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千年传承(第二个万字大章,ig牛逼)
    啪!

    冥王灵魂,啪的一声就直接跪倒到了地上,它的脸上非但没有了之前的戾气和凶悍,进而转化为了无尽的臣服和尊敬。

    源源不断的记忆涌入灵魂,它想起来了!

    那时它还不叫冥王,那时甚至还没有冥河,它只不过是一条天河运转中产生污秽的地方,流淌在地下世界成为一条肮脏的暗河。正是眼前这人的出现帮助它诞生了意志,吞噬各种肮脏污秽之物,形成所谓的冥气,再侵蚀了地下世界近乎三分之一的面积,以庞大的冥河作为身躯,第一代冥王才由此真正诞生。可以说,没有眼前这人就没有冥河,就没有属于冥王自己的意志,他可以说是自己的父亲!

    在这个过程中,他出现过三次,最后一次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他说,他会回来的,以另外一种形式,会找到他,需要他,但是他只需要安静的辅佐,不要干涉,一切自有命运的牵引。

    无数个纪元的记忆,此时尽皆恢复,所有的本能,都是在等待,等待他的回来,在看自己一眼,现在终于回来了。

    他被需要了!

    “我愿意奉木子为主,此生为奴为仆、万死而无悔!”冥王颤抖着激动的声线,那恭顺的态度,就连早已经做好各种失败准备的王重、木子和格莱三人都大感不解、瞠目结舌。

    跨越了无数个纪元,新生代的冥王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那是源自冥河诞生的满足感,只是一个影像投射就让他心甘情愿的匍匐。

    旁边的王重等三人都是有些啧啧称奇,特别是王重,这灵魂契约的效力虽然强大,但在契约完成之前,却是全凭双方自愿的。他原本的打算是一方面以自己为威慑,另一方面以龙气不断的折磨冥王,一直到他扛不住答应、或是木子忍不住长时间的灵魂分离之痛而失败为止,可却没想到自己根本就还没动手,对方居然就如此恭敬的答应了,这特瞄的中间不会有什么漏洞或者猫腻吧?

    太过顺利,反倒是让三人都有点提心吊胆的不敢确定,直到格莱走完所有契约的流程,整个契约法阵化为一道金色的光芒,在木子和冥王的灵魂上都烙下了一个金色的符文印记。

    “成了?”格莱有些不太敢确定。

    就连老王都不确定,疑惑的看向木子,却见木子在微一沉吟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放松的笑容:“成了!”

    这种契约,契约者本身肯定是有着最直接的感受,王重契约过元素精灵,最清楚这一点,木子能如此有把握的说成功了,那肯定毫无疑问。

    “能召唤出来吗?”王重问,冥王毕竟和妮妮她们不同,只是一个精神体状态。

    木子点了点头,摊开左手,只见他左手中有着一个和王重召唤妮妮时差不多的阵法,只不过那金色中微微泛着一些黑线。

    此时只见那手掌中符文闪动,一团灰色的烟雾从符文阵中透出,在空中凝结出一团若隐若现的虚影。

    这虚影很快便化为了一个人形,看起来是木子的外形,只不过眼球变得漆黑,正和之前的冥王版的木子一模一样,……像是死亡版木子兄弟。

    他一出现便恭敬无比,先是喊了木子一声主人,随即再看向王重时,漆黑的眼球都难以掩饰他眼神中的那种疯狂膜拜之意:“见过阁下。”

    “你在契约时看到了什么?”王重很好奇,他能比格莱和木子更清晰的感受到冥王在整个契约过程中的状态,冥王对这灵魂契约一直都是不屑的,是直到他透过阵法看到自己时,态度才突然产生了剧变。

    王重不相信仅仅凭借自己的龙气就能让冥王惧怕到这样的程度,他当时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看到了过去,现在和未来。”他恭敬说道:“命运从未抛弃,也从未停止,您只需要听从自己的心声,向前。”

    三人目瞪口呆,这尼玛是什么鬼?

