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84上:举步维艰
    纪飞问道:“放炮还要多久?”安监局长陪笑道:“很快的,很快的。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纪飞皱眉问:“很快是多快?”安监局长讪笑道:“应该没多久吧。”

    纪飞问了两句都没问出想要的信息来,有些生气,对刘希平道:“刘县长,时不我待啊。两位记者真要是在隰县出了什么岔子,这责任恐怕谁也负担不起。”

    刘希平也知道这件事的紧迫性与重要性,对他点点头,对安监局长道:“都什么时候了,他黑窑沟煤矿还在正常生产?这本身就是一种对央视记者极不负责的行为。海局长,我命令你,马上跟煤矿方面沟通,让他们立即停止生产工作,全部投入到寻找央视记者的行动当中去。找遍煤矿山区的所有角落,也要先把两名记者找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要是不配合,那么出了问题就对不起了,由他一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安监局长忙点头道:“好,是,是,县长,我要向您检讨,是我责任心不够,大局观不强,我马上就做出部署。”说完拿出手机打电话。

    纪飞拉着李睿走到一旁,低声道:“李处长,我看煤矿似乎有问题啊,我想亲自过去看一看,你要不要一起去?”李睿想了想,说:“偌大个煤矿,藏起两个记者肯定不是问题。但是,我怕咱们逼得太过,对方很可能反而不敢将两个记者交出来,或是转移二人来逃避咱们的搜查,或是直接杀害,那就糟糕了。”纪飞说:“你考虑得也有道理,那怎么办?武警官兵都开到矿山门口了,煤矿肯定是要全面搜找的,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啊。”

    李睿道:“好吧,那咱们就过去看一看,会会煤矿的负责人。”

    于是,纪飞、李睿与沈元珠三人一起,由司机驾车,往煤矿驶去。刘希平见市里来的这些人把目标对准了煤矿所在,心里也是不踏实,叫上随从也跟了去。

    十来分钟后,两拨人已经来到煤矿大门口,见栅栏门紧闭,上百的武警官兵与县公安局部分民警被拦在外面,门内则是厂里的十数个保安谨守门户,两相对峙,场面很有些诡异。

    刘希平下车后走进人群,对门口的安监局副局长怒道:“干什么还不进去?不是让他们停产了吗?难道还在放炮?”那个副局长愁眉苦脸地说:“门口这些保安都说还没接到领导命令啊,为了安全起见,不能放人进去。”刘希平沉着脸说:“他们倒是好心啊。哦,为咱们的安全着想,既然他们矿上的工人们都不怕死,咱们还怕什么?告诉他们,再不开门,后果自负。”那副局长惊讶地说:“县长,您不会是想强行冲进去吧?”刘希平斥道:“少废话,快去让他们开门。”那副局长苦着脸说:“这样不大好吧。”刘希平大怒,道:“你去不去?”

    李睿冷眼旁观,觉得刘希平似乎没什么威信,正副两个安监局长都没拿他当回事,这个煤矿更是没把他这个县长放在眼里,瞥眼见纪飞正与武警搜索队带队的副支队长交谈,眉宇间很有几分焦急,暗叹一声,市里来的人再怎么焦急,县里和煤矿方面不配合也没用啊。

    沈元珠自言自语的说:“煤矿肯定有问题,要不然不会拦着咱们不许进。”李睿说:“你是说,两个记者就是让他们抓了?”沈元珠点头道:“难道你不觉得是这样吗?”李睿沉吟半响,摇了摇头,问道:“沈主任,那两个记者来黑窑沟煤矿这里是秘密调查来了,你觉得,他们俩可能跑到矿厂里面调查吗?那样可就不是暗访了,而是明察。”沈元珠道:“刚才纪局长可说了,那俩记者最后要采取的行动就是跟煤矿工人嘴里了解当年矿难的详情,怎么不可能来煤矿里面呢?他俩可以假装迷路的旅客,或者是做煤炭生意的,跑到煤矿里找人闲聊,寻机了解当年的矿难。可是不小心泄露了身份,就被矿里的工人或保安抓住了。”

    李睿听她说得如同亲见似的,而且说得有几分道理,忍不住赞道:“沈主任,你应该去刑警支队当副支队长啊。”沈元珠奇道:“为什么这么说?”李睿说:“因为你推理分析的能力很强啊。”沈元珠呵呵笑道:“你别笑话我了,我这不过是胡说八道。”李睿说:“不如你再推理一下吧,如果两个记者真被矿上的人抓了,眼看现在他们还在顽抗,那就是不打算交人了,可铁门迟早是要打开的,到时候搜索队冲进去,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呢?”

