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82章:宿则同睡
    李睿见这小伙子自来熟,却听得出他的笑语都是自内心,没有半点阿谀奉承的味道在里面,也对他产生不了恼意,反而还很喜欢,笑道:“好,事情紧急,那就赶紧上车。Ω㈧㈠  『中Δ文  网WwΩW. 8⒈Zw.COM”

    沈元珠请李睿坐在右后方的领导座位上,自己坐在那小伙子身后相陪。小伙子等两人关门后,娴熟的驾驶警车一溜烟的驶出了市委大楼。

    沈元珠见他开得太快,说道:“小张,不用开太快。咱们想要救人,务必先得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小张笑道:“哈哈,沈主任,你是不是没坐过我的车啊?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你跟李处长伤不到一根毫毛,还得让你们感受到飙车的快敢。”

    沈元珠无奈的笑了笑,对旁边的李睿道:“李处长,小张一向是自由散漫的性子,您千万别介意。”李睿暗想,能在市公安局如此自由散漫,这小张哪怕只是个司机,估计也不是普通人,哪敢小瞧他,笑道:“不介意,我看小张车开得很好,游刃有余,比我强好多。”

    小张嘿笑道:“嘿,还是李处长信任我。沈主任,你瞧瞧,自家人都不信任自家人,没的让李处长笑话你。”沈元珠也不生气,道:“李处长是头一次见面给你留面子,你小子可别得意。”

    李睿道:“沈主任,咱们年级也差不多,你就别您您的了,那就太客气了。”沈元珠笑道:“好。哦,对了,到底隰县煤矿那边生了什么事啊,我也没听明白,正纳闷呢。”

    李睿便将两位央视记者失踪的事情说了。

    小张嘿道:“要我说啊,那两个记者就是吃饱了撑的,不去调查那些贪官污吏,到处查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查了又怎么样,那些死了的矿工又能活回来?”

    沈元珠斥道:“小张,好好开你的车,少表意见。”小张笑道:“得,主任下命令了,那我只好闭嘴。”沈元珠解释道:“你没听李处长刚才说嘛,那俩记者就是现里面存在隰县有关部门收受贿赂的行为,这才跑过来调查的。怎么不是调查贪官污吏了?”小张听了也不说话,似乎真的再也不肯张嘴了。

    沈元珠笑了笑,问李睿道:“李处长,市局那边已经出了,咱们也不去跟他们碰头了,直接追上去。”李睿说:“好。”又问道:“沈主任,您也是搜找队伍里的?”沈元珠笑着摇头。

    小张忽然插口道:“李处长,我们沈主任是冯局长特意安排过来照顾伺候你的,哈哈。”沈元珠闻言羞恼不已,嗔道:“不是让你闭嘴吗?怎么又多嘴多舌?怕我把你当哑巴卖了吗?”

    李睿受宠若惊,道:“沈主任,真的假的?”沈元珠说:“当然不是真的了,你别听他瞎说。冯局长也是让我亲临第一线,看看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小张笑道:“你叫上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哦。”沈元珠斥道:“开你的车!”

    小张回头看了李睿一眼,道:“李处长,你给评评理,到底谁在瞎说,呵呵。”

    李睿当然知道,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其实就是伺候局领导的,跟自己这个秘书工作类型大同小异,一般情况下,不论生什么事,都不会派办公室的人出去,想到冯卫东的良苦用心,叹道:“我说呢,这种事怎么都把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派出来了。唉,冯局长实在太客气了,我哪里需要照顾吗?”沈元珠讪讪地说:“生活上你当然不需要照顾,可是在搜找那两个记者的过程中,免不了跟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可隰县那边又都是山区,民风剽悍,不好惹得很。冯局长的意思是,把我派在你身边,有我这个警察照顾着,可以免去很多麻烦。”

    李睿想了想,觉得很有几分道理,心说冯卫东倒是挺细心的,要不是他有扒灰的恶行,这个人倒是可以好好交交,道:“可就要因此耽误你的休息时间了。”沈元珠笑道:“没事,我整天在办公室都呆腻了,出来逛一逛,就当旅游了。”

    隰县位于双河县西南,距离青阳市区两个小时的车程,晚上赶过去的话,时间还要更长一些。这么长的时间,可是不好打。

    李睿跟沈元珠聊了一阵,肚子有些饿了,便没再说话。

    沈元珠打电话给此次市局派出的搜索队的最高负责人、副局长之一纪飞,了解了一下搜索队的进展情况,放下手机后对小张说:“找个地方先吃饭吧。”说完对李睿道:“李处长,纪局长的意思是,人要找,但是咱们不能饿着肚皮找,先吃了晚饭,再赶过去连夜搜找。”李睿听了也有道理,想来耽误一时三刻的也没什么关系,道:“好,先填饱肚子再说。”

