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奴役冥王?(第一个万字大章)
    更让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叫王重的地球人肉身承受力极强,包容性、恢复能力各方面感觉也是顶级的,这就更有意思了。

    他相当清楚,自己一旦出世,星盟是必然不会坐视不理的,只怕很快便会有强大的金丹小队组团儿过来与自己大战。木子毕竟只是小小虚丹,短时间也很难有一个质一般的飞跃提升,如果是大战中肉身承受了太多的攻击或是自己使用的力量超出了界限,那木子的肉身很可能便会直接被毁掉,那就太可惜了。

    他之前不杀格莱,便是为了保留格莱的肉身,等到需要的时候,或许可以借格莱的肉身顶上一两轮。可现在又多了个王重,这小子的肉身承受能力极强,又已是实丹境,自己若是能得到,短时间内只怕能爆发出远远超过木子这具肉身的实力,正是用来应付大战最顶级的炉鼎肉身!当然,木子才是自己的本命,成长性等各方面都是最契合的,无论王重也好、格莱也罢,得到他们不过是为了作为木子的替代品、作为即将到来的大战的消耗物罢了。

    对付木子,他需要各种诱导劝服,只有当木子心甘情愿的被他同化、奉献出肉身,才能让他得到最完美的契合,才能具有超强的成长性。可是对付王重或是格莱这种只是用来消耗的替代品,那就完全不用那么麻烦了。

    只见他左手微微一扬,五指成爪,虚空一探。

    啪!

    早已被压制得无法动弹的王重直接就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掐着脖子提了起来,悬到了半空中。

    刚刚才凝聚了一小半的龙印,受这外力的刺激,瞬间再度消散,王重也是感觉眼前微微一黑,几乎要被捏得窒息,整个脖子都几欲断裂!

    “看在你是木子同族的份儿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冥王的心情简直就是好极了,买一送二,地球人还真是自己的福星,他笑着说道:“自动灵魂脱体,那你会少受很多痛苦,甚至还有去第五维度转世的机会。”

    “你来试试!”王重低声沉喝,强忍着全身的剧痛,龙印再次尝试凝聚。

    “不见棺材不掉泪。”冥王微微一笑:“意志虽然坚定,但却只是徒然受苦而已。”

    他捏空的左手不动,右手遥遥一指,一道灰色的幽光自他指尖透出,直击王重眉心,那是一记来自灵魂层面的攻击,但竟已到肉眼可见的地步,才刚刚脱手,王重就已经感受到那种来自灵魂层面的震动。

    噌!

    老王的灵魂可算是异常强大,比之许多已经完成生命和灵魂跃迁的金丹还要更强!即便面对巴彦长老那等专门针对灵魂的攻击都可做到巍然不动。可此时,仅仅只是一指头。

    那幽光宛若虚无般从王重的眉心处射入,再从脑后穿透,对他的肉身毫无所损,可王重的意识却已经猛然定住,一股钻心的疼痛自眉心间散布开来,整个灵魂瞬间就如同一件脆弱的玻璃制品般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脆弱的灵魂,你们这种层次,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强大的感觉。”冥王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切状态,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可下一秒,那丝笑容却突然凝固。

    他只感觉有一股神秘的灵魂力量在帮助王重修复损伤,对方那明明已经是裂纹遍布的灵魂,竟然在顷刻间就恢复了原状。而那股诡异而神秘的力量,竟让冥王都有着一丝熟悉和敬畏感。

    那是?!

    他瞳孔微微一收缩,右手再次凌空探出,这次却不是冥魂指,而是改指为爪,幽光冥息化形,瞬间在王重身前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手掌,朝着他身子一把拽握过去。

    轰!

