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44章:守株待兔
    李睿笑了笑,道:“绝对不会的,青曼跟此地的女主人认识,她也明白我跟谁也不会跟这个女人怎么样的。㈧㈠中『 』文网Ww%W.ㄟ8⒈Zw.COM”高紫萱好奇的问:“为什么呀?”李睿道:“你是好奇宝宝吗?快走吧,早点回去,睡个好觉。”高紫萱起身哼道:“总觉得你催我走有什么阴谋诡计。”

    李睿把高紫萱送到门外,目送她上车掉头驶去,看了看自己这辆丰田车,如果大摇大摆停在院门口的话,被万金有看到,他还怎么敢回来取包?他今晚取不走,以后肯定会再来,势必会给孙淑琴造成困扰,想了想,开门上车,将车驶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停好,四下里望了望,迈步走回孙淑琴家中。

    李睿走进屋里客厅的时候,孙淑琴已经穿好衣服下楼来了,正打算去厨房做晚饭。两人四目相对,孙淑琴刚刚白下来的脸腾地又红了,害臊地垂下头,道:“小睿你随便坐,我去做饭。”李睿说:“那就麻烦你了。”孙淑琴说:“不麻烦,我自己也要吃饭啊。”

    李睿在沙上坐了会儿,觉得无聊,听到厨房里传来忙碌的声音,就凑过去看。孙淑琴回头对他说:“做简单点,过水面行不?”李睿笑道:“好啊,我挺喜欢吃的。”孙淑琴见他一点也不挑吃,越欣慰,看他两眼,慢慢转回头去。

    李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闲聊:“以后啊,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千万不能留任何一个男人在家里过夜。”孙淑琴叹道:“我这就有教训了,以后谁也不留了。”李睿说:“呃,还有句话,不知道方便不方便说。”孙淑琴回过头来,讶异的看着他,道:“跟我还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我现在已经把你当亲人看了。”李睿听得非常感动,道:“那我就说了,说出来你别生气。”孙淑琴点点头,满脸期待的看着他。李睿讪讪的说:“按理说,这话我不该说,可是生了之前的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你……你早晨的时候,衣服……穿得有点少。可能……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万金有才动了色心的。”孙淑琴闻言又臊起来,转开头,讷讷的说:“我那是起席梦思起得早,觉得家里也没外人,就没穿内依,先到楼下拾掇了拾掇,本打算万金有起来后,我就回去换身衣服,谁知道那时候你就来了。我……我确实抱有侥幸心理了,图省事,结果……”

    两人吃过饭,已经将近八点。

    李睿看着时间一分分过去,心里非常着急,还幻想着今晚赶回青阳,省得明早四五点钟就要起席梦思赶长途。

    孙淑琴在旁看着他,知道他急着回青阳,可是自己这边又害怕万金有去而复返,亟需他这个大男人坐镇家中,因此也不好放他走。

    忽的,寂静的院子里响起了门铃声。

    孙淑琴大吃一惊,脸色变幻,失声叫道:“他来了!”李睿道:“也不一定是他。”孙淑琴说:“我觉得就是他。”李睿说:“你先去开门,把他放进来。”孙淑琴闻言就吓坏了,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去开门,把他……放……放进来?”李睿笑道:“我去开门,他肯定抬腿就跑。只有你去开门,他才有胆子进来。你放心,家里有我呢。”孙淑琴听了这话,才算明白他的意思,默默点头,深吸一口气,走出了屋子。

    李睿也跟着出了屋子,穿过院子,躲在倒座房里,只等万金有走入楼里的时候,再上去来个瓮中捉鳖。

    门口很快传来话语声,不过声音比较低沉压抑,李睿躲在倒座房里,隔着厚厚的一堵墙,根本听不清。过了一会儿,听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知道孙淑琴已经带来人进了院子,便摸到门口,偷偷望出去,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先听到熟悉的男子声音响起:“表姐,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

    “是万金有!”李睿在心里叫了一声,暗暗冷笑,就怕你个老小子不回来,你既然敢回来,嘿嘿,今晚上就别想好果子吃了。

    孙淑琴一直不说话。

    万金有嬉皮笑脸的说:“其实也不能怪我,实在是表姐你太性咸太迷人了。”孙淑琴怒道:“你无耻!”万金有嘿嘿笑道:“我怎么无耻了?表姐,我打小就喜欢你。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咱俩玩过家家,你可是给我当老婆的。”孙淑琴怒道:“你还说……”万金有笑道:“我就说,你让我说完。从小到大我都特别喜欢你,真想娶了你。可特么的这现代还不如古代呢,表亲不能结婚。这要是古代,你就是我媳妇。你说,我跟自己媳妇亲热亲热,怕啥呀?”孙淑琴骂道:“你无耻,你这什么狗屁道理?”

