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第三百零六章 来,下盘棋
    法则显化虽然多种多样,但如果走到极致却都只有共同的一种究极形态,而冰霜女王便是这水系法则的究极形态!天贝族是典型的水系法则亲和,历史上曾有过天赋超绝的天贝族强者,曾在水系法则一道上走到了极致,而他所使用的水系法则显化,便是这冰霜女王!而历数天贝族历史,做到这一点的也仅仅只有这么一位而已,可现在,王重竟然做到了这一点!

    这怎么可能?他才修行多少岁月?而且,他并不是单一的专精水系法则啊,刚才的火系法则,光是看看火魔族伊利丹族长那一脸震惊的表情便可知道,那尊元素火王,只怕也是火系法则的究极形态!竟然可以同时将水火二系法则都达到这样的境界,这、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这简直就不是人!

    “这地球人的水火二系亲和能力实在是……”

    “能同时将两条法则之路走到究极,这样的天赋让人无法想象……”

    “只要得到法则极致的认可才能做到,这跟力量的层次都没什么关系,地球人……”

    现场一片宁静,有的只是无数张瞠目结舌的脸,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紧跟着,更多的原点在这黑白棋盘的空间中绽放、盛开!

    有金光耀眼的天神战将;有巍峨巨大,仿佛要笼罩整片世界的世界树;有厚实坚固,阻挡一切的石头巨人……金、木、土,具有明显的元素特征,且每一尊的气息竟都能与之前的水火二系显化相媲美!

    “五行法则俱全!”

    “他……不是只有水火二系亲和吗?!”

    “这、这是地界的……神啊!”看台上的大佬们终于再也坐不住了。

    地界就是由五行法则所构成的,或者说,五行法则是组成第四维度、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构成!掌控五行元素,就等于掌控整个地界,是地界一切生灵所能达到的究极极致!

    可事实证明大佬们的震惊还是太早了些。

    轰!

    随着五行法则的显化神像降临,空中有一片光明笼罩,有一长着双翼的天神、浑身散发着无尽的金光悬空,宛若光明之神。又有黑暗遮蔽,比之前木子的冥王法则还要更加幽深的黑暗,笼罩一片虚无,仿佛在瞬间剥夺了这世界的所有,让人完全不知身在何处。更有三头六臂的凶悍修罗,带着无尽的混乱杀伐之意……

    轰!轰!轰!轰~~

    接二连三的神像从空中砸落下来,加上之前的五行法则显化,足足有十一尊!

    它们沉默不语,宛若王重的棋子般矗立,鼎立于这片黑白棋盘的天地间,仅仅只是无声的凝视已然像是彻底掌控了这方天地,浩浩荡荡,竟对应天地间的十一种本院法则。

    而王重,则是矗立在这十一尊神明的显化之中,宛若众星拱月般被捧在中央,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点!

    血魔老祖的脸色变了,他能感受到来自对方那十一尊恐怖神像的压迫,若说之前光是五行法则才仅仅只是能顶住血河图的话,那现在,血河图已然能感受到了压制!而且是全方位的压制!

    这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同时显化十一种本源法则?!

    这可是十一种本源法则,其中还包含了天界的七大至高法则!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别说地界,恐怕就算在天界也没有人能做到吧。

    而且,就算他真的悟道无敌,可能量呢?催动法则也是需要力量的,他的力量从何而来?!就算他拥有近乎王级的力量,也不可能同时催动十一种本源法则吧,那等于是自行运转一个宇宙啊!就算是积累了无尽纪元的血河图,也根本支撑不了这样的消耗。

    他会很吃力!这样的力量消耗和法则运转,就算是机械族的超级主脑也会在瞬间崩溃,何况乎人?

    血魔老祖冷冷的盯着王重,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丝破绽,可他看到的却只有轻松和随意。

    老王的脸上带着微笑,他知道血魔老祖在想什么,可对方打错算盘了。

    这十一种法则的显化是天地主宰领域对法则精髓的具象化,并不需要自己亲力亲为,坦白说,若真是十一种法则齐聚,哪还有给血魔老祖思考的时间,那光是显化的威力只怕瞬间就足以荡平半个地界了,不过这样的力量,在自己进阶金丹的时候说不定可以拥有。

    这一刻,他真切的体会到:相由心生,言出法随。

    “王!”十一尊宛若神明般的巨像向王重施礼,各种规则之音和天地之力齐震,动荡起来,宛若天地都在朝拜,威严的力量本质引的地界所有的文明都纷纷侧目,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地球人竟然能折腾这么大。

    不是风头最大的冥王,也不是在镜面世界呼风唤雨的墨问,而是这个王重,这个在星盟体系内完全可以控制的存在。

    “装神弄鬼!”血魔老祖双眸一闪。

    别人可以害怕、可以疑神疑鬼,但他不能,这是生死之战,稍有迟疑便是万劫不复!