    幽光手掌这次将王重的整个身体都给拽住,巨大的力量往外拉扯,一个虚无的灵魂体立刻就被拽了至少三分之一出体外。

    可此时,那神秘的力量再度出现,宛若七彩的霞光般护定了王重的灵魂,在他灵魂体上渡了一层耀眼光华。

    那光华刺眼闪耀,非但护住王重灵魂,且高热无比。

    这冥手是灵魂力量幻化,不同于普通的化形,而是与冥王的灵魂紧密相连,此时他只感觉自己凝聚的冥手抓到了一团滚烫的铁汁上,瞬间的刺痛让他微一松手,甚至连操控周围冥息空间的意志都微微一泄。

    那神秘力量自是命运石对灵魂破碎的守护,只是没想到竟然还反过来小小的刺伤了冥王一下。

    “结!”老王顿时感觉来自四周的疯狂冥压在瞬间消散了小半,虽仍旧是压力惊人,可刚才久压之下得到放松,已能勉强对抗一二,致命级的压力既减弱,识海中那迟迟未能凝聚成型的龙印才终于得以凝出。

    此时哪敢迟疑,这样的机会只怕不会再有,趁着这一刻冥王对空间掌控的削弱,龙印化为龙气,潜入神化细胞、顷刻间的复制……

    “吼吼!”

    只见老王的眸子瞬间变得金黄,霎那间,金色的秘纹在王重的能量双翼乃至全身皮肤上飞快显现。

    轰!

    金色的光芒扩散,龙息真身爆发,就宛若那冥息的天生克星,光是这扩散的、带着一丝龙气的金光,竟就将四周强大的冥压给直接逼得退散开去,无法靠近。

    这可是意外之喜,能清晰的感觉到是一种力量类别的克制,就宛若针尖对麦芒、宛若老鼠见了猫,而并非仅只因为龙息真身对力量的增强!

    老王瞬间就明白了,他赌对了,就像当初面对鬼龙一样,自己的龙印对这类生物有着先天的压制!

    刚才还被束缚得无法动弹,此时却有种恢复自由、掌控一切之感,让王重舒畅欢愉得简直想要高歌,一直被牢牢束缚的能量双翼在他身后哗的一声展开,金光耀眼,锋利的翅膀边缘宛若利刃般,将那只拽住自己的冥息大手直接切成了两半!

    那本是强悍无比、刚才还捏得自己根本无法动弹的化形大手,沾染上裹挟了龙气的翅膀边缘时,压根儿都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就宛若薄纸般被轻易切开。

    冥王的脸色猛然一凝,嘴角抽动,他竟然感受到了伤害,那种无比克制自己的炙痛感,仅仅只是刚触碰到,瞬间的炙伤竟然就已经将自己的灵体消耗了千分之一!

    那金色光芒究竟是什么东西?

    王重双目赤金,木子的仇恨、自己被压制的压抑在这瞬间统统爆发出来,混合着那满身的龙气,整个人竟好似化形为了一条金色巨龙,朝着冥王冲射而去!

    轰!

    不等冥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前方那金色身影已怒目圆睁,化为一道游龙流光,奔袭而至!

    “找死!”冥王双目圆睁、双手一合,天地间无尽的冥气调集,统统朝着王重挤压过去,可面对天生克制的龙息,连言出法随都不好使。所有凝聚的冥气,别说挤压王重了,甚至连近身都无法做到,在那龙息金光的照射下,直接就如烈阳融雪般轻易消散,压根儿就起不到任何一丝抵御的作用。

    金色光影瞬间便已近身,冥王竟不敢硬接,身影一展,化为残影消散,下一秒已出现在数十米外。

    竟然被一个小小实丹逼得逃开暂避锋芒,冥王的眼中既有愤怒之色亦有惊诧之意,因为一直以来调动冥息就像本能一样,可是现在在金光的影响下,竟然不听话了。

    还来不及细想,金光已然追到,对方的速度太快,毕竟是实丹境,而自己的肉身不过才只是虚丹而已,论对冥气的掌控、论对法则的理解境界等等,对方拍马也无法和自己相提并论,可要说比肉身的强度、纯粹力量或是移动速度之类,这个肉身终归还是对自己限制太大,身体动作根本就跟不上自己的意识,这也是他但凡与高手交战,通常都会直接选择用冥气或是法则去强压对方的根本原因。

    被逼如此,冥王也是怒了,伸手扯向他背后的生死棺,朝前猛然一抡。

    轰!

