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10章:尽量提拔
    高冬冬愤愤地说:“我丢人?爸,你老糊涂了吧,你怎么会想到把妹妹嫁给那个臭小子?那臭小子可是离过婚的人了,是二手货,妹妹可是黄花大闺女,你把妹妹许给他,你不觉得丢人我还丢人呢。㈧㈠中ΔΔ文网WwんW.『8⒈Zw.COM”高国泰大怒,看看旁边站着的覃蕊芳,没说什么,指了指儿子,怒道:“混账东西!你给我回家闭门思过,三个月内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你就别给我出门!”

    病房内,吕舟行看看英挺不凡的李睿,又看看女儿看着他那深情的眼神,暗叹口气,对杜民生低声道:“民生,今天高家父子也算做足姿态了,你就不要再愤愤不平了。”杜民生道:“这一刀敢情不是砍在你身上。要是砍在你身上的话,他空口白话两句,你就满意了?”吕舟行叹道:“不满意又能怎样?你不想想我跟老高是什么样的交情。”杜民生嘿然说道:“小睿啊,你这未来岳父还不如你准老婆强硬呢。”

    吕青曼闻言羞红了脸,嗔道:“舅舅,你别这么说,我跟小睿可是刚……刚谈对象没多久。”杜民生笑道:“没多久?岂不闻一见钟情的典故?你呀,瞒你父亲还行,想要瞒我,可是瞒不过。”说完对吕舟行道:“姐夫,小睿跟青曼可是已经谈婚论嫁了,今天正好你这当父亲的也在,你是不是应当表表态?”吕舟行摇头道:“我不表态。这一次,只要青曼中意,我只会支持。”杜民生道:“你倒是狡猾。好吧,你不表态,咱们听听青曼丫头怎么表态。青曼,你说说吧。”吕青曼羞道:“我……我说什么呀?”杜民生说:“你说说跟小睿的事啊。”吕青曼羞得面孔绯红,暗咬银牙,道:“舅舅,你就别难为我了。小睿正在养伤,我没心情想别的。你跟我爸都是公务繁忙,不行你们就赶紧走吧。”杜民生哈哈笑道:“丫头,你现在不表态,以后想找舅舅支持了,舅舅可不会帮忙。”吕青曼羞而不语。

    吕舟行走到席梦思前,对李睿道:“小睿,你刚才表现不错,宽宏大量,谦逊有礼,但我希望,你所说的都是你的真心话。”杜民生愣了下神,问道:“姐夫,你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小睿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吗?他还会学高冬冬的样儿,指使人去省城把他砍了不成?”吕舟行摇摇头,道:“想给曼曼做夫婿,务必要做到身正心正。我就是把小睿看成自己人,才会多嘱咐他这一句。其中深意,小睿你就自己领悟去吧。”

    李睿闻言大喜,这才明白,吕舟行是把自己看成了吕青曼的准未婚夫,所以才提点自己这一句,教诲自己不论是这件事,还是以后遇到其它的事情,都要谨守“宽宏大量、谦逊有礼”这八字真言,这其中,未必没有批评自己当初怒殴高冬冬的意思,忙道:“吕叔叔,您放心吧,我以后会更谨慎更谦虚的,以后再也不会跟人生正面冲突。”吕舟行点头道:“非正面冲突也要尽量避免。”这话李睿就有点不明白了,但还是尽量记在心里,等日后慢慢消化。

    吕舟行轻嘘口气,道:“好啦,我不好让老高久等,这也就走了。小睿你好好养伤,以后再也不必担心高冬冬对你怎么样。”李睿点头道:“吕叔叔您慢走,我等下次去省城抽空去看望您。”吕舟行笑了笑,点点头,转身走了。

    杜民生道:“小睿你好好养伤吧,我送走他们也就回市委了。宋书记那里你不用担心,没有什么大事。”

    吕青曼起身相送二人。

    来到楼下,吕舟行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的宝贝闺女,道:“曼曼啊,尽管我不愿意相信,可事情已经在眼前摆着了。”吕青曼奇道:“爸您说什么?”吕舟行说:“爸怕是留不住你啦。”吕青曼轻嗔道:“爸你说什么哪?”吕舟行笑道:“小睿受了伤,你一听说,立即就请假过来陪席梦思照顾他,你老爸我还不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吗?这次是特殊情况,再过一阵子,你来青阳可就不走喽。”吕青曼羞道:“哪有。就算我真嫁给他,也只是周末来青阳……”吕舟行惊讶的一笑,指着她道:“好你个曼曼,你竟然早就考虑到婚后的工作生活安排了。唉,这事竟然都没告诉我,老爸可真是外人喽,吼吼。”吕青曼害羞的说:“我前两天是想跟您说来,可您不是忙吗?”吕舟行神秘兮兮的说:“你跟小睿进展可真是够快的呀。”吕青曼又是羞臊又是欢喜,讷讷的说道:“爸,小睿对我……对我很好呢。”吕舟行点点头,道:“即便这样,也不要急。你也知道这次婚姻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稳重一点,矜持一点,多观察,多了解,一切确定了之后再说结婚的事情。”

