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984章 凡人
    尽管荀侃感受到了一种潜在的危险,但是他还是相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八一中?文?网  W㈠W㈠W?.?8㈧1㈧ZW.COM

    原因很简单,因为对手和自己一样,无法摆脱他手里的那口刀。

    他所能做的,也自然很有限。

    哪怕刚才那一瞬间他爆出了极强的战意,暂时地冻结了附近的空间,但是却没有能够冻结住刺夜,也自然冻结不住紧握刺夜的自己。

    所以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自己都可以应对。

    至少荀侃是这么想的。

    楚风在被冻结的时空中上前了一步,这一步走得很慢,就好像楚风也被冻结了一般。

    这有些出乎荀侃的预料,旋即他有些轻蔑地笑了起来,然后他的笑容还来不及绽放就彻底僵硬在了嘴角。

    荀侃的眼眸中流露出无限的惶恐,因为他现自己的身体也变得僵硬不堪起来,就像是……就像是被冻结之后一样。

    荀侃惶恐地看着楚风,有些难以置信,也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知道对手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局面,似乎已经出了自己的掌握了。

    楚风的动作慢慢地变得顺畅连贯起来,一举一动都流畅自如,再也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所以他只用了简单的两步就走到了荀侃的跟前。

    荀侃看着楚风,眼眸里有些绝望,因为他的身体依然僵硬不堪。

    楚风看着荀侃,看了看自己握在手里的凝世,和凝世纠缠在一起的刺夜,那道还悬浮在上空的刀剑,和即将落下的金色的雨帘,微微抿了抿唇。

    荀侃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他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心跳的声音,甚至是每一块肌肉抽动,每一条血脉跳动的声音。他看到自己呼出的热气在眼前成为了一股白雾消散在风中,他看到楚风的右手手指微微颤动起来。

    那一瞬间,他感到了一座山压在了自己的背上,沉重不堪,让他根本就担负不起。

    他咬紧了牙关想要坚持,但是上下的牙齿却“格格”地碰撞起来,在嘲笑着他的胆怯。

    荀侃感觉到了灵魂深处的战栗,但是他知道这股战栗来自于对手手中的那口刀,而非是对手。

    但是那口刀在对手的手中,所以对于那口刀的畏惧,也就是对对手的畏惧。

    荀侃不会给自己找借口,所以他没有任何多的想法,只是在默默地感受着附近空气之中那股强大的威压,会在何时消失。

    荀侃默默地计算着时间,没有去在乎楚风。

    他在等着楚风方才那一刀所产生的威势消失,这样双方就恢复到同一条起跑线上了,他依然不会畏惧对手。

    楚风看着荀侃,没有动手。

    荀侃看着楚风,在想对手为什么迟迟不肯动手,因为拖延下去,对对手不利。

    他想了想,旋即他明白了,对手一旦动手,也许就很难维持给那口刀的供给。

    而那口刀没有了供给,那么自然不会再维持目前这种状态,所以他无法动手。

    荀侃笑了起来。

    主动的进攻太消耗元气了,对手每次都比自己先一步主动进攻,所以对手先自己不支是寻常的事情。

    荀侃刚刚想到此处,突然便觉得压在身上那如山峦一般让人难以喘息的重担陡然消退了,他有些惊讶,因为那弥散在空气中的余威还没有完全消退,这一招所产生的效果也自然不应该消退。

    所以,唯一的可能是对手强行中断了这一招。

    荀侃有些惊讶,但是他没有来得及惊讶太久,对手左手便挥舞着木鞭向他的跟前斩落而来。

    对于这斩来的一鞭,荀侃有些不解,因为这鞭没有任何的气势,所谓的异象,所谓的光芒,一概都没有,就像是学堂里的先生,教训调皮学生时候挥舞教鞭一样的,除了神色专注一些,没有任何的差别。

    荀侃不解,但是他还是不敢轻易地尝试,所以他想要全力地迎击。

    他唤出了一口法剑,握在自己的左手里,催动真气,要去挡那一鞭。

    只要把这一鞭挡住,那么对手的攻势就瓦解了。

    荀侃对此有着明确的判断。

    所以荀侃催动得格外认真,也直接用出了清流涧剑法之中颇强的一招乱石穿空。

    但是荀侃递出去的就是一道平凡的剑,也没有任何的光芒,任何的异象,那应该出现的滔滔江河,并没有出现。

    只有那一道剑,走得浩浩荡荡,好比是一条江河,径直地探了出去,没有任何花哨,简单而直接。

    荀侃的眼眸中写满了震惊,他完全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情况,他只知道无论自己如何催动真气,这一剑,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剑而已。

