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47章:英雄本多情
    送宋朝阳回到青阳宾馆后,李睿出来后给吕青曼拨去了电话,当先说明的就是北京路上自己见义勇为那件事。㈧『ΔΔ㈠ 中文网Ww*W.8⒈Zw.COM这件事已经以新闻的方式出现在了报纸上,今天自己又接受了采访,说不定明后几天这件事会传得到处都是,吕青曼身为机关干部,每天总要看报的,这事早晚会被她看到。既然如此,不如早早坦白的好。

    但是坦白也有技巧,不能什么都说。譬如,面见丁怡静以及给她送礼的事情就必须略过不提。尽管这件事被当事人之一的高紫萱看在眼里,但她要是没有多嘴告诉吕青曼的话,自己主动坦白不是傻子吗?

    他便只告诉吕青曼,回程途中路过北京路,堪巧与高紫萱重遇,两人正斗口的时候遭遇了行凶歹徒,歹徒想劫持高紫萱的宝马驾车离去,自己为了救出她,只能奋勇相搏,没想到反而因此出了名上了新闻。

    吕青曼听后半响不吭声。李睿猜到她可能生气了,忙好言相劝。过了会儿,吕青曼幽幽的说:“虽然这件事我还是那个最晚知道的,但比起上次,你已经有进步了,至少主动告诉我了。”李睿叹道:“我的好老婆,我还不是怕你担心吗?其实我为什么舍命不要也要救出高紫萱,还不是看在她是你姐妹的份上?”吕青曼说:“危难关头,你能拼命救出紫萱,确实是做了件好事,我也不能说你什么,更不能不让你救。可是现在想想,你要是为了救她,自己有什么闪失,我……我怎么办?”李睿心头一暖,道:“好老婆,放心吧,以后再遇上这种事情,只要不是必要,我绝对不会强出头的。”

    好容易劝得吕青曼眉开眼笑,李睿又接着给郑紫鹃手机拨去了电话,必须要搞清楚她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否则内心实在郁闷。

    电话响了三波才被接听,郑紫鹃落寞的声音在彼端响起:“想不到,在我被免职后,是你第一个给我打来电话。”李睿说:“郑姐,到底生什么事了?”郑紫鹃说:“我不是不让你打听嘛,关你什么事?”李睿说:“我不打听清楚了心里憋得难受。”郑紫鹃沉默半响,淡淡地说:“就是被免职了呗,你还想打听什么?”李睿说:“我想知道为什么?省委太欺负人了吧,免职也不告诉理由,弄得你好像出了什么大问题似的。”郑紫鹃说:“如果我真出了什么大问题呢?”李睿说:“不会的,我相信你的为人,你不会犯错误。就算犯了什么错误,也是被手下人蒙蔽,跟你没什么关系。”郑紫鹃失笑道:“傻小子,你太天真了。我告诉你,就是我出了问题。”

    李睿忙问:“你出了什么问题?”郑紫鹃说:“你非要知道是不是?”李睿嗯了一声。郑紫鹃说:“你知道了能有什么好处?”李睿说:“有没有好处我都要知道。郑姐,我相信你,你是好人。”郑紫鹃笑道:“傻小子。”李睿说:“你就告诉我吧。”郑紫鹃说:“你非要掺和我的事情?小睿,你成熟点吧,别理我,理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牵连到你也说不定。”李睿急道:“谁说我不成熟了?”郑紫鹃笑道:“你成熟的话,会给杨玉兰的牛奶里下情药?”李睿叫道:“我那还不是想为你出气?”郑紫鹃叹道:“我差点忘了这一点。小睿,你对我其实也是真好。”李睿说:“那你就把事情真相告诉我呀。”郑紫鹃道:“好吧,既然你非要知道,我就告诉你。正好我晚上也睡不着,出来走一走。咱俩在东二环彩虹桥那碰头吧。”

    挂掉电话,李睿拦住辆出租车,赶奔东二环彩虹桥。赶到那已经九点半了,二环路上车流很稀疏,天上不见星月,看起来非常的凄凉黯淡。

    李睿就觉得自己的心情跟这天色一样,都不是很明朗,心中却也纳闷,自己跟郑紫鹃并无深交,至多是因她被猫抓伤事件两人才有了比较亲密的关系,实际上,两人哪有什么深厚情谊?可自己为什么为她被免职的事一直牵肠挂肚呢?

