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69章:小聚
    李睿见她爬起身,这才坐起来,揉了揉后脑,又触了触鼻子,陪笑道:“倒没摔坏,不过让你撞得我鼻子可真疼。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孙淑琴回想起刚才那一刻生的事情,羞得脸泛红霞,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我……我鼻子也疼呢,呵呵。”李睿摇摇头,心里却想,你以后最好多不故意几次,这样我既能一亲芳泽,又不用担负心理上的罪责,想到这,又觉得自己思想太过邪恶,虽然比不了万金有,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暗暗羞愧。

    两人都站起身,各自扫了扫身上的灰尘,彼此对视一眼,想到刚才那幕,都有些尴尬。

    孙淑琴心里酸甜苦辣咸,不知道是个什么味儿,暗想,身子被他看过了也差不多碰过了,今天又跟他亲了嘴,这以后可真是不好见他了,可却没有半点的恼恨与后悔,心底深处反而有一丝丝兴奋,意识到这一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下贱无耻,他可是老公的下属啊,自己怎么能执迷于跟他的小暖味呢?以后可是不能再想了,这……这可实在丢人。

    李睿一个人回到团省委大院,接上宋朝阳,向外驶去。

    宋朝阳随口问道:“你孙老师那边都安顿好了?”李睿忙点头道:“嗯,都安顿好了。呃,其实啊,要我说,孙老师不如直接辞职得了,陪您在青阳住。”宋朝阳苦笑道:“我不是没说过,可你孙老师不愿意辞职啊。她这个人,表面温柔和善,实际上,性格倔着呢,我是说服不了她。”李睿听他这意思,对孙淑琴似乎颇有微词,道:“是吗?我还真没见孙老师过脾气。”宋朝阳笑道:“她跟外人不脾气,有脾气都冲我了。”说完又道:“对了,先不要上高,去河南区走一趟。”李睿哦了一声,道:“老板,去哪都没问题,可是我不大认路啊,呵呵。”宋朝阳笑道:“没关系,我指给你。”

    由宋朝阳一路指点,李睿开到了位于河北区南边的河南区,在一座矗立着十几栋高大塔楼的小区门口停下。

    随后,宋朝阳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两个字:“到了。”放下手机后,对李睿解释:“还记得我们昨晚来青阳高路上捎过的那个郭晓禾吗?她今天也要回去,正好顺路,咱们就再捎他一程。”

    李睿傻乎乎的哦了一声,心里却想,老板跟那个郭晓禾进展还真是快,昨晚上刚认识,今天就又搞到一块来了,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想到对此事一无所知的孙淑琴,心下有些代她不平。不过转念一想,现代社会,这也不叫个事儿,甭管男男女女,谁在外面没有一两个红颜知己呢?只要夫妻感情不受影响,婚姻能够维系,就也不算啥。自己还不是背着吕青曼跟好几个女子有暖味关系?

    没一会儿,郭晓禾就从小区里面出来了。李睿远远看她,见她眉目清秀,脸型姣好,走路之际颇有淑女姿态,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少妇,暗赞老板有眼力,推门要下去给她开门。

    宋朝阳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觉得他很机灵,微笑说道:“你不要下去了。”李睿嗯了一声,老老实实地等着没动。

    宋朝阳自己把窗玻璃降下半扇,伸手给郭晓禾打了个招呼。郭晓禾见到他,脸上现出悲戚的笑意,绕过席梦思尾,拉开门坐了进去。

    李睿等她坐好后,不等宋朝阳吩咐,掉头原路驶回,到河北区后上了回青阳的高路。

    令他有些惊奇的是,一路上,老板都没跟郭晓禾说什么话。两人好像只是泛泛之交一样。

    李睿心中纳闷,难道两人吵架了?不会啊,这刚认识,一宵一天而已,哪里有机会吵架?后来无意中从后视镜现,郭晓禾眼睛都是红肿的,脸上也青白难看,想了想,忽的想起,她这次来省城就是来看爷爷最后一面,看她这样子,老头一定已经去世了。她心中悲痛伤心,哪里还有心情跟宋朝阳闲聊?

