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第三百零三章 黑暗法则
    “如你所愿。”木子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一种云淡风轻的笑容,能站到这场上的绝无弱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他知道这血洛肯定也有,这惶惶之威、堪称恐怖的金丹大能血傀儡也只不过是道开胃菜而已,或许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自己输定了,毕竟远离了冥河的冥王就像是拔了牙的老虎。

    可是,王重不会这样认为,木子也不会。

    一念之间,一直背在木子身后的生死棺竟然‘蠕动’了起来,紧跟着,那看起来好似木质的材质竟然缓缓变形,就像橡皮泥一样,居然化为了一个人形。他长得和木子一样高,类天人的外形,却穿着一身宽大的长袍,五官看起来也和木子极其相似,只不过全身都笼罩一股黑色的雾气中,一对眸子闪闪发亮,好像一个黑化版的木子。

    那黑木子现身之后冲木子微微欠身,神态恭敬:“木子。”

    那是……冥王?

    几乎所有人第一时间就已经将这化身认了出来,他身上那黑色的煞气太过显目了,仔细盯着时,竟能让你感觉那黑雾宛若水流一般在隐隐流转,就好似将一条地下世界的冥河给背负到了他身上!

    休息室中,除了王重和格莱,其他人均是诧异。

    在座的地球人里除了朱利安之外,其他人都和木子在圣城时见过接触过,对他的生死棺也算都有所了解。木子能召唤冥王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生死棺变冥王,这是什么鬼?木子的生死棺呢?

    “冥王归附木子后一直都没有实体,便以生死棺作为他的承载,是灵化转生的手段……呵呵,要在冥王面前说转生,血魔族还不够看呢。”格莱对此比较了解,毕竟一直陪着王重和木子在天贝别院中闭关潜修,如果说这世上有谁知道这两人真正的实力,那就一定是格莱:“而生死棺本是冥界的一种特殊物质,黄泉路上的祭品,可联通冥界……”

    众人瞬间领悟。

    当初冥王在地下世界大开杀戒,以一己之力轻易屠戮整个九阴宗,在整个九阴宗的疯狂反抗下,强行灭杀数位金丹大能、屠戮宗门过万、毁其山门,杀得九阴宗十几个金丹、包括几位大能者抱头鼠窜,那是何等的威风!可为什么所有人却都会觉得拥有冥王的木子会很弱?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此战是在地界,远离冥河,没有冥河之气可供冥王利用而已。可若是生死棺能连同冥界……

    “那里有只迷途的亡灵。”木子淡淡的声音响起,手指朝着那十几米的高大泰坦血傀儡遥遥一指:“收了他。”

    “是。”

    冥王的目光一转。

    轰~~

    一股黑色的气焰猛然从他身上升腾而起,体表覆盖那宛若水纹般的黑煞之气滚滚而动,竟将原本染红的天空生生硬挤出半边的黑夜!且那黑夜中流光溢彩、银星点点,竟宛若有一条星云组成的天河倒挂在那黑夜上空,磅礴大气、让人望而生畏!

    四周看台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那威压所震慑、屏住了呼吸。

    之前那三场,无论地球人最后怎么赢的,可至少在牌面上、在气势上都是远远不如血魔族的金丹,境界的差距摆在那里,你可以说你拥有很强的实战能力,可一个实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拥有像金丹强者那种从生命层次的层面去震慑人心的能力的。

    若说先前人人都能感受到血洛和奥布罗斯凶气滔天、气吞山河;那此时此刻,所有人感受到的就是一种无边的深渊黑暗,宛若永无尽头般的浩瀚。

    势均力敌、分庭礼抗,唯有金丹大能者,才能拥有这样的气势!

    有意思!

    血洛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提前拥有血河图,他不畏惧任何对手,这将会是他的成名战,伟大的血魔族领袖崛起史的开端,对手当然不能太弱,而且是越强越好!

    “杀。”他也是同时一挥手,光是好看,顶不顶用还要打了才知道。

    接受到主人的指令,奥布罗斯的眼中霎时间凶光毕露。

    血傀儡动手了!

    奥布罗斯手中的一柄巨锤高高举起,四周天地之气仿佛鲸吞海吸般朝着他的巨锤中涌入,这一瞬间,仿佛整个竞技场都在摇晃,被他的气机所牵引。

    空中立刻便有血色的雷霆聚集,受这巨锤召唤、为之相应,从遥远的天际闪落下来,连接在那巨锤上。

    “吼!”