    潜龙剑狠狠的砍劈在生死棺上,发出惊天震响,两道人影分开,其中一个被砸得狠狠冲飞,宛若炮弹般直接打到了数里外的地面,将那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深深凹陷。

    而另一道身影则是在空中微一后退便即稳住,只见那悬停在空中的身影金光耀眼,而被狼狈轰退的,豁然正是不可一世的无敌冥王!

    旁边的格莱直到此时才感觉到四周的冥压消散,刚才差点都被直接压断气了,根本就没精力去看场中战况,此时得已恢复,立刻便看到冥王被王重轰飞。

    格莱没有意外,是的,他是最清楚冥王力量的,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依然不觉得奇怪,从当年CHF的时候,他就知道,学长从没有放弃过他们,所以在黑暗的时刻,他依然在等待,生死什么的,格莱早就不在意了,这是他的执念,哪怕这一刻死去,也值了。

    下一秒,那轰破的坑洞中已然炸裂,狂暴的冥气直接将那整片大地都给掀飞了起来。

    “混账!混账!”冥王的声音既惊又怒,早已不复之前的悠闲镇定,强者并非个个都能天塌于眼前而不惊,不过是他们没有遇到过天塌了的事儿而已。

    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小实丹轰退,而就在几秒前,那小小实丹还是自己的刀下鱼肉、任自己宰割!

    这变化来得太快,那诡异而熟悉的恢复灵魂的力量、那宛若专门克制自己的金色光芒……这个地球人究竟是什么东西?!

    杀!杀掉他!决不允许这种威胁存在!

    冥王又惊又怒,不等从坑洞中跃出,已疯狂的双手一挥。

    噌噌噌噌噌噌~~~

    冥息掌控,空中霎时间有数以万计的黑色长矛凝聚,每一根黑矛都黝黑通透,闪耀着幽光,宛若实质的金属,这已不是化形,而是宛若造物!光凭冥气都能凝出如此实质来,简直无法想象这黑矛的强度,简直是神一样的手段!所有的矛尖都对准了悬空的王重!

    “死!”他不要这地球人的身体了,光是看到那金光闪耀的身体他都感觉到本能恐惧和厌恶,更别说要让他钻到那讨厌的身体中去夺舍。何况,他已经感受到了威胁,刚才只是那一下近距离的交碰,对方身上的金光已经刺痛了自己,灵体再次受损,虽或许只是千分之一甚至更少,可那也是受损!

    轰轰轰轰轰!

    空中霎时间万矛齐发!

    可下一秒……

    “剑三!”

    潜龙剑早已在对方起势时便已就位,万矛齐发的同时,王重的身周也同时有万剑凝聚。

    每一柄剑都是金光闪耀,虽不如冥王凝聚的黑矛那般实质透亮,可剑带龙气,每一道剑芒中所蕴含的龙气都是对冥王力量完美的克制。

    王重剑指一挥。

    轰轰轰轰轰轰轰!

    金色的剑雨迎着黑矛雨而上,只见空中一金一黑两片光华交碰,发出密集的金戈碰撞之声,黑矛阵明显数量更多、威力更大,每一矛若是以灵力值计算,至少都在数百万,甚至千万当量!金色剑芒单兵最多才百万当量,但,与黑矛稍一碰触便会闪耀出强烈金光,宛若融雪般将对方消化!弱了黑矛明明足有十倍的力量,却一剑往往能抵消两矛甚至三矛。

    只是短短四五秒的交碰,黑矛光幕明明先发,却反而竟被压制,被剑雨冲击着,阵线朝冥王所在的位置不停倒退。

    冥王脸色一变再变,王重却是气势如虹,力量级别,法则领悟不在一个当量,可是这感觉却是碾压的,因为从灵魂本质上,他的龙气对冥王有着绝对的克制,比起对鬼龙的那次还要明显百倍!