    一个杀戮成狂的疯子,突然变成了哲学家,还带着某种救赎感,这……应该是好事儿吧。

    从命运石的出现到现在,特别是来到地界之后发生的一切,所有这些相关的事物都只是偶然吗?而现在看似略微有一点知情的冥王也是三缄其口,真是让人欲探知而不可得,就算是老王这种一向不怎么八卦的人都被激起了无穷的好奇心。

    看来只能先去海皇星一趟了,那里好歹还有关于十一头龙鼎的些许线索,或许可以给自己启发,只希望那海皇不要也像冥王这样三缄其口才好。

    木子也已经确认可以掌控冥王的意志,这一点倒是毋庸置疑的,总算是解决了这个大麻烦,让三人都是感觉心情畅快无比。

    掌握了冥王这个战力,地球又多了几分把握,剩下就是怎么应对天门了。

    高等文明觊觎的只是这些种族不断诞生强大灵魂的环境,这是一种资源,低等文明的实力不够,自然无法守护,可如果换一个八级文明试试?谁敢以这样的借口去吞并一个八级文明?说白了,这种事儿,看的只是你有没有资格和实力去守护住你自己的财产而已。

    “我在天门也算有不少朋友,能接触到天门的高层,我能去和他们谈,”身在天门,混迹于天贝族、火魔族、机械族等高等文明之中,老王早就已经将这些高等文明的作风和做事规律摸得清清楚楚:“我们既然已经契约成功,木子和冥王的力量就已经变得可以完全掌控,这不但不再是一种罪行,反而是一种底气,实力的底气。机械族会支持我,天贝族应该也会,有这两大八级文明的支持,此事非但不会成为地球的负担,说不定反而会借此调整我们的级别,这是地球的机会!”

    王重说的相当自信,确实,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地球人在地界更加昂首挺胸的机会!

    而以木子和冥王现在完美搭配的实力,再加上自己,地球就算单论硬实力也可以算得上是极强,至少在尖端战力上,已经可以硬刚一些七级文明了!

    老王虽有一定和天门谈判的自信,但这事儿最终有个什么结果,在事情落定之前还并不好说。

    说白了,老王考虑的只是地球、是天贝族和机械族的立场,天门其他文明呢?火魔族、血魔族?乃至在天门各类事件中一向保持中立的自然族、魂族等等,任何一族的决定都有可能左右这件事最后的处理结果,天门并不是天贝族的一言堂。

    而且,现在距离自己离开冥河城已经大半个月,天尊小队很可能已经出发在路上了,若是被他们撞到,以天门的令行效率,必然会不问缘由直接出手,杀不杀王重这个‘同谋’不好说,但却一定会将木子和冥王直接镇压到虚无世界去。

    “分开行事吧,我们就留在地狱岛等你回去天门的消息。”

    “地下世界现在到处都找不到你们,天尊小队很可能会猜到你们躲在三大绝地而追过来。”王重沉吟道:“而我回天门谈判所需要的时间只怕不是一天两天,天贝族和机械族那里倒是应该好说话,但冥王事件既已提上他们的任务列表,要想撤销或是改变策略,那肯定不是三两天的会议就能商讨出结果的。但凡是遇到这种上层扯皮的事儿,别说有人坚决反对上升到派系斗争了,即便只是有心人从中作梗、拖延时间,没有一个月时间只怕也是扯不清楚结果的。”

    “放心吧,如果我们不主动出战,他们还真别想有什么作为。”木子和格莱相视一笑,显然彼此都很有信心。

    商议妥当,在这地狱岛已无他事,王重立刻便要返程。当初从冥河城过来时在海上漂泊了足足五天时间,可现在有冥王相助,整个冥河都仿佛成了王重赶路的辅助工具,那是要风有风、要浪有浪,乘在那九黎战船上一路疾风而驰,只不到半天已到了冥河城岸边。

    和自己离开时一样,沿岸仍旧有大批各方宗门的明哨暗哨,王重此时用回原本黑泰坦的装束,原以为自己这‘老黑’上次在海边废掉冥火宗巴彦一事必已传开,这身份只怕仍旧惹人醒目,却没想到上次的事似乎丝毫未曾传开,并没任何人以自己这黑泰坦的身份为异,一切如常。

