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强势归来
    人人都知天宝街如今的繁华下掩盖着的是汹涌动荡的不安,各方势力那些踩点的、打探消息的人在天宝街已经越来越多,王重生前的威名对这些势力正在逐渐失去本该有的约束和威慑力,变故随时都会到来,天宝街诸多商贩包括老牛以及玛格索等人每天都是在忐忑中等待着,而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蓝魔族。

    此时的老牛花店外正围着一大群牛高马大的蓝魔族人,这蓝魔族也算是卡坦克莱区的大族了,一个标准的强大六级文明,族中甚至还有金丹坐镇,占据了卡坦克莱区足足三条街区,其中不乏有作为整个卡坦克莱区中心的一块区域,在卡坦克莱区诸多势力中可说是实力最强、势力最大了。此前王重还在时,蓝魔族与天宝街还算有些点头之交,从未过问过天宝街的事儿,也从未和天宝街交恶,却没想到这次诸多族群觊觎之下,竟然是他们率先发难,只怕是看中了由海皇丹药铺所带动起来的天宝街经济,现在的天宝街可是块大肥肉,丝毫不比卡坦克莱区那些中心区域差上分毫。

    此时只见三个看起来气势惊人的虚丹强者率着数十蓝魔族人把持着花店店门,不许任何人进出,四周围着看热闹的左邻右舍则是早已将整个街区都堵了个水泄不通。而如此众多的围观众,此时竟能保持鸦雀无声,因为从那店门内正传出一阵阵肆无忌惮的谈话声,并没有任何要顾及外面那些‘听众’的意思,反倒是故意提高音量,就好像要让整条街的人都听个清楚明白。

    “地球不过准五级文明,按照星盟律法,仅只是拥有在此建立通讯联络点的权利,有什么资格来霸占天宝街、收取诸多商家的管理费用?我蓝魔族也是好意提醒,你等如此无视星盟律法,若仍旧冥顽不灵,当心惹来灭族之祸。”

    “天宝街的合法拥有者是我妖族玛格索!地球只是受我雇佣,帮助管理和打理天宝街而已。我妖族乃是正统七级文明,在中环区域拥有一席之地,有任何问题吗?”

    “呵呵,一个被判罚天河沙场五十年劳役的罪人,早在五十年前你就已经被逐出妖族了吧?而且一年前你还拒绝了妖族的召回令,你算什么妖族?也敢打着七级文明的旗号来申请天宝街的合法拥有权?”

    “哈哈哈!!我虽被判沙场服役,也被逐出妖族,可劳役期既满,自然就已恢复曾经星盟一等公民的身份,即便不靠七级文明的庇护,也有足够资格靠武力来组建一个新势力。鳄神宫便是我的招牌,天宝街也是挂靠在鳄神宫名下而并非妖族!诸位要找茬,只怕还是先去调查清楚一些再来更好。”

    “武力?哈哈哈,这正是我今天来劝你的原因,你觉得你真拥有足够占据天宝街的武力吗?”

    “星盟已经承认了我对天宝街的拥有权,你蓝魔族难道还能明抢?”

    “呵呵,触犯星盟律法的事儿,我们蓝魔族是不会做的。”那声音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带着一丝轻蔑和嘲讽:“但我家老祖也说了,你这小鳄鱼若是识相,将天宝街献于我蓝魔族,那非但可保天宝街平安,也可保你这小鳄鱼在卡坦克莱区无忧终老。可若是你不识相,以后我蓝魔族每天都会来这天宝街逛街,见你一次便修理你一次,别躲,躲起来也没用。呵呵……我当然愿意你选择后者,毕竟在卡坦克莱区,已经很久没人敢拒绝我蓝魔族了,日子过得太平淡,总是需要找点乐子来调剂调剂的。玛格索兄,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又是钻星盟律法的空子,玛格索已经拥有了天宝街的所有权,正常情况下,只要他不犯错,其他势力是不能来明抢的。可人家不说抢,就是天天找你麻烦,和曾经蠡阴宗的手段一模一样,只不过比蠡阴宗大气些,他们不找普通商家的麻烦,而是找管事者的麻烦。