    血傀儡发出怒吼,场中雷光大盛,无数网状的血色雷线被那巨锤拉扯,宛若扯着整片天地般朝对面的冥王和木子一股脑的砸了过去!

    哪怕是隔着竞技场的防护罩,那恐怖的雷声仍旧是震得所有观战者心惊胆战,耳膜受损!真正擅长雷法的金丹大能,只是起手间便已达到先前艾俄洛斯近乎爆发巅峰时的状态!而那惶惶雷威的气势,更是让人感觉自己为之置身于风暴之中,飘摇欲坠、瑟瑟发抖!

    可此时处于那攻击中心的黑冥王却是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微微张开的双唇,露出他全身上下唯一白净的两排牙齿:“定。”

    紧跟着,他左手一抬,往空中那陨落的巨锤轻轻摘去。

    所有人的眼中,竞技场仿佛消失了,甚至连地界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先前幻化在空中的那条银色河流,巨锤只不过是那星河中数以亿万计的小石子之一,而一只普普通通的白净手掌此时伸进了河里,宛若一个顽皮的孩子,轻轻松松的从河中将那颗闪亮的石子给捞了出来……

    场上的一切攻势噶然而止,所有在刚才那瞬间失神的人此时才回过神来,只见冥王淡淡的微笑着站在那里,而在他正前方的奥布罗斯,那个魁梧强大的黑泰坦金丹大能,手中劈下的巨锤却已被定在了空中。

    他原本就已经血红色的脸此时已经涨成了紫红,两只手都已经压到了那巨锤上、甚至连整个身体都压了上去,可巨锤却就是被定在了空中,半点也动弹不得,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恐怖大手给牢牢抓定。

    紧跟着,冥王的嘴唇轻启,两排洁白的牙齿微微一动:“诛。”

    哗啦啦……

    那巨锤立刻便宛若烟雾般被轻易化为虚无,且不仅是巨锤,更有那奥布罗斯本身!强大的金丹大能者,原本拥有那么可怕的气息,可在这个‘诛’字面前却宛若只是一片虚幻、一片雾气,消散在空中、荡然无存!随即,一缕蓝色的亡魂青烟从那空中窜起,竟朝着黑夜中的那片星河飞去,来去匆匆、寂然无声,就好像是被冥王超度、又或是被冥王所接引,飞往另一个世界。

    刚刚才掀起的无匹攻势,让人感觉无敌一般的强者,竟被如此轻易便化解。

    整个竞技场上落针可闻,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下方。

    好、好强!太强了!甚至,感觉比之前的任何一个地球人都还要更强!

    这怼得实在是太轻松了,但是,这、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当初横扫了九阴宗的冥王,也没这么可怕吧?否则,当初的九阴宗哪还能逃得出十几个金丹,只怕瞬间就要全军覆没!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不是冥王太强,而是太克制。”艾尔莎督主的眼中精光一闪,自己借用天贝别院给地球人修行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冥王出手时,奥布罗斯的气息直接就已经跌落到实丹境了,这是生命层次的压制,只是压制得太快,让人几乎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呵呵,毕竟是冥王。传说中冥王掌控生死,这世间所有的一切亡者都归他管辖,”一莫长老轻摇长须,面带微笑:“虽说那只是传说,但最起码,对亡魂,没人比他了解更多了,转生的手段在他面前完全就是班门弄斧。”

    泰坦族长一直阴沉的脸色也是直到此时才稍稍好转,虽说泰坦正统与地下世界的黑泰坦水火不容,但毕竟同出一源,无论相互间如何敌对,那也是相爱相杀,有头有尾。可要说被一个血魔族弄去当傀儡,那算怎么回事儿?如今看起来,奥布罗斯的亡魂似乎是被冥王超度了,那也算是有了一个归属:“旁门左道之术,终归是死路一条!”

    “是吗?”血魔老祖的脸上却并无意外之意,反而是阴冷的笑出声来。

    只见场中刹那间风云即变。

    那被轻易轰得四散的红雾竟然散而不乱,仿佛被一股古怪的力量牢牢拽定,紧跟着,一道血色的布卷扔了出来,横列在半空中拉开,有无数古怪的血色符号在那布卷上一个接一个的显现。

    空中原本已经飞升的泰坦亡魂瞬间就被拽了回来,被吸进那布卷中,化为布卷上的一个符号印记。

    轰!