    纪飞走过来说:“李处长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插一句,事情展到现在这个局面,他们本来想交人也不敢交了,真要是交出来,他们一个都跑不掉,全得被抓。”

    沈元珠见他过来了,讪笑道:“李处长,你的问题还是问纪局长吧。我都是乱说瞎说,纪局长才是真正的科班生出身,老警察了,他一定回答得出你的问题。”

    纪飞也不谦虚,道:“李处长的问题我听到了。我也断定,如果记者真是他们抓的,他们既然一开始就没放人,那么接下来也不会放了,理由有二:一,放出记者来,他们自己会被抓;二,放出记者来,记者会更加投入调查当年的矿难,他们更是跑不了。可是呢,面对市县两级的搜索队伍,他们也顽抗不了太久,我猜想,他们会做出以下应对措施:一是转移两名记者,所谓抓贼见赃,只要记者不在矿厂里面,他们就会继续逍遥法外;二是藏匿两名记者,只要藏到一个够隐蔽的地方,咱们找不到,那么矿上的人也就不用担心出事。”

    李睿听得连连点头,道:“纪局长分析得太好了。”纪飞叹道:“他们真要是按我说的做了,咱们也不用担心,慢慢找,总能找到。可我就是担心,他们随时会对两个记者下手,可以是在转移的过程中下手,也可能在藏匿的过程中下手。死人才是最安全的。而且矿山这边有许多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伪造出两个记者是自然意外死亡的情形。”李睿听了以后很着急,道:“那咱们应该怎么做?”

    纪飞说:“针对他们可能转移两个记者,我已经安排人手在煤矿所有的进出口布置了暗哨,进出车辆都会遭到拦截检查。可如果他们藏匿记者的话,咱们身在门外,可就看不到管不了了。另外,还要请刘县长派人跟煤矿负责人谈话,说明这件事的利害,绝对不能让他们害死记者。”李睿赞道:“好,就按纪局长说的办吧。”

    纪飞转身去找刘希平交代细节,李睿趁空给宋朝阳打去电话,汇报现场的最新情况。

    宋朝阳听完后沉思片刻,道:“小睿,现在情况诡谲复杂,敌我不明,千万不要着急。你帮我转告带队的纪飞纪局长跟刘希平刘县长,找人固然重要,但是千万注意方式方法,不要酿成群体性的事件,更不要出现任何的人员伤亡事件。”李睿说:“好,我这就告诉他们。”宋朝阳又嘱咐了一句,让他注意自身安全,这才挂了电话。

    李睿放好手机,走过去跟纪飞与刘希平二人说了宋朝阳的意思。

    刘希平听完皱眉道:“宋书记固然是好意,可如果煤矿方面一直拦着不让进,咱们要等到天亮吗?”纪飞摇摇头,道:“为什么要等到天亮呢?咱们不要想得太天真,能够进入矿厂大门就一定能够找到两个记者。很可能的情况是,当大门被煤矿方面打开的时候,他们也不用担心被我们找到那两个记者了。”李睿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

    纪飞说:“目前来看,我们进不进去搜索已经没必要了,就算勉强进去,怕也搜不到什么线索,反而还会被煤矿方面取笑。既然如此,干脆我们就不进去搜索了,叫所有武警官兵回到村里找地方休息,明天天亮了再给他们安排任务。”刘希平问道:“那今晚上就这么荒废掉?”纪飞说:“当然不是。我们可以不到煤矿里面搜索,但是必要的工作必须要做,尤其是思想工作。刘县长,你必须派人做好思想工作,反复跟煤矿方面的负责人陈述厉害。你可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真的非法扣押了央视记者,那么只要放出来,我这边可以做主,不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刘希平听到这里,愤愤地说:“这个煤矿的负责人太嚣张了,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也没见他们出来做出任何的解释。”纪飞叹道:“这就不要强求了,但是思想工作一定要做到位。”刘希平点头道:“我马上派人联系煤矿矿长,让他出来谈话。”纪飞说:“好,那我们就先回临时指挥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