    老王也无意细究,此时正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传开正好。倒是去冥河城找传送阵的路上听说了不少有关天门方面第一手的消息。大半个月前老王前往冥河时,地下世界就已经在传闻天门已经派出天尊小队对付冥王了,可直到现在,这天尊小队却似乎一直都还只是处于‘传闻’的状态,并不见实际行动。只有一些小道消息说是天门内部正在为如何处理冥王事件而发生争执,似乎牵涉到火魔族和天贝族之间的暗中较量,真实情况并没人能说个清楚。

    老王心中大定,这次下来处理冥王事件,一直都是难题不断、坏消息成堆,现在雨过天晴,连这好消息都是接踵而至。

    天门历史上对冥王事件的处理态度一向都是雷厉风行的,现在既然还没有下达正式的处理意见,只说明内部的斗争很厉害,各种声音都很多。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代表木子去和天门谈判,成功率无疑会大大提升。甚至,连留给自己的时间都变得充裕了不少,原本是打算马不停蹄立刻返回天门,现在倒是不用急了,甚至还可以先平心静气的打探一下各方对此事的反应,再向天贝族摊牌也不迟。

    急不可耐的心情顿时变得放松了不少,反正左右不急,想着海皇星那边的事儿,老王决定回天门前先去一趟海皇星,否则等这次回天门,要处理的事一大箩筐,也不知几时才能有这空闲了。

    通过冥河城的传送阵直接去了白象城的天坑入口,巨大的‘天坑’矗立在眼前。

    这是地下世界和地界联络的硬通道,天坑穿透整块大陆,上下贯穿两个世界,有巨大而古老的升降机,是许多货物以及普通人来往两个世界通行的地方。而白象城的天坑,出口处对应的正是地界的卡坦克莱区。

    上次回卡坦克莱区天宝街已是数月前和机械族那次暗访,数月未归,卡坦克莱区其他地方倒是一切如常,只是天宝街的变化已然极大。当初王重代表地球崛起,就曾让天宝街着实是火了一把,但那种‘火’不过是在卡坦克莱区各方势力眼中的重视,而并非商业街本身的变化,可自从海皇丹药铺入驻之后,天宝街倒确实是被彻底炒火了起来。

    街面似乎已经阔宽了不少,地面不再是曾经的碎石子路,而是铺就着青光可鉴的大块青石,将整条街的档次都拉高了不少。街上人头耸动,哪怕此时已近黄昏,其热闹程度也仍旧火爆,不输给卡坦克莱区最中心的区域,而在周围的不少商铺中,亦开始能看到一些地球人的生意招牌,四级文明是没有资格在地界商业区正大光明行商的,但准五级以上就有了,也允许你打出招牌,只是不能买卖店铺,要做生意全凭租用而已。

    老王对这边可是熟透,直接就去了街中心的海皇丹药铺。

    地界人看不起地下世界的人早已是常态,那边的管事一开始见是个黑泰坦还有些不屑,若非王重拿出上次海耶罗皇子留给他的信物,只怕都懒得替他通报。

    但坐在那会客厅中只是等了三五分钟,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海皇族年轻人面带疑色的快步走了出来,还未等他开口,王重已笑着站起身:“海耶罗皇子别来无恙?”

    “啊!”这声音,海耶罗一下就将王重认了出来,脸上露出惊喜之色:“是……”

    他猛然醒悟,皱眉看了一眼四周:“你等退下!”

    四周随从连同那丹药铺老板应了一声,赶紧退下,且关上房门。

    此时屋内外皆是四周无人,海耶罗立时换上了一副激动之色,大步朝王重迎了上来:“谢天谢地,王重殿下!小弟就知道你一定没事!能力战天门第一实丹,神一样的人物,怎会不明不白就在地下世界丢了性命?能见到殿下平安真是太好了!”

    这位海耶罗皇子虽与自己仅只有一面之缘,但那关切之意倒是溢于言表,海皇星通过王重的关系投靠天贝族,特别是此后入驻天宝街一事,事实上早就已经与王重、与地球的命运联系到了一起。族中内部早已视王重这个天门新贵为全族贵人,更兼看好王重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本就是对王重的友谊寄予了厚望,也是下足本钱。

    王重若是死掉,地球倒台,下一个被清算的很可能就是海皇星,所以皇子盼望王重平安倒真是完全的诚心诚意,毫无作秀的成分。

    老王亦能感受到这盟友的真诚,笑着说道:“最近有关我的传闻很多吗?都是怎么传的?有没有影响天宝街?”

