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官梯 > 3329:倍感凄凉
    叶茹萍公司还有事没处理完,所以丁长生和叶文秋到的时候,就是叶怡君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房里,病房再豪华,也是病房,不比家里舒服自在。

    叶怡君倍感凄凉,虽然自己没什么病,但是浑身乏力,这就是对生活提不起精神来的典型症状,再发展下去,就是抑郁症了。

    听到门响,以为是护士来换药了,其实刚刚她偷偷把输液的针头拔掉了,她没病,才不需要打针呢。

    但是听到的却是高跟鞋的声音,她这才知道来的不是护士,转过身来一看,是丁长生和叶文秋。

    “你们怎么来了?”叶怡君有些惊喜的问道,看到他们俩,叶怡君的病好了一半。

    “早该去找你的,但是事多,一直忙,所以没抽)出时间来,这不,我一听她说你病了,立刻就过来了”。丁长生说道。

    “我没事,是他们怕担责任,这才把我送到这里来了,其实啥事没有,现在就可以出院走了”。叶怡君说道。

    “还是再观察一下吧,毕竟晕过去了,好好查一查,没事最好,有问题咱们就治”。叶文秋说道。

    叶怡君有些难为情,坐起来,又又腿盘坐,虽然是在病床*上,可是依然能让人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妩媚之处。

    “小姑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看看买点吃的,你们先谈吧”。叶文秋很识趣的出去了。

    丁长生看看她出去的背影,回头对叶怡君笑道:“叶家的女人都很懂事,知道进退”。

    叶怡君只是笑笑,没吱声。

    丁长生坐在她的床边,伸手摸向了被子里,别的东西没摸#到,只是摸!到了一只穿着袜子的脚,但是一片冰凉。

    “脚怎么这么凉?”丁长生问道。

    “嗯,一直都觉得浑身很冷,也不知道为什么”。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把她的脚握在手里不停的揉搓,虽然感觉到很痒,可是叶怡君不敢吱声,只能是默默的承受着,而因为痒痒,所以浑身就用力,这样一来,不一会她的身体就热乎了起来,没有刚刚的寒冷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回北京还是留在北原?”丁长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和北京的单位早已没关系了,北原这边,我也不想再去单位上班了,被人指指点点的,我受不了,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待着,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我自己的积蓄可以过下半辈子了”。叶怡君说的有些凄凉。

    “以我的意思,你还是留在北原吧,单位不想去就不要去了,你还可以帮着叶家做点事,当然了,你要真的是想从事艺术事业,还可以出国,我可以帮你做好安排,毕竟在车家河这件事上,你帮了我很多,帮了叶家很多……”

    “你就是因为我帮过你才过来安慰我的吗?”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按的她的脚有些疼,但是这确实是按摩的手法,只是她还没习惯而已。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还和我较劲?”丁长生咬着牙说道。

    此时叶文秋回来了,可是她已经变成了倚在床头,她的脚在还在丁长生的手里被捏着,叶文秋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一幕,叶怡君想要抽回去,可是被丁长生抓的死死的,她哪能抽的回去。

    叶文秋看到这一幕,知趣的回头把门关好,还拉上了帘子,这下外面就看不到里面在做什么了。

    “你啥时候学会的捏脚啊,待会也给我捏捏,穿了一天的高跟鞋,真是很难受”。叶文秋说完,将饭菜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也坐到了病床+上,把高跟鞋踢到了地上。

    但是丁长生不理她,依旧是专心的为叶怡君捏脚,可是此时的叶怡君早已是按耐不住了,她忍了很久,可是开始的时候丁长生还真是在捏脚,捏的也很舒服,但只是脚舒服,可是现在呢,不但是自己的脚,自己浑身都有了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这可不妙,要是自己和他单独在这里还好,可是现在叶文秋居然回来了,自己要是再让他这么捏下去,自己非得失控了不可。

    还是丁长生鬼手的厉害,鬼手上身,没人能从他的手下跑得了,所以当她意识到不对劲,想要抽身时,早已来不及了。

    闭着眼,倚在床头,呼吸急促,双手抓%住床单,狠命的揪着床单上的布,好像是和床单有仇似的,到了最后,都开始伸舌头舔嘴唇了。

    丁长生好像很久没有专心做这件事了,虽然这事很费力,他朝着叶文秋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上。

    “啊……我?”叶文秋指了指自己,小声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依旧是小声说道:“就像是你和你姐那样”。

    叶文秋感到有些难为情,自己和叶茹萍做那些事的时候也是在丁长生的指导下,花了很长时间才卸下了心中的包袱,在丁长生歇着的时候,她们俩就会搂在一起表演给丁长生看,期待着丁长生再次雄起。

    可是,现在这是要和叶怡君做这些事,她还真是心里没底,因为自己和姐姐还要很长时间的磨合呢,现在居然要和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的叶怡君做这些事,她心里真是打鼓。

    也终于知道了丁长生在路上说的,要她做更不要脸的事,现在可不就是在做更不要脸的事嘛。

    叶怡君感觉自己被扔到了一片汪洋大海上,四周没人,没船,没任何的东西,他真是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么办,可是来自内心的海浪已经开始慢慢升级,从波澜,到小浪,到中浪,到滔天巨浪,她感觉自己真的是把握不住了。

    此时她猛然间见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压住,自己的香&唇被覆盖,她不敢睁眼,因为她不敢看,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发生了的事情,她一直都在被动的回应着,可是很明显,即便是这么被动,自己的情绪也开始慢慢高涨,因为她找到了一个发泄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