    何况,他虽未曾真正见过十一种法则的力量,但料来那绝对是足以横扫整个地界的大恐怖,可眼前这威胁显然还没达到那样的层次,多半是外强中干:“杀!”

    九大王级齐齐动手,滔天的血焰如狂风暴雨般骤降,覆盖全场,要直接碾压王重的天地棋盘。

    老王右手一挥,原本跪拜向他的十一尊显化同时站起、力量迸发。

    只见在那棋盘显化的四周,有宛若太阳般的巨大火球在那火元素显化的身前凝聚、有仿佛要刺破天地的金色巨枪在金元素显化的身前凝聚,更有厚重的、遮天蔽日般的石墙凭空凝结、有漫天的冰雪风暴响应、有生机勃勃的世界树宛若根基般将它无限延长的根须布满整个棋盘、整片天地!

    而在棋盘显化正中央的那六尊神像更是恐怖,六人集合,竟似是凝结出一片天地来,有光明有黑暗、有混沌有秩序,更有规则和命运,种种大道糅合其中,散发着至尊无上的光芒!且先不说威力,光是这显化的气魄已然是让血魔老祖色变。

    本以为那只是吓唬人的外强中干之物,实际接触时,除了水火二系法则确实强横之外,其他法则力量感觉都要稍次一些,仿佛只是一种衍生品。

    但这威力还是让人吃惊了,真亦假、假亦真,人家能真正显化出一个完整世界,哪怕只是自动推演,这层次岂是能等闲视之的?爆发之下的血河图几乎是完全侵袭不进去,直接被那方世界拦阻在外。

    不止是血魔老祖,连同看台上的诸多大佬们都看的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只是一愣神间,十一人的攻势已成,所有的力量在汇聚后化为了无尽的金光,与那笼罩而来的漫天血雨狠狠碰撞到一起。

    轰!

    天地为之色变,刚刚才平静了不到两分钟的竞技场剧烈的震颤起来,别说观看场中那两个恐怖存在的战斗了,所有人都感觉屁股下有一股无穷的力量狠狠一冲,许多虚丹乃至更弱一点的观众竟被那来自地下的震荡力直接震得从座位上抛飞了起来!

    这可是仙王竞技场,更有SSS级的灵能防护罩保护,可竟完全无法阻隔那两人战斗的余波,空中人影乱飞,一片鬼哭狼嚎的惊叫声,看台上瞬间躁动狼藉一片。

    可还没等这些躁动的看客们从恐慌中回过神,只听得‘咔咔咔咔咔’一连串脆响声……

    深蓝色的灵能防护罩上中央竟出现一丝裂痕,几乎是毫无停歇的,随即那裂痕便开始顺着防护罩顶端疯狂蔓延。

    咔咔咔咔咔……

    仅仅只不到两秒,密密麻麻宛若蛛网般的裂纹已然遍布了整个灵能防护罩!

    这似乎是到了一个防护罩的临界点,不断延伸的裂纹和咔咔声响稍稍一顿。

    “防护罩要碎了!”

    “我的天哪,这真是SSS级的灵能防护罩吗?!”

    无数惊恐的观众此时才意识到了这一点。

    只见防护罩上那碎裂的宛若雪花般的痕迹,里面金光和血光膨胀充斥,完全看不到任何一点多余的信息,紧跟着……

    轰!

    SSS级的灵能防护罩,碎了!