    “哈哈,怎会没有影响?先前只是说殿下在地下世界失踪,此后又传出是九阴宗一位金丹大能出手将殿下打入冥河。”海耶罗说道:“想那冥河何等凶险?许多人都说殿下已经死了,卡坦克莱区各方势力本就一直都眼馋天宝街现在的红利,殿下死亡的消息一出来,各方势力都是蠢蠢欲动,只是天门那边一直没有确切的死讯传出,各方都还处于观望中。但这种观望总有时限,最近几天,有人来找我说已经在地下世界发现了殿下的尸体,说天宝街迟早会陷入各方争夺的乱局,邀我海皇丹药铺去他们那里发展,当然是被我严词拒绝。嘿嘿,我看是很多人都有点按捺不住了,若这些人突然发现王重殿下平安归来,真不知会是一副怎么样的表情。”

    老王深知自己就是地球的招牌和支柱,一旦真的倒台,地球现在所拥有的表面辉煌立刻就会烟消云散,对此倒是毫不奇怪,只是问道:“地球那边呢?我还没回去过,暂时不了解情况。”

    “和马东先生联系过几次,听说有些小麻烦,天门那边有不少因为冥王事件而声讨地球的声音,但天贝族这次似乎是铁了心要保地球,而且也一直没有得到殿下的确切消息,因此现在还保留着地球准五级文明的身份,勒令地球高层不得离开地球半步,但都只是些处理具有嫌疑文明的例常程序而已,还算是相当客气的。”海耶罗对地球的了解显然不可能太多,和马东虽然有不少来往,但关系还没到像地球和幻族那一步,有的都只是一些表面的情报,但至少是让老王知道地球没有出什么大乱子,若只是小麻烦的话,马东自然能有能力应付,也是放心了不少。

    “殿下怎么回到地界还是这身打扮?之前听到下人来报说有一位黑泰坦找我,我还疑惑来着,不知自己几时认识了一位黑泰坦朋友。”

    “地下世界的冥王事件比较复杂,我想看看各方反应,暂时还要隐匿一下行踪。”之所以选择不暴露,一方面是不想让天门高层知道自己和海皇星接触过于频繁,另一方面老王也是想借此机会好好观察一下天贝族的对地球的态度,会否因为自己的‘死亡’而立刻抛弃地球,那就未免太过无情。但现在看来,天贝族还算是对地球很不错的,在自己生死未卜的情况下仍旧力保地球,虽然这种保护不可能永远,但至少可保一时,这就已经算是相当对得起王重了:“还有,我想去海皇星一趟,见见海皇,海耶罗兄弟可否帮我安排?”

    “这没问题,海皇星的传送阵早已恢复,正好我也有事要回海皇星一趟,殿下若是想继续隐藏身份,扮作我的亲卫即可轻易掩人耳目,也不会被人在传送阵名单上查出行踪。对了,殿下应该还没和地球通讯吧?是否需要我替殿下传个口讯?”海耶罗也是机警,王重若是已经和地球取得联系,就不用在他这里打探地球的消息了。

    老王微微一笑:“暂时不用,有劳了。”

    海皇星上必然有着与自己相关的秘密,特别是有关‘龙’的方面,老王隐隐能感觉到所谓的‘龙’在地界似乎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如此强大的一个种族,两个纪元前突然消失,而且即便是天门诸多藏书中也鲜有关于龙的介绍,要说这其中没什么猫腻,老王自己都不信。何况若上次自己在幻海世界看到的那一切若是历史上曾真实发生,那这‘龙族’说不定就还牵涉了天界四族之间的恩怨,那更是自己所不能触碰的界限。所以和海皇星的接触最好是保持隐秘,万一真涉及了什么禁忌的东西,又被有心人一路追查,无论是自己还是海皇星只怕都讨不了好。