    彩虹桥是座立交桥,他在桥下等了有十分钟,一辆黑色的马自达六轿车无声无息的停在他身边路肩下。车窗玻璃降下,里面露出郑紫鹃那张憔悴而文秀的脸庞。

    李睿叫道:“郑姐……”郑紫鹃说:“上车。”李睿绕过车头,打开副驾驶一侧车门坐了进去。郑紫鹃等他坐好后,驾车向东行去,不一会儿就到了东三环。此时车开始放慢,最后缓缓停靠在路边。

    李睿关切的望着驾驶位上这个女人,曾经是青阳市级别最高的女领导,此时却几乎什么都不是了,心中非常感慨,道:“你受委屈了。”郑紫鹃瞥了他一眼,懒洋洋地说:“谁说我是受委屈了?也可能是我咎由自取呢。”李睿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郑紫鹃摇摇头,道:“没什么意思。我有点累,真的,好累。”说着靠在座椅上不动了。李睿劝慰道:“你是咱们青阳市级别最高的女领导,级别越高,能力越强,责任也就越大,累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你必须要学会自我调节,自我放松。呃,当然了,我这都是废话,当官当到你这种境界,还用我指手画脚吗?”

    郑紫鹃侧头看向他,欣慰的说:“小睿,我被免职后,不论班子里的同事还是我那些平日里提拔的下属,没一个联系我慰问我的。我也不是需要谁的慰问,可是看到这种情形,心里真的很别扭,好像我郑紫鹃平时多不会做人似的,把人都得罪光了,结果自己落难的时候没人出来跟我站在一块共患难。还就是你这个傻小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主动跟我联系。唉,疾风知劲草,板荡见忠臣,我什么也不说了。”李睿劝道:“郑姐,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这消息还没传开,知道情况的人还不多,所以暂时没人联系你也有情可原。”

    郑紫鹃冷笑道:“官场是个什么地方?就是一张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个点出了事,马上就会沿着无数条线传播出去,有什么秘密能藏住的?何况我被免职这也不算是秘密,更是藏不住。我猜得到,现在整个青阳官面上的人,百分之八十都知道我的事了。至于市委大楼,更是早就传遍了。可是谁联系过我?小睿,你就什么也别说了,我知道那些人都是怎么想的,是怕跟我扯上关系,被我牵累。我也理解他们,随便他们怎么想。可是小睿,我要问问你,你不怕被我牵累吗?”说到这里,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似乎要看到他的心里去。

    李睿陪笑道:“我不怕,我有宋书记罩着,应该没事。”郑紫鹃问道:“要是没有宋书记罩着你呢?”李睿愣了下,笑道:“没有宋书记罩着,那我就是小脚色一个,就更不怕了,再差能差到哪去呢?大不了我卷铺盖回市水利局。”郑紫鹃盯着他问:“你今晚上给我打电话,是宋书记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李睿说:“是我自己。”郑紫鹃又问:“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的事?”李睿讪笑了下,道:“郑姐,你一直对我很好,哪怕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碰到你生了这种事,我也会问问你的。”

    郑紫鹃叹道:“小睿,姐谢谢你。你今晚上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李睿苦笑道:“你说这话可就没必要了。”郑紫鹃嗯了一声,道:“从今以后你就是姐姐的亲人,我再也不跟你外道。只不过,你姐以后官途很可能就结束了,也帮不了你什么了。”李睿说:“不用,你别这么说,你都这样了还为我考虑,你还是顾你自己吧,我只盼你一切安好。”郑紫鹃自嘲道:“是啊,我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为别人想什么?自不量力。”李睿忙道:“郑姐,我不是那个意思……”郑紫鹃拍拍他的肩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唉,心里有点烦,想喝酒。走吧,姐请你喝酒去。”

    郑紫鹃驾车拉着李睿赶到了酒吧街,特意挑了一家人少的小酒吧坐进去。接下来,两人边喝酒,郑紫鹃边把事情原委告诉了他知道。

    这事要从郑紫鹃的老公说起。

    郑紫鹃老公名叫蔡少华,是青阳知名的大律师,在青阳市南区开着一家律师事务所,代理过一些影响重大的民刑案件,可以说是青阳律师圈子里的难波万。蔡少华出名了以后,名气甚至传播到省城靖南,那里66续续有大人物过来请他帮忙。一来二去,他在省城也有了名气,后来就在没跟老婆郑紫鹃商量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在省城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分所,从此夫妻就聚少离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