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8章:多罚点钱
    李睿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扶住她,低声道:“怎么了?”杨萍脸色惊慌的看看他,转过身,问道:“在哪,我这就去,马上赶过去……”

    等挂掉电话,杨萍脸色难看的说:“小睿,对不起了,我不能跟你吃饭了,我……家里有点事,我必须得赶紧走。Ω㈧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李睿已经从她电话里听出了什么,皱眉道:“杨姐,你儿子出什么事了?让谁抓起来了?”杨萍尴尬的说:“没……没什么。”李睿叹道:“哎呀杨姐,你还把我当外人吗?你快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杨萍愣了下,讪讪的说:“你……你认识市北区公安分局的人吗?”李睿立时想到关维伟的亲表弟朱明宇,那可是市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的大队长,有他在,什么事摆不平?点头道:“我认识,怎么了?”杨萍急急的说:“那就好,那你就跟我来吧,车上再说。”

    杨萍急里忙慌的从急诊中心跑出去,回到办公室拿上钱包钥匙,驾车出来带上李睿,径直往市北区公安分局驶去。路上,她有些别扭的把事情跟李睿说了。

    原来,刚才那个电话是市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的民警打过来的,告诉她,说是她儿子伙同几个同学,在路上拦截猥-亵未成人少女,已经被路过的巡警抓起来了,正看押在市北分局的讯问室里,让她这个监护人去办理相关处罚手续。

    儿子做出了这等丢脸的事情,当母亲的自然会觉得脸上无光,是以杨萍一开始不愿意告诉李睿真相,就算后来说出来的时候,也非常的别扭。

    李睿听了以后第一时间觉得滑稽可笑,杨萍三十多岁四十不到的年纪,她儿子能有多大?怎么就能干出猥-亵未成人少女的事情来呢?好奇的问道:“你儿子多大了?”杨萍说:“今年上初三。”李睿算了下,她儿子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刚刚情窦初开,根本就不知道男女之事,好嘛,这位大姐的儿子却已经知道“猥-亵”小丫头了,唉,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道:“会不会是巡警搞错了?抓错了人?这么大的小孩知道……知道成人那点事吗?”

    杨萍表情羞赧的看他一眼,回转头继续开车,没说什么。李睿说:“我说错了吗?肯定是抓错人了吧?杨姐你这么好的人,儿子肯定也非常优秀,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杨萍忽然恼羞成怒,伸手在他大腿上轻轻拍了一下,嗔道:“哎呀老弟,你就别臊我了好不好?”李睿奇道:“我是说真心话,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杨萍害羞的说:“算了,反正家丑今天也外扬了,我也就跟你说了实话吧。我那个儿子,被他外公外婆宠坏了,缺管教,谁的话都不听,跟个小土匪差不多。你不敢相信他干出眼下这种事,可我告诉你,他上初一的时候就开始跟女同桌搞对象了你知道吗?”李睿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道:“现在的小孩也太早熟了吧。”杨萍叹道:“你才知道吗?还有件事,你听了肯定更加的不敢信。”李睿道:“你说。”杨萍说:“我儿子他们一个年级的一个小子,竟然把一个初一的小女孩搞……搞大了肚子。”李睿失声道:“我晕!”杨萍说:“老弟,我今天在你跟前算是丢人了,你……你可别笑话我。”李睿说:“怎么会呢?你儿子不就是我侄子?我只能想方设法救他出来,怎么会笑话你们?”杨萍听了这话很感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两人很快赶到了市北区公安分局,找到了看押那几个小子的讯问室。

    一共三个半大小子,按初三学期的年纪说,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却一个个长得高头马大,要不是脸上还带着稚气,真跟成年人的体格差不了多少。

    李睿见到以后暗暗摇头,这三位,身体是育成熟了,但心智很明显没跟上,要不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想到杨萍疏于对儿子的管教,也是暗自叹气。

    杨萍见到儿子以后,冷着脸,也不跟他说话。那小子叫了一声“妈”,可杨萍根本就不理他。

    治安民警跟杨萍详细交待案情生的经过,定性的时候说得非常严重,仿佛如果当时巡警没有凑巧路过的话,这三个小子就把人家小女孩轮流生了关系似的。实际上,并没有他描述的那么严重,三个小子只是把手伸到人家小女孩的裙子里面来着。