    轰!!

    只见那万千剑雨竟在最后关头凝聚为一,化为一柄滔天巨剑狠狠劈斩,空中无数黑矛爆碎,巨剑剑势余威不止,轰劈在大地上。

    轰隆隆~~

    整片大地都为之一阵剧震,冥王先前所在的位置直接被劈出一个数里长、七八十米宽的巨大沟渠,只是不见了冥王的踪影。

    那边攻击才刚刚落下,王重的身后空间却已在瞬间悄无声息的撕裂开,一只漆黑爪子刺了出来,这爪子来得太快、且无声无息,竟没被神威无匹的金光龙气融解消散,只是在那金光龙气的侵蚀下微微泛起些许白烟。

    那是冥王的本体,移动速度虽然不如王重,但法则的掌控让他可以做到瞬移,他能感觉到手臂被那龙气刺痛,但此时已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个地球人竟然克制自己,自己要捏碎他的心脏!这个人必须死!

    可还不等冥王得手,王重的脑后却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看似完全没有发觉,却毫无征兆预警的突然横向侧移,偏离了数寸。

    黑爪抓空,带着强烈炙热属性的手臂如同铁钳般狠狠反夹过来。

    冥王脸色急变,仓促间再想瞬移,可那反击来得太快也太过突然,还没等空间的法则开启,黑爪已被那左腋狠狠钳住。

    “吼!!”冥王只感觉一股钻心的疼痛,左臂宛若瞬间被放到了火架上炙烧,且那钳住自己的力量巨大无匹,根本挣之不脱。

    他右手急攻王重后背,想要解围,可还没等攻势成型,一个黑影已在眼前放大。

    轰!

    他脸部被王重的后脑狠狠砸中,龙气本就对他的冥体有着天然的克制伤害,更兼这一击势大力沉,只砸得冥王一时间头晕目眩、眼前发黑。

    只这一击,钳住他左臂的胳膊往后一扭,王重已顺势转过身来,右臂勒住冥王脖子、双腿骑脖固定,整个人如泥鳅般缠上,瞬间宛若五花大绑!

    可怜冥王一代巅峰强者,跟老王玩贴脸,他可是贴脸战的祖宗,面对王重,冥王碾压别人的招式全部被完克,灵魂冲击更伤害不到王重,命运石的加持可保王重灵魂不朽,如果是以往灵魂石没有分离的状态,冥王的这种入侵直接就凉透了。

    而现在王重全身龙气缠绕,每一寸皮肤的接触都让冥王宛若被烈焰炙烧、疼痛难当,简直是被从头克到了脚!

    老王也是不敢撒手,说实话,除了自身龙气对冥王的克制之外,老王还真想不到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控制对方,尤其这还是木子的身体,他不相信木子就这么消失了,绝对不会!

    想到这里,王重浑身燃烧出更恐怖的斗志,对,活着,说不定木子还活着!!!

    老王不断的催动体内龙气,一个个龙印在脑海中不停凝聚、化为龙气融入细胞再催发出来……

    只见此时的王重浑身金光闪耀得就好似一个小太阳,而被他牢牢锁固的冥王却是浑身白烟冒起,有一缕缕不受控制的黑色冥气从他身体中脱离、有一道道被他吞噬的冤魂升空,发出凄厉惨叫之声。

    有一个巨大的虚影在他身上一层层的扩散。

    “放开我!放开我!”它疯狂怒吼,惊惧交加,但却挣扎不脱,反倒是自身的冥气力量在龙息的消耗中不断的化为一股股白烟消散。

    它由盛转衰,只是短短几分钟就迅速的开始变得虚弱。

    “好、好痛……王重,是我!好痛,放开我!”

