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第二百九十章 机械之心
    “地球人能收复冥王,此乃福泽万代之事。”一莫长老则是微微一笑:“此事当就此完结。此外,地球能同时出现王重与木子这样的人才,且自身实力也已达到门坎,我觉得准五级的文明评定已不再合适,应晋升为准六级。”

    自然族和魂族都已发话,而且意见一致,这几乎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决定的天平显然已经倾斜,不识时务者只能是凭白做小人而已。

    米尔希也只能暗自一叹,脸上却笑着说道:“地球人果然是非常之人,此事能如此解决自然是最好,天门也并非不知变通之辈,我赞同一莫长老与百凡长老的意见,火魔族附议。”

    “好!”艾尔莎督主玉手一挥:“既然三位都意见一致,那此事就此决定了!撤销针对冥王的天尊任务,撤销对地球的警戒管控,并将地球晋升为准六级文明。王重,你可通知这木子来一趟天门,在场的诸多长老想必也是非常乐意见见传说中的冥王的,更想看看这收复了冥王的地球人到底是何等出众,只要确认了,地球就将获得正式的六级文明认定。”

    “遵命。”王重恭身一礼,虽是早已预估了这结果,但今天突然‘会审’也是让他心中忐忑,直到此时听到艾尔莎督主亲口宣布,才感觉心头大石猛然落地,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不过在下还有一事,想请督主与诸位长老批准。”

    “呵呵,你处理冥王事件,为天门立下大功,若是有何正当需求,天门概无不准。”

    老王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起来,转过身看向旁边的血魔族埃克斯长老:“血魔族指使九阴宗暗杀在下,在下想为此讨个说法。”

    “王重!”他话一出口,埃克斯的脸色立时就变得铁青下来:“说我血魔族指使九阴宗暗杀你,你可有证据?你此前已接连杀我血魔族数人,为天门大局着想,我族是一忍再忍,你莫要得寸进尺!”

    “我杀的都是该死之人,合理合法,哪说得上你血魔族忍与不忍?”王重轻蔑的说道:“至于说暗杀我的证据,我没有证据,也不需要证据。”

    “哦?”埃克斯简直都快被他气笑了,没有证据你能做什么?

    “我要挑战血魔族。”王重淡淡的说道:“我要向天门正式申请血祭战!我要以你血魔族的血,来洗平我内心的愤怒!”

    血祭战!如同天门的生死擂,有人感觉遭受了不公的待遇,愿以死相战,用战斗和鲜血来主持公正。

    只是格局更大,那并非是向单独的某人提出的,而是向一整个文明提出!

    任何人都有申请血祭战的权利,只要你够胆,因为对方文明可以派遣任意的强者出战,而且是派遣至少三个人!可以是三个最普通最弱的族人,也可以是三个最强的金丹!

    这种规则也是没谁了,让血祭战已经有很久没有在星盟出现过。

    毕竟对高等文明来说,拥有无数金丹强者,谁敢说自己能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高等文明最强的三人?而对低等文明来说,面对明显实力不对等的强者,基本就是选择派遣三个无关紧要的上去送死,平息对方怒火,只不过很丢脸就是了。

    “如果认怂,就派三个无关紧要的来领死吧,”王重冷冷的说道:“让整个星盟都看看你们血魔族到底是怎么样欺软怕硬的货色!”

    “小家伙,别太嚣张!”埃克斯一声怒吼。

    血魔族本就脾气火爆,何况是自己堂堂金丹,当着如此多天门高层的面,被一个后辈这样赤裸裸的羞辱!

    “老夫本是想给你地球留条生路,可既然你要找死,我也不拦着你!”他这可算是撕破脸皮了,转头看向艾尔莎督主、再向周围诸多长老一抱拳:“督主!诸位同僚!不是我血魔族以大欺小,实是此子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也不用什么血祭战了!”他最后恶狠狠的盯向王重:“你既然如此自信,那我血魔族给你地球一个公平的机会,来一场文明战!如何!”

    大厅中诸人都是不禁为之动容。

    文明战,这可又是更进一步的升级了。

    两个文明之间的战争,并非一定要在战场上决出胜负,对于达到七级高度这样的文明来说,尖端的战力才是整个文明真正实力的体现。谁的金丹更多、谁的金丹更强,谁才能笑到最后。

    所以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流血,真正强大的文明要想决个胜负,仅靠擂台上一场高端的文明战已经足够,派遣出整个文明最强的九个人对决,是一对一也好还是混战也好都无所谓,谁赢下这样的文明战,便能拥有对方的一切!让对方整个文明都成为胜者的奴隶、包括对方文明所有的历代积累、财富、资源等等!

    “七级文明向一个四级文明发起文明战,哈哈哈哈!”扎格西蒙督导哈哈大笑:“埃克斯你也真有脸?”

    泰坦族在整个过程的立场是有些偏向于地球的,而现在扎格西蒙决定站在自己这个很喜欢的弟子一边,有点担心王重不明白文明战的严重性。

    “地球可不是四级文明。”一直没有表态的米尔希长老终于淡淡的说道:“刚刚不是才通过了六级文明的提案吗?”