    车到青阳,天近傍晚。

    宋朝阳似乎早就跟郭晓禾商量好了,让李睿在刚进市区的时候找个公交站把她放下。李睿心知肚明,这是他担心别人看到郭晓禾这个美少妇坐在他的市委一号车上引起流言蜚语。

    将宋朝阳送到青阳宾馆后,他说:“小睿啊,这两天你也辛苦了,早点回家休息吧。”李睿也没拒绝,先把一号车送到老周手里,这才打车回家。

    到家里后,他给李明打去了电话,要请他与林雅丽夫妇、关维伟、曾翰林与程松华等人吃饭。李明听了很高兴,立时答应下来。李睿又托他让林雅丽帮着给关维伟等人打电话通知,最后说道:“饭店你们看着定,但是临去之前,先来接小弟一趟好不好?”李明道:“要我说,直接在我家吃得了,咱们吃顿家宴,让你嫂子整几个菜,一家没外人,那也挺不错。”李睿笑道:“还是不劳动嫂子了,咱们就去外面吃。”

    随后,他又给董婕妤拨去电话:“告诉你哥,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已经帮他约好关维伟了。”董婕妤说:“我告诉你他手机号吧。你们这些破事,我才懒得搀和呢。”李睿说:“你不搀和?那你当初怎么帮你哥找到我头上了?”董婕妤说:“我那是救他,可他现在已经被你们救出来了,我还跟着搀和什么?”李睿笑道:“你一贯的嘴硬心软。”董婕妤冷冷的说:“你还有事没事?”李睿说:“没事了,明晚上有时间,咱俩……”话还没说完,彼端已经响起盲音。李睿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一分钟后,董婕妤把董金立的手机号了过来。李睿给他打去电话,说了此事。董金立大喜,道:“小睿老弟,你这份仗义真是没说的。等这件事成了之后,我另有重谢。”李睿叫苦道:“董哥,你可别再重谢了,上次那份谢礼已经够重了。你也不用跟我那么外道,我跟婕妤可是好朋友。”董金立哈哈笑道:“我还是那句话,你跟婕妤好是你们的事,你就是娶了她做老婆,也不影响咱哥俩的交往。对不对?这事啊,你就别管了,我董金立可是从来不会亏待朋友的。”

    电话挂掉后,李睿有些为难,听董金立这语气,似乎还会给自己送钱,可是上次那五十万自己已经收得很为难了,他要是再送,自己可真没脸再收了,也没那个胆子了。不说别的,此事一旦被宋朝阳现,自己如何自处?这种事不能不考虑,别见钱眼开,收钱收得手软,却忘了自己这一切都是谁给的。

    六点不到,李明夫妻赶到李睿家接他去吃饭。两人又备了一份大礼,直接送到家里,说是看望老爷子的,把李建民激动得合不拢嘴,给夫妻二人沏茶倒水的忙碌了一阵子。

    四人聊了一会儿,李睿看着时间已经不早,就招呼两人出。李明与林雅丽邀请李建民一道去,老头儿自然不会跟过去添乱,摇头拒绝了。

    上车后,李睿把给二人买的礼品分别送到两人手里,道:“哥哥,嫂子,小弟我也就不还中秋的礼了,从省城买了两个小玩意,希望你们别嫌弃。”

    李明想不到他会送自己钱包,有些惊讶,也非常高兴,看着钱包很开心。林雅丽却知道李睿之所以送他一个钱包,主要是让他“陪绑”,真实目的是掩盖给自己送礼物的暖味事实,笑嘻嘻的说:“小睿你这份礼物送得真好,我喜欢死了。你干哥可是都从来没给我买过这么高档的化妆品。以后啊,嫂子会对你更好的。”说完给了他一个暖味的眼神。

    李明叫屈道:“老婆,你这话不是昧着良心?家里的钱可都在你手里攥着呢,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从来没拦过,对不对?你说我平时工作那么忙,哪有空给你买化妆品啊。我倒是有那个心,可实在脱不开身哪。”林雅丽笑道:“嗯嗯,你忙,你是忙,忙得都快不行了。可我得问问你,你是忙工作啊,还是忙着在外面拈花惹草啊?”李明听得心头肉跳,陪笑道:“怎么可能呢?我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啊,更没那个时间。”林雅丽也没继续追问,笑嘻嘻的道:“你以后啊,爱买不买,反正有你这个好弟弟给我买我就知足了。”李明笑道:“小睿比我更忙,哪有空总是给你买化妆品……”

    三人在车里说笑着,林雅丽驾车往饭店驶去。

    当天晚上,李睿等人齐聚一桌,推杯换盏,嬉笑嗔骂,非常的开心。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关维伟提议,每人讲个段子助兴。

    他自己最先开始,说了一个老段子:“有一家公司要招一个女秘书,后来有四个女子来应聘。总经理就问所有人一个问题:说出上下两个口的用途。第一个就说:上面的口是用来吃饭的,下面是用来喝牛奶的;第二个说:上面是横的,下面的口是直的;第三个就说:上面的口不会流血,下面的口一个月流一次血;第四个说:上面的口是自己用的,下面的口是给总经理用的……”说到这,嘿嘿一笑,问林雅丽道:“嫂子,你说这个总经理会用哪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