    竟然是木子的声音,带着一种虚弱无助的恐惧祈求。

    “你还敢装木子!”王重非但没有丝毫迟疑,反倒是怒火中烧,龙息真身中的龙气释放不停。

    他太了解木子了,若真是木子,无论如何都不会说这样的话,何况口气也完全不对。

    冥王见无法骗到王重,更是急怒攻心:“卑鄙无耻的小人!你阴我!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爹!”

    “可恶!可恶!可恶啊!”冥王的声音已变得尖锐凄厉。

    老王能感觉到被自己控制中的身躯在剧烈的颤抖,那种来自灵魂层面的、让人头皮发麻的凄厉惨嚎,宛若万魔出窟、百鬼夜行。

    四周的冥气暴动,变得无比疯狂,暴乱得让这整个地狱岛都隐隐震动起来。

    轰隆隆隆隆~~

    大地在剧震,远处的冥河在沸腾,仿佛在昭示着冥王最后的挣扎反抗。

    可渐渐的,它的力量越来越微弱,空中浓郁的冥气开始渐渐消散、大地的震鸣开始停止、连远处冥河的沸腾都在慢慢平息。

    良久良久……冥王的气息竟然消失了……

    难道成功了?!

    王重竟然降服了冥王?

    格莱忍不住眼中出现了些水雾,可惜、可惜!可惜学长来迟一步,否则木子就不用……两人一起在这个孤独黑暗的世界生存,彼此是对方的依靠。

    嗡嗡~~

    就在冥王虚弱下来时,它那狰狞绝望的表情突然凝固了一下,仿佛出现些许情绪的挣扎。

    紧跟着,一个异常沙哑的声音很突兀的响起:“王、王重?”

    王重和格莱都微微一怔,若说之前冥王假装木子的声音让两人都能一眼识破,那此时此刻,无论是理性还是感知,两人都知道,那就是木子!

    “不要停止!”木子的脸部表情无比的扭曲,显然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二哥,不要停,他还在,他在伪装!”

    “不!不不不!”他那扭曲的表情顿时又变得惊恐无比:“你不能让他那么做!你我的灵魂已经纠缠,再难分开,那样你也会死!”

    “不要听他的!”木子的声音再度出现:“杀掉他!”

    “不不不!我死了,他也会死!”

    狰狞扭曲和痛苦绝望的表情在木子的脸上不停的切换。

    王重迟疑了,这一刻,他是真的无法判断到底谁真谁假。

    “王重,还记得曾经在金字塔中的蜉蝣炼心吗?”木子的意识似乎正在占据上风,出现的时间越长,说的话也更加清晰:“我有我的路,相信我,死亡不会是结束!”

    老王心中一凛,眼神变得锐利,最后一个龙印在脑海中成型,长时间的龙气释放,不停的凝结龙印、不停的让神化细胞进行自我复制,无论对王重的灵魂还是身体都是一种巨大的负担和消耗,毕竟只是区区实丹,他事实上也已到了强弩之末,若是继续下去,不用等自己放过冥王,只怕就已经在消耗拉锯中再也无力进行最后一击!

    轰!

    闪耀的金光在王重身上猛然绽放,剧烈的龙息倒卷向四周,形成一个覆盖方圆数十米的倒流气场,金光凌冽!四周空间中那本就已经变得稀薄的冥气瞬间被荡开,整片空间都宛若得到了一次净化,在这漆黑的地狱岛上竟出现了一片宛若白昼般的空间。

    “不~~~~~~~~~~”

    冥王惊怒的吼声响起,随即金光炸裂,气场消散,所有黑暗的冥气在这瞬间被吹拂得点滴不剩,王重则连同被他四肢牢牢锁住的木子一起从空中重重的跌落,在地上滚出去好远,一动不动。

    远处的格莱,已经没有站立的力气,一点一点的用手扒着地面,朝着两人挪过去,或许,死亡是他们三人的结果,但至少死在一起,这也是不错的,格莱的脸颊泪水滑落,一点,一点,大家还在一起。

    “格莱,别哭了,这样就不帅了。”王重龇牙咧嘴的说道,麻蛋的,浑身像是瘫了一样,不过看样子小命还在。

    爬到一半的格莱呆住了,擦了擦眼睛,“学长……你真的欠揍!”