    杜民生凑过来说:“放心吧,我会帮你盯着小睿的。他要是敢做什么对不起青曼的事情,我饶不了他。”

    吕舟行把着他的臂膀走到一边,低声道:“小睿这次确实受了天大的委屈,也是因青曼引起的,除去高家父子对他有补偿外,我们吕家也要对他补偿。”杜民生奇道:“你连宝贝闺女都要送给他了,还补偿什么?”吕舟行摇摇头,道:“这话尚早,我们只说眼前。你平时留意一下,如果小睿各方面都很不错的话,而条件又满足,那就尽量提拔。像小睿这种年纪的年轻人,在省城,副处级的可是有一大把。”杜民生笑道:“你也觉得你这位准女婿级别太低,这是打算给他坐直升飞机了?”吕舟行摇头。杜民生道:“当初你吩咐我把他从水利局调到市委办公厅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有意把他当未来女婿培养了?”吕舟行摇头道:“那是另一回事。”随后紧皱蚕眉,叹道:“想不到,这小伙子跟我这么有缘分,七拐八拐,竟然要把我宝贝闺女拐跑了。”

    杜民生今天显得很兴奋,人一兴奋话就多,说:“这里面可是有我的功劳,要不是我从中撮合,青曼怎么会跟他好上?青曼这回可是找了一个小老公,有福啊。”吕舟行笑了笑,说:“我要走了,不多说了,你记住我的话,有机会就照顾下小睿,但不要违反干部选拔任用管理规定,不要给人留下诟病的机会。老高不是许下了嘛,以后小睿进到省里,他全面负责调动工作,还给小睿涨个级别。我们可不能让他这个承诺完成得太简单。小睿级别越高,他提起来越困难。从正科升到副处,跟从正处提到副厅,其中难度能一样吗?嘿嘿,小睿这一刀可不能白挨。”杜民生此时才算明白这位姐夫的深意,又是惊愕又是佩服,叹服说道:“怪不得你能当省长,我只是个秘书长,我差你太远啊。”吕舟行拍拍他的后背,道:“你还年轻,慢慢来。好了,我走了,你也回去忙吧。”

    “这个人好抠哦,才给了两千块!”

    病房里,覃蕊芳刚给李睿数完信封里的钱,一共两千块,全是新票子。可就算票子再新,也无法掩盖数量的稀少。

    李睿无奈的笑了笑,道:“不要嫌少,这才是真正的看望病人的礼金标准。”覃蕊芳说:“我干吗嫌少?这钱又不不是给我的,你自己收着吧。”说完把钱塞回信封扔到了他枕头上。

    李睿嘴上说得好听,心里却很别扭,想不到高家父子一共给了才两千块,还不如李明等兄弟任一个给的多呢。当然了,他也不可能给太多,给太多的话,岂不显得他是个贪官?其实,他今天所做出的最有价值的补偿,还是他许诺的那个、就是将来自己一旦想往省里去,他负责工作调动不说,还给自己涨一个级别。

    可不要小看这个承诺,对于官场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升级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有后台的人,需要求爷爷告奶奶,送不知多少礼物礼金,才侥幸能够升级;没后台的人,哪怕手里有钱,都不知道往哪里送,更别说提升上去了。很多人干一辈子,快退休的时候也不过是个不入公务员级别序列的股长。尤其是,级别越高,再想往上升就越难。应了吕舟行那句话,从正科升到副处,跟从正处升到副厅,这里面的难度可是有着天壤之别。但话说回来,如此难以解决的升级问题,在高国泰这里,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若是给那些一辈子无法升级、或者因想要升级却苦于找不到门路的人听到了高国泰这个省人大副主任的承诺,估计要对李睿羡慕嫉妒恨至死了。

    吕青曼很快回到病房里,覃蕊芳知趣的走了出去。

    吕青曼看到李睿头边那个信封,问道:“怎么样,数了吗,给了你多少钱?”李睿道:“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