    就像对手那简简单单的一鞭一样。

    荀侃想用刺夜,但是刺夜与凝世还纠缠在一起,阳光与寒霜,夏与冬的战争,始终难以划上一个休止符。

    他想唤回那口道剑,但是道剑陷入了错乱的距离感之中,三寸的距离,却无法逾越。

    他唯一的期望是天上将要落下的金色的光雨,但是透明的冰层,却把那股暖意与热量完全地隔绝在了外界。

    荀侃没有了任何依仗,他只能递出这一剑,连收手换招的机会都没有。

    楚风手里握紧的木鞭朴实地落了下来,落在了荀侃手里的法剑之上。

    法剑微微弯曲,弯曲的弧线里照射出楚风专注的双目,而后这镜像便在楚风的鼻梁处弯折断裂,木鞭直接突入了那法剑之后的荀侃的防线。

    对于这一片区域,荀侃无力防守。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护体真气,尽管他早已察觉到自己散布在周身的真气早已消散得无形无踪——换而言之,他根本就没有丝毫防御的能力。

    荀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条高举的木鞭缓缓地落下,落在了他的右肩上,打出了一条深入血肉的伤痕,直接打断了他的筋骨,使得他的右臂握着刺夜旋转着飞了出去。

    这一幕应该很血腥,很刺痛才是,但是奇怪的是,荀侃的心境却难得地平静,就好像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再看一出戏一般的,异常平静。

    荀侃没有说话,失去了真气供应的刺夜早已飞了出去,而那口始终躲藏在寒霜之后的刀终于斩落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荀侃很平静地问道。

    凝世刀带着霜雪的痕迹斩落,伴随着刺骨的寒意传来的是楚风平静的回答。

    “这就是我的法则。”

    身周三尺,皆为凡人。

    凝世刀斩落,荀侃的头颅旋转着飞起,他闭上了眼睛,神态安详而宁静,仿佛根本没有什么痛苦。

    刺夜倒插入大地之中,楚风斩落的凝世刀也顺势归入了粗布之中,道剑落在了地上,光雨消散在了空中,寒冰融合成为雾气,折射出一条绚丽的彩虹。

    在彩虹之下,荀侃的头颅落回在了颈部之上,断面接合得很平顺,若不仔细看,很难看出他的头颅已被斩落。

    楚风吐出一口血,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手掌之上已经满是寒霜,若是再晚一些时候收刀,只怕他也已经被凝世反噬了。

    哪怕他修行了唱雪诀,却终究不是正统的修行者,与冰之祺这样的修者有着天壤之别。

    随着荀侃的战死,围绕二人的旗幡也顿时失去了真气供应,毒气消散,旗幡无力地倒在了广场之上。

    所有人都在等着结果,包括那些长老,他们也一直在窥探着旗幡之内的局面。

    直到荀侃的全力一剑和楚风的全力一刀所产生的威压太过强大,他们才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神念,等待着结局的产生。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站立着的二人,虽然都是站立,但是有一个人的手臂已断,更是站立着一动不动,连气息都已彻底湮灭不能再被感知,所以结果如何,都已直接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连呼吸都被遗忘了。

    无数双眼睛看向了楚风,又看向了荀侃,似乎难以相信,从旗幡插下到现在不过短暂几个呼吸之间,不仅仅分出了胜负,甚至已经决出了生死。

    这可是八阶修士之间的战斗,为什么反而会如此快地结束?

    难道荀侃这个八阶中段的修士,在这个八阶初段的青年眼前,就那么不够看吗?

    凝寒教,什么时候又有了这样强大的一个天才?

    荀若的嘴角微微抽搐着,清流涧这一代真正能与各州天才比肩的天才,只有一个荀侃,然而他却已经死了。

    这样的事情,荀若难以接受。他想即刻出手斩杀眼前的这个青年,但是附近的敌人却对他虎视眈眈,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楚风解下了腰上挂着的凝世,将凝世抛向了冰之祺,道:“多谢。”

    冰之祺接过凝世,默默地把凝世挂在腰间,点了点头,不说话。

    啸月涣嘴角微微上扬,她拢了拢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鬓,看着楚风,笑着不说话。

    楚风回头看了看在人群中的离绫,沉默了片刻,还是坚定地向前迈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