    王重哈哈一笑,牵动了伤口,也是呲牙,这时身下传来一个声音,“二哥,你太重了,是不是星盟的伙食太好了?”

    没有之前冥王附身时那种漆黑一片的眼白,此时是木子清澈而明亮,只是有着一股强烈的倦容,他冲王重和格莱咧开嘴一笑,露出那满口的白牙:“看来我们还要继续祸祸星盟!”

    “木子,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命硬,阎王不收的!”王重和格莱都听出来了,无论神态语气,这是木子的声音。

    “能再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木子脸上也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几分钟前三人还生死未知,此时却竟能重逢相会,三人一时间竟都感觉有些激动,说不出话来,只是三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随即三人都大笑起来。

    老王的虚弱只是略微脱力,有得片刻调息,神化细胞加上实丹的催发已让让他迅速恢复了精神。旁边的木子情况看起来就要稍微糟糕一点了,老王的龙气不但伤害冥王,对木子的身体也有一定的损伤,毕竟都是修行冥气一道,身上有不少炙伤的痕迹。好在老王的碎片世界中常备的疗伤丹药众多,两枚灵丹下肚,木子的伤势也已经稳住,完全恢复只是时间问题,格莱的伤势最终,主要是灵魂和生命力的损耗,吃了丹药之后恐怕也是需要一点时间调养,万幸的是冥王没有下死手。

    刚刚恢复了一点,木子的肚子便‘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冥王占据他身体时可从来不会吃东西,这茫茫冥河中的冥气便是他最好的能量补充,可此时冥王被镇压,木子的灵魂占据身体,既无法纯粹以冥气为食,也实在不习惯肚饿的感觉。好在老王身上准备的干粮食物不少,旁边还有一具朱厌兽身,三人干脆就在这附近找了些枯枝引火,做了个火堆,将那朱厌肉烤上,再分开王重带来的干粮,原本血腥弥漫、阴森鬼气的地狱岛,居然亮起了明亮的篝火、肉香四溢,也是世事无常了。

    火光映照,三人都塞了个饱,即便是上次王重和格莱见面,时间紧迫下,两人有太多重点要谈,因此一直都没交流过彼此来地界后的经历。

    此时得脱大难,也是放松,三人分别说起自离开地球之后的经历,事无巨细,那种精彩,也是让彼此连连惊叹不已了。

    “天门的生活其实就那么回事儿,说来无趣。不过天门隐藏的高手是真的不少,这次冥王灭九阴宗,天门已经准备派遣天尊小队前来处理,只怕现在已经在前来地狱岛的路上。虽说我们已经处理了冥王,但只怕……”

    “不。”木子突然打断,摇了摇头:“冥王没有死。”

    格莱微微一惊,刚才看木子恢复正常,连这地狱岛的冥气都随之消散了大半,原以为冥王已经在王重龙气的镇压下灰飞烟灭了,哪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能感觉得到它仍旧还潜伏在我灵魂深处。”木子平静的说道:“能重新清醒过来看到你们,我已经很高兴了。答应我,如果发现冥王有在我体内再度复苏的迹象,尽早杀掉我,否则若是让它再次掌控我的身体,还不知要给地球、给你们惹出多少事端来。”