    一句话,打到你服、打到你降为止。

    天宝街上安安静静,所有人都把花店里的说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自从地球和玛格索接手天宝街,这边的税赋一直都是保持着整个卡坦克莱区的最低水准,反倒是生意越来越好做,所有商家对王重、对玛格索对地球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此时听到蓝魔族威胁玛格索,有不少人面带悲愤之色,当然也有不少为自己未来的未知命运而忧心忡忡的。就算不提和地球、和玛格索这两年建立起来的交情,蓝魔族辖内区域的税赋也一直都是整个卡坦克莱区最高的,一旦被他们接手天宝街,税赋的调整是必然的。

    所有人此时的耳朵都是已经竖直起来,等待着玛格索和老牛的回答。他们若是决定放弃,众人其实都能理解,但那也就意味着大家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哈哈哈哈!”只听玛格索的大笑声随即便从屋里响起,笑声中的豪情让整个天宝街所有人都是精神为之一振:“我玛格索要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当初蠡阴宗过来时我早就已经跪舔了!还他妈轮得到你们?”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猛一拍桌子,面对坐在他面前的蓝魔族实丹长老毫无任何一丝畏惧之意,厉声喝道:“立刻给我滚!天宝街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出卖和转让!你们蓝魔族若是真有什么背后的手段,尽管都给我使出来,老子若是在闭眼前皱了下眉头,都不算是爹生妈养的!”

    “索爷好样的!够爷们!”

    “天宝街不出卖不转让,死了这条心吧!”

    “星盟有星盟的律法,天宝街属于索爷,蓝魔族要想强抢,我等就与你蓝魔族去星盟评理!”

    “蓝魔族!滚出天宝街!”

    原本安静的大街,终于在玛格索的豪言下沸腾起来了,现在的天宝街蒸蒸日上、发财的机会大把,没有任何一个商家愿意在这时候改换门庭。只听无数声援声在大街上此起彼伏,霎时间便宛若沸腾的锅鼎,群情激荡。

    “呵呵,一群蝼蚁,也胆敢当众喝骂我蓝魔族,给我掌嘴!”

    只听屋中那人淡淡的一声令下,几个守候在门外的虚丹嘴角翘起,同时出手!

    ‘啪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响亮的耳光声连成一线,大街上瞬间安静,紧跟着……

    噔噔噔噔!!

    挨耳光的竟然是那几个蓝魔族虚丹强者!只见几条刚刚才跳起来的身影,用比他们跳起来时更快得多的速度从半空中倒回老牛的店铺门外,一路止不住退势的跌跌撞撞,最后一屁股坐倒在地,只感觉头晕目眩、脸颊高肿,麻得都直接失去了知觉。

    “敢在我天宝街动手打人,谁给你们的胆子?”

    不等那几个虚丹回过神来,只听一个淡淡的声音自空中响起。

    几个虚丹此时还是头晕目眩的状态中,看不清那悬空的人影到底是谁,但四周的围观众却是在短暂的极度安静之后猛然爆发了起来。

    “天呐!重、重爷?”

    “那是重爷!重爷没死,重爷他回来了!”

    “都是谣言!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那些都是谣言!重爷那么厉害,怎么可能突然就死在一堆地下世界的老鼠手中!”

    随着几声尖叫,整个天宝街瞬间就都沸腾起来了,疯狂的欢呼声震彻天地。

    随即屋子中便‘蹭蹭蹭’的冲出来好几条人影。

    有满脸惊喜、热泪盈眶的玛格索、老牛、小迷糊,也有两个脸色已变得极其难看的蓝魔族实丹。

    “王重!!”小迷糊忍不住尖叫。

    老王冲她微微笑了笑,随即目光便已投向了那两个蓝魔族实丹:“刚才让人掌嘴的话是你说的?”

    ‘啪’

    那蓝魔族实丹的反应也是极快了,直接一巴掌就抽在他自己脸上,前一秒还气焰滔天,此时却早已是满脸堆笑:“殿下误会了,我以为刚才叫嚣的是我这几个不争气的手下,只是想让他们自己掌嘴,哪知这几个畜生会错了意,若非王重殿下及时出手制止,只怕我蓝魔族免不了要背上一个欺凌弱小之罪,小人真是感激不尽!”

    四周瞬间就是一片肆意哄笑声,老王一回来,整个天宝街立刻就人人都感觉有了底气。之前对整个天宝街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蓝魔族,此时在却就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一般,简直让人扬眉吐气。

    “………”老王也是无语,人能不要脸到这样的地步,那也是种本事,他淡淡的看着对方:“听说你蓝魔族要将我地球人和玛格索赶出天宝街?”

