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45章:轰动省城
    两人来到院外。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孙淑琴奇道:“咦,你车呢?”李睿道:“哦,刚才,我怕万金有回来看到我还在你家,不敢上门,就把车开到东边墙根去了。”孙淑琴哦了一声。

    李睿走了几步,见孙淑琴还跟在后面,停下来劝道:“你回吧,我上车就走了。”孙淑琴说:“我回去也没事,就送送你吧。”李睿拦住她道:“哎呀,孙老师你跟我还客气啥。”孙淑琴推开他手臂道:“直说我回去也没事,就让我送送吧。”李睿伸手拦在她身前,苦笑道:“真不用……”

    两人互相劝阻,手来手去的推拒不停。忽然间,李睿手一热,竟然直接推到了孙淑琴心口上。孙淑琴一声惊呼,居然没有任何反应的看着他的手。

    李睿很快回过神,急忙收回手来,脸色通红的说:“孙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孙淑琴感受到他手掌的轻微动作,羞得脸皮都要出血了,可是想到他今天对自己的好,又不想对他火,又想到之前自己翻倒下床后被他抱起来过,连身子都被他抱过了,此时还在乎这轻微的一下子吗?他再怎么动作,总比万金有好多了吧?想到此,心里一点恼意都没了,忙将衣服盖好,落寞地说:“走吧。”

    李睿坐进车里,把窗玻璃降下,见孙淑琴还看着自己不走,也有些舍不得她,柔声道:“你快回吧,我这就走了。”说完动了车子。孙淑琴说:“你回去路上开慢点,到家给我报个平安。”李睿说:“嗯,不过我怕到家已经太晚了。”孙淑琴固执的说:“那也要告诉我。”李睿点点头,跟她摆手道别,驾车离去。

    直到看不到李睿这辆车的尾灯了,孙淑琴还站在原地没动,美眸里亮彩连连,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说孙淑琴怎么胡思乱想,李睿沿原路返回青阳,一路高,没有测雷达的地方,就把车提到一百四十迈。这样紧赶慢赶,十点半的时候终于赶回了青阳。也没先去青阳宾馆给宋朝阳送衣服,而是回了家,打算明早上再说。

    李睿洗完澡躺在席梦思上,回想这一半天在省城生的一幕幕,兀自觉得做了个大梦似的,想到惊险的时候,全身冷;想到香艳的地方,又忍不住心动,忽的想起孙淑琴的嘱咐,忙摸过手机要给她打电话,又怕她已经睡了,电话铃声吵醒她,就改而了条短信:“孙老师,我已平安到家,你也早点休息吧。”孙淑琴很快回复:“我睡不着,你先睡吧。”李睿回复她:“世事无常,还是要想开呀。”孙淑琴回复:“有些事能想开,有些事想不开。”李睿觉得这个女人有些意思,继续跟她闲聊天,回复:“哪些事想不开?”孙淑琴回复:“算了,你睡吧,别管我了。你辛苦一天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李睿见她一心一意为自己考虑,心里很是喜欢,回复她:“你也要上班啊,所以也早睡吧。”孙淑琴回道:“想不开就睡不着。”李睿回她:“什么想不开?”孙淑琴回复:“没什么,你睡吧。”李睿大着胆子问她:“到底是什么想不开啊?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孙淑琴回复说:“你以为我会自杀吗?傻孩子,我还没有那么想不开。只是今天生了这么多事,我怎么可能睡得着?你睡吧,别管我了。晚安。”李睿悻悻的回复了一个“晚安”,倒头便睡。

    次日早上,在青阳宾馆见到宋朝阳的时候,李睿忽然感到有点别扭,感觉像是做出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可是回头想想,自己却根本没做什么坏事,只是无意中碰了孙淑琴心口一把,算是无心之失,这种小罪过,跟自己挽救她免遭万金有的亵渎侮辱相比,完全是微不足道,自己理应以他们夫妻的恩人自居,何必还觉得羞惭

    宋朝阳见到孙淑琴托李睿带给自己的衣服后,随口问道:“小睿,你孙老师还好吧?”李睿忙道:“好,好,很好的。她……她还托我给小雪挑一款笔记本电脑呢。”宋朝阳呵呵笑道:“这事我听说了,小雪那丫头还是小啊,在学校里跟同学攀比,人家有笔记本,她也非要一台不可。唉。”李睿笑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她到底也是个孩子。再说,上大学早晚要用电脑的,提前准备了也好。”宋朝阳点头:“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对了,你买土特产的钱淑琴给你了吧?”李睿说:“给了,还多给了几十元呢。”宋朝阳笑道:“嗯,多给了你就拿着,不要跟她客气。”