    “有关冥王,我倒是知道一些。”王重却笑了起来,对所谓冥王,这次来地下世界执行任务之前,他就已经在天门藏书阁中查阅过了很多相关的资料,其中有不少是绝密文件,若非刚好执行与之相关的任务,以王重天尊班成员的身份都还未必能看到。之前只是对木子和冥王之间的关系不太了解、对双方的状态也不了解,因此无法参照资料中的各种可能给予准确的判断,但既和木子有了长谈,老王已对一切了然于胸。

    “所谓冥王,其实就是冥河的意志,只要冥河不干涸,它就不可能消亡,即便真有办法将它彻底湮灭,冥河也很快就能让他重生,所以杀掉它是不可能的。”

    “那怎么办?”格莱大感头疼,旁边的木子也是一脸默然,两人都相当清楚冥王的可怕,它现在是重伤状态下,才被木子驱赶去了灵魂深处,但那只是休养生息,一旦等它恢复过来,重新占据抢夺木子的身体只是时间问题。这也是木子要求王重杀掉他的原因,正因为他对此早已有所觉悟。

    王重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地狱岛的深处,冥王想去的那个地方,“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刚刚战斗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对冥王似乎并不陌生,你们两个是最了解我的,我身上应该是存在某种渊源,我想那里应该有什么秘密。”

    王重指着地狱岛的中央,那个冥王想去的地方,而且还是在冥王掌握主导、意识逐渐恢复的时候渴望去的地方,王重同样感觉到一些莫名的吸引力,每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有事情要发生,在幻海是这样,在冥河也是这样,这些事情似乎都跟自己缠绕,如果辛巴醒着,应该会给点蛛丝马迹,但无论如何都唤不醒辛巴,包括命运石,都有点“怪怪的”,但这种预感从小到大都不会是什么坏事。

    “等我们恢复,然后去看看,总归是有办法的!”王重说道。

    木子和格莱对视一眼,“听你的,这都不死,我想我们的命应该很硬。”

    三人大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劫后余生了,但每次都是一样的开心。

    修整了两天,天门的丹药毫无疑问是顶尖的,木子和格莱的身体都不傲娇,吸收又好,已经恢复了体力,三人终于来到了地狱岛中心的神殿,还别说,冥王一顿折腾倒是为他们生了不少麻烦,王重身上的龙气又让所有的冥属性生物退避三舍。

    他们看到的并不是高大上的建筑,而是一个破烂不堪的屋子……勉强称之为屋子吧,好像是有人曾经住过,但岁月已经带走了太多的痕迹,唯一奇特的是,地面上有个非常清晰的符文阵,依然是金光闪闪。

    王重竟然在上面感受到了相同的气息,是龙气,不知怎么,王重的脑海里出现了那个霸气无双的身影,此时破烂的墙上开始闪光,浮现出一串串的符文。

    内容很清晰,只要吃了语言糖果都能看得懂,这是“灵魂契约”,高端版的灵魂契约,和妮妮那种不同,这是不平等契约。

    但凡是灵魂,皆可被奴役!

    要说灵魂奴役之术,别说在地界了,即便是在地下世界也是稀松平常,但凡是对灵魂稍微有点研究的强者都很擅长这个,弄几个被奴役的忠心死士那是家常便饭。

    只不过灵魂奴役毕竟只是一种术法,但凡术法就有其威力的上限,越是强大的灵魂越难奴役,在诸多灵魂奴役的实际操作中,实丹以上的强者就已经很难奴役成功,金丹以上被灵魂奴役的,至少在地下世界乃至地界都没有,除非是奴役了实丹之后再突破。毕竟金丹强者的灵魂早已经完成多次蜕变,意志极其坚韧,几乎不会受外物所干扰,而以这种强者的傲气,更不可能对敌人低头、心甘情愿的成为奴隶……

    而眼下,木子身体里呆着的可是冥王,比普通的金丹大能还要高出一大截的存在,它的灵魂之强,岂是轻易所能奴役的?就算是天门,处理过历代冥王事件,也从没有人产生过这样的想法。

    “能、行吗?”格莱的声音充满了不确定和质疑,就连旁边的木子都皱着眉头。

    “试试吧,我觉得这地方大概不是什么冥王的故居,应该是当初处理冥河意识的大能留下的,趁着冥王现在最虚弱的时候,我的力量也恢复的差不多,压制他是可以的!”

