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09章:我家闺女没福气喽
    高国泰赞道:“好,好孩子,小李真是懂事啊。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青曼,你算挑了一个好夫婿啊。”吕青曼心里高兴,嘴上却道:“叔叔,小睿心胸广阔识大体,原谅了高冬冬,还主动道歉,但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难道小睿要白白挨这一刀一棍吗?”高国泰闻言忍俊不禁笑出来,只是笑容很苦涩,暗叹了声,道:“丫头,你放心吧,这件事我父子对小睿必有一报。”说完问李睿道:“小李,你说说吧,想要什么样的补偿。你胸有度量饶过高冬冬,真是忠厚有德,我很喜欢。你也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白受这份委屈。”

    吕舟行闻言笑了笑。

    吕青曼看了李睿一眼,给他递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眼神。

    李睿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心中暗道老狐狸狡猾,不主动提出赔偿自己什么,反倒让自己开口索要,这样一来,自己索要太多补偿的话,会自陷自己于不义,会给人留下贪婪无度的坏印象;若是索要补偿少了呢,对方自然乐得答应,自己却吃了亏。哼哼,果然不愧是副部级的大人物呀,这狡猾程度可是胜过市委副书记于和平那只老狐狸三分呢,想了想,委屈地说:“高叔叔,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件事里面我也有不对之处,您跟冬冬大哥奔波数百里过来看我,又当面给我赔礼道歉,我肚子里那点怨气早就没有了。我哪还敢要什么补偿?对我来说,冬冬大哥能过来看望我,就已经是最好的补偿了。至于其它的,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要的。”

    高国泰听了这番话,哈哈一笑,侧头对吕舟行道:“老李,这是你教小李说的?”吕舟行摇摇头,微笑说道:“我可教不出来,这是他临场挥。”高国泰笑道:“你可是找了一个好女婿呀。”吕舟行再次摇头,道:“是不是女婿,还未可知呀。”高国泰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不同意他跟青曼好吗?不同意的话,趁早告诉我。你知道,冬冬还有个妹妹没出阁呢。我看小李很不错,你不要的话,我可就要了。”

    高冬冬惊愕的看向父亲,心说这李睿可是离过婚的人,再怎么好也是个二手货,怎么能把妹妹嫁给他呢?那不是便宜了他?

    吕舟行笑道:“我同不同意都没用,一切要看曼曼的心意。”高国泰打趣吕青曼道:“看这丫头的样子,已经是非小李不嫁喽。唉,我家闺女没福气喽。”

    李睿看着两位大佬一唱一和,忽然觉得有些恶寒,两人好歹当过亲家的,怎么当着吕青曼的面,更有自己这个吕青曼的对象,能聊这种话题呢?要不要脸啊?难道人老了脸就不值钱了?不要也没事?

    杜民生忽然走过来,朗声道:“小睿,你个傻小子,你高叔叔可是省里的大领导,要权有权,要势有势,只要你不是跟他要天上的星星月亮,别的所有条件他都会答应的,而且绝对办得到。你怎么冒傻气,什么都不要呢?我告诉你,你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喽。”

    李睿当然知道秘书长这是提醒自己,趁这个机会狠狠的宰高家父子一刀,可问题是,当着吕舟行的面,自己怎么能欺人太甚呢?就算不想给高家父子面子,可高家父子是被他压迫而来的,自己必须要时刻照顾这个未来老丈人的面子啊,想到这,忽然觉得自己很窝囊,被人砍了一刀,都不敢索要补偿,真是丢人啊。暗自叹气,对杜民生讪讪一笑,摇了摇头。

    高国泰对杜民生道:“小杜啊,你哥哥我现在大不如前啊,已经是要什么没什么了。你可别狮子大开口,替你这个未来外甥女婿狠狠宰我一刀,呵呵。”杜民生一点也不惧他这个副省级的大领导,大喇喇的说:“高老哥,在场的都没外人,我姐夫是小睿未来的老泰山,青曼是小睿的准未婚妻,我是小睿未来的舅舅,小睿自己有度量,那是他的事,我作为他的直接领导与未来舅舅,可不能不帮他多要点补偿。小睿被砍了这么重的一刀,光血就流了一地,又耽误一周工时不能上班,以后可能还会留下疤痕跟后遗症,你说说吧,该怎么补偿他?”