    整体的崩溃,防护罩的残余在顷刻间便已被冲洗得点滴不剩,紧跟着便是那恐怖的震荡波和金红二色气流倒卷,宛若冲击波一般疯狂的冲向看台四周。

    哗哗哗~~

    有五彩绚烂的巨大贝壳拦截住了东面看台的方向,那是天贝督主的次元壁障,天贝族最引以为傲的防御手段,受那两人冲击波的侵袭,虽是微微有些颤抖,但却屹立不倒,坚固异常。而在正面看台上,有雷霆组成的雷网、有宛若世界树般的巨枝缠绕的壁障等等,层层叠叠阻拦在正面的看台,最为稳固。可南边、西边看台却就没这么幸运了……

    只见那纯精石铸就的两面看台,此时就宛若被人用一把巨大的砍刀给劈得稀烂,完整围圆的环形看台到处都是巨大的缺口,地上到处都是数十米宽、数公里长的巨大凿痕,数十万人起码有百分之三十都消失无踪,那些侥幸留存的缺口看台上倒还有约莫数十万人残存,可此时此刻,这些幸运的残存者们也早都已经全吓呆了。

    没听说过看文明战都能看出危险的!

    何止是这些人吓呆,就算是看台上的诸多大佬们、作为裁判的天贝督主等人,此时亦都完全是始料未及。

    上一秒还是整个星盟的盛会,两个种族的私愿争斗,可此时此刻,却直接就演变成了整个星盟的惨剧!要知道,今天能坐到这竞技场中的,在地界可绝非普通人,大多数都是五六级文明里的中坚精英,可只是因为防护罩破碎,被王重和血魔老祖的战斗余波所波及,直接就死伤上十万人!所有大佬们几乎都可以想象到,当消息传开时,整个星盟只怕都要鬼哭狼嚎了。

    但是,怎么可能这么强!

    天贝督主已经事先有过判断,让机械族拿出最好的SSS级灵能防护了,可仍旧是顶不住,甚至连作为裁判待在那竞技场中的天贝督主都没能保护周全!

    没办法,原本准备的一切标准都是以王级的程度来衡量的,但无论是血魔老祖秽血转生的九大老祖,亦或是王重那诡异的天地棋盘真身中所显化出来的十一法则神像,任何一个的力量都足以堪比王级,这足足二十个王级在场中发威肆虐,就算是SSS级灵能防护也没辙啊。艾尔莎督主能在这二十个超级强者的战斗中自保有余,还能在最危急关头护住东面看台,那已然是逆天般的强大了。

    无数大佬都有种心悸的感觉,当然不是因为现场死了十万人,而是因为血魔老祖的强大。

    血魔老祖,藏得太深了!血魔族也藏得太深了!凭借血河图能拥有如此九大王级的战力,这可是九大王级,现阶段地界的任何八级文明都不曾同时拥有过九大王级!虽说他这九大王级空有力量而无法则,但那也是王级的力量啊……扔到任何地方去都是毁天灭地的存在,这样的血魔老祖,地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拿他有半点办法!就算是天贝族和火魔族联手都根本不可能制裁得了他。

    有这样一个无敌强者,血魔族的实力显然已经足以与其他八级文明抗衡!

    卡利丹族长的脸色阴晴不定,亏他还一直将血魔族视为上不了台面的跟班,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强大如斯,这是多能忍,难怪血魔族最近这么多动作,他们是觉得不需要再忍了。可更恐怖的是,那个地球人……

    面对如此强悍的血魔老祖,他竟然能正面硬抗?!这……这小子还只是个实丹!

    这要让他成长了,还有其他人说话的余地吗?

    现场安安静静,无论是震撼中的大佬们、被吓傻了的观众们,此时似乎都集体忘记了出声。

    失去了灵能防护的桎梏,倒是让竞技场中的战斗变得清晰起来。

    只见场中狂涌的血雾和金光还在交碰着,以竞技场的中线为界,彼此剧烈的摩擦、角力,相持不下。

    可这样的势均力敌仅仅只是持续了三五秒钟。

    轰!金光闪耀的十一尊神像开始占据上风!

    论单体力量,他们和那九大老祖其实相差无几,都已经达到了地界所能容纳的力量极致,可他们毕竟要多两个人,胜负的天平开始朝着王重倾斜,那滔天的血光竟出现溃败的迹象。

    不可能!这不可能!

    血魔老祖目眦欲裂!

    太意外了,祭奠出血魔族的九位祖宗,这可已算是血魔族的镇族手段了,他本是想速战速决的,可没想到,被压制的竟然是自己!

    不接受,绝不接受!