    “殿下又误会了!我蓝魔族在卡坦克莱区已占据三大街区,就算殿下将天宝街送与我等,我蓝魔族又哪管理得过来?”那实丹满脸堆笑:“之前那样说,不过是看到觊觎天宝街的人太多,想要以我蓝魔族的名义助玛格索兄和地球文明一臂之力而已。现在殿下既然归来,震慑各方宵小,自然不会再有人敢打天宝街的主意,我蓝魔族也可功成身退了。”

    其实也不怪这蓝魔族如此无用,区区一个六级文明,就算拥有一个金丹,在卡坦克莱区或许算是强大的存在,但放眼整个地界,无论是他们的势力还是那个都没有什么名气的金丹,也就根本不算什么了,否则也不至于在星盟混了那么多年还仍旧呆在中环位置当个土皇帝。而王重接触的层面却都是如天贝族这等真正的星盟高等文明,甚至一直被老王所不屑的血魔族,那好歹也是七级文明中的佼佼者,区区蓝魔族,怎敢真和王重这样的人物叫板?这可是连普米修斯都给灭掉的存在,真要惹恼了,连他们族内那金丹大能只怕都要遭殃。

    最关键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儿,掉进了冥河都不死,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因此此时四周虽是哄笑声不断,那蓝魔族实丹却是毫不在意,甚至不停赔笑。

    “我这人一向不喜欢转弯抹角。”王重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自己掌嘴一百给玛格索赔罪,再叫蓝魔族送五十万金星过来,这事儿就算完了。否则就回去告诉你们蓝魔老祖,说我王重必定亲自登门拜访,见识见识卡坦克莱区第一金丹大能的手段。”

    那实丹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惨白。

    蓝魔老祖可是他们一族的神,竟然被人如此轻视,说真的,这要换成别的实丹敢说这样的话,那他铁定活不过今天。可这是王重……

    “今天本就是小人的错,我家老祖又一向欣赏殿下,若是得知此事,只怕对小人的惩罚更重。”那实丹也算机警,一把揽完责任,生怕显得是蓝魔老祖怕了王重:“殿下此举已是大人大量了,小人真是感激不尽。”

    “你,回去族中取五十万金星过来!”他吩咐手下虚丹。

    ‘啪啪啪啪’,只听一连串的耳光声响,那蓝魔族实丹已经不停的自抽起来,直到一百巴掌抽完,那边的钱也已经送到,恭恭敬敬的给王重放到花店门口,随即灰溜溜的跑了个没影。

    满街上顿时响起无尽的欢呼雀跃,到处都是高喊‘重爷’的声音,这些天王重的死讯早已让整个天宝街为之牵挂和惶恐,觉得失去了依仗。现在依仗回来了,而且一来就如此强势的平息蓝魔族野心,有这样强大的守护者,何愁天宝街不兴旺呢?

    老王看着满街兴奋狂热的人群,他是何等样的眼力,轻易便可辨认出其中许多不同寻常的目光,带着震惊、带着质疑,这些人只怕是各族安插在天宝街的探子,而自己回来的消息,恐怕一个小时内就会立刻传遍整个星盟。

    而自己作为这次冥王九阴宗事变中的关键人物之一,只怕来自天贝族、机械族等盟友的问候,来自火魔族、血魔族等敌对者的阴谋陷阱就会接踵而至,之前难得偷取的清闲日子也算到了尽头。

    那就来吧!

    老王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特别是在得知地球处理了一个血魔族实丹之后,地球的处境,以及在星盟的潜力位置已经和之前有了天壤之别,海皇说的不错,现在觊觎地球的人一定很多,自己与其被动的等着拆解他们的阴招,还不如主动出击,是时候大干一场了!

    ……………………

    果然,才刚通过老牛那边和马东联系上,了解了下地球的现状,来自各方的消息就已经不断的传递到天宝街来。天宝街现在已经是对接了星盟通讯,能进入第五维度的文明网络,接受各大文明发来的消息倒是极快。

    首先便是机械族罗德D以及虫族万万珉等人发来的消息,毕竟机械族有自己内部的共享网络,天宝街又本就有执法队执勤,只是蓝魔族当时仅限嘴皮子,执法队也没有权利干涉管辖罢了。但王重这边才刚刚出现,机械族执法队就已经发现,内部网络一共享,所有机械族人便都知道了。机械族知道了,虫族也就等于知道了。不过这几人发来的消息都是私人的身份,不外乎是为了确认老王现在的情况如何,再表达下他们的兴奋高兴之类。