    “七级打六级就正常了?”扎格西蒙朗声道:“来来来,埃克斯,有脾气的,和我们泰坦族玩玩!”

    扎格西蒙是有名的搅屎棍,动不动就信口开河,血魔族也懒得搭理,只是有点意外这个王重的能量。

    “扎格西蒙督导请不要打岔,这是地球和血魔族之间的事。”米尔希长老微笑着说道:“星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文明战了,正好里昂大法官与维金斯仲裁长都在此间,还得烦请两位公正公平的处理此事。”

    文明战,这种事儿可不是个人恩怨,并不是那么随便的。

    高等文明并不能随意对低等文明开启文明战,星盟在保护高层利益的同时,也会给予低等文明一些生存的空间,若是高等文明能随意向低等文明开启文明战,当初血魔族要想吞并海皇星也就不用那么麻烦了。说白了,星盟的律法会给高等文明一些个人钻空子的空间,但在整体大环境上,还是要维持一个表面的平衡,否则谁还加入星盟?早就分崩离析了。

    但,如果能满足一系列复杂的条件,比如像这次,王重已经严重的‘污蔑’‘影响’了血魔族的威严,或者双方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且具备一战的条件。

    在这种情况下,血魔族是有资格提起文明战的,而地球并没有直接拒绝的权利,只能将此事提交机械族,由机械族来审判文明战的合理性以及合法性。

    说实话,机械族是站在王重那边的,星盟人都知道,说什么机械族铁面无私的都是星盟底层。到了在场诸位长老这样的级别,太了解机械族的德行了,你很难和这一族套上什么交情,但若是真的套上了,那几乎不会让你吃亏。

    埃克斯刚才既是一时激愤,也是以退为进,否则若真让王重发起血祭战,那血魔族总不能真让族中老祖级的人物三打一去灭一个实丹,那可是老祖级人物,谁没点傲气?

    欺负一个实丹,还是三打一,老祖级人物是真没脸出手的,赢了也是输,毕竟地球的层次和血魔族的层次还是差很多的,血魔族还要混的。派三个没什么名气的金丹倒也可以,但王重敢如此有底气的发起血祭战,随便派三个金丹的话只怕还真要在阴沟里翻船。

    说白了,血魔族也是头疼,被王重逼宫,算是骑虎难下,赢了都是弊大于利,输就更不要说了。而变成现在这情况,就等于变相解决问题,不答应,也是忌惮血魔族,答应了,那就是天降祥瑞。

    埃克斯脸色阴沉,但眼神也带着些许期待。

    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都投向了里昂大法官和维金斯仲裁长,星盟的权力层都是层层制衡,这事儿说起来是天门内部矛盾,毕竟地球和血魔族都算是天门派系,可一旦挑起文明战,判决权却不在天门手里,而得由机械族决定,连天贝族都只有听着的份儿。

    只见里昂大法官和维金斯仲裁长一阵窃窃私语,商议了足足七八分钟,里昂大法官才站起身来:“事涉一个七级文明和一个迅速崛起的新兴文明,双方均是我星盟栋梁,一旦开启文明战牵涉重大,不可草率。我等需要搜集一些资料以作判断,三天后公布结果!”

    机械族居然没有直接驳回血魔族的申请?大厅里先是一静,随即就是各种异样的眼神。

    埃克斯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随即便是欣喜若狂。地球和血魔族的实力差距摆在这里,机械族一向不善作伪做秀,如果真有心偏袒,现在就可以直接以两族实力差距过大而直接驳回,他们也完全有那个权利。但既然没有如此当众宣布,那就意味着机械族至少是会站在秉公执法的立场上来公事公办了。何为公事公办?当然是在星盟中统计和采纳各族的意见!

    想想看现在的星盟各族,明面上大多数族群都不会选择得罪地球,毕竟一方面地球现在是天贝族派系,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再者地球的潜力也确实很高,谁敢说他们今后就一定没有一飞冲天的机会?凭白给自己竖敌是各族都不会做的事儿。但如果有机会在暗地里往悬崖边推地球一把,相信十个文明有九个都会毫不犹豫的下手!毕竟谁都不会希望突然多出一个强大的种族来瓜分大家利益的。

    艾尔莎督主也是意外,先前王重还没来时,她和里昂大法官和维金斯仲裁长就已聊过了不少有关地球的事儿,看得出来机械族对王重、对地球都是绝对支持的,可此时竟然是这样的态度。但大法官和仲裁长是机械族绝对的权威,也是整个星盟律法机构的绝对掌控者,金口已开,就断然没有收回成命的可能。

    “那就静待三天后的结果吧!”王重淡淡的说道,脸上似乎并无慌张之色,倒是让大厅中不少人都为之侧目。

    本来这次大家是来瓜分制裁地球的,但不知不觉,原来的事儿已经不重要了,眼前这个地球人似乎把所有的节奏都掌握在手中,他的底气是什么?

    那个冥王?

    别说是个出生的冥界意识,就算是蓄养依旧又如何?

