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114章:毛病真多
    来到楼外,李睿给吕青曼拨去了电话,当先问道:“青曼,我才知道,你爸竟然代理省长职务了。Ω ㈧㈠Δ中文 网WwW.8⒈Zw.COM”吕青曼奇道:“没有啊,他还是常务副省长,只不过省长正在住院,他代司其职罢了。”李睿说:“我听宋书记说,王省长这回病得不轻,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治疗那么久了都没回来,说不定,就回不来了。”吕青曼低声道:“人家怎么样,你不用操心。你做好你的书记秘书就行了。”

    李睿听她语气不太高兴,心中也颇为自责,不应该仗着自己跟她最近几天很亲昵,就说这种充满心机的鬼话,忙道歉说:“对不起,我胡说八道了。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吕青曼说:“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在想,我爸是不是可以趁机当上代省长?”李睿暗叹口气,没有说话。吕青曼又说:“其实我爸当不当代省长,跟你都没关系,跟我也没关系。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仗着他的名头在外面怎么样过,我希望你也不是那样的人。咱俩还算年轻,只要好好干,以后展得肯定也不错,没必要依靠老人的蒙荫。”李睿被她教诲,虽然她说的很有道理,可心里哪能好过?已经是恨不得快要把自己的嘴巴缝上了,还不能生气,只能乖乖的听话:“我知道了,其实我也没想着能够靠着你父亲爬多高。现在宋书记对我那么看重,我只要在他手底下好好干,以后一定会有个不错的前程的。我跟你谈恋爱,事先也并不知道你爸是吕省长。其实,就算你爸什么都不是,我也会照样跟你好的。”

    吕青曼听了这段告白,柔柔的说:“我话可能说重了,你别介意。我……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李睿奇道:“怎么了?”吕青曼撒娇道:“不告诉你。”李睿呵呵笑起来,道:“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不把我当你男朋友吗?”吕青曼呵呵笑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可从来没承认过你是我男朋友。再说了,这都多大岁数了,还用‘男朋友’这种称呼,我都替你害臊。”李睿笑道:“那我是你什么?”吕青曼想了想,道:“只能算是对象,呵呵。”李睿说:“老辈子叫搞对象,现在这个年代叫谈恋爱。谈恋爱的时候,男女双方就是彼此的男女朋友,我用男朋友代替对象的说法,不也适用吗?”吕青曼笑道:“油嘴滑舌。”李睿说:“那快告诉我啊,到底怎么心情不好?”吕青曼羞涩的说:“哎呀,这是女人家的事,你瞎问什么?”李睿立时就明白了,问道:“来例假了?”吕青曼哼道:“讨厌,非要说出来。不想理你了,我挂了啊。”李睿说:“女人生理期心情是比较烦躁,这样,你找点歌曲听听,或者写篇日记什么的,静静心,心情就好了。”吕青曼嗔道:“还用你教我吗?好啦,我去洗澡了,挂了啊。”

    挂掉这个电话,李睿脸上还带着笑,心里却有些酸苦,突然就被心上人教训了一通,虽然对方事后道歉,可心里还是别扭。当然,他不能因此记恨吕青曼,因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要不是自己口无遮拦,她哪会教训自己?看来啊,以后还是要管住自己这张嘴。

    走到宾馆外,李睿静了静心,给丁怡静拨去了电话。

    丁怡静倒是很快接听了电话,但接听后一直缄默不言。李睿小心翼翼的试探说道:“你没事吧?”丁怡静这才说话,鼻音有些囔:“没事,怎么这么问,你知道我奶奶的事了?”李睿说:“嗯,我知道了。白天忙,没空联系你,这晚上了,说给你打个电话问问吧,呃……你别太伤心了。”丁怡静低低抽泣了一声,道:“嗯,我没事,你就别操心了。”

    接下来,李睿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握着手机,如同握着一块烧得通红的火炭,烤得自己全身烫。丁怡静等了一会儿,见他不说话,道:“也不早了,你赶紧睡吧。我奶奶之前住院的事,还是要谢谢你。”李睿说:“都是老同学,这么客气干什么。”丁怡静说:“那你睡吧。”李睿没吱声,见她并没挂掉电话,胆子不知道怎么就大了,道:“我想见见你。”丁怡静嗤笑道:“眼睛都哭红了,有什么好见的?”李睿厚着脸皮说:“我想见你。”丁怡静说:“你又来了……大晚上的,还跑腾什么?你赶紧睡吧。”李睿说:“我不见你一回就睡不着。”丁怡静叹了口气,道:“可我出不去。”李睿说:“那我就去你家找你。”丁怡静说:“唉,你要是实在想来就来吧,我告诉你地址……”