    显然这三人都是胆大包天,敢于冒险的主儿,目前的情况,这个险,值得!

    一切准备妥当,可临到开始这一刻,三人却都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毕竟冥王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

    “来吧。”这次倒是木子先行稳住心神,“现在是他最脆弱的时候,不用犹豫!”

    他冲格莱和木子点了点头:“就位!”

    偌大的阵法中,木子站在最左侧,格莱居中,王重再次想了一遍整个契约过程。

    “开始吧。”

    格莱是主阵人,三十枚金星在阵眼中被吸收,化为一条条金芒,沿着整个阵法的纹路迅速的铺开激活,整座法阵的符文都在蔓延光芒,开始散发出金黄的色彩。

    而与此同时,木子则是心神一聚,半截灵魂强行脱体,只见一团灰扑扑的灵魂体瞬间穿过法阵,来到了原本空荡的阵法右侧,与他的肉身相对。

    看得出来强行将灵魂半截分离,让此时木子的灵魂体十分痛苦,也是异常的虚弱,并且整个灵魂体呈现一种若隐若现之态,这种状态显然并不能持久。而在原本他的肉身位置,肉身先是一阵目光呆滞,紧跟着浑身剧颤,茫然的眼神变得狰狞而恐怖,被一股黑色填充:“混账!混账!我是冥王,我主宰冥河,岂会被一个小小实丹击败?!我不……嗯?!这是什么东西?!”

    过于沉重的伤势让它的意识已经停止了一会儿运转,此时它的记忆显然还停留在被击败之前。它不甘心被区区一个实丹击败,愤怒的大吼,可才吼出半句,立刻就发现了自身的处境。

    只见自己正身处于一个巨大的阵法中,而在它的脚下,则有一圈异常浓烈的龙气所画的圈,将它牢牢困锁住。

    若是在正常状态,王重这残留的一点龙气根本就不足以困住它,但此时的它却实在是太虚弱了,这圈龙气让它简直是为之绝望,根本不敢触碰,只怕一触碰之下,自己这所剩不多的意志都得再次消亡。

    毕竟是冥王,结合眼前,只一秒间已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它迅速冷静下来,冷眼看向四周。

    只见这四周金光符文闪耀,整个阵法里有一阵阵灵魂的悸动气息。

    竟然想要灵魂奴役自己?冥王在略一错愕之后,简直都忍不住想要发笑了,这些地球人真是天真得可爱,这世上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奴役自己……嗯?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连冥王自己都忍不住愣了愣。

    自己的想法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冒出,事实上,每一代冥王都会有独属于自己的记忆被承载在冥河中,随着实力的增长或是环境的刺激,这些记忆都会慢慢的复苏,那等若是给予了冥王无数个前任的智慧,这是一种传承。

    刚才自己下意识的就说出‘这世上除了他之外’的话,这种意识不可能是空穴来风,难道在无尽纪元之前,还真有人曾经奴役过自己?

    只是微一愣神间,格莱主持的灵魂契约已然进行到了中段,作为阵眼护法的王重同时出现在木子和冥王的眼中。

    木子倒还好,早就知道里里外外的一切,并不以为奇,可冥王却是愣住了。

    并非是王重站在阵中,他就看到阵中的王重,而是通过一种灵魂投射的方式,将对方的本源信息投递出来!

    只见那是一个风姿卓越的身影,白衣飘飘,立于群峰之巅,身影看似不大,可那双金黄色的眸子直是微微一瞥,却宛若浩日之辉般刺痛你的双眼!

    这是?!

    (伙伴们,共三万字,以复古万字大章的形式,IG威武,莽成花也能赢,就是猛,求一张月票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