    然后就是天贝督主艾尔莎了,作为天门的掌控者,消息的灵通必然不在任何人之下,只是消息上言语不多,让他立刻返回天门,并且在去进行天尊任务述职之前,先去见她一面。

    这事儿即便督主不吩咐,老王也会如此做的,天贝族这次对地球可说是十分仗义,甚至仗义得都让老王有些意外了,对天贝督主,老王是感激的。再说了,要想和天门高层沟通木子的事儿,首先要沟通的便是天贝督主。

    此后才是各方势力或是天门好友,得到消息的速度或许迟上一点,但反应均自热烈,原本交情就不错的那些好友自然不提,而一些原本和王重和地球没什么交情的文明势力,此时居然也是纷纷发来恭贺之词,一副与地球、与王重相交甚深,为此不甚欣喜的样子。

    看得出来,不管地球会否陷入所谓的多事之秋,但至少,关注地球的人变多了,影响力变大了,这些东西才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那真是太好了!”视频中的马东直到听王重说完了木子的所有情况,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王重固然是地球的顶梁巨柱,但木子也是,如果木子真如传闻中那样被冥王夺舍,那对地球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现在好了,王重没事,木子也没事,反倒是收复了一个冥王,而看天贝族在这次事件上的处理态度,只等王重回到天门谈判妥当,地球这些天来的所有危机都将迎刃而解,甚至会因此更上一个台阶:“地球这边你不用担心,之前处理了那害群之马后,元老会就已经上下一心,再等我将你回来的消息一公布,所有人都会放下一切负担凝成一股的,我敢说地球从未像现在这样团结过!”

    马东哈哈大笑,显然也是心头大石终于落地:“还有个事,艾蜜莉尔她们一直都吵着要来地界,特别是诛杀了那血魔族实丹后,这帮家伙现在可是膨胀得不得了,王重你看你那边……”

    能干掉一个实丹,这帮人确实已经有足够过来地界闯荡的本钱了。

    “不急,只要有灵能实验室,她们现在呆在地球就仍旧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且……”王重眼中精芒一闪:“这次我回天门会有一些大动作,只怕无法分心替她们安排。”

    “明白。”马东点头:“你那边最重要,至于艾蜜莉尔她们,我会去安抚的。无论你要做什么,只管放手去做!而以现在的发展速度,我相信地球方面很快就能给予你真正的帮助和支持了。”

    地球这段时间也是没闲着,除了积极整顿内部、上下一心之外,各方面的情报收集、分析等等也是一直跟进,老王从马东手上拿到了一份资料名单,上面列数出了一切与地球相关的各大文明信息,以及他们对待地球的态度。

    能确定友好关系的虽只有天贝族、机械族、幻族、海皇星等寥寥数族,但能确定敌对的却也仅仅只有血魔族而已。

    其他大多数文明在此事上都是保持中立的态度,毕竟血魔族刚刚才因为地球在天门那边吃了个大亏,现在谁都不清楚天门高层对地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再说了,之前许多人看不起地球,不过是因为觉得地球只有一个王重而已,这种只有一两个偶然崛起强者的文明,在星盟历史上多不胜数,而这种文明往往也都没什么真正的实力,也就风光一时而已。别以为金丹永恒,那只是寿命永恒,反而是到了那个层次之后,来往接触的都是猛人,稍有不慎得罪了谁,自己背后又没个帮手,那几乎就是灭族之祸,能风光几百年已是不易了,所以根本用不着对他们另眼相待。

    可现在的地球除了王重,还有地下世界的冥王,还有角斗场新贵,甚至除了这三人之外,地球都仍旧还有瞬间灭杀一个实丹的能力,这就完全不一样了……很多文明现在都已经将地球视为一个标准的六级文明来看待,无论说话做事或是对地球的态度都会谨慎很多,不要轻易开罪一个拥有标准实力的六级文明,这是星盟大多数人公认的准则。

    所以,地球明面上的敌人现在说白了仅仅只有一个血魔族而已,或许他们背后还有火魔族的影子,但那就是天贝族的事儿了。

    看着手上的名单,一个计划的雏形已经在老王的脑海中成型。

    海皇说的没错,一将功成万骨枯,地球要想站稳,必须立威!只有让所有人都意识到地球的强势和实力,才能保证那些中立派不会变成地球的敌人。

    血魔族……就拿他们开刀!