    血魔老祖毫不迟疑的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紧跟着手中一翻,只见在他喷出的精血血雾中红光闪耀,长条的血河图从血雾中飞腾而起,四周血光汇聚,形成一个巨大旋涡。

    呜呜呜呜呜~~

    空中霎时间有一片鬼哭狼嚎声四起,那被轰出的竞技场缺口残骸中竟有无数光点凝聚,化为一个个惊恐的灵魂。

    是刚才那些被战斗余波波及而死掉的亡魂!刚刚死掉的灵魂本是没有意识的、甚至是碎散缥缈的,可在血河图的强行抽取下,竟生生将他们无意识的灵魂统统聚集了起来,让他们看清了自己的处境,非但知道自己已经身死,更是感受到来自血河图中那恐怖的吸力。

    血河图,要吞噬这刚刚死掉的十万生灵!

    “不要!我不要被吃掉!”

    “救命!救命!天贝督主救命!”

    亡魂们惊恐到了极点,原本愉快的饕餮盛会,此时竟变成了他们的噩梦,付出了性命还不够,竟还要吞噬自己的灵魂!

    “血魔老祖!住手!”天贝督主怒喝,若说刚才灵能防护破碎、导致上十万星盟精英死亡是个意外,那此时此刻,血魔老祖的所作所为却已经远远超出意外的范畴了!没人愿意死后的灵魂成为被人圈养的养分,在那血河图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受尽苦楚,这是……犯众怒啊!

    “他们死也是白死!”血魔老祖显然没有任何准备停手的打算,事已至此,哪还有别的半点退路:“不若统统变成了血河图的养分,待我血魔族辉煌时,我血魔老祖亲手替你们镌刻荣耀的徽章!”

    “救命!救命!”

    空中的鬼哭狼嚎之声大响,无数灵魂宛若流星般朝着血河图中飞坠而去!

    血河图这东西,汲取灵魂的力量为己所用,献祭的灵魂越多,战力越强,而且新祭奠的灵魂往往拥有着超强的爆发,这十万抵得上平时积蓄的十亿!爆发力更是百倍千倍之,能力的增幅完全没有上限。场中原本与他势均力敌的金光瞬间便被压制,可此时,天贝督主、卡洛斯族长等众多王级大佬们已经齐齐动手了。

    “血魔老贼!你敢当着我等的面屠戮我的子民?!”

    “天舞宝轮!”

    遮蔽了整片东边看台的次元壁障瞬间化为一只巨大的贝壳,闪耀着夺目白光,宛若轮盘般朝血魔老祖飞旋斩来。

    “千煌雷烈!”

    空中有雷神的法则显化,鹰嘴翅身,手持巨锤,勾动九天雷劫,煌煌天威、雷霆滚滚!

    主位上,一双双恐怖的大手、一片片滔天的法则之力从空中压落,足足六大王级同时出手,联手压制,要降服血魔老祖!

    “哈哈哈哈!好一堆王级,今天敢与我为敌,教你们后悔!老子要你们所有人都去死!”血魔老祖也早已是杀红了眼,事已至此,今天若是不能一战震慑天下,那血魔族无论如何都难逃灭亡的结局,唯一的生机,便是以一己之力抗衡整个星盟!

    王级又如何?血河图中便有足足九尊!是的,秽血转生的亡魂空有力量而无法使用法则,并不能视为真正的顶尖王级战力。无论天贝督主还是泰坦卡洛斯等人,他们其实都足有单独与自己一战的能力,但那是建立在他们手持族中至宝的情况下。比如一直被天贝族存放在天门里、守护天门内门的七彩琉璃罩、比如泰坦族用来镇守奥丁山脉的雷神锤,可这些东西,他们此时并没有带在身上。那可是镇族宝物,往往都是存放在族中重地,有特殊用处的,像雷神锤便是用来镇压奥丁山的无尽天雷、又或是像七彩琉璃罩那样守护天门山门,不能轻易挪动,不可能随时都给族长们带在身上。

    而自己,此时却有血河图在手,有这满场百万精英生灵为自己源源不断的能量,他无惧任何人的挑衅,甚至都无惧六大王级联手!

    开始时他还有些顾忌众怒难犯,因此一直有所收敛,可此时此刻,六大王级出手,已然等于是断了血魔老祖的退路,让他再无顾忌。

    “开!”