    刹那间满场血光大盛,所有的红雾都朝着那布卷中疯狂灌涌,紧跟着布卷化形,竟也是化为了一条悬挂于空中的河流,只见那是一条血色的河流,不同于冥王那星河的宁静,这血色的河流中竟有无数人影在其中挣扎厮杀,他们由那血河所化,却又彼此相杀,或是撕咬或是攻击,先前那黑泰坦的身影豁然也在其中,却只有半截身子能浮出水面,在那血河中显得异常高大,顺着那湍急的河流不停的流淌,在血海中沉沦、宛若修罗炼狱!

    混沌血河图!

    若说秽血转生之术尚且不为人知,那这混沌血河图却就是在整个星盟范围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炼化亡魂,将他们的灵魂化为血河的一部分,转化为源源不断的灵力、无所不能!亡魂越多,血河图越强,而历代族长手下所屠戮的一些绝世强者,几乎都会被他们炼化到血河图中,历经数十个纪元,难以想象这血河图中究竟存续了多么庞大的能量,更有诸多妙用,乃是血魔族当之无愧的镇族法器!

    只是,此物不是一直在血魔老祖的手中吗,被他看做命根子一样的东西,竟然会出现在血洛的手里!

    艾尔莎督主等人瞬间醒悟,不是血洛的秽血转生之术已经强大到足以召唤奥布罗斯那样层次的金丹强者,而是因为有血河图。

    “我还以为真是什么了不起的天才,嘿嘿!”卡洛斯族长可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嘲讽血魔族的机会:“一开始就把看家的东西都掏出来,你们血魔族还真是黔驴技穷了。”

    “文明之战,生死相搏,岂能给对手留半点生机?”血魔老祖冷声以对,血洛的所为是他所授意的,面对地球这样一帮古怪的家伙,去瞎试探什么?先前的艾俄洛斯不就是在戈隆的大意下,一次次错过本可以绝杀的机会,让他一次次变强的吗?

    对付这种,出手就要他死!出手就要最强的绝杀!绝不能给对方任何一丝一毫适应的空间!

    哗~~

    下一秒,血河倒灌,竟齐齐融汇到了血洛的身上,整个人的金丹气势在顷刻间暴涨。

    他的身形未变,可在所有人的眼中,却瞬间感觉他突然变得无比高大巍峨!就如同先前冥王幻化出冥河时的那种镜像,竞技场消失了、甚至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有长挂在空中的宁静冥河与那不停变大的血洛。

    而只短短两三秒间,血洛的身影竟已变得比那天边的冥河还要高、还要大,居高临下!

    “怎么可能!”

    “我的天呐!那、那是神吗?!”场上有无数人尖叫,他们见过巨人,十几米高的泰坦,甚至是几十米高的树人,可是如此万丈巍峨,甚至比这片天地还要更大的巨人,却从来都没人见过!至少,不是场上那些虚丹实丹的眼界所能企及的范畴。

    “木子!”地球休息室中的众人均自色变,可王重的脸上却是一副若有所思之色,非但不替木子担心,居然还在此时神游天外。

    倒不是惊讶于血洛的变化,而是这一幕,居然让他想起在幻海世界所看到的那幕古老镜像,那巍峨的天界八大天王,那神秘无比的龙王……他们当时给自己的感觉便如此时的血洛一般,一样的巍峨无比,当然,只是外形相像,实力自然不可相提并论。

    法则的较量,一切外象都只是规则的显化,

    但那时候的自己才仅只是个虚丹,无法想象这样的法则显化根源,还以为神明真的就是如此巨大巍峨了,但在现在的眼光中顿时就失去了神秘感,什么神明,那不过只是一种法则和力量的显化而已,天人也是人,说不定他们的真身也就如同正常人类一般两三米的身高,看起来一般无二。说到底,九级文明也是从第五维度中诞生,只不过他们比地界的其他所有文明都要更强而已……

    只是,这样的境界就非场中那些普通虚丹实丹所能理解的了,在他们的眼里,此刻的血洛就是神!

    “起!”