    自己此时在所有人眼里都是生死未卜的状态,悄然去一趟海皇星再返回,谁都不会知道。但若是先接触地球,现在地球肯定是天门的重点‘照顾’对象,监视肯定会有,自己若先和地球联系,那必然逃不过天门的耳目,既知自己已经重新现身,以老王现在受到的关注程度,再想如此悄无声息的去一趟海皇星可就是痴心妄想了了。

    身为一个六级文明的皇子,在地界任何一个传送场都能享有随时开启返回自己星球传送阵的权利,倒是不用还要去排队等待班次了。海耶罗那边也是极其高效,一边将事儿吩咐下去,一边带着乔装后的王重去传送场,不到半小时,等赶到传送场时,专属的传送通道早已是恭候多时。

    这已是老王第二次来海皇星,和上次过来时准备大动干戈的心情不同,看着这蔚蓝如海的星球,老王的心里竟然涌起不少感触。

    说起来,两颗星球其实有着许多难得的共同之处。地球也算是一颗以水为主的星球,特别是自黑暗时代之后,海水占据的地球面积足足已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而在星盟中,像地球和海皇星这种以水为主的星球其实并不算多,即便是不少水族的发源地,陆地面积也是达到至少百分之五十的,海皇星和地球可算是其中的异类了。

    海皇的宫殿坐落在海底,透过数万米深的海水,有神奇的分水手段让海水悬离在这海底世界上空,乘坐飞行器穿水时,数万米深的海水中几乎是漆黑一片的,但穿透海水进入这海底的世界后,四周却并不幽暗,反而是充满了光亮,也并无任何潮湿之感。

    听海耶罗说,这是一种海皇星自远古时便流传的符文科技,整个海皇星的海底几乎都是被如此‘镂空’了一层,可并非仅仅只是海皇宫殿这一处而已。

    竟能在下方隔离出干燥明亮的环境,将整颗星球那沉重得难以想象的海水数万年稳稳托举起来,这样的手段、所谓的符文科技也是让老王叹为观止了。

    以海耶罗亲卫的身份跟着他一起进了那金碧辉煌的王宫,海皇早已得到海耶罗的消息在此等候多时。

    “王重殿下光临,真是让鄙宫蓬荜生辉。”四周并无侍奉,也是为了王重身份的隐秘作想,只有海耶罗一人陪同在侧,此时海皇笑着迎了上来:“照殿下的意思,未免泄露殿下身份,小王不敢设置各种招待,怠慢之处还请殿下海涵。”

    “海皇言重了。”

    上次来时在海面就曾见过这位海皇陛下,当时看起来不过普普通通的虚丹之境,但此时再次得见,却能感觉得到一些不凡之处。表面看时仍旧只是虚丹,但却隐隐给王重一种内蕴锋芒、深藏不露的感觉,让自己竟然无法准确判断对方的实力,也是让老王暗暗惊讶。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能带给自己这样的感受,还让自己完全看不透其底细的,对方要么是极其强大的王级金丹、且有意隐藏;要么就是身怀重宝,可完全隐匿和改变伪装他的真实实力和气息。看情况应该是后者,否则海皇若是足以媲美天贝督主那种级数的王级金丹,那即便摆到正面也足以和火魔族抗衡一二,早就不用装孙子这么窝囊了。但即便如此,这海皇也仍旧是深不可测,能轻易驱动如此高阶的重宝,自身实力必然也是不容小觑的,海皇星果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老王也是不拐弯抹角,寒暄完毕,直接便切入主题,将那已经破碎的龙鼎碎片取了出来。

    “承蒙海皇陛下相赠此物,却被在下不慎毁坏,此番前来正是想看有无修复的可能。”

    “殿下有所不知,此物绝非我本人相赠,而确实是该属于殿下之物,我对其的了解并不多,修复之类更是无从说起。”海皇显然也是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东西竟然会破碎了,只是略一查看,已然苦笑道:“不是不愿意帮助殿下,实在没有这个能力。”

    “我此前从未来过海皇星,甚至地球也未曾与海皇星文明有过任何接触,海皇怎会说这是我的东西呢?”老王这次是铁了心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而且我看此物只怕已是数千年前的古物了。”

    “殿下的判断极为准确,”海皇略一沉吟:“此物在我海皇星确实已是存放了三千多年之久。”

    “那我就更好奇了。”老王笑着说道:“三千年前我还没出生呢,怎会有我的东西出现在海皇星上?”

