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14章:其实很关心
    又有一个家伙回过头来,低声赞道:“腿可真长!”

    最后一个家伙转回脸,问几人道:“这美女是不是专业模特啊?”

    李睿笑了笑,没说话。㈧ 『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比模特可长得漂亮,我白天见过她,美得不像话!”“啧啧,那腿真是极品啊,我老婆有她大腿三分之二的长度我就烧高香了。”“这身材,这长相,嘿,不知道什么男人才娶得了她?我这种穷**丝是一辈子都没戏啦。”“别说娶她了,只要让我亲她一口,我少活十年都乐意。”“呵呵,让我少活一年,舔舔她的脚行不行?”“哈,你能再出息点嘛?”

    三人七嘴八舌的低声讨论着,忽有一人问道:“哎,李睿,这美女好像是你们五号楼的,你认识她不?”李睿摇摇头,道:“我哪有那个福气呀。”

    董婕妤此时已经走到与四人平行的地方,目不斜视,如同高傲的天鹅一般板着脸走过,白嫩的脸上现出几分清冷之色,显得既高贵又冷淡,活脱脱一个冰霜美人。

    李睿等她倩影消失在五号楼里面后,跟三人道别,转身回去,经过一单元的时候上台阶走进楼门,爬到一层后,按响了董婕妤家的门铃。

    门很快就开了,李睿看到,董婕妤正在门口鞋柜前换鞋,左脚已经蹬在了拖鞋里面,右脚却还在高跟鞋里踩着。两人对视一眼,李睿对她报以微笑。

    董婕妤侧过身,示意他进屋,又道:“可是有些日子没见着你了。”李睿刚要说“想我了?”,又怕令她恼羞成怒,便改口道:“嗯,我一直在医院躺着住院,你怎么见得到?”心里却是一动,看来李晓月嘴巴也很紧的,没跟这位总经理提过自己遇袭住院的事,迈步走进客厅,大喇喇的坐在沙上,直直坐着,绝不敢靠下去。

    董婕妤追问道:“住院?什么病?”说着换好拖鞋,走进客厅,澄净的目光在他身上身下打量。李睿站起身,转过去背对着她,道:“麻烦你撩起我的衬衣,看一看你就明白了。”董婕妤很好奇,凑过去就要拉起他的衬衣。李睿叫道:“事先声明,如果你心理素质不够强,接受不了血腥场面,那最好还是别看。”董婕妤鄙夷的嗤笑两声,一把将他衬衣撩起来,待看到那道长长的缝针所在,脸色大变,花容失色,惊呼道:“你……你这是怎么了?这是什么伤?”李睿开玩笑道:“这是我养的一只蜈蚣,时间久了,就长到我肉里去了,嘿嘿。”董婕妤见他不说实话,恨恨地伸手在他腰肉上拧了一把,恨恨地说:“我让你跟我耍贫嘴!”

    李睿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急忙往前一冲,这才脱离她的魔爪,转身道:“你邻居我让人给砍啦。”董婕妤听后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神情,喃喃的道:“让人给砍了?谁砍的?谁敢砍你?不要命了吗?”李睿说:“还真就有人敢砍我,就在你们青阳宾馆门口砍的我。要不是我会两下子,早就让人砍死啦。”董婕妤呆呆的看了他一阵,问道:“你得罪什么狠人了?”李睿摇摇头,道:“一言难尽,不过呀,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要提了。”说完长叹了一口气,坐回沙上。董婕妤怔了怔,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李睿说:“就是这周一晚上,快一周了。”董婕妤又问:“这期间你一直在住院?”李睿哼了一声,道:“头回住这么久的院,真是把我憋闷坏了。”董婕妤沉下脸,冷冷的问道:“你住院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李睿听了心里很高兴,见她面带愤怒之色,更是快活不已,她越是生气,代表自己在她心目中地位越高,想起刚才那几个小区邻居的对话,越的得意,心道:“你们还在为只能远观不能亵玩而愁,哥哥我早已经登堂入室,成了她芳心里面的人物。你们哥几个啊,拍马都赶不上喽。”

    “呃,我怕你为我担心啊。”李睿赔笑说道。董婕妤冷冰冰的说:“怕有什么用?该担心了自然会担心,不该担心你求着我也不会担心。”李睿笑道:“那你到底担心不担心?”董婕妤哼了一声,道:“你这都出院了,我还担什么心?”李睿道:“好啦,别生气了。我有点渴了,你给我倒杯白开水吧,然后咱俩杀两盘,我手痒呢。”董婕妤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说:“等着,我先去换衣服。”