    只见那头顶天地的血洛只是附身一扫,空手虚抓,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瞬间收拢,竟将那整条冥河抓住,宛若在拉扯一条带子似的狠狠的扯动。

    轰隆隆~~~

    冥河奔腾,湍急的河流沸腾了起来,无数亡魂在那冥河的潮汐中哀嚎,宛若遭遇了世界的末日。

    霎时间天摇地动、日月无光!

    先前能轻易对付金丹大能级别的奥布罗斯,那是因为奥布罗斯是亡魂,天生就受到冥者规则的束缚,在冥王面前,他的实力直接就被压制得十不存一。可现在面对的是血洛,血洛可不是亡魂,他可不受什么冥王法则的支配!他的力量此时非但没有任何一丝的削减,反而是在不停的增强中!

    冥王那原本漆黑的脸色竟然瞬间就渡上了一层艳红,涨得发青,身子亦是微微有些颤抖,紧跟着……

    “破!”巨化的血洛,光是吼声都足以让现场百万虚丹实丹吓破胆,就宛若是正在面对神明之怒、面对天人之威!

    轰!

    整条冥河都在这瞬间被他扯动了起来,竟从河道中间半截生生撕裂、断开。

    哗啦啦~~

    无数的银光奔涌,从那河流的断口处朝着无尽的虚空中倾泻而下,那不是河水,而是无数的流淌的亡魂!丧失凭依、没有了冥河的保护,宛若失去了通往新生的通道,只能惊恐而绝望的被倾倒到虚空中,然后被虚空碾压,丧失一切,化为这无尽虚无中的一片尘埃。

    冥河崩溃,空中的夜幕冥河显化瞬间消散,冥王的法则不再成立,取而代之的,则是那巨化血洛的滔天血气,它充斥着整个世界、成为这片世界的唯一!

    所有人此时才从那法则显化的幻化中惊醒过来。

    只见场中的血洛只是远远的站着,而先前还强大无比的冥王却已经口喷鲜血,脸色苍白,如同断线的风筝般被狠狠击飞了起来。

    “不堪一击!”血洛轻蔑的笑声在场中回荡。

    面对曾经称雄于世的冥王却还敢口出狂言,可却没人敢说他嚣张,因为他做到了,连冥河的法则也不够他一握之威!这是超越灵力层面的较量!

    冥王,败了?!那不可一世的地球人,终于也尝到了败北的滋味!

    “血洛殿下天下无敌!”

    “血洛殿下!真正的王者!”

    血魔族看台上,早已经被地球打得开始自闭的血魔族人们,此时终于是得以一扫之前的所有阴霾,激动的疯狂呐喊起来。

    可还不等他们的呐喊声传遍全场,那黑扑扑的光头却已经纵身跃起,将被抽飞的冥王接在了手中。

    他手中有一股灰色雾气腾起,轻抚在冥王的身体上。

    只见那不停起伏的胸膛渐渐平息了,同时人形的化身也渐渐变换,化为了原本生死棺的模样,而在那生死棺的背面,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到那清晰的五指之印,带着一丝血色,显然正是刚才的血洛所留。

    此时木子的脸上一脸的平静,并没有恐惧也没有任何的懊恼,只是将生死棺往身前一矗,然后有些抱歉的说道:“本可以不让你受这罪的……”

    那表情、那口气,就好似在告诉生死棺所化的冥王,你刚才其实不用出来的,我就可以轻松解决他,让你白受罪了……

    许多原本已准备为血洛的强大而失声的看客们顿时就闭紧了嘴。

    “哦?”血洛却是微微一愣,随即,他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的冥王已经败了,没有个十年八年的休养,他别想恢复过来,你还能做什么?与我一战?”

    这实在太有趣了,地球人都这么喜欢装神弄鬼?

    “不。”木子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那两排洁白的牙齿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那种天真可爱的三岁小孩:“不是和你一战,而是消灭你。”

    现场静了静,随即便是一片喧哗四起。

    冥王木子,这个名字在地界早已是家喻户晓了,所有人都知道地球人里出了一个收复了冥王的家伙,都曾知道此子仗着冥王,在地下世界以一己之力灭掉了九阴宗整个宗门,屠戮无数,杀名无敌。但,那是冥王的实力啊……而且还是借助了冥河力量的冥王,和这木子有什么关系?若是地界很多人的情报没错,大家恐怕都相当清楚的知道,这木子在被冥王附身之前,纯粹就是一个普通的虚丹,别说和金丹大能较量,就算是一个实丹强者都足以虐杀他!