    挂掉电话后,李睿心头热烘烘的,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立时拦了辆出租车,往丁怡静给的地址驶去。十来分钟后就到了。

    这是市北区一座外表看起来非常上档次的欧式风格小区,打眼一看,里面矗立的几座塔楼就跟高级酒店公寓差不多。李睿初中的时候就知道丁怡静家里很有钱,此刻见她家在这里,并不觉得奇怪。

    李睿往小区里走的时候,也给丁怡静拨去了电话。丁怡静直接拒接,估计是下楼见他来了。

    李睿走到二号楼下边,在楼门口等了几分钟,一袭绿色纱裙的丁怡静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李睿看到她,兴奋非常,几乎忍不住想要吼出来了。

    丁怡静来到他面前,故意不给他看正脸,侧头看着小区门口,道:“想见给你见了,满意了吧?可以回去睡觉了吗?”李睿心头划过一丝甜蜜,侧过头去看她的脸,借着小区内路灯灯光的映射,可以见她美眸红彤,脸上还布着泪痕。丁怡静现了他的举动,狠狠瞪他一眼,道:“看什么看?没见人哭过吗?”李睿叹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小的时候,就是咱们上初一那一年,我奶奶去世了,我也是哭得昏天黑地的。老人对孙儿辈的疼爱,比父母的可是一点不差。”丁怡静白他一眼,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李睿说:“不想说什么啊。”丁怡静说:“那你就回家吧。”李睿充分扬追女人不要脸的厚脸皮精神,道:“我好容易过来一趟,你这就叫我走?”丁怡静说:“别怪我没事先告诉你,我现在心情很差,你别招惹我。”

    李睿说:“好吧,我跟你说一件事就走。”丁怡静说:“那你说啊,我听着呢。”李睿四下里望了望,道:“咱俩就在楼下站着说,不太好看吗?”丁怡静哼道:“毛病真多。走!”说完转身往小区里面走去。

    丁怡静把李睿带到小区深处一座小花园里,这花园面积有两亩上下的面积,里面有竹林、假山、喷泉、葡萄架、凉亭等等布置,非常雅致。此时已经九点多了,花园里除去几个纳凉的老头老太太之外,没有几个人。

    丁怡静眼见葡萄架下没人,就带李睿走了过去,道:“这下可以说了吧。李睿,不是我说你,你现在比小时候还多事。”李睿呵呵笑道:“我小时候很多事吗?”丁怡静只是抱臂在胸,冷冷的看着他。李睿收起脸上笑容,道:“我想跟你说的是,初三那年我为什么要跟你大吵一架。”丁怡静不耐烦的把胳膊放下来,道:“以前的事过去就是过去了,你现在不用再说了,再说也没用。我不可能因为你跟我解释清那件事就对你怎么样。我还是那句话,咱俩十多年不见了,彼此性格都已经变了很多,就跟陌生人一样,而且我已经结婚了,咱俩已经不可能了。对,没错,当年咱俩做同桌的时候,关系确实不错,可我不觉得那是早恋,我是把你当哥儿们看的。你别因为那时候咱俩好,就认为跟我恋爱过,那就太可笑了。”

    李睿敢来见她,心里已经做好足够的思想准备了,闻言也不灰心,道:“我想跟你说那件事,不是为求你的原谅,而是求自己心安。你不知道,这十多年……尤其是自从上大学以来,那件事已经成了我的噩梦,我想起来就难受,就后悔,就恨不得……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否则的话,这件事会压我一辈子的。”丁怡静撇撇嘴,道:“得了吧,说得这么严重,好像对我用情多深似的。你要真对我有意思,当年有好多机会找到我的,可是你找了吗?”李睿冷静地说:“你先听我说啊。”丁怡静说:“好,那你就说吧,我看看你嘴里能不能吐出莲花来。”

    李睿说:“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很小就没了妈,是我爸一个人把我拉扯大的。家里一直都不富裕。”丁怡静说:“那又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