    李睿眼见两人先后进了楼里,便悄没声从倒座房里拿出来,先去大门口,将暗锁全部划上,又把一辆自行车搬到门口挡住,确保万金有没办法逃走了,这才回到院里,到楼门口时,听里面万金有叫道:“少给我装蒜了,表姐,嘿嘿,我姐夫远在青阳,十天半月的也不回来一趟,你一定寂寞的很吧。老弟我跟你玩玩,那是安慰你,你不谢我就算了,还骂我?枉我对你那么好。”

    李睿听了此言,气得乐出来,心说这万金有真会无理狡辩,居然能把黑的说成白的,错的说成对的,坏事说成好事,他要是去官场展,绝对一路畅通。

    “滚,你给我滚!”孙淑琴显然被他激怒了,大声喝骂。

    万金有哈哈笑道:“我这回回来,就不打算走了。我姐夫那条狗走了,是吧?他走了我还怕谁?来吧我的表姐,咱俩再续前缘,让表弟好好伺候伺候你。”

    李睿听到这里不想再听下去,拔腿就往里冲,却听万金有嘿笑道:“你老弟我早就想要你了,快跟我玩一回,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凭什么只便宜我姐夫?”孙淑琴失声惊呼:“不要,滚,你给我滚,救命啊,小睿……”

    李睿也怕自己冲动之下失手将此人打死,就算自己手下掌握了分寸,可要是他自身抗击打能力不够呢?便停下来,把烟灰缸往他身上用力一砸,起身指着他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还说我是狗,你特么再说一遍我瞧瞧?我不把你嘴打歪了不算完。奶奶的,你特么又算是什么东西了?还敢欺负孙老师,孙老师可是你表姐,你特么是人吗?你特么是人揍的吗?妈的跑了还敢来,你是欺负孙老师家里没人?要不是孙老师拦着,我非特么打死你不可。”说完有些不解气,抬腿狠狠踢了他两脚。

    过了十来分钟,万金有才醒过神来,身子在地上动了动,满口求饶,哭天抹泪的,再混合着一头一脸的血痕,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孙淑琴是心软的人,哪见过这个啊,当时就要求李睿放过他。李睿没办法,只能让他滚蛋。孙淑琴要去洗手间拿条毛巾给他擦拭血迹,李睿拉住她不许她去。

    万金有爬起身,捡起孙淑琴拿过来的皮包,抬头瞥了李睿一眼。李睿大怒,道:“干吗,还想记住我的样子回来报复呀?”万金有哪敢再说什么,转身灰溜溜的跑了,跑的时候身体摇摇欲坠,看来受伤不轻。

    李睿回过头,见孙淑琴两手紧紧裹着撕破的小衫,那是刚刚万金有撕破的,脸上是郁闷同情的神色,恨其不争的说:“孙老师啊,就这种混蛋你还可怜他?你没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孙淑琴抬起眼皮,目光柔和的看着他,表情有些呆滞。李睿哼道:“他……他都冒犯过你了,你居然还为他求情。”孙淑琴脸色红红的,忍不住伸手扶住他手臂,叹道:“小睿,我哪儿是为他求情啊,我是怕你把他打死,那样你还要吃官司。”李睿由怒转喜,笑道:“敢情你是为我考虑的?”孙淑琴羞赧的说:“他都对我那样了,我还给他考虑,我傻吗?”李睿看看她破碎的小衫,暗叹口气,道:“好了,他这回被我打跑了,就再也不敢回来了。我也该回青阳了,孙老师你保重吧。”孙淑琴大吃一惊,道:“你还要走?”

    李睿道:“是啊,不走还行,我哪怕连夜赶回去,也是在家里踏实,不耽误明天上班。何况现在也不晚呢。”孙淑琴急躁的道:“你不用急,我给老宋打个电话,给你请个假。”李睿忙摆手道:“那可不行。你怎么给我请假,难道要宋书记知道我在你家里生的事情吗?”孙淑琴听得色变,不敢再说。李睿说:“好啦,我走了,你放心吧,他不会再来了。真要是再来,你不给开门就是了。”孙淑琴幽幽地说:“你非要走,我只能送你了。”李睿说:“不用,你在家里休息吧,也换件衣服。”孙淑琴心说,都给你瞧见无数次了,还换什么,想到这,心头一热,大为害羞,讷讷的说:“回来再换,我先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