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3章:芳邻
    有惊,无险!

    吕青曼松了口气,羞色上脸,嗔道:“爸,你别乱说。』『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吕舟行哈哈笑道:“现在不嫁,也总要嫁出去的啊,这有什么可害羞的?”说完对李睿说道:“小李,你跟曼曼处,我不反对,可是你绝对不能欺负她。否则,我作为她的父亲,可绝对饶不了你。”李睿忙表态道:“不敢,绝对不敢,我一定好好对青曼。”

    吕舟行看看手表,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继续聊吧。”吕青曼微微惊讶,道:“爸,你刚来就走?茶水都给你沏好了呢。”吕舟行说:“你还不知道爸爸忙吗?好啦,茶水你们俩喝吧。我要走了,不要送。”

    二人把他送到门外,道别后,他把门关了,随后离去。

    李睿此时才觉出自己后背衣服都湿透了。

    吕青曼忙问:“我爸都问你什么了?”李睿苦笑着回忆了下,道:“好像什么都问了,又好像什么都没问。”吕青曼娇嗔道:“怎么可能?那是怎么问的?”李睿哼道:“还说呢,青曼啊,你竟然瞒着我,不告诉我你爸竟然是常务副省长。”吕青曼笑道:“你怎么知道的?他亲口告诉你的?”李睿说:“我认出来的。之前我参加过一次防汛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就是他主持的。”吕青曼笑道:“那也没什么呀,我爸是谁,对你有影响吗?”李睿长吁了口气,道:“是没什么影响,可是搞得我压力好大。唉,忽然好累啊。”吕青曼奇道:“有那么大压力吗?你在家里,就不要把他当省长看不得了?就当他是我父亲,叫他声叔叔就行了。”

    李睿端起一杯茶快的喝下去,道:“不行,宋书记还等着我启程呢。青曼,我得走了。”吕青曼见他这么快就走,颇有些恋恋不舍,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但表情凄然,比哭还难看,也不说话。李睿忍不住牵起她的小手,道:“放心吧,我就算回了青阳,也会每天给你打电话的。周末有空,我就来陪你。”吕青曼幽幽点头。

    两人来到楼下,吕青曼还要往外送,李睿怕阳光太毒晒到她,劝她回去。可是吕青曼怎么也不听劝,还是把他送到小区门口,等他坐上出租车离去后,这才慢慢转身回去。

    李睿回到宋朝阳家里后,宋朝阳夫妻都很兴奋的问他:“怎么样,跟她父亲聊得如何?”李睿苦笑道:“宋书记,您是不是早就知道青曼父亲是吕舟行?”宋朝阳笑道:“你怎么知道的?”李睿说:“您好几次劝我要把握青曼,我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个原因。”宋朝阳问:“吕省长对你态度怎么样?”李睿苦笑道:“不太好,也不算太坏,总之,给我压力太大了。”

    回青阳的路上,宋朝阳叹道:“小睿,压力大也别往心里去。换成我是吕省长,我对未来女婿有这些疑虑也是正常的。谁不为了自己的儿女着想呢?你要把压力化为动力,好好干,争取以后配得上青曼。”李睿说:“我会的,我一定会努力的。”

    回到青阳后,也已经正午了。三人索性到市委食堂吃了午饭,随后宋朝阳让两人回家休息。老周先把李睿送到了家中。

    李睿到家里后,给吕青曼打电话报了平安,两人又亲热的聊了一会儿。挂掉电话,李睿洗了个凉水澡,躺在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起来。

    吃过晚饭后,李睿出去散步,经过一单元的时候,现董婕妤家里的电灯亮着,想到那天从梦里偶得的想法还未实施,便回屋取了钱包。

    散步回来,李睿手里多了一束黄玫瑰,做贼也似的走到董婕妤家门口按下了门铃。

    董婕妤开门后,李睿立时把花束献了出去,歉意的望着她也不说话。

    董婕妤冷冷的说:“还以为你再也不登门了呢。”说完让开门户。李睿从她话里听出了淡淡的对自己的思念之情,心中大乐,迈步走进去,道:“怎么可能呢?”