    他一声爆喝,手中本已盛光绽放的血河图卷变得更加闪耀,那鲜血的颜色几乎都已经超脱出色彩的范畴,遮蔽整个世界,浓郁得仿佛能在空中滴出血来!中心的血河旋涡更加庞大,吸力更足,这次可不再只是针对已经死掉的亡魂,而是满场那上百万还活着的观众!

    一些实力弱小的虚丹,只在这一瞬间便已全身瘫软,被空中那无处不在的血雾生生抽取了灵魂,唯有一些实丹境或是较强的虚丹还能勉强挣扎一下。

    几大王级色变,再顾不得出手对付血魔老祖。

    在这看台上的,不止是有星盟各大文明的精英,更有不少是他们族中的优秀子弟、甚至是儿女孙婿,若是被这血魔老祖一股脑的端了,就算杀了他又如何?那样的损失是六大王级绝对无法接受的。

    旋转的贝轮瞬间收回,护住身后一大片看台,空中的雷神显化也放弃了引动的九天之雷,而是在主位看台上凝结起了一片密集的雷霆电幕,以阻绝那血气的侵袭。

    “生木之道,万物复苏。”一莫长老微微一叹,双手微拂,一片绿荫葱葱的枝叶从地底升起,轻易穿破坚硬的看台,形成盘根绞错的壁障护卫在普通看客身前,有萌萌绿荧之光星星点点飘散空中,瞬间驱散那附近的血雾……几大王级,都是不约而同的在瞬间选择了放弃进攻、转而救人,将看台四周的近百万人全部护住。

    马东等人也就是运气好,临近在这些大佬的身侧,本身就被大佬们的气息所保护,没在第一时间丧命,此后又有诸多王级的保护,否则以地球人的实力,只怕瞬间便要集体悲剧,此时除了惊出一身冷汗之外,也是无比的紧张担心。

    这血魔老祖竟然恐怖如斯!连六大王级在他面前都被迫防御,王重,还能战吗?

    血河图的汲取被几大王级强行中断,可这对血魔老祖来说已然是无所谓了,他并不是真的想杀戮,就算杀心再重,他也知道若是屠尽现场这百万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此举不过只是逼迫六大王级无法腾出手来围攻自己罢了。

    而只需要干掉王重,只需要赢下这场文明战!以自己所展现出来的强横实力,就算六大王级对自己再如何不满,在自己已经停止杀戮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真把自己怎么样的,最后不外乎就是让血魔族给那些已经死伤者支付抚恤,或者让自己公开道歉之类不痛不痒的惩罚而已,毕竟目前死掉的基本都只是些五六级文明的人。

    否则,若是选择彻底决裂血魔族,那万一杀不掉血魔老祖反而被他逃掉的话,其他几个八级文明可就要头疼了,他们的所有族人,必然都要面对一个杀不死的超级强者的疯狂报复!将一个无所顾忌的恐怖强者得罪死,那是任何还想将文明延续下去的势力都不会干的蠢事儿。

    只要到那一步,血魔族就仍旧还是胜利者!

    他眼中闪动着血光,感受着六大王级攻势立止的同时,所有血河图之力都已经在这刹那间调转了方向,他要一击制胜!绝不给那个地球人任何翻身的机会!

    可还没等他将那眼看着已经支撑不住的金光彻底轰散,那金色的光芒已然产生了变化。

    只见原本对立的金光在瞬间消散,放任血雾长驱直入,可与此同时,消散的金光却在地面上显现,加持在了原本黑白相间的那天地棋盘上。

    “以天地为盘,以众生为子。”王重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低沉有力,宛若有神明在低语,沉嗡间,震响大地,让那金色的棋盘变得闪耀夺目:“我即是主宰!”

    金色的棋盘瞬间延展,无视那血雾的范围,从地面延伸,直接将血魔老祖都囊括其中,紧跟着。

    “定!”

    言出法随,主宰领域!

    无尽的血雾在瞬间被定住,宛若一副画卷。

    四周空中原本有无数正朝血河图中疯狂坠入的亡魂们,此时得已停住了坠落之势,沐浴在那金色棋盘的祥和光芒中,脸上的惊恐瞬间散尽,目露安详,渐渐消散的同时不忘朝着王重的方向顶礼膜拜!

    老王其实也是拼命了,以近乎燃烧半颗实丹为代价的言出法随,原本只是要阻止血河图的继续增强,可没想到竟然出现了意外的效果。

    他能感觉到此时力量的增强,而且是疯狂的增强!

