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最强特种兵王 > 第1792章 势如破竹
    “来吧,你再写一次,我再感受一下。”叶凡右手又按在了后背丹海处。

    宁蝶再次举剑写下第一个字。

    等她收剑以后,叶凡说道:“这一次,我用我的元气在你体内运转,你闭上眼,不要看,全心感受我元气是怎么运转的。”

    “嗯。”宁蝶点了点头。

    叶凡换了个手,左手按在其后背,右手则是绕到了前面,抓住了宁蝶握剑的右手。

    宁蝶没料到叶凡这样做,身子猛地一哆嗦,下意识的想往前冲,但叶凡已在她耳边说道:

    “冷静点好吗?我们没有时间浪费,这还只是第一个字,还不知道这方法行不行得通,你少一惊一乍。”

    宁蝶咬了咬牙,强忍着浑身难受,僵站在原地,而白如雪的脸蛋,已经红成了猴屁股一样。

    正常,长到今天为止,她都没有与异性如此亲密过,一只手在臀边上缘,一只手被握着,整个后背贴在叶凡身上,可以说,整个人都在叶凡怀里。

    这是没办法的事,叶凡要握到她的手,那身体只能紧贴着她。

    但叶凡根本就没有半点邪念,他想着的都是剑迹的事。

    “平静下来了吗?”叶凡问道。

    宁蝶又撒了个冷颤,因为叶凡在她耳边说话,热气都喷到了她的耳朵和脸蛋上,刺激得她想跳出去。

    “再等一下。”

    “嗯,快点。”

    好一阵后,宁蝶才说道:“可以了。”

    “我要开始了,你闭上眼睛,用心感受。”

    “嗯。”

    叶凡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即催动元气,注入左手掌心,通过穴位渡入宁蝶体内。

    再顺着宁蝶丹海出口处的经脉流向宁蝶右手,到掌心时,叶凡握着宁蝶的右手刺出了长剑,笔划起,剑尖在墙壁走动,时急时缓,瞬间便写完了最后一笔。

    宁蝶感觉到叶凡收剑后,第一时间看向墙上的字,顿时怔住了。

    只因为,叶凡刚刚写下的这个字,与她最开始写的很接近,也就是说,比她后面写下的字要顺畅得多,自然的多。

    这可是叶凡第一次出剑啊,而且是握着她的手写下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此时,叶凡直直看着墙上的字,看了好一会儿,摇头道:

    “不是这样,还有几个地方不对劲,再来吧,你什么都不用做,闭上眼,身体不要紧绷,手不要僵着,随我手动。”

    “嗯。”

    两人进入了第二次试验。

    接着又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随着次数的增加,墙上的字越来越自然,到第六个字时,几乎已与宁蝶最先写的一模一样。

    但宁蝶知道不一样,因为叶凡在她体内运转的元气强弱,绝大部分和她相似,但有两个地方有区别,正是叶凡先前圈出的两道笔划。

    “应该差不多了,你记住了吗?”

    宁蝶当然记住了,元气的强弱,她能细微的感受得一清二楚。

    “你试一试,看看是不是想要的效果?”

    叶凡退出一步,靠在墙上休息。

    宁蝶闭着眼睛回想了一下,正准备睁开眼时,叶凡说道:

    “就闭着眼吧,别用眼看,有时候眼睛会欺骗人的,特别是你之前已经有了固化的印象。”

    话音落,宁蝶已出剑,剑身游走,笔划顿生。

    叶凡两眼紧紧盯着,直到宁蝶写完时,他笑了。

    而此时,睁开眼的宁蝶看着刚写下的字,眼皮跳个不停,眼神也跳个不停。

    因为:她看到这个字的第一眼,便明显的感觉到字体的笔画中,蕴藏着一种奇妙的神韵,这是她以前写出的字体里没有的。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叶凡,看到了叶凡灿烂的笑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仍是激动问道:

    “是这样吗?”

    “是!”

    叶凡的回答简短有力。

    宁蝶的小心脏一下子冲到了喉咙口,热血也在瞬间沸腾,直冲脑海。

    她先前一直在怀疑叶凡的判断,而从看到刚才那个字起,她已能确定叶凡是正确的,肯定是正确的!

    “第二个字呢,第二个字要怎么做?”

    “老办法吧,这样省事一些,也省时间。”

    叶凡再度站在了宁蝶的身后,如先前一样,左手抵在其后背丹海,右手握住了宁蝶的右手。

    他先是感受宁蝶元气的运转,找出不当之处后,再用自己的元气做示范,经过三次试验以后,再把主动权交给宁蝶。

    宁蝶闭着眼,出剑,第一个字,第二个字,收剑!

    看到两个字时,喜悦和激动再一次袭卷宁蝶的整个身心,先前只是一个字,虽有神韵,但不明显,而现在两个字以后,神韵更加明显了一些。

    继续!

    第三个字,第四个字……

    一次一次的试验之后,已到了第十二个字,可谓势如破竹。

    当宁蝶再回头看向叶凡时,发现叶凡坐在地上,腾藏蹲在旁边扶着他。

    她微微一愣,忽然想到了一事,心中顿时猛的一震。

    她忽然想到了,叶凡现在剑气入体,是不能催动元气的,一旦强形催动,不止会疼痛加剧,而且会加速剑气的游走,也就是,会扩大经脉的损伤,也可以说是,会消耗叶凡的生命。

    平常情况下,宁蝶是记得这事的,但因为事关剑迹,她疏忽了!

    明白到叶凡在忍着剧痛教自己时,甚至不惜身体中的伤势时,宁蝶心中突然揪得像一团麻花。

    她眼眶有些泛红了,近乎咆哮吼道:

    “你这是干吗,你在受折磨,我在长进,你在痛苦,我在高兴,你让我心里怎么想?你这个蠢猪!”

    叶凡平静看着她,缓缓道:“有什么好激动的,我答应帮你破掉第17个字,甚至第十八个字,这便是承诺,我只是对自己的承诺负责而已,你用不着觉得亏欠,来吧,第十三个字。”

    “你……”

    “别你了,老师,有的人把承诺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你不让我兑现承诺,我只会更受折磨。”

    “……”

    宁蝶说不出话来,他看着叶凡平静的脸色,忽然感受到了这个男人可怕的韧性、坚定和坚强。

    又继续了,十四个字…十六个,下一个便是第17个字。

    这时,叶凡说道:“第十七个字,我就不做示范了,你闭上眼,一口气往下写,不要停,写不下去时再停住。”

    宁蝶的心沉静了下来,她闭上了眼睛,举例刺出,一气呵成,到了第16个字,剑势仍往下走,进入第17个字,到了倒数第二笔……

    她曾经怎么也突破不了的关卡,然而此时,有如水到渠成一般,无比顺利的转到了最后一笔,再跳入第18个字,依然势如破竹。

    跳入19个字,还是横扫而过,再第20个字,直到20个字的最后一笔,剑势才灭。

    她睁开眼,看着墙上的20个字,久久都难以置信!

    是的,换成其他学员,也难以置信,一朝破三字,且是靠近结尾的三字,这是何等恐怖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