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130章:大展雄威
    高冬冬冷笑道:“别说你们谈对象了,你们就是在席梦思上啪啪啪我都不管,可问题是,这小子敢揍我,那他就死定了。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说完喝斥李睿道:“还特么不走等什么呢?怂了啊?怂了也特么饶不了你。”

    李睿朗声一笑,拍了拍吕青曼的小手,示意她没事,大步往门外走去。这些人见他胆子不小,都是暗自佩服,也没人抽冷子动手。

    李睿走在最前,高冬冬等人跟在后面,吕青曼非常担心李睿的安危,也跟了下去。

    一行人来到楼下,李睿瞥眼望了望,见楼里最深处有个空地,十几平米大小,足够打架了,便当先迈步过去。

    他走到那儿,刚站定身形,高冬冬就已经忍不住了,当先挥拳冲上去,嘴里叫道:“哥几个上啊,弄死他!”

    李睿没想到高冬冬这个怂包竟敢第一个冲上来,难道他刚才让自己教训得还不够吗?哦,是了,他可能是觉得帮手来了,因此胆气也就壮了,想要仗势欺人,从自己身上讨回点利钱去。他要真那么想的话,他可就想瞎了心了。心底嘿嘿冷笑,等他冲到跟前的时候,腾身而上,来了个蛇形快打,腰肢一拧,侧身甩臂,左手臂如同一条蛇尾也似,结结实实鞭打在他的心口上。

    可怜高冬冬拳头还没打到李睿头上,就已经被他这一下打得连连倒退,最后仰面摔倒在地上。

    他叫来的人这时候已经冲了上来,见李睿一招就将高冬冬打翻在地,虽然惊讶,却也没当回事儿,围成半个圈子,各自使出生平得意手段,朝着李睿头顶招呼过来。李睿脚下飞快,几步就到了圈外,先把靠在最外面那个一脚蹬飞,又抓住就近一人的手臂,手上一拽,脚下一绊,那人就直直的前冲扑倒在地,捂着膝盖叫起疼来。

    打架靠的是一股子狠劲儿,如果对方太过厉害,瞬间将自己这边三人干翻,那么就算你的狠劲儿再足,也会情不自禁地胆怯,会重新衡量自己跟对方的实力对比。没有谁会不考虑这一点,除非是傻小子。

    场中还剩三人,但这三人已经胆怯!李睿干净利索的干翻前面那三人,本身没受一点伤,这种本领,实在令人胆战心惊。

    李睿也没想着饶恕他们,蹂身冲上,直奔手里挥舞着双节棍的那个小子。那小子挥动双节棍护在身前,嘴里还叫着:“我特么弄死你,你来啊,来啊……”李睿作势欲冲,那人吓得倒退两步,手里的双节棍挥舞的更急了。可李睿这是个假动作,趁其他二人分心的时候,转身扑向其中一个,照面就是一拳,直打在那小子腹部。那小子嗷一声惨叫,软在当地爬不起来了。

    这一幕被另外两人看在眼里,都是吓得不行。

    李睿又冲向一个。那人手无寸铁,眼睁睁看着他冲过来,两手伸出要推开他,嘴里还叫呢:“你……你别过来,你过来我……我就揍死你……”李睿一把抓住他手腕,逆时针扭转一百八十度,那小子就被迫哎哟叫着转过了身。李睿一脚狠狠蹬在他屁股上,将他踢了个“屁股朝后,平沙落雁式”。

    李睿侧头看向那个双节棍小子,那人已经吓得脸色惨白,靠在墙上,无意识的挥舞着双节棍。李睿冲他直走过去,忽然出手,从他棍子划出的光幕中探进手去,往他肩头上拍了一下。那小子一来是怕,二来李睿用了形意拳里面的“劈拳劲”,所以他竟然被拍得硬生生跪倒在地,。

    顷刻间,高冬冬打电话叫来的报仇小分队被李睿一个人收拾干净。

    吕青曼一直站在旁边围观,起初还在心里给李睿捏着一把汗,并喊了几嗓子想要制止高冬冬等人,可是没人听她的,心里非常担忧李睿的安危,哪料到他竟然如此神勇,一个人就把这么多人全干翻了,真是又惊讶又高兴,最后喜极而泣。也不知道为什么,芳心里面忽然就充满了安全感,只觉得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安全过。

    就在此时,不远处一辆高档轿车驶过来,停下后从里面走出一个衣着华美的中老年妇女。这妇女如果只从面相上看,也就是四五十岁,但从走路姿势上看,怎么也得有六十多岁了。

    她一眼望见这边横七竖八的倒着几个人,皱眉望了望。

    高冬冬从地上爬起来,叫道:“妈,你过来瞅瞅吧,你儿子让人给打啦。”

