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107章:正直的灵魂
    他是没从木榻上滚落,可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一跳,那女孩站不稳了,脚下一滑,从他背上失足滑落,可能是她手抓吊杆没有用力,竟然同时失手,整个人都摔落下来,口中惊呼出声。㈧  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

    李睿见状吓了一跳,这样的高度,她摔落下来只能是脑袋着地,那还不得摔个脑浆迸裂?吓得头皮麻,赶紧翻过身来,伸出双臂,将她身子牢牢接在怀里。说巧不巧,女孩屁股正好坐在他腿上。

    饶是如此,李睿却也疼得够呛,倒吸一口凉气,又是痛苦又是惊讶,叫道:“侯……侯雪儿,怎么是你?”

    这女孩赫然是当日关维伟请客宴席上他所认识的侯雪儿。

    侯雪儿吓得花容失色,半响才回过神来,看了李睿一眼,红晕上脸,低低地说:“李哥,是我。”李睿心思如电,很快想明白了,有些恼羞的问道:“是关维伟打电话叫你过来的?”侯雪儿点了点头。李睿怒道:“这个关维伟,竟敢跟我玩这套。”侯雪儿哼道:“李哥,你别怪伟哥,这是我自愿的,不关他的事。”李睿疑惑的说:“你自愿什么?”侯雪儿委屈的撅起红润的口唇,说:“我自愿过来伺候你啊。”李睿把她身子松开,没好气的说:“我又不是病人,要你伺候干什么?”

    侯雪儿坐在他腿上,身子全靠他抱着才横在席梦思上,他这突然一松手,她身子眼看着往后仰倒,往地面上滑落。李睿吓得一激灵,没有办法,只能再次出手将她抱住。侯雪儿趁势把修长的手臂伸过来圈住了他脖子,并在他脸上吻了一口。李睿吃惊非小,道:“雪儿,你……你这是干什么?”侯雪儿娇滴滴的说:“李哥,我上次就跟你说明白了,你必须得要我。你不要我的话,我干爹就会把我送给其他的官员,我照样跑不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不好?”李睿哼道:“我要了你是小事,可那样就会欠你干爹的人情。我怎么还他人情?我还不起!还有,你赶紧起来,别这样抱着我,给人看见成什么样子?”

    侯雪儿撒娇笑道:“我不起,我就要你抱着我。咱俩喝过交杯酒的,从那天起你就是我老公。”李睿闹了个哭笑不得,道:“那是逢场作戏好不好?你还当真啦?”侯雪儿振振有词的说:“人生如戏,逢场作戏也是人生这部戏里的一部分啊,那我就是你戏里的老婆。”李睿见这丫头才思敏捷,心底暗暗称奇,道:“雪儿,你别害我,我也不想害你,咱俩互相尊重好不好?”侯雪儿说:“老公,我不会害你的,但如果你不要我,就是害了我。别的官员可不像老公你这样懂得怜香惜玉,他们完全拿我们姐妹当做泄对象玩的。”说完猛地扑进他怀里,将头埋在他肩上,哀求道:“老公,你就要了我吧,你保护我,当我求你了好不好?”

    温香软玉抱满怀,李睿心境大大的改变。其实,从内心里,要说一点不喜欢这个侯雪儿那是瞎话;可要说有多喜欢她,同样也是瞎话。只能说,对她有点好感而已,而就算这点好感也只是喜欢她的姿色而已。

    他硬着心肠说:“我帮不了你干爹的忙,关维伟差不多能帮上他。你去求他吧,别求我了。”侯雪儿道:“伟哥也是好人,他让我跟我干爹说,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李睿截口道:“这不是更好吗?你以后管他叫老公去啊,别缠着我啊。”侯雪儿哼道:“可我喜欢的是你,而且当初伟哥把我保下来,也是让我跟你的意思。也就是说,我这个人情伟哥接着了,你不用管,你要我就行了。”李睿心说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关维伟帮自己拦下这个人情,不过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更多的回报而已,自己以后报答他倒是没问题,可是官场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万一他关维伟以后跟自己翻脸,用眼前这个侯雪儿说事,自己不就被他制住了?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侯雪儿忽然间就急了,偏回头来看着他,泪眼汪汪的叫道:“老公!”