    ……………………

    回到天门,照着天贝督主的指示先去了一趟内门,本以为在那督主大厅上等着自己的只有天贝督主一个人,却没想到还有两位意外的访客。

    机械族,里昂大法官、维金斯仲裁长。

    “王重,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天贝督主面带微笑,正要给王重介绍那两人,却听维金斯仲裁长已经说道:“督主,我们两个与王重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王重,又见面了。”里昂大法官虽然是机械族一成不变的扑克脸,但声音却透着些许亲和的味道。

    “见过督主、里昂大法官与维金斯仲裁长。”王重微微一笑。

    上次见到这两位,还是去机械城参加他们的执法游戏大赛时,只是彼此交流不多。

    天贝督主似乎倒并不意外,王重和机械族之间的关系,现在天门上下都是知道的,有说王重狗屎运靠一个‘执法游戏’和机械族拉上了关系,但像天贝督主以及一些天门高层,却知道当初保送王重来天门的便正是机械族,这可是在执法游戏流行起来之前。

    “不用多礼。”这三位都属于性格相对随和那种,当然,这种‘随和’的对象也是分人的。

    可话音方落,厅外突然响起一个爽朗的笑声:“听说天尊班王重已回到天门,也带回有关冥王事件的第一手信息,按照天尊班规矩,王重应该第一时间来任务部述职、回馈情报。督主却第一时间将王重招来议事厅,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要先私下商议吗?”

    听这声音,似是火魔族的米尔希长老,而且门外还有不少悉悉索索之声,显然并非只有一两个人。

    “不错,现在冥王事件并未完结,王重刚从地下世界归来,又涉及此事之中,身份敏感,老朽认为督主此举欠妥了。”这是自然族百凡长老的声音。

    厅中原本轻松的氛围瞬间为之一收,变得略微有些肃穆起来。王重此前既已在天宝街现身,天贝督主能得到消息,其他各族也能,而既已知道了王重的行踪,他何时通过传送阵返回天门,甚至是何时从传送阵中走出来、又何时进入内门,天门内部各族的有心人显然就都能轻易掌握,因此知道他此时正在天贝督主的议事厅,一大帮人立刻赶来并不奇怪。

    若来的只是米尔希长老,艾尔莎督主或许还不怎么放在眼里,和火魔族本就是对立面,要说几句风凉讽刺话,全当他放了个屁,可百凡长老却不同,他代表的是天门四大族群之一的自然族。

    天门四大族群,天贝族、火魔族、自然族、魂族,至于同为八级文明的机械族和虫族,主要负责的是星盟管理而并非天门,因此在一切天门内部的诸事决定上,他们的话语权是远远小于这四族的。

    这些天,有关冥王、地球等事件的争论,天门内部已经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一方面,灭杀冥王的天尊小队肯定是要派出的,只是地下世界一直没有确定冥王的具体位置,天尊小队的具体人选也未确定,才迟迟未动。另一方面则就是针对冥王是地球人的谣言,血魔族坚持要将地球定罪,火魔族暗中支持,替他们争取了不少中立派的选票,这才与力保地球的天贝族、机械族形成了彻底对立之势,双方势力均衡、各执一词,都在争取一向中立公正的魂族和自然族的支持,现在正是到了争执结论的关键时刻。可以说,谁能说服魂族和自然族,谁就能在这件事上占据绝对的话语权。

    而王重的‘死而复生’显然就是一个转折点,他的证词将很大程度上影响自然族和魂族对此事的判断。可现在,天贝督主却率先单独召见王重,就像想要先对‘口供’,隐隐有想要一手遮天的意思,显然是让一向公正的自然族和魂族有一些不快,刚才百凡长老的口气已然透出对天贝族的不满。

    “百凡长老言重了。是本督主考虑不周,不过本督主只是关心后辈,得知王重大难不死,想要先见见他,并没有别的意思。”艾尔莎督主玉手轻轻一挥,大厅的大门已然敞开:“既然诸位长老都已过来,那也正好,择日不如撞日,大家今天便一起来听听王重对此事的说法吧。”

    王重转头向厅外看去,只见敞开的大门外,此时竟站着十七八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武修堂的扎格西蒙督导、炼丹堂的一莫长老等等,又有火魔族、血魔族、自然族、魂族、泰坦等等,都是各族的金丹大能、长老管事之辈,也都是天门内部的高官重臣、一方巨擎。