    可现在,他竟然敢面对刚刚灭掉了冥王的血洛说出这样的话,是失心疯了吗?连他最大的依仗,那冥王,在此时融合了血河图的血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啊!

    “那就来消灭我吧!”血洛根本没心思和这小白痴作口舌之争,真正的强者只用行动来说话,得到血河图,就算是面对天贝督主那一级的强者,他都有足够的信心一战,何况是一个实丹的小小地球人!

    压根儿都用不着使用法则之力,他只是手掌一挥,这整片天地的力量都在瞬间被他调集了起来,汇聚他的指间,宛若狂风过境强行碾压,要讲那口出狂言的地球人直接碾压成渣!

    可下一秒,他便看到了那光头眼中深邃的幽光。

    并不是先前那漆黑的冥河色彩,带着一种灰蒙蒙的朦胧,仿佛瞬间有大雾笼罩,灰色的雾气在顷刻间遮蔽了这整片天地。

    法则之力?那个实丹境的地球光头,在失去了冥王的助力之后,竟然还可以使用法则力量?

    血洛的攻势立止。

    他可不是戈隆,也不是卡洛斯,他的力量虽然不如前面三位血魔族的元老,但他的修为以及对法则的理解却更在那三位之上,修行法则这玩意是讲究天赋的!他也懂得法则之力,更懂得如何运用!否则,血魔老祖是不会赐下血河图的,若是用血河图的力量去使用一些横蛮的招数,那才是对血河图这镇族法器最大的侮辱。

    能将此时此刻的自己都拖入他的法则领域,这个地球光头的实力可远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而且,他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了这片法则领域对自身的压制,宛若有一根根无形的丝线在空中恣意纵横,束缚着自己,这可是之前他在冥王的冥河法则中都没有感受到的东西。

    血洛并不慌乱,法则领域这玩意,并不是谁先占据主场谁就一定优势,不同的法则领域各有不同的长处,较量到最后真正能分出胜负的,还得是看双方所掌控的法则层次、乃至于驱使这法则的力量强弱。

    对方的法则层次尚且不知,甚至都不知道这灰蒙蒙的雾气究竟是何种类型的法则,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拥有血河图的自己,力量无穷无尽,没有任何人能与自己在力量强弱上一较高下!

    看你搞什么鬼。

    “大。”

    血洛一声轻喝,法则领域中的身体宛若先前破除冥王的冥河时一样疯狂暴涨,那灰蒙蒙的雾气中原本无数束缚着自己的丝线,在自己的变化下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宛若一根根蛛丝缠绕在了巨人的身上,一扯就破,再轻松不过。

    灰色的雾气不断的在眼中变小、变淡,很快,他冲破了这雾气所笼罩的极限高度,仿佛轻易就脱困而出,可下一秒,血洛却怔住了。

    原以为突破了那灰雾的笼罩便是破除了对方的法则,可没想到从灰雾中冲出来,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条漫无边际的道路。

    这条道路蜿蜿蜒蜒,从无尽的远处而来、再通往无尽遥远的彼端,路上有无数低头沉默的亡者,他们排着队,一个接一个、面无表情、寂然无声的跟随,宛若行尸走肉一般一步步的挪动着,在这仿佛无尽的道路上缓缓前行。

    整个世界安静极了,只能听到这些失神的行者们那脚步摩擦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一个自无边无际处响起的规则大道之音在血洛的心中回荡起来。

    “黄泉之路,往生极乐!跟上!跟上!跟上!”

    那三声跟上,宛若巨锤般狠狠的锤击在血洛的心头,他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意愿在本能的对抗着,告诉他绝不能听这诱惑的魔音!他的脑海也在不自禁的发出反抗的念头,可他却仍旧是下意识的、不由自主的迈开了腿。

    延长的队伍出现了那么一丝的停顿,在那无尽的亡魂长龙中,一个空位出现在了血洛的眼前,让他不自禁的就一脚踏了上去,加入了那漫长的亡者长龙大军中。

    这法则的显化太恐怖了,也太浩瀚了!不止是血洛能瞧见,不止是血洛被拉扯了进来,连同这现场上百万看客、甚至连同主位上那无数王级金丹,竟统统都陷入了木子的法则世界!