    尽管如此,李睿却也感到相当的震惊了,真是想不到,现在的孩子竟然早熟到了这种地步,而且竟然有胆子做出这种事情来,要是放在自己那个年代,这绝对是不敢想象的。

    杨萍跟李睿很快明白了,为什么这位民警要把三个孩子的犯罪情节描述得那么严重,因为他想着多罚点钱。

    他是这么说的:“按照治安处罚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猥亵他人的,情节恶劣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你儿子他们的情况就适用于这一条。说吧,你作为孩子的家长,打算怎么着?是拘留十天,还是交罚款?如果拘留的话,肯定影响孩子上学。要是这事儿再传出去,那就更别想着好了。所以啊,我建议,你们干脆点,直接交罚款得了,省心省事。真要是拘留十天,你当妈的也舍不得,而且十天出来变成什么样,咱们可也保证不了。”

    杨萍眼巴巴的看着这位民警,道:“交罚款!当然是交罚款了,交多少?”民警一听她要交罚款,始终眯着的眼睛立时睁大了,想都不想就说:“一万!”杨萍吃惊地说:“这么多?”民警马上变脸道:“嫌多那就拘留十天,我反正是无所谓。”杨萍立时苦了脸。

    李睿忍不住说:“同志,这罚得也太多了吧。你们有执法依据吗?”民警瞪了他两眼,道:“你是干吗的?你们俩谁说了算?”李睿说:“你别管我们谁说了算,我就问问你,你这一万块的说法,有没有执法依据?”民警叫道:“怎么没有?我们这儿就是公安局,法律就是我们制定的,我们说罚多少就是罚多少。你非要嫌罚得多,行啊,还有另外一条路走呢,拘留十天。”说完还上下打量他,一副鄙夷的模样。

    李睿气得乐了出来,道:“民警同志,您多亏还是执法者呢,怎么本身不懂法呢?谁告诉你法律是你们公安局制定的?”这民警被他说得恼羞成怒,问杨萍道:“你到底怎么着?不交罚款是吧,好啊,那就拘留!”说完作势要去拉人。

    杨萍的儿子吓得哇哇大哭,叫道:“妈,交钱啊,我不想拘留,我不想拘留啊……”杨萍气得眼泪汪汪,恨恨地瞪着他,也不说话。

    李睿拦住那民警道:“同志,稍等,钱我们没带够,你等我们筹措筹措。”那民警冷笑道:“这还差不多,赶紧的,我可没耐心等。”

    李睿拉着杨萍走到外面,给朱明宇打去了电话。

    朱明宇一见是他打来的,半点不敢怠慢,听他说完情况,让他把手机交给那个民警。李睿走进去把手机交给那个民警,道:“你们领导找你。”那民警抬起半只三角眼,哼道:“哟呵,小子有点本事啊,找到我们领导头上去了。我倒要瞧瞧,你能找谁帮你捞人。”说完接过了手机去。

    “喂,哪位?”,这民警开始还语气严肃的装糊涂,但很快换上一副笑脸,“哎呀,老大,是你啊,我靠我还说谁呢……”

    这个电话打完,这民警将手机还给李睿,眉开眼笑的说:“哎呀,你说你这……既然是自己人,一上来明说不得了,还得麻烦我们朱大队。这事算个屁啊,你早说明白我就给你办了。得嘞,那你们就带人走吧。回去好好教育教育,可别这么胡来了。好嘛,年纪轻轻就这样,要是大了以后……”

    这民警还算不错,竟然把他们送到了分局门外。

    来到杨萍的越野车前,她儿子那两个同学谢过她之后,撒丫子就跑没影了。

    杨萍也不理他们,站在儿子跟前,死死瞪着他,突地,一扬手一个嘴巴抽了过去。

    但听“啪”的一声脆响,这个嘴巴打了个结结实实。那小子立时就被打懵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亲妈。

    杨萍打完这一巴掌还不过瘾,冲上去兜头又是几个嘴巴,还踢了一脚。那小子被打得啊啊大叫,连连闪躲,最后跑开去,哭骂道:“杨萍,你算什么东西你打我?你管生不管养,害我从小就没爸爸,同学们都瞧不起我……呜,你凭什么打我?你根本就不配当我妈!”

    杨萍气得脸色铁青,在夜色下,俏脸上现出银色的光辉,李睿看在眼里,吓得心里打了个突儿。

    杨萍忽然冲上去,抓住儿子的胳膊继续打他。李睿见她负气出手,用力极大,生怕她把儿子打坏了,急忙上去拉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