    此时厅门即开,一行人鱼贯而入,先是与艾尔莎督主、里昂大法官和维金斯仲裁长等见过了礼,米尔希长老面带微笑,看着王重:“王重小友果真是有通天彻地之能,重伤跌落入冥河中竟然也能逃生,实在让人佩服。”

    他话音刚落,旁边已有人接口道:“哈哈,米尔希长老有所不知,这地球文明确是不凡的,与那冥河必然有着特殊的渊源。”

    王重朝那人看了过去,只见是来自血魔族的埃克斯长老。

    “地球是否和冥王事件有关系,此事尚且还未完全证实,埃克斯长老这话的影射味也太重了,是在故意暗示引导什么吗?”扎格西蒙督导显然是站在天贝族一边的,泰坦族虽只有七级文明,但实力却是七级文明中的最顶尖,甚至有很多人在心里都将他们和八级文明并列,在天门内部显然也有着相当的话语权。

    埃克斯长老微微瞥了他一眼,虽未接话,但脸上那不屑之意早已溢于言表。

    王重闭口旁观,只是这三两句话间,已然可看得出现在天门内部的派系争执已到了何等样的地步。

    “王重,你去执行任务之前该已经查阅过了有关历代冥王的资料,又是刚从地下世界回来,该知道此事的重要性,”艾尔莎督主打断了众人的低议声,直接冲王重说道:“更有一些无聊的谣言说冥王是你们地球人,这次灭杀九阴宗更是因你而起……呵呵,不过谣言止于智者,刚才我也正与大法官和仲裁长谈起冥王事件,现在各族元老都在,大家都想听听你的意见,若这些谣言是有心人故意中伤地球,挑拨地球与星盟的关系,那我等绝不轻饶。”

    也是怕老王说错话,天贝督主这句话的暗示其实已经明显得有些过头了。

    天门对历代冥王的态度都是封印、镇压,乃至对诞生了冥王肉身的背后文明,也统统都是采取高压措施,直接灭绝、以防后患。

    老王明白,天贝督主这是想给地球机会,想要保下王重和地球一脉。只要王重一句话否认掉冥王和地球之间的关系,那地球就可以置身事外。说实话,若不是因为已经契约了冥王,这或许还真是地球唯一的保命之道,毕竟就算是天贝族也不能公然和整个星盟的传统相抗衡,置诸多文明的安危利益于不顾,那就算是天贝族,都只有死路一条。

    但现在……

    “让督主操心了,冥王确实在一段时间控制了我的好友木子,并操控他的身体做了一些事情,但经过我们的斗争,并在地狱岛找到了制裁冥王的方法,现在冥王已经跟木子签订了奴隶契约,也就是说,他对星盟不在存在任何威胁。”

    他话音方落,大厅中霎时间都是一片宁静。

    别说天贝督主没反应过来,就算是血魔族的埃克斯长老,包括大厅在场所有或对立或中立者,统统都没反应过来。

    “我这话既然说了,肯定会让木子来证明的,在做的各位都是前辈大能,就不需要为这点小事儿来质疑了,至于九阴宗,”王重面色严肃,:“违反星盟规定,让宗门金丹对一位天尊班成员出手,且是一心要致我于死地,这本已是灭族之罪。我族中有人因此灭九阴宗满门,不过是代星盟主持了一次正义而已,只怕任谁都不能因此怪罪到地球头上。要说起罪责,我倒是有另一事要汇报,九阴宗正是被血魔族收买,才会让金丹大能对在下出手,此事乃是我亲眼目睹、亲身经历。暗杀天尊班成员,血魔族埃克斯长老是否认罪呢?”

    王重强势掌握主动权,在这个捣糨糊的场合,需要带节奏,先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王重小友,”埃克斯长老丝毫不以为意,含笑道:“九阴宗事件早就已经了结,天门也在追捕其门下残余逃窜之徒,包括传言中那个对你行凶的幽冥长老。此事是否是由我血魔族指使,等抓到了人自然可以逼供出来,而在那之前,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提了,那没有意义,还有,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冥王的问题很严重,不是你随便一句话就可以过去的。”

    掌控冥王?让他臣服?开什么国际玩笑,冥河意识一直是他们的一个麻烦。

    “小小实丹不知天高地厚,简直就是胡言乱语!”

    “呵呵,区区实丹、区区低等文明,竟然就妄想掌控冥王,实在让人好笑。”

    “王重,”天贝督主打断了众人的嘲讽,看向王重的眼中有着一丝复杂的神色:“证据!”