    尽管法则真正针对的只是血洛个人,可现场除了那些王级金丹和一些金丹大能们还能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和清醒之外,其他所有人几乎都要疯了,被这片世界那恐怖的亡者气息给吓疯!

    “这是什么地方?!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呜呜呜!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怎么到了这里?我死了吗?我这是在地狱吗?”

    “爸、爸爸?是你吗爸爸?我、我竟然又一次看到了你……”

    现场一片哀嚎声四起,可他们却听不到彼此的声音,他们每个人所看到的都是同样的世界,他们每个人都仿佛是独自身陷在这可怕的亡者的世界中,仿佛即将就要成为其中的一部分。甚至有不少人已经失神,不由自主的想跟随那亡者的长龙往前行进,只是那些亡者并不给他们让路,没有空隙让他们融入,只能在那里恐惧的徘徊,不知所措。

    “这不是冥王的力量……”

    主位上,无数大佬们第一次为之色变,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竟然都被陷进了这恐怖的亡者世界里。

    可怕!虽说大家都明白这只是一种显化,那个光头显然也不可能拥有同时将这么多王级强者统统审判的力量,但他们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从中脱身而出!

    这可全都是真正的王级,全都是参悟法则的强者,无法从对方的法则领域中破除出来,唯一的原因就是对方的法则层次太高,高到了足以让这些王级们都要仰望的程度!

    “黄泉之路……”艾尔莎督主的声音中竟隐隐透着一丝敬畏,哪怕是先前墨问的佛家领域都未曾让她如此。

    “这真正的冥界法则……天界六大至高法则中,黑暗法则的主体!”

    “光明是生,黑暗是亡!这不是那冥王的力量,冥河所幻化的冥王可从来都没有达到过这样的层次!”

    “不错,所谓冥王,不过只是因为诞生于冥河,又在地下世界几度无敌,因此被人强冠的称号罢了。他只是冥河的显化而已,所掌控的也只是冥河法则,远远达不到现在的程度,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

    “地界竟有人可以掌控天界的六大至高法则?!”

    “这光头,到底何许人也!”

    大佬们震撼着,低声喃喃,虽无法从法则中脱困,但他们并不会受这法则所控制,毕竟不是被攻击的主体,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声音,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眼前的一切对他们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可怕的虚幻。

    所有人都在惊叹着,震撼着,唯一没有出声的就是血魔老祖了……

    他简直是无法想象,先是出了一个佛家的罗汉也就罢了,可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能掌控至高法则的木子?

    这是什么鬼地球?这帮地球人,到底还拥有有什么鬼一样天赋和力量?!

    他不是被这法则攻击的主体,虽身陷于法则之中,可却遮蔽影像不了他的视线和思维,他分明能看到,此时的血洛,竟已受到那法则的操控,融入了亡者的大军中,在朝着那漫无边际的亡者国度一步步前行!

    血洛,被对方的法则所掌控了?赐予他血河图,竟然仍旧无法匹敌这个地球的实丹光头?!

    没用的废物!全都是没用的废物!迈入金丹之境已上十年之久,天天接受自己的教导,天天都在参悟本源的法则,更有各种资源无限制的提供,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刚刚才踏足实丹境的地球人!

    不!

    血洛老祖的眼前微微一亮,他能看到血洛眼中那正在不停挣扎的神色。

    他还没有完全被这法则世界所降服。

    血魔老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

    用血河图的力量!

    那光头的法则层次固然够高,那可是天界的六大至高法则之一,,绝非地界众多金丹的层次可以达到。可他毕竟只是一个实丹,他能有多少力量来催动和维持这法则的运转?分分钟就能将他耗干!只要撑下去,只要反抗的意志尚存,就能将那个光头拖垮!

    也就是血洛了,在这至高法则之一的生死规则的压迫下,竟还能不停的反抗,能维持住内心深处那一丝本源的意识不灭。

    “不对!不能走下去!不能走下去!”

    “这是一条不归路,走到尽头就是死!就是魂飞湮灭、永不超生!”

    “停下来!停下来啊!我是血洛,我是血魔族未来的继承者,我在文明战的生死场上与人性命相搏!这是对手的法则领域,这是对手的招数,绝不能迷失自我,破掉他!破掉他!”