    这声老公让李睿非常的心疼,他忽然想起之前自己跟刘丽萍闹着打离婚的时候,她有一次就是这样感情爆似的喊出了一声老公,喊得自己也跟着心酸起来,此刻再次听到这一声,心灵立时又被触动了。何况,眼前还有侯雪儿那张梨花带雨的娇俏面孔。

    侯雪儿今天穿得也非常漂亮,上身一件低领的白色小衫,下面一条短短的牛仔热裤,着实引人眼球。这样一个美人,几乎没有男人可以抗拒她的诱引。

    李睿看着她,心说刘丽萍连她一条大腿都比不上啊。

    见李睿没说话,侯雪儿忽然侧头吻了上去。李睿身子猛地一震,再也待不下去了,伸手将她推开,怕她纠缠不放,又把她推倒在木榻上。侯雪儿还以为他是要自己了呢,羞答答的闭上了眼睛。李睿趁机夺路而逃。

    李睿逃出去的时候,心里已经把关维伟这个家伙恨死了,心说这家伙也太不着调了,竟然完全不理会自己的身份,屡次给自己撮合这种露水姻缘,虽然他用心未必是坏的,但自己却不能不往深处考虑。唉,与李明相比,他可是过于浮躁了。这以后啊,要躲着他点,千万别再给他机会了。

    他回到更衣室,穿好衣服,走出这座院落,在路边站了半天才拦住一辆出租车,打车回了青阳宾馆。可刚刚走进大厅,就撞见了李晓月。看到这位妖媚的少妇,脑海里不自禁就回想起那日所见的她那白花花的身子,心中有些错愕,好端端的,自己怎么会想到她的羞事呢?人家把自己当朋友看待,自己就这样对她吗?忙端正心神,往电梯厅走去。

    李晓月也看到了他,非常惊讶,走过来低声问道:“你怎么没睡觉?”李睿讪笑道:“睡了,不过有点事,又出去了一趟。”李晓月这才了悟,点了点头。

    电梯很快开了门,李睿迈步走入,李晓月却也跟着走了进来。

    李睿看她一眼,对她讪笑。李晓月瞧着他脸色红彤的样子,暗暗好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

    出了电梯,李晓月忽然叫道:“咦,小睿,你衬衣怎么给穿反了?”

    李睿闻言低头一看,可不是,一排扣子全给系到里面去了,想起刚才逃离侯雪儿时的惊惶与紧张,暗觉可耻,自己就那么大点胆子吗?竟然被她一个小丫头吓得穿反了衬衣都不自知。不无悔恨的又想,自己就算真的跟她侯雪儿成了好事,又怕什么?看小丫头的样子,是真心喜欢自己,自己难到不能把她成功策反,从此老老实实地给自己当晴人吗?唉,说来说去,还是胆子太小了啊。

    李晓月又说:“你看你,领口脏了,裤子也起褶了。这样可不好,会让你老板也跟着丢人的。你脱下来,我给你洗一洗。”李睿微微吃惊,忙道:“不用了,我……我明早回家换一身新衣服就好了。”李晓月笑道:“跟我还客气什么?宾馆有专业洗衣服的设备,你脱下来,我去找人给你洗了,明天早上给你拿回来就是一水新的了。”李睿想了想,既然这么方便,那就不用跟她这么客气,反正不是她亲自给自己手洗,便答应了。

    李睿开门回到自己房间里,想不到李晓月也跟了进来。他本来还想脱掉衣服后从门缝里递给她的,她这一进来,这可怎么脱?当着她的面脱吗?她当着自己的面敢脱光,自己可没那个胆子。

    李晓月倒真没把自己当外人,站到他跟前,伸手去解他的衬衣扣子,不无好笑的说:“看你,这么大的人了,衬衣还能穿反喽。你系扣子的时候不觉得别扭吗?”李睿听到她慈母一样的口吻,心下一暖,那点戒备立时全部放下了,害羞的说:“感觉到了,可当时太慌乱,忘了看。”李晓月笑嘻嘻的说:“干什么去来啊这么慌乱?不会是偷人家老婆被人家老公现了吧?”李睿当然听得出她这是调笑话,也没生气,陪笑道:“当然不是了。”李晓月笑道:“那就是人家老婆偷你来着,结果被你老婆给现了,这是把你打出来了,呵呵。”李睿无奈的苦笑道:“你就别编排我了,我现在可是光棍一个人过。”李晓月微微吃惊,道:“是吗?”李睿点点头。李晓月笑了笑,道:“好了,衬衣算是脱下来了,接下来脱裤子吧……”

    李睿惊道:“你不会裤子也给我脱吧?”李晓月笑道:“我是没问题,就怕你不答应。”李睿刚被她开了两句玩笑,心思已经变得花花儿起来,轻佻的道:“真有这种好事吗?”他这本来是调笑话,并没有答应,李晓月却抿嘴一笑,将他衬衣放在席梦思上,当真伸手过去给他解起腰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