,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想都不用想。

    纪飞道:“刘县长,情况到底有多严重,也不用我说废话了。咱们商量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吧?”

    刘希平却全没听到他的话,表情呆滞,心里正在想,最近几年,可是有不少官员领导的子孙惹出了大祸,中原某省某市某区一个公安局长的公子在校园里开车撞死了人,京城某个将军的公子跟小伙伴一起轮流跟某个女子生了性关系,一时间成为民间网络争议的焦点,可就算两位公子犯错在先,他们那身为领导官员的父母还不是一力给他们说好话、营救他们?一批与他们同等阶级的砖家叫兽也都站出来为他们摇旗呐喊。这还是那些纨绔公子害人在先,如果是他们反被伤害了,那将会招致他们父母何等猛烈疯狂的报复?这恐怕用脚趾头想想也都能想得出啊。如果姓庄的女记者真在自己辖区内出了事,她那省部级领导的外公迁怒过来,捻死自己不就跟捻死只虱子似的?自己头上的官帽子被摘了去还是小事,就怕连命都难以保存啊。

    纪飞见他出神,叫道:“刘县长?刘县长?”

    “啊……”,刘希平惊呼一声,从遐想中回过神来,道:“不行,不行,这件事关乎重大,我必须马上跟我们书记汇报一下,请他为此事做主。”说完拿出了手机。

    李睿忍不住暗暗好笑,看来,这位刘希平相比市长孙耀祖,还是差得远啊,孙耀祖接到这只烫手山芋的第一时间内,就通知了秘书长与自己老板,又申请召开市委常委会,把这个大大的黑锅平摊到了所有常委头上,他自己成功脱困,虽然还有可能因此受难,却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法还不责众呢。眼前这位县长却是傻得可爱,一开始就全权负责这件事,直到现在才想到请县委书记过来主持此事,可他不觉得现在去请已经晚了吗?那个县委书记稍微有点小聪明,听到失踪记者之一是皇亲国戚的时候,也不会搀和进来,多半会远远的躲开吧。

    果然,刘希平打过电话之后,脸色有些悻悻的,见李睿一直瞧着自己,便道:“我们书记正在接待一批港商,脱不开身啊。”

    李睿心中冷笑,他要是抽得出身才算怪了呢。

    纪飞也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也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道:“事到如今,不要指望你们县委书记了,指望他也没多少用处,还是要靠咱们自己群策群力。刘县长,你马上派人把庄海霞的身份知会给你们当地领导,同时通知煤矿方面的负责人,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记者万万伤害不得。我想,这两个人,不是被你们政府的有关部门抓了,就是被煤矿方面抓了,他们只是不承认而已。你告诉他们这件事,也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伤害两人。”

    刘希平吃惊地说:“什么?你说被我们政府的有关部门抓了?你……你有什么证据?”纪飞道:“好吧,我看你是个实在人,也就不瞒你了。两个记者为什么不远千里从京城跑到你们县里来,还不就是为了调查当年那个矿难事故?如果说,他们两人掌握的情况是假的,是网民虚构造谣的,那他们就不会被抓。他们之所以被抓,反而证明那个矿难的网帖是真实的。也就是说,煤矿老板隐瞒矿难死亡人数,并向你们县里有关监管部门行贿,众人联手,把那次矿难事故给压下去了。现在,两个记者过来调查此事,要揭开那次事故的盖子,你说最着急最害怕的会是什么人?”

    刘希平怔了下,道:“一个是煤矿方面,一个就是……如果你说的全是真的话,就是收受贿赂的有关监管部门。”纪飞淡淡的说:“所以,我那么说有问题吗?”刘希平呆呆的说:“有关监管部门不就是安监局?再就是当地派出所甚至可能是县公安局?他们……他们敢出手抓人吗?”纪飞说:“生了那么大的矿难事件,村里镇里肯定也都是知情的,不排除镇政府部门也会出手。”刘希平道:“好,我马上叫办公室主任挨个打电话通知。”纪飞道:“昨天晚上你那两个正副安监局长,是如何推诿你的,你现在是不是能明白点什么?”刘希平怒道:“太可恶了,原来他们跟煤矿是一伙儿的。”纪飞摇头道:“没有证据,还是不敢乱说。只是,刘县长啊,以后有些事有些话就不要当着他们的面说了。”