    两人来到客厅里,李睿再次把花束递过去。董婕妤也不接,悻悻的说:“你懂不懂啊?”李睿纳闷的说:“懂什么?你说花吗?黄玫瑰不就是道歉用的吗?”董婕妤哼道:“是,没错,可你怎么不打听打听,是因为什么道歉的?”李睿奇道:“这还因为什么?只要是道歉用不就行吗?”董婕妤道:“黄玫瑰是因爱而道歉的,你觉得你送我合适吗?”李睿嘿嘿笑了两声,道:“我还真不知道,对不住了。不过我买都买了,你就收下吧,当给我一个台阶下。”

    董婕妤撇撇嘴,酒窝现出来,随后似笑非笑的把花束接过去,找个花瓶插好,又放了些净水,把花瓶放在了客厅里的吧台上。

    李睿说:“我刚从省城回来,陪领导出差来着。来吧,咱俩两天没较量了,看我今天大杀你几盘。”董婕妤说:“不行,我今天头疼,懒得动脑子。”李睿说:“头疼?里面还是外面?”董婕妤说:“里外都有。”李睿说:“感冒了?”董婕妤道:“不像。”李睿说:“我给你揉揉吧,我会按摩。”董婕妤哼道:“吹牛,我才不信呢。”李睿说:“不信试试啊,试试不就知道了?”董婕妤想了想,道:“好吧,看你是不是牛皮大王。”

    董婕妤侧坐在沙上,李睿站在她身旁,两手轻柔的给她按摩着头部,问道:“怎么样?”董婕妤说:“还行。”过了会儿,李睿又问:“舒服些吗?”董婕妤嗯了一声。又过了会儿,李睿刚要再问,董婕妤忽然缓缓把头靠过来,靠在了他身上。

    李睿从未见过董婕妤如此亲昵的举止,心中惊疑不定,手上动作下意识就停下来,心头划过一丝旖旎。

    “你别多想,我只是借你的身子靠一会儿!”董婕妤语气略有几分衰弱的说道。

    李睿大着胆子把手抚到她洁白的额头上触了触,有些不确定,又在自己脑壳上抓了一把,道:“也没烧啊?”董婕妤说:“你继续按呀。”李睿嗯了一声,继续在她头上按摩起来。

    他手法时而轻柔,时而厚重,董婕妤就感觉脑袋或胀或松,一通按揉下来,竟然很舒服,忍不住赞道:“你倒不是吹牛,真有两下子。”李睿得意笑道:“那是,我这可是给我爸按摩腰椎练出来的。”董婕妤话题转换的极快:“你还说周六请我吃饭的,说来说去还是没诚意。”李睿按捺不住内心的欢喜,道:“婕妤,我真不是故意的,周六上午我就陪宋书记去了省城,晚上又留在省城过夜,想请你吃饭都没时间啊。”董婕妤慢悠悠的说:“以后啊,要是答应了人家的事情做不到,那就趁早不要答应。”李睿被她说得非常尴尬,想了想,柔声道:“下周,抽个时间我一定好好请你吃饭。”董婕妤哼了一声,道:“又来了。”

    李睿被这个女人的小性儿弄得作声不得,只能一心一意给她按摩。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睿两手已经有些酸痛,不自主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董婕妤却没有任何反应,一如睡着了的人,靠在他身上只是不动。

    李睿居高临下,看着她那一头乌黑茂密的秀,那雪白修长的脖颈,那魔鬼般曼妙的身段,心中爱煞,情不自禁微微躬身,用双臂将她上半身轻柔的搂住。

    董婕妤陡然出口问道:“你干什么?”李睿吓了一跳,急忙松开她,结结巴巴的说:“没……没干什么。”董婕妤冷笑道:“以为我睡着了就能对我为所欲为?”李睿讪笑道:“哪有,没你说得那么严重,不……不过是怕你睡着了以后着凉,所以就……”董婕妤冷笑道:“这么说你还是好意喽?”李睿嘻嘻赔笑,如同犯了错的孩子。

    董婕妤离开他的身子,抬头白他一眼。尽管那双美眸里面差不多只能看到眼白,但李睿还是被这一刹那的风情所深深吸引。

    董婕妤起身道:“好啦,我困了,你回吧。”说话间站起身来,但可能因为侧坐的时间太久,两腿竟然有些麻木,站起来的瞬间就两腿一麻,向外侧倾倒。李睿就站在她身旁,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瞧着她摔在地上,立时伸出双臂,将她婀娜多姿的身子紧紧抱住。

    一股浓厚并且猛烈的成熟男子气息骤然将董婕妤包裹得严严实实,让她忽然间有些呼吸难以为继,身子娇软无力,如同断了翅膀的蝴蝶一样瘫软在李睿怀里。

    李睿将她牢牢抱住,不无埋怨地说:“怎么这么不小心?”董婕妤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李睿就见她那双失神的美眸里划过一片光彩,既妩媚,又幽怨,着实令人心动。董婕妤楚楚可怜的说:“我腿脚都麻了。”李睿道:“这好说。”说完抱着她慢慢坐在沙上,不过,哪怕是她已经完全坐在了沙上,仍然是搂着她不放,姿势虽然没有正面搂抱那么过分,却依旧显得异常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