    面对血河图积蓄了无尽年代的力量,光凭借真龙之气还是不够的,毕竟老王只是个实丹,也不足以将天地棋盘的威力发挥到这种地步。可此时此刻催动天地棋盘的已然不仅只是真龙之气了,而是信仰之力!是来自那些被他从血魔老祖的口中抢夺下来的、超度的亡魂们!

    这种力量没有任何传送的途径,老王甚至都搞不清原理,似乎是从心中凭空生起。让他能感觉到每一个亡魂的意志、能感觉到来自每一个亡魂的感激,甚至能在内心直接听到他们的祷告声。随即,这股来自精神层面的力量,几乎是瞬间以几何倍的速度增长!简直就是庞大浩瀚得无穷无尽。

    这……有点像是……

    如此激战时刻,老王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丝与战斗无关的想法。

    只因这股庞大的力量,竟让他感觉到有点熟悉,就像曾经辛巴教他在天讯上战斗时积累命运轮盘的那种力量一样!只不过当时那种力量太微弱了,而现在,很强。

    他甚至能直接感受到这股力量对一直沉睡的辛巴以及黯淡下去的命运轮盘所带去的冲击!

    老王瞬间恍然,原来早在自己还在铸魂期时,就已经在接触信仰之力了!那时候在天讯上的战斗可以积蓄命运轮盘的力量,当时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一个虚拟世界中的战斗为何能给命运轮盘充能?老王完全无法想象其原理,但现在他明白了,命运轮盘汲取的,是他战斗胜利后,那些追捧者、那些粉丝们的信仰啊!

    那是何其庞大的力量,否则,怎配让一个区区铸魂生灵去撬动命运的轮盘,怎配判决一人生死?!

    原来自己早在铸魂期时就已经开始尝试操控信仰之力了,而这可是地界的王级金丹们研究了一辈子都没能做到的事儿!

    地球人的修行天赋是很高,但说真的,老王觉得自己还是比其他人高得太离谱,之前不明觉厉,可现在,老王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天赋为何如此与众不同。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瞬间融会贯通,之前修行上还有些许想不明白的地方,此时也尽都释然。

    辛巴早就给自己打下了太过坚实的基础,而且是那种坚实到让任何人都无法相信、甚至是足以让整个地界无数文明都为之颤栗臣服、无法想象的恐怖基础!

    一念通,百念通!

    原本只是借助天地棋盘才能使用出来的十一种法则显化,此时此刻竟然凭空通透,脑子里有无数的想法、无数的感悟,这种思维的瞬间升华和进化,老王感觉自己都快白日飞升、立地成神了。

    老王悬停在空中,脚下那覆盖天地的金色棋盘变得无比的清晰、无比的闪耀,连那被定住的、浓浓的血雾在这闪耀的金光中都仿佛变得稀薄了起来。

    这种感觉,太好!居高临下、俯瞰众生,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若说之前的言出法随还有法则的痕迹、有刻意的痕迹,那此时的老王才算是真正领悟了什么叫做以天地为盘、以众生为子!

    不需要喊什么法则的口号,不需要做出什么引导性的行为去勾通天地,只需自然行径的一言一行、甚至是一个意念,便都代表着天地的意志,我即是主宰!这才是超越金丹境界的、真正的言出法随!

    “战斗还未完结,这是我地球和血魔的恩怨。”他微笑着开口:“诸位不必插手。”

    淡淡的话语,却是穿透人心,让刚才还怒不可揭的六大王级都迅速的平静下来,竟是瞬间便再也生不起任何战斗的欲望!

    天贝督主、一莫长老、卡利丹族长、卡洛斯族长等人俱都是心中震慑,修行到了他们这层次,便几乎不可能再被任何外物所打动、干扰其意志,可王重却做到了,而且不过只是用了随口一言。

    这个地球人……

    血魔老祖怒极了,他能感受到血河图被对方压制,而且是靠力量强行压制!这可是血魔族无数代先祖力量的凝聚,还加上他不惜激起整个星盟众怒,现场献祭的十万精英亡魂,竟然敌不过一个修行不过数十年的低等文明的猴子!

    荒谬!耻辱!奇耻大辱!

    “死!要你死!老子要宰了你!”他暴怒脱口,九大老祖亡魂冲天而起,将那被棋盘镇压的血光强行带动,化为一柄柄血矛!