    董婕妤很快换了一身粉红睡裙出来,睡裙极薄,里面的小衣可以轻易的显露出来。李睿见后叫道:“有没有必要穿这么透啊?”董婕妤哼道:“我穿的透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李睿说:“你这样是诱引我犯罪呀。”董婕妤冷笑道:“我怕你没那个胆子。”李睿嘿嘿讪笑,道:“还是你了解我啊。”

    董婕妤先给他倒了杯热水,又拿来跳棋,两人在沙上厮杀起来。李睿决意讨她开心,上来就连输两把。董婕妤却一点高兴都没有,把棋盘往沙里边一推,淡淡地说:“没劲,不玩了。”李睿不敢触她霉头,小心翼翼的问道:“那玩什么?”董婕妤瞥眼瞧着他,半响问道:“你住院这几天,你那个对象过来看你没有?”李睿讪讪的说:“看了,这些天她还一直照顾我来着,下午才刚走。”董婕妤幽幽地说:“她对你可真好。”李睿点点头。董婕妤脸色倏地一变,板起俏脸,怒道:“既然她对你那么好,你去找她呀,你干吗来找我?”李睿哪料到这位姐说变脸就变脸,吓了一跳,刚要辩解,她已经站起身来,冷冷的说:“我累了,你走吧。”

    李睿也开始悟到自己做得不太合适,颇有点脚踩两只船的意思,自己这么做倒觉得理所应当,可人家心里会好受吗?尴尬的站起身,迈腿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道:“婕妤,我住院的时候收了不少礼盒营养品,我自己也吃不了,你拿回几盒来吃吧。”董婕妤恨恨的瞪着他,怒道:“姓李的,我告诉你,你既然跟你那个对象确定了恋爱关系,就一心一意跟她好,不要总是过来招惹我……三番两次,你以为我好欺负吗?我告诉你,真把我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到时候别怪我把你们拆散掉。”李睿吓了一跳,哪敢再说什么,灰溜溜的出了屋去。

    第二天早上,李睿正式恢复上班生涯,去青阳宾馆接宋朝阳的时候,这位老板仔细询问了他的伤情,最后笑着问道:“高家父子给了你什么补偿?”李睿说:“两千块的礼金,还许诺我想到省城展的话,他负责我的工作调动,还给我级别上提升一级。”宋朝阳听得惊愕不已,赞叹说道:“你这可是由祸得福。”又问:“那、小睿,你对此有什么想法?什么时候去省城?”李睿听得吓了一跳,心说考验无处不在啊,忙摆手摇头,道:“我什么时候也不去,我要跟着老板你做秘书,从你身上学东西。”宋朝阳哈哈一笑,非常满意,拍了拍他的臂膀,道:“好,很好,年轻人就是要脚踏实地,万万不能好高骛远。你现在还年轻,直接去省里,根本就展不起来,还是先在青阳锻炼几年,有足够的基层工作经验之后,你再想着去省城展不迟。”李睿说:“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去省城,那里人生地不熟,工作生活一定都很别扭。我还是最爱老家青阳,我愿意一辈子留在青阳。”宋朝阳呵呵笑道:“你有那么厉害的未来岳父,怕是你想留在青阳都不能。”

    李睿讪讪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宋朝阳又问:“你未来岳父临走之前,有没有嘱咐你什么?”李睿想了想,点头道:“他提醒我,不要跟人生正面冲突。可是又强调,非正面冲突也要尽量避免。这我可不明白了,人在社会,怎么可能只交朋友不交仇人呢?就算不想制造仇人出来,或多或少的也避免不了冲突呀?有些冲突,躲得开正面,就躲不开后面,能都躲开的,也就不叫冲突了。”宋朝阳沉吟半响,道:“不联系当时你们对话的上下文环境,我也不明白这话的真实深意。不过,我多少能懂一些,就是要你尽量与人为善。”李睿问道:“如果碰到非要跟人产生冲突不可的时候呢?”宋朝阳说:“尽量避免正面冲突,至于背面或者侧面冲突,实在避免不了,也要让对方觉得,你们之间没有生任何冲突。”说到这里,他自己脸上忽然现出醒悟的神色。

    李睿好奇的问道:“老板,您是不是明白什么了?”宋朝阳自得的笑了笑,点头道:“对,我也悟出来一些东西。其实,小睿啊,吕省长这次来的时候,跟我说过,要我帮你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