    趁着刘希平找办公室主任副主任的时候,李睿也给宋朝阳打去了电话,汇报庄海霞的身份问题。

    宋朝阳听后也有点上火,问道:“现场搜找还是没有什么现吗?”李睿说:“暂时没有,纪局长已经派人在两名记者居住的房间里寻找指纹,希望能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宋朝阳说:“要不要市里派出支援?”李睿说:“暂时不用吧,这里情况有些复杂,真是应了您那句话,敌我不明,人多了估计也没用。”宋朝阳叹道:“唉……这样吧,今天白天你们再全力搜找一天,如果还是没有什么现,我叫民生过去一趟。”

    李睿心想,就算秘书长过来了,怕也束手无策呢。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前去煤矿宾馆两个失踪记者房间内搜找指纹的市局干警传来消息,在庄海霞房间内门把手下边门上,现了半枚与房间内庄海霞所留指纹不同的指纹,已经采集下来,准备在公安系统内部犯罪分子身份信息库里查找比对这枚指纹的来源,希望可以找到些什么。

    李睿听到这消息以后精神很振奋,问道:“纪局长,能找到的概率有多大?”纪飞皱眉道:“很难说。你知道,咱们只找到了半枚指纹,这个很难充分反映出指纹特点来。再说了,谁能保证,去两个记者房间内取包的人就一定犯过罪、录入过指纹信息呢?不怕你失望,我可以说,这半枚指纹现的意义不大。”李睿一听就蔫了。

    旁边的沈元珠忍不住牢骚道:“你说这俩记者也真是的,在北京那种花花世界老实呆着多舒服啊,干吗要跑到咱们这山沟沟里调查这么危险的事故?这要是出了事,还要连累咱们市里,真可恶。”

    纪飞苦笑道:“沈主任,这时候就不要说这种话啦。”

    李睿深思半响,道:“纪局长,我在指挥部里呆着也没什么事,想出去走走,也顺便看看黑窑沟村的状况,说不定,能有什么现呢。”纪飞点点头,看着沈元珠道:“沈主任,你陪着李处长一起去吧。”

    沈元珠道:“那是当然,呵呵,局长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了,跟李处长寸步不离,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李睿哭笑不得,道:“怎么说得我好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样呢?”

    纪飞跟沈元珠同时说道:“你不就是一个书生?”

    三人对视笑起来。

    李睿便在沈元珠的陪同下,往村里转起来。临行前怕沈元珠的警服碍事,特意让她脱了下去。

    黑窑沟村实在很大,南北东西各有三五条街道,跟一座小型县城也差不多。两人徒步而行,想要转遍整个村落,估计要一两个钟头。

    在路上走的时候,李睿注意到,电线杆上已经贴了悬赏启事,上面贴了两个记者的工作照,想不到,那个叫庄海霞的女记者竟然是个美人。启事下面说明了失踪情况,最后一句是“如有知其下落者,重赏两万元!”

    逛完了几条主要街道,两人就来到了黑窑沟煤矿高大的围墙外。

    李睿说:“沈主任,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我想绕着煤矿走一圈。”沈元珠道:“我不累,我陪你。你绕着走一圈干什么?”李睿说:“我想着把自己代入两个记者的身份,看看自己在他们的情况下,会做出什么举动。”沈元珠笑道:“你还真要往侦探方面展啦?以后咱俩要做同事吗?”李睿笑道:“有你这么好的同事,我可是求之不得。”沈元珠道:“不对,我说错了,我可跟你做不了同事。你真来公安局的话,可是我的领导呢,呵呵。”

    两人说笑几句,李睿便绕着煤矿外墙转起来。

    这座大型煤矿占据了十几座山头,方圆十数平方公里,外边用三米多高的围墙圈住,上面还有四层密密麻麻的电网,乍一看,如同监狱也似。可实际上,煤矿与监狱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不说别的,从煤矿外面路上那厚厚的黑色泥土就能看出几分端倪。围墙外面参天的白杨树也都黑了叶子,昂头望去,叶子绿油油黑糊糊的,在阳光的照射下很有几分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