    “回督主,木子还在待命,等待天门召唤,但证据已经准备好了,”王重左手一挥,一个简陋的机械族影像器已翻到了手中:“诸位请看。”

    他打开那影像的开关,只见光线一扫,一个三维投影的影像画面已投放到了大厅之中。

    出现在影像中的豁然便是王重、木子与格莱三人。

    木子和格莱的形象,地下世界早已是人尽皆知,在场诸多关注冥王事件的人自然也都是知之甚详,一眼就将之认了出来。

    只见影像中的王重冲木子一点头示意,木子咧嘴一笑,冥气运转,胸口处立刻有一个召唤符文法阵出现。

    血魔族的埃克斯长老连同火魔族的米尔希长老等人都是微一皱眉,只见那召唤法阵中黑烟耸动,化为一团完全由冥气所凝聚的黑雾飘荡空中,并化为一尊人形。

    “我,冥河意志,已奉地球人木子为主,此生此世愿追随主人,一切听从主人的号令,永不背弃!”

    说话间,整片背景中的冥河沸腾,滔天的巨浪掀起,竟宛若人性化般冲着镜头不断的点头叩拜……

    影像只有短短的十几秒,说的话也不多,但所透露的信息却是惊人。

    在场的可没有一个眼力差的,只一眼便认得出那团由冥气所凝聚的灵魂,正是曾经让诸多文明头疼不已的冥王无疑!只有传说中的冥王才能将冥气、将冥河掌控到如此样的程度。而且,木子身上那个召唤法阵也是眼熟,与元素精灵一族的灵魂契约法阵十分相似,那些符文细节的高深处,连在场一些金丹大能都看不明白……

    这段影像没有任何作伪的可能,真伪在这些人的眼里那是一眼就可以辨认出来的。而且,冥王既已臣服,天门只要一句话宣召他前来,便可彻底验证真伪,作假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竟然是真的?冥王臣服于地球人木子,还奉他为主人?

    大厅里安安静静,所有人都有些瞠目结舌,就连一向天塌于眼前而不惊的天贝督主都有些惶然,无法想象。

    身为地球人,权力战斗能力是天生的,王重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中响起:“现在灵魂契约已成,只要木子成就金丹,生命永恒,冥王就将永远以仆从的身份存在于世间,受到它主人的掌控,永远无法为祸。这岂不比天门一次次封印、一次次镇压,却还要一次次的反复更加一劳永逸?望督主与诸位长老明察!”

    这句话的诱惑太大,冥王事件一向都是地界的心病,若能一劳永逸,那简直是所有人都乐见其成的。原本还在热议要照章办事的许多长老,只这瞬间便已动摇了,却听埃克斯长老说道:“笑话!就算你这是真的,可成就金丹何其困难?要是这地球人不能成就金丹呢?不能永恒证道,他终归要死,等他一死,冥王恢复自由,岂不是白白错过了降服它的机会!”

    “木子和我能在进入地界后短短一两年内凝聚实丹,谁敢说我们没有成就金丹的可能?”

    “空口白话,一个四级文明也敢妄言轻易成就金丹?你地球人何德何能、有何底蕴天赋敢说这样的话?”

    “呵呵,我地球人的天赋就毋需埃克斯长老来操心了。”

    “你?!”

    王重轻蔑一笑,事实上只看此时大厅中诸多长老的表情,便已知道各族的态度了,埃克斯不过只是困兽犹斗而已。

    说白了,这段影像不仅仅只是代表着帮助星盟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同时冥王宣布奉地球为主,能掌控冥河的冥王是何等强大,这本身也已是一个巨大的武力威慑。

    如果地球是孤立的,也就罢了,偏偏他背后有机械族、虫族和天贝族,尤其是前两者的坚定,等于杜绝了某些人的想法。

    “好了。”天贝督主的脸上已经带着了些许笑意,冥王居然成了地球人的仆从,这意味着地球的实力大增,那稍加时日,无论是王重还是那个收复了冥王的木子,都能成长到一个很可怕的程度,那必然将成为天贝族的左膀右臂:“米尔希长老、百凡长老、一莫长老,你们三位如何看?”

    “这世间力量本无正恶之分,只是看掌控力量者用它来做什么而已。”百凡长老叹道:“王重小友说的不错,堵不如疏,我认为可以信任地球人和冥王。”

    (三万字完成,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