    下楼的时候,李睿跟在宋朝阳身侧,看着他的脑袋,暗想,老板啊老板,昨晚上要不是我,你今天可就戴了帽子啦,这事你怎么谢谢我呀?可这件事偏偏不能说,更不能邀功,只能憋在肚子里,心里也挺郁闷的。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这么想纯粹有点小人之心,更有些无聊,没有他宋朝阳的提拔,自己至今还狗屁不是呢。可以说,没有他的提拔,自己现在的金钱、女人、人脉……所有的一切,几乎都不会存在。他给了自己这么多,自己帮他老婆还不是天经地义?就算不看他的僧面,孙淑琴那边的佛面对自己也很不错,自己怎能依此卖功邀赏?那是十足的小人才做得出来的。

    上班坐定刚一会儿,宣传部部长郑紫鹃就来到了办公室里。

    自从生上次的乌龙事件以来,这短短的几天,李睿还没见过她,此时骤然在办公室里相见,颇有几分尴尬。

    郑紫鹃板着脸径自走到他桌前,李睿没办法,只能起身相迎,客客气气的叫了声“郑部长早”。

    郑紫鹃瞪着他,雪白的脸庞划过一丝红晕,冷飕飕的开了口:“你周末去省城来着?”李睿愣了下,点头道:“是啊,你怎么知道的?”郑紫鹃气得嘴角都翘起来了,陡然把一份报纸甩到他跟前,道:“这是你干的?”李睿被她弄得懵住了,跟她对视片刻,捡起那份报纸一看,是今天的山南日报,在二版显要位置印着一行醒目的标题:靖南生重大命案,青阳小伙见义勇为。

    只看到这个标题,李睿就傻眼了,完了,自己千方百计想要低调,想要让尽可能少的人知道昨天在靖南北京路上生的那起杀人案,甚至为此谢绝了那名警官给自己申请见义勇为奖金的好意,可还是被记者盯上了,并且今早就见诸报端,其度之快,令人指。这下一来,自己可是想不出名都难了。再往下看,有一幅现场照片,是自己站在那个歹徒身边的场景,也不知道是谁又是什么时候拍下来的,自己竟全然不知。一目十行的看完这个新闻,在最后现了对自己的描述,“这名见义勇为的小伙儿来自自古就有侠义之风的古城青阳,名叫李睿,今年二十九岁。从警方那里了解到,他此次来靖南是为访友,行至北京路的时候,突然遭遇凶杀现场。危急关头,小伙子挺身而出,当仁不让,迎向了手持尖刀、凶暴残忍的歹徒……”

    看到这里,他忍不住苦笑出来,连连摇头。

    郑紫鹃看到他这副表情也就懂了,看了看宋朝阳的办公室门户,低声斥道:“你小子疯了吗?不要命了?你怎么就敢冲上去抓他?你这是见义勇为啊还是冒傻气啊?你想出风头想疯了吧?有你这么干的吗……”李睿听到这里,心中暖流涌过,低声道:“我的好姐姐,我知道错啦,你就别骂我了。”郑紫鹃听他这种亲昵称呼,脸上立时浮起一朵红云,低声道:“还好意思叫我姐姐,上次害得我好苦。”李睿大为尴尬,只能嘿嘿憨笑。郑紫鹃看他傻笑的样子,既帅气又可笑,忍不住笑出来,哼道:“你下回要还敢以身犯险,宋书记饶不了你,我也饶不了你。”李睿说:“我知道,谢谢你提醒。”郑紫鹃瞪起眼睛,左右看看无人,忽然伸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

    李睿笑着后退躲开,还没说什么,手机响起来,拿过来看时,却是一个省城的区号,看了看郑紫鹃。郑紫鹃道:“看我干什么,接啊。”李睿便接听了,彼端响起一个柔柔的女子声音:“请问您是李睿吗?”李睿道:“对,我是啊,您是哪里?”那女子说:“哦,您好,我是山南日报社的记者,关于您昨天在北京路上见义勇为的英雄事迹,我想对您采访一下,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李睿大吃一惊,急忙捂住手机话筒,对郑紫鹃道:“郑部长,山南日报社的记者要采访我。”郑紫鹃笑道:“好啊,那就答应他,不然我也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李睿为难的说:“不好吧,弄得人尽皆知的话,岂不是太不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