    “呵呵,不怪殿下怀疑,此事说来确实是匪夷所思。”海皇似是组织了一下言辞,终于还是坦然道:“那得从三千年前我海皇星所遭遇的一场大祸开始说起……”

    三千年即是三个纪元,那时的海皇星还未加入星盟,实力远远不如现在,甚至连整个海皇星也都还处于各方海族群雄割据的状态,却因资源丰富,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引来了星际海盗频频光顾。一个实力还处于三级左右的不入流文明,在星际海盗面前完全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那时候的海皇星可说是惨到了极致,许多古老的族群都已被抓捕灭杀得近乎灭绝,直到一位天人的出现。

    非但轻易赶走了所有的星际海盗,且传授给海皇星诸族许多修炼秘法,现在的海皇,也就是海龙一脉,那时不过只是海皇星诸多水族中最不起眼的普通海蛇一族,正是在那位天人的栽培下逐渐崛起,化形成蛟,才坐稳了海皇的宝座。

    不仅如此,那位天人还传授给海皇一脉十分高超的符文科技,让海皇星能在数万米深的海底建立起一个联通整个世界的海底陆地世界,让诸多智慧种族隐藏到了海底,并以大神通将整个海皇星在第五维度的坐标屏蔽了起来,这才让海皇星彻底避开了星际海盗的频频光顾,给了他们休养生息并且发展中壮大的机会,仅仅千年时间便已跨步入五级甚至准六级文明行列,然后根据那位天人的指示,破开他的坐标屏蔽,接触并加入星盟,此后包括海皇星的丰富资源被火魔族看中,在这两个纪元内不停针对等事儿,老王便都知之甚详,不用海皇复述了。

    “那位天人是我海皇星的恩人,他离开前曾留下一物,便是此鼎。”海皇说道:“天人曾有言,说道未来会有此物的主人前来海皇星,届时龙鼎自会生出反应,让我等务必将此鼎交回给他的主人。”

    “此鼎在我海皇星已存放了三千年之久,从未出现过任何异常,直到上次殿下来到海皇星,此物突生万丈金光,照耀整个海底世界,我便知殿下是此物的主人了。因此才根据恩人的提示,将此物完璧归赵。”

    天人?三千年前?

    老王也是听的一头雾水,但看海皇的样子绝对不似作伪,只怕此事并无虚假,何况海皇也完全骗自己的必要。

    他略一沉吟:“那天人可有姓名?既称天人,该是来自天界了,可知他是天界哪一族?是何外形?他既称我是此物的主人,那可有别的话留下?”

    “只知恩公是类天人外形,只是无翼,并非天翼族,其他就不清楚了。”海皇惭愧道:“至于别的,当年我的祖先也曾问过,但是恩公却并未多言,只说等此物的主人进入天界时自然就会明白一切,那里有你的因果。”

    果然……

    老王也是暗自一叹,之前就从冥王身上发现那吞吐隐瞒之意,倒是与这海皇星的恩人所说有异曲同工之处。

    天界?

    或许跟命运石有关吧,也是,命运石肯定是天界之物啊!

    许多信息结合在一起,老王现在是越来越深信当初在幻海世界看到的那一幕秘辛,自身所牵涉的这些东西都是非同小可。看来实是自己的实力和层次太低,许多隐秘只怕并不是现在的自己有资格接触的,也只有如这海皇星的恩人所说,怕要等自己有机会踏足天界时才能知晓了。

    “老夫这里还有一个消息,据说殿下失踪那段时间,地球出现了一场小规模的叛乱。”说罢龙鼎的事儿,海皇也是和王重闲聊了几句:“有地球文明高层与血魔族勾结,准备将地球依附于血魔文明之下作为其附属文明,血魔族派去了一个实丹强者准备签约接收,却被地球文明以雷霆手段镇压,杀死了那血魔族实丹,并将叛乱者处死。此事血魔族已以受害人身份向星盟和天门提交了报告,准备以地球文明擅自杀害文明使者为由,治地球反叛之罪。”