    那妇女闻声立时走了过来。

    吕青曼冲李睿招招手,把他叫到自己身边,亲热的挽住了他的手臂。李睿知道,她这是表示与自己坚定的站在一起,共同抵御外辱,心中有些感动,冷笑道:“我就不信了,难道高家人都是这样不讲道理、胡搅蛮缠?”吕青曼捏捏他的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那妇女已经走到高冬冬跟前。高冬冬拉着她的手叫苦:“妈呀,你瞅瞅你儿子让人给打的,鼻血都给我打出来了,还打了我几十个大嘴巴,我牙都被他打摇晃了,就快被他打死了呀。妈呀,你可得给我做主啊,给我狠狠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哪跑出来的土包子。”那妇女定睛看了他两眼,脸色越来越阴沉,转头看向吕青曼,冷冷的说:“吕青曼,我儿子上你这儿纠缠是不对,可你把他赶出去不就完了,干什么指使人打他?你们就算离婚了也是朋友,你对待自己的朋友就是这样狠毒吗?”说完,阴毒的目光瞪向李睿。

    吕青曼听得气苦无比,辩驳道:“阿姨,你不要一上来就指责我们。你怎么不想想,你儿子要是讲道理有礼貌,好端端的我们为什么要打他?还不是他自己实在不像话?”妇女冷笑道:“这就是你们打他的理由了吗?”

    李睿站出去叫道:“对,这就是我打他的理由。你儿子满口脏话,出言不逊,对青曼对我都极尽侮辱之能事。我不打他难道还开开心心地听他骂我吗?”

    那妇女冷冰冰的目光在李睿脸上打了几个转。李睿就感觉自己被一条毒蛇的蛇芯子舔过似的,浑身难受,不由自主在这大太阳地里打了个寒战。

    她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李睿也不是傻子,知道对方来头不小,不会傻呼呼的打了她儿子还把自己名字告诉她,冷笑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妇女鼻间轻嗤,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对吕青曼道:“吕青曼,我告诉你,我不管你跟冬冬之间生了什么,总之,今天你们是打了他了。这件事我跟你们没完。”顿了顿又道:“别以为你父亲是常务副省长就能一手遮天,我告诉你,我们家老高也不是好惹的。”吕青曼也被激怒了,道:“阿姨,我也告诉你,我们吕家从来不惹事,可也绝对不怕事。你们想要继续胡搅蛮缠下去,那也由得你们。”

    那妇女嘎嘎冷笑两声,道:“好,好,果然是虎父有犬女啊,真是出息了!”说完目光又在李睿脸上扫了一圈,呵斥道:“你个丢人的货,还不跟我回家!”说完转身就走。高冬冬叫道:“啊?妈,这就走了?我擦,你不帮我收拾这个臭小子啊?他把我们一群人全干躺了啊。”那妇女边走边冷冷的说:“给我闭嘴!一群窝囊废!”

    母子俩向那辆高级轿车走去,高冬冬带来的这些人也不敢停留,惊惧的望着李睿,快步跑远了。很快,大院里又恢复了清静。

    吕青曼这才仔细打量李睿身上身下,忧心忡忡的说:“你没受伤吧?”李睿笑道:“一直都是你男朋友在打人,怎么可能受伤呢?”吕青曼笑了笑,很快又面带深忧,道:“看样子,郝亚兰刚才已经恨上你了,这件事她不会善罢甘休的。”李睿冷笑道:“我连他高冬冬都不怕,还会怕这么一个老太婆?”吕青曼叹道:“哎呀,我的傻弟弟,你不知道,高冬冬之所以这么飞扬跋扈,靠的就是他这个妈妈郝亚兰。”李睿又惊又喜,道:“青曼,你刚才叫我什么?”吕青曼也懵了,说:“我刚才叫你什么了?我都没注意……”李睿笑道:“你叫我傻弟弟。”吕青曼闻言脸色红了,道:“你本来就比我小嘛。”李睿四下里望了望,见没外人,侧过身搂住她的腰肢把她抱进怀里,笑道:“我是比你小,可咱俩正在谈恋爱,那就是对等的,没有年龄上的差距。你管我叫弟弟,这不是占我便宜?”

    吕青曼头一回被他正面抱住,又是开心又是害羞,慌张得四下里乱望,见附近没人才松了口气,伸手轻轻推他,笑道:“我不是故意的,我随便说的……”李睿笑道:“随便说的吗?叫得可是很亲热哟。”吕青曼羞红了脸,嗔道:“哎呀放开我,被邻居们看到像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