    小张开车到达最近的一个镇店,就在公路边找了家看起来生意红火的饭店门口停下。三人进去找了张干净桌子坐下,胡乱点了四个菜一个汤吃喝起来。

    吃完以后李睿要结账,却被小张给抢了。

    沈元珠说:“李处长,你就别客气了,谁结都一样。”

    她这个“都一样”的意思,自然是不论谁结,都是走报销。毕竟这是公务,没谁傻得自己掏钱包买单的。

    三人上车,继续前行。

    开到隰县境内的时候,沈元珠又跟纪飞联系了一回。纪飞告诉她,搜索队已经跟隰县公安局派出来的搜索队汇合,由他们带领,先行一步前往山区黑窑沟煤矿。至于李睿所在的这个特殊小分队,隰县政府办已经派人在隰县政府大院里等着了,等他们赶到,立即带他们赶往山区。

    沈元珠把情况跟李睿说了一番,小张道:“沈主任,这是连夜搜索的节奏吗?”沈元珠说:“看情况吧。”

    李睿见她看向自己,知道她所说的“看情况”,实际上就是看自己的情况,自己跟着搜索队一起搜找,她就也陪着自己;自己找地方睡觉,她也就跟着睡觉。便道:“沈主任,到了煤矿以后,你跟小张就找个地方休息吧,我跟着搜索队看一看再说。”沈元珠忙道:“那怎么行?我这次接到的命令就是无论你到哪我都要跟着你,怎么能你干活我睡觉呢?”李睿劝道:“我也不干什么活儿,那么多的干警同志与武警官兵,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主要负责了解最新情况,随时跟宋书记汇报。”沈元珠坚毅的说:“那也不行,只要你不睡,我就也不睡,要睡一起睡。”

    小张忽然听得扑哧笑出声来,笑容有些邪恶。

    沈元珠奇道:“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可笑的?”小张摇头道:“没事,没事。”沈元珠想了想,也就明白了,自己出言不当,被他取笑了,狠狠从后视镜里瞪了他一眼,道:“到目的地后你自己睡吧,我陪着李处长。”小张道:“我知道,你们俩一起睡,嗯,好,那我先睡。”沈元珠实在气不过,把手伸过去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小张疼得哈哈大笑,道:“沈主任,你别赖我,是你先这么说的。”

    李睿看着这个小张,心说这小子怎么如此惫怠,偏偏沈元珠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难道说,这小子是市公安局里某个领导的亲戚子弟?

    三人赶到隰县政府,已经是晚上九点一刻,跟政府办的人见过后,两辆车一前一后赶往黑窑沟煤矿所在的龙口镇。

    李睿给宋朝阳拨去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到达隰县,正在往两名记者失踪的煤矿赶去。宋朝阳表示知道了,让他注意安全。

    李睿此时才恍悟,还没给吕青曼打电话,便给她拨了一个,当着沈元珠的面也不好跟她多说,只说自己在处理一件急事,没空闲聊,明天再说。吕青曼很理解他,让他先忙。

    又花了一个来小时,这才赶到位于太行山脉内的龙口镇黑窑沟煤矿。赶到现场一看,李睿彻底傻了眼。

    李睿原以为,黑窑沟煤矿只是一座煤矿,哪里知道,这里竟然是一座巨大的镇集,入目高楼林立,霓虹闪烁、车水马龙,与来时所见的隰县县城夜景相比,也不遑多让。

    县政府办副主任介绍说,这座黑窑沟煤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青阳市数一数二的大矿,矿里在巅峰时期有上万名工人。因此,围绕着这座煤矿巨大的人力资源,附近慢慢衍生出一片村镇。如今,黑窑沟村这里聚居了数万人,宾馆酒店市场商场什么都有,已经比龙口镇还要繁华。

    李睿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大一个镇店,想要找寻两个走失了的记者,不是大海里捞针是什么?

    沈元珠跟搜索队负责人纪飞联系后,李睿等人赶到黑窑沟村委会大院里。纪飞已经在这里设下了临时的搜索队指挥部,与市武警支队派出的搜索队联合部署行动。隰县方面以县长刘希平亲自带队,分管煤矿、安监的副县长,县政府办主任、县安监局长、县公安局长也都各自带着手下在这里分派任务,配合市搜索队完成各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