    他心中那疯狂呐喊的声音不停的唱响,每多吼上一声,他便感觉自己的意志变得坚定了一分,而与此同时,这整条黄泉之路都仿佛为之微微一荡。

    有戏!

    血魔老祖感受到了,感受到了血洛的挣扎意志,甚至感受到了这片法则世界在血洛反抗中所受到的冲击和震荡。

    轰~轰~轰~轰…………

    法则世界在不停的震荡着,一次比一次的震荡清晰、一次比一次剧烈,直到……

    哗!

    诸多大佬们的眼前微微一亮,先前一直无法脱困的法则世界猛然从他们眼前消失了,不止是他们,连同四周看台上的无数普通人都仿佛被那法则世界‘吐’了出来,回到了现实中。

    “我、我没死?!”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呜呜呜!爸爸,我没死,太好了,我爱你爸爸!亲吻你一万次!”现场一片鬼哭狼嚎之声,乱七八糟的声音无数,更有许多已经被吓傻了、变得呆若木鸡的家伙,六神无主的呆站在原位不知所措。

    竞技场的防护罩并不是万能的,能抵御力量的冲击,却并不能抵御法则的干扰!何况,这是天道六大至高法则之一,纵然是地界历代文明战,都没有出现过如此高层次的法则!

    艾尔莎督主等人此时哪有空管那四周的看客,都是立刻往竞技场上看下去。

    只见血洛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额头上斗大的汗珠在不停的滴淌,但他的双拳却是握得紧紧的,身上血光大盛,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而在他的对面,那小光头显然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之境,唯有撑着他的生死棺才能保持站立的姿势,气息早已大幅的减弱。

    终归还是要败啊……

    血魔老祖脸上那原本紧张的神色终于是缓缓放松了下来,而其他大佬们则是无限的感慨。

    六大至高法则啊……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一个地界人的身上,可是空领悟了法则,却没有对应的力量……这个地球人可惜了,哪怕他如果只是个最普通的金丹,那都绝对有轻易致血洛于死地的实力,可惜他只是个实丹,他又不是那佛家子弟懂得使用信仰之力,仅仅凭借他实丹的力量,要催动这样层次的恐怖法则,那几乎就如同是蚍蜉撼树般的可笑,根本不可能持久。

    只怕,落败只在数秒之间。

    “呼……”

    那光头似乎终于撑不住了,长长的吐了口气。

    血魔老祖的脸上忍不住荡漾起一丝喜色,刚才可着实是把他给吓了一跳,如果血洛也失败,那血魔族就已经等于是再没有翻盘的机会了,即便自己上也一样,现在终于……嗯?

    他脸上的喜意微微一凝。

    血洛的表情依旧,还并没有从那法则领域中解脱出来,光头只是吐了口气而已,紧跟着,他伸手拉开了一直闭合着的生死棺。

    “原以为凭我自己的力量就够的……只差一点。”木子摇头,这是他对自我的一次考验,可惜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当然,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从自己和冥王结合,领悟了真正的生死法则之后,他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唯一的弱点,灵力量太低,毕竟只是个小小实丹。而只要能弥补这一点,那整个地界除了在他眼中愈发深不可测的王重之外,他几乎再无所惧!

    所以他让冥王化灵于生死棺,这并非只是单纯的替冥王找一个承载的躯壳而已。而是必要的时候,自己可以借助冥王所化的生死棺来连同冥界,可以无偿的提取那无穷无尽的冥力!

    当然,这一切必须要由冥王来操控才有可行之处,要知道,当初早在地球时,木子就已经能开启生死棺,提起里面的灰色雾气,也即是冥界气息为己所用了,但那需要消耗木子太大的精力和体力,即便现在实力已比以前大进,这一点仍旧没有改变。所以他才要让冥王和生死棺融合,以冥王的力量来搭建起和冥界之间轻易沟通的桥梁。

    “别装死了。”光头裂开嘴,拍了拍棺材,一口白牙让人渗得慌:“干活儿!”

    轰!

    生死棺开启,一股庞大无比的灰色雾气从那生死棺中疯涌而出,灌注到了木子的身上!

    原本看起来无比疲敝的光头瞬间就变得神采奕奕,而站在他对面那本已经开始渐渐面露笑容的血洛,却瞬间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