    可下一秒……

    “来下盘棋吧。”老王微笑开口,随手一挥。

    只见原本还鲜活的九大老祖亡魂,随着老王开口一言,直接就被定身,黑白色的光柱直冲云霄,让直接被成了黑白两色的立体网格,血魔老祖等纷纷被网格束缚,从空中跌落,砸立在那棋盘中,成为一颗颗呆若木鸡的旗子,陈列在棋盘之上。

    “我地球文明,有一游戏,名为星棋。”老王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平平淡淡。

    星棋,双方各有十一子,王重那边自然便是十一尊法则的显化,而血魔老祖这边,九大老祖亡魂,血河图本身,再加上血魔老祖自己,刚好也是十一个棋子。

    “来玩一局吧。”老王微笑着。

    所有人都听到了。

    艾蜜莉尔、萝拉等人就不说了,连同莎莉斯特、艾娜公主等人,此时都只感觉王重的声音无比的悦耳,听的她们如痴如醉,宛若天籁之音。而现场那好不容易才被六大王级保存下来的其他普通修行者,则更是听得痴迷了,瞬间就搞懂了这复杂的地球星棋规则,更甚是感觉手痒难耐,忍不住想要立刻下上一盘。

    血魔老祖当然是不听的。

    王重的这种大道魅惑之声,或许能让普通金丹为之束手,可但凡是金丹大能都能有抵抗力,就更别说他这样的王级,顶多也就是干扰一些情绪而已。

    此时的血魔老祖是暴怒的,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那九位老祖亡魂的掌控,甚至连对血河图的掌控都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体,都被这棋盘的规则所剥夺!

    他能感受到好几次棋盘的意志在催促自己动手下棋,催促自己向老祖亡魂所化的棋子发出命令,但血魔老祖在抗拒着,他可不想被敌人牵着鼻子走,他选择对抗这规则,选择不动!血河图中的亡魂是不死的,他不信对方的领域可以违背这一点!

    他成功了,棋子没动,可随即他就看到空中的王重悠闲的一伸手,火元素棋子朝一个老祖亡魂的方向风风火火的杀了过去。

    无法反抗,甚至是压根儿就没有反抗的意志,在两颗‘棋子’碰触到的瞬间,老祖亡魂就被‘吃掉’了,化为飞灰,点滴不剩。

    这是棋盘的规则!

    血魔老祖的脸色变了,虽然无法掌控,但是却能感受,当老祖亡魂消散的瞬间,他明显能感觉到和自己心心相印的血河图凭空变弱了一截,有大量的能量消散在天地间。

    这棋盘的规则太强大了,远远凌驾于血河图之上!他不是泯灭,而是吸收了亡魂的力量彻底同化成混沌的力量,这个不要脸的,这是血魔族数万年的积累啊。

    血魔老祖有点慌了神,无敌的信念在此时出现了一丝动摇,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再和对方的规则所对抗,唯一的生机就是在对方的规则内、在这棋盘上决一胜负。

    可,他原本就是第一次下星棋,连规则都是刚才才听说,而且因为本身的对抗情绪,他连规则都没完全听明白,何况还先失一子!这样的劣势,就算王重闭着眼睛乱来,血魔老祖都没有半点胜机。

    更恐怖的是,他想下棋了,却发现无棋可下!

    他能感受到规则叫他移动棋子,但他却无论如何都移动不了任何棋子!

    “我、我、我动不了棋子!”他愤怒而又惊恐的咆哮,就像一个在向父母告状、在向客服投诉BUG的孩子。

    “不错,因为这是我的棋盘,规则不多,只有一个,那就是只有我才能下棋,而你……”王重微微一笑:“呵呵,你只需要等死就行了。”

    等、等死……

    血魔老祖瞬间便感觉有一口老血涌上喉咙。

    是的,这是别人的领域、别人的规则别人做主!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

    想操控棋子、想操控你自己的命运?你够那资格吗?

    棋盘上的老祖亡魂一个接一个的不断消散、不断的被吃掉,甚至,连血河图都被对方吞噬掉,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个血魔老祖坐镇中央,被对方足足十颗棋子围杀!

    血魔老祖不动了。

    规则领域的世界,他太了解了,被对方的规则所制,受困于此,却连规则的脉络都看不到,更谬论破解,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

    血魔族,竟然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