    一个脆弱的肉体,如果在远离地下世界,那不就是一个普通金丹吗?

    天真的地球人啊!恒久的血魔族有无数种方法对付冥气。

    ………………

    一份份调查问卷发放到了星盟诸多文明高层的邮箱里。

    “地球文明?血魔族?虽与我卡曼族无关,但这些强大文明,死一个就少一个来瓜分星盟的蛋糕,有何不可?”

    “血魔族?和一个四级文明开启文明战?哼,这狗仗人势之徒,又在欺负人了……无所谓,让他们找点乐子,总比来找我族的麻烦好。”

    “这地球文明崛起很快啊,但要说和血魔族开文明战,未免也太夜郎自大了……不过有意思,不妨看看热闹。”

    “能让血魔族申请文明战,不管实力是否对等,有这资格已是难得,加入星盟不过短短几年时间,这地球冒起也实在太快了。听说他们目前呆在卡坦克莱区的天宝街,距离我弗莱克米区倒是不远。那里既已成了地球的根基,未来真要崛起时,分封的内环地盘肯定也在弗莱克米区附近,或许会成为我三眼族的威胁。”一个三眼族的高层微笑着在那问卷上打了个勾:“反正是不记名调查,这种能威胁到我三眼族的潜力文明,还是趁早陨落的好!”

    “机械族不是和地球人交好吗?居然如此公事公办的准备采纳各方意见?什么意思?”一位浑身青光的短小身影漂浮在那问卷前,正常人类书本大小的调查问卷,却足足比这青影的整个身体还要大上两三倍,被他用念力悬停在空中观看,此时她皱着眉头在沉吟:“作秀?表面文章?机械族可不太像会做这些事儿的人……看不懂,我族还是放弃提议权好了,至少哪边都不得罪。”

    …………血魔城。

    在地界,能被称为城的区域,都是绝对的一家势力独大,像机械城、天贝城、火魔城等等。

    这里是血魔族的大本营,坐落在编号TH019的天河节点区域,而光从这天河区域的编号已可看得出血魔族在星盟中的权势。即便算上最顶层的几个八级文明,血魔族的实力也是足以排进星盟前二十的。七级文明中能明显压他们一头的实在不多,泰坦族、天狼族等等排名在血魔之上的,那可都是公认的强大。

    作为地界的中心城市之一,血魔城历来便是以繁华而著称,最近这些天,有文明战即将开启的传闻流出,血魔城就显得更热闹了。虽说对手不过只是一个区区四级文明,但一来文明战本身就是被整个星盟无数人围观的一场盛事,再者地球这个对手虽弱,话题却是不少。天门王重、地下世界的冥王,甚至还有前不久因为贸然入侵而被地球杀掉一个血魔实丹的事儿。

    两族的恩怨可谓是由来已久,高层和民间都是话题不断,下面那些人未必知道地球的特殊和价值,但被一个小小四级文明接连搞得灰头土脸,血魔族内也是人人脸上无光,现在喊战的声音可是无比高昂,城中甚至张灯结彩,打出大幅的标语,要求机械族公正判决,让血魔族自己捍卫自己的尊严,也是无比热闹了。

    “老祖。”

    幽深的古堡大殿内,埃克斯长老正恭敬而立,前方王座上高坐着一尊巍峨巨大的身影,虽然也是一样的人形双角,但看起来的感觉却和普通的血魔族人完全不同,他不但身形巨大,足足在三米开外,且身上弥漫的灵气滔天,让强如埃克斯长老这等金丹大能在他身前站着都感觉有种无形的压抑,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这是血魔一族的老祖,活了已不知多少个纪元,虽一直未能突破金丹的桎梏,且因为年龄过大,已经失去了那种突破的潜力和机会,但能在地界纵横无数岁月,且能率领血魔族在七级文明中都排行上游,血魔老祖的实力绝非普通金丹所能想象。说他是地界最强的那批王级金丹之一,只怕不会有人怀疑。

    “各方的反应如何。”血魔老祖的声音透着一种无上的威严。

    “机械族搞的那个调查问卷,各方的回馈应该都是支持通过的,在小圈子里有过交流,偶尔几个怕事胆小的,也只是放弃提议权而已。”埃克斯恭敬的说道,但语气轻松,这样的好消息,相必老祖听到也必然大悦:“现在就看机械族的态度了,如果是真的公事公办,他们断然没有否决此战的理由,否则一旦违背众意在最后关头强行否决此事,那机械族如此大费周章的调查众意可就是个笑话了。”

    “王重如何进入天门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已经确认地球人王重确是由机械族引荐才得以进入天门的,机械族和王重有特殊的交情不假,我怀疑王重有可能进入了机械之心的考核。”

    “机械之心?原来如此。”血魔老祖微微一笑:“每个纪元总有那么几个人进入他们的观察序列,但成功者寥寥,几个纪元都未必有一个。而仅仅只是观察序列的话,并不足以让机械族维护到何等样的程度。若果真如此,倒是能解释机械族的行径。”

    (白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