    海皇的语气平淡,老王也只是微微一笑,回应道:“海皇陛下既称之为‘叛乱’,想必星盟方面已有所决断了。”

    海皇哈哈大笑,叹息道:“老夫服了,王重殿下果然是非常之人。寻常人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只怕立刻就要方寸大乱,殿下却能清晰的洞察到这话语中细节,如此心境智慧,难怪能迅速崛起。”

    “殿下猜的不错,天贝族和机械族在此事上力挺地球文明。何况血魔族前往地球的实丹一无星盟外交文书、二无地球的入境批准,只能算作是非法入境,地球感受到外敌入侵的威胁,果断处置并无任何问题。最后反倒是以血魔族私开传送通道,纵容族人知法犯法为由,罚了血魔族百万金星,以赔偿地球在此事中所遭受的损失作为了结。”海皇笑着说道:“此事前些日子曾轰动星盟一时,天贝族和机械族对地球、对殿下的维护之意,现在整个星盟人尽皆知,而地球作为原本并不为人看好的四级文明,竟能有迅速制服一个实丹强者的实力也着实是给许多原本不服者上了一课。所以地球那边的现状,殿下大可放心。”

    老王明白海皇的心思,海皇星既已投靠了天贝族,那为天贝族说话自然是理所当然,但不管怎么说,这次自己失踪,天贝族的一切应对以及处置都是教地球人无话可说,老王也是十分承情的。

    只是,马东他们竟然有能力迅速处理掉一个血魔族实丹,这倒真是让王重有些惊讶了,别看天门内实丹遍地,老王似乎也不怎么把那些实丹当一回事儿,可实际上那只是因为接触的层次和圈子太高造成的错觉。对星盟数以万计的种族和文明来说,实丹已是绝大多数文明无法跨越的一座高山屏障,哪怕就是最弱的实丹,放出去也是能随意虐杀一堆弱小四级文明的,而就在一年前,地球还是个连在四级文明里都要垫底的弱者……

    原来不知不觉中,地球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

    王重也是忍不住感觉有些心潮滂湃,以前他总是担心自己和木子等人的崛起只是一种巧合或是运气,就像莎莉丝特所说那样,他们的成功是其他地球人无法复制的。但现在看来,地球人确实是有着异乎寻常的天赋!这就和之前的局面完全不同了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连其他地球人都能迅速的强大,那地球就不再只是诸如历史上其他仗着偶尔一两个强者才辉煌一时的低等文明,而是有可能成为真正的第二个天贝族,只需有如同自己和木子这样的人稍一引领,地球的崛起就将是真正的势不可挡!

    这一点想必不仅仅只是自己看得出来,其他各大文明也该看得出来,从一个文明还弱小时就追随,直到他们登顶巅峰成为主宰,那是种怎么样的功劳和荣幸?一旦认识到地球的潜力,那各大文明对王重、对地球的态度都会截然不同,地球将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孤单’,甚至很快就都不用再依靠天贝族的保护。

    只是,巨大的机会伴随着的往往也是巨大的危险。

    “三千年前有恩公拯救和教导我海皇文明,后又有殿下挽我海皇文明于危难,更难得的是殿下与我海皇族的恩人还有着莫名的因果,足以说明海皇星与地球两个文明的缘分。因此无论将来情况如何,我海皇星都将是地球忠诚不变的盟友。”海皇这也算是表态了,而且这语气豁然是在不考虑天贝族意愿的情况下与地球单独结盟,一方面固然是看中地球的潜力和未来,另一方面也确是看重曾经的因果,微微一顿,他又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殿下也要小心了,无论多有潜力的文明,想要真正崛起都得踩着无数的尸骨。因为你越有潜力,你的敌人就会越不安……最近这几年只怕会是地球的多事之秋,殿下务必小心,但凡有能用得上我海皇星文明的地方,殿下尽管直言相告,我海皇星必然义不容辞。”

    “多谢。”对方语气真诚,王重微微动容,伸出手和海皇稳稳的握在一起,见过现在的海皇,老王已十分清楚海皇星并不像表面的普通六级文明那么简单,地球能在如此弱小时就拥有一个这样强大的盟友,绝对是地球之福:“地球也是一样,愿两族同进同退、繁荣昌盛,友谊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