    高冬冬嘀咕道:“这能留下什么后遗症?大不了留个疤瘌呗。”

    杜民生闻言,立即转头对他怒目相视,刚要出口责骂,高国泰已经怒斥:“你个小畜生,大人说话,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你给我滚出去!”高冬冬悻悻的扁扁嘴,转身走了出去。

    高国泰等他出去以后,长叹口气,道:“唉,这小子完全被特么宠坏了,现在根本就是一个活土匪。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杜民生挑起眉头,只是看着他。高国泰陪笑道:“放心吧小杜,我怎么可能亏待小李呢?补偿一定令他满意就是了。”杜民生道:“那你说说看,给他什么补偿?”

    高国泰咳嗽一声,慢慢收起脸上笑容,对李睿道:“小李啊,别的补偿,叔叔怕是也给不了你。这样,当着你未来岳父与未来舅父的面,我给你一个承诺,今后,你不想在青阳了,想去省城展,那工作调动的事,由我来全部负责。另外,条件许可的话,级别上也会给予提升一级。你看这样好不好?”

    李睿还没说话,杜民生已经抢着道:“不好不好。这也叫补偿吗?青曼本身就是省委组织部的人,完全有能力把小睿安排到省里。就算青曼没那个能力,还有我跟我姐夫呢,这种小事还要劳烦外人之手吗?高老哥,这个补偿实在不好,拿出点诚意来吧。”

    李睿从未见秘书长大人如此多话过,在两位省领导大佬跟前,表现得斤斤计较、小肚鸡肠,说难听点就是非常丢人,但心里明白,他所言所行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心下对他非常感激。

    高国泰被杜民生一阵抢白,老脸微红,讪笑道:“你这个小杜呀。”

    吕舟行插口道:“民生,算了,不要难为老高了。”杜民生道:“姐夫,这事你别管,这也叫难为他吗?是高老哥做出的补偿实在不像话。不说他的补偿连青曼都能做到,我看甚至未必实用呢。小睿未来会到省城展吗?谁说得准?如果小睿不打算去省城展,他这承诺岂不是镜花水月?”

    高国泰忙说道:“我看小李前程远大,迟早会进入省里的。”杜民生毫不相让的说:“他前程远大进入省里是他的事,这里又用得着高老哥你帮忙吗?”高国泰被他驳得脸色红白不堪,非常尴尬。

    李睿忙道:“秘书长,我很感激高叔叔承诺帮忙,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杜民生唉了一声,道:“好吧,既然你这个当事人都话了,我也就不多话了。唉,这一刀也就是没砍在我身上啊……”

    他欲言又止,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他接下来的意思,万一这一刀砍在他身上,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高家父子,不狠狠宰他们一回决不罢休。

    高国泰这才松了口气,陪笑道:“好吧,这样,小李,我再多做出一点补偿,我愿意帮你做一件事,这件事只要不违法,不过分,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我就绝对帮忙。这个承诺跟刚才那个一样,永不过期。只要我高国泰活一天,这承诺就永远有效。”李睿道:“高叔叔,您这实在太客气了,完全没必要……”高国泰截口道:“小李,我话说到这儿了,一口唾沫一个钉,这就开始生效。你就别劝我了。你确实受了大委屈,我也该帮你做点什么。来,小李,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以后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吕青曼说:“我这里有您的手机号,稍后我会传到小睿手机上。”高国泰笑了笑,道:“好,好,那……那今天就先这样,好不好?小李,你好好养伤,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李睿苦叹道:“高叔叔您看,您来了我没法迎接,您这要走我也没法相送,实在是欠缺礼数。您千万别介意啊。”高国泰摆手道:“小李,你不要同我客气。我跟你未来岳父不是外人,你这声叔叔一叫,叫得很对。好啦,我们这就回省城了,你好好养伤吧。”说完走到病席梦思前,在他肩头拍了拍,另外一只手如同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只信封,放到他手边,对他微笑点头示意,转身便走。李睿忙道:“高叔叔,您这是……”高国泰回头道:“小李,我们这趟来得及,也没买什么礼品,这点钱,你就看看喜欢吃什么就买什么,多买点营养品补一补。多多少少,是我们父子一番心意,你可别嫌弃,呵呵。”说完走出了房间。

    高国泰走到门外,找到儿子高冬冬,狠狠瞪他一眼,低声道:“你个畜生,今天又给我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