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980章 刺夜
    凝世这口刀很出名,至少比荀侃手里那口剑出名。?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凝世不是用异铁打造的刀,凝世是一口完全由水凝结而成的刀。

    这水,也不是什么奇特的水,就是寻常的随处可见的水。

    这口刀,是凝寒教的创教之主,那位被尊为雪帝的大帝成帝的那一刻,随手在空中凝聚的一口冰刀。

    但是那之后,雪帝再也没有凝聚出比凝世更为强大的武器,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是凝世却成为了传奇一般的武器,随着雪帝在那个属于凝寒教的时代熠熠生辉。

    所有人都知道凝世这样一口刀,因为任何被凝世所割伤的人,都会被迅冻结成为冰雕,凝世插入大地,大地也会成为不化的冻土。

    雪帝晚年失踪之后,凝世便也沉寂了,再不曾浮现于世。

    只有一次凝寒教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时任的教主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拔出了在风雪中伫立数千年的凝世,大杀四方,挽救了凝寒教,自己也在战后崩碎成为了冰晶碎片,随风飘散。

    除了雪帝,冰之祺是第二个真正能随意地拿起凝世的人,大概也不会有人想到,凝世会在这么长久的沉寂之后终于迸出了生机。

    楚风微微地抿了抿唇,他看向了一旁的冰之祺,微微颔以示谢意。

    他手里的木鞭的确神异,然而在用作武器之时终究还是不如寻常的武器顺手。

    楚风握紧了刀柄,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这股寒意迅地游走遍了他的周身,仿佛要将他彻底冻结一般,他的血液凝固,他的真气停滞,他的呼吸,他的脏腑,都在这一瞬间彻底归于沉寂。

    就像是了死了一样,那一刻,他的气息完全消散,就像是彻底死去了一样。

    然而他的体内很快就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开始颤抖,开始回应来自于凝世的寒意,便像是冰消雪融了一般,他的气息在瞬间便得到了恢复,并且就像有融雪注入的溪流,却又有一些提升。

    那寒意彻底消散了,反而出一股暖意将楚风包融,使得楚风的四肢百骸一阵轻松。

    他把刀从大地上拔了出来,地面上的冰霜随之瓦解消散。

    他把刀并着裹刀的粗布捆在了腰间,左手扶住刀身,右手紧握刀柄,看着荀侃,没有丝毫的惧意。

    他看了看一侧的啸月涣,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只是将腰间的刀紧握。

    他的目光随即移动到了荀侃的身上,淡淡地道:“请。”

    荀侃一直在等楚风,没有动手,他的剑在颤抖,在告诉他,那口刀不是寻常的刀。

    至少,他的剑面对那根可笑的木鞭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

    但是他并不介意对手多一口强大的武器,因为他对自己绝对自信,他对自己手里的剑,也很自信。

    这口剑,名为刺夜。

    这口剑的来历没有人说得清楚,就连那位把这口剑带回来的老祖宗,也只知道,这是在人间阴山以北的一处古战场的黄泥中所找到的剑。

    一场夜间的大地震之后,这口剑才在黄泥中露出一角,一道光芒由此撕破了永夜,被循着光芒而去的老祖宗所得到,刺夜也正是由此得名。

    老祖宗掘开黄泥,剑下是一具流光溢彩的骨骸,那分明是一具大帝的遗骨,却殒身在了刺夜的剑锋之下。

    从来没有人知道刺夜到底有多强,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够完全挥出刺夜的威力,甚至也不曾有人能够长时间的使用刺夜。但是他在用补天琼浆完成对己身的完美改造之后,成为了族中第一个被刺夜所许可的使用者。

    他对自己的自信乃至自负是有着实力作为基础的,而绝非是盲目的自以为是的张狂。

    荀侃微微点了点,道:“请。”

    两个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只是将各自的功法运转到了极致,等待着自然而然的爆。

    楚风握紧了凝世,没有拔刀出鞘,因为哪怕体内唱雪诀运转与凝世之间相互呼应,但是他终究不是凝世所选定的主人,想要挥动凝世对于自己的消耗依然是巨大的,所以他必须克制自己的出手,使得自己在有限的可以出手的时间内,对对方造成最直接的伤势,这容不得有太多的失误。

    因为楚风根本就不清楚,接下来还会生什么,所以他必须要减小自己的消耗,用最好的状态去迎接接下来可能会生的最糟糕的情况。

    而荀侃也很谨慎,并没有因为楚风迟迟不肯出手而抢先出手,哪怕他言语上再如何轻视他的对手,但是他无法忽视那一口刀,也无法否认对手并不弱小,所以他必须保持谨慎的态度,避免出现过多的差错。

    两个人沉默相对,目光在空气之中激烈地对撞着,在出招之前,却先开始了气势的比拼。

    谁也没有挪开目光,尽管对方的目光落入自己的眼中刺得有些生疼,但是他们还是顽固地坚持着。

    此刻,谁先移开目光,谁的气势就先输了三分。

    围观的众人中不乏明眼人,知道二人此刻陷入了极其微妙的状态,但是其中却也有一些庸人,见二人只是彼此凝视,却始终不曾出手,不由得出口喊道:“倒是开打啊!”

    这一声喊叫,是丢入湖面的一块巨石。

    不管是楚风,还是荀侃,脑海中的那根弦都是绷紧到了极点,随时都将爆。

    而这一声喊,就是爆的信号,宛若惊雷一般的,使得两人同时化为了流光,向对方冲杀而去。

    楚风没有拔刀,而荀侃则举着他手里的剑。

    刺夜剑顺着剑身之上的弧线,有一道奇特的细线一直向前延伸,笔直地向前延伸。

    那道暗金色的细线,如果不仔细看,不认真地去感应的话,很容易将它忽略过去。

    但是这条细线是不容忽略的,这条细线之上暗藏杀机。

    有千万道细小的光芒的潜伏在这条细线之上,就仿佛是一条笔直的大道之上停靠着的马车,尾相接。

    这些更为细小的光芒,在等待着号令,便会疾驰而出,给与自己的敌人致命的打击。

    这些光芒是很细小,但是它们数量很多。

    一根针并不可怕,但是当天上下起了针雨的时候,哪怕是皮糙肉厚的巨象,都会被化为一只可怜的刺猬。

    这就是这一道剑的可怕之处。

    楚风知道这一道剑,这一道剑并不是刺夜的特殊之处,这一道剑是清流涧的“散入春风”。对付散入春风,一般的办法是拉开距离,或是完美的防御。

    而唱雪诀,就是一种攻守兼备的功法。

    他没有拔刀,只是握紧了凝世,体内唱雪诀全力运转,一朵朵冰莲在他的身边凝结,旋转着出一阵阵幽怨的呜咽,一瓣瓣莲花张合闭合,向四周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刺夜的剑锋径直地到了楚风的跟前,楚风感觉到了一股肃然的杀气,如扑面而来的巨浪,遮天蔽日,挡住了他所有的感官。

    楚风不得不承认,荀侃的这一剑很强,竟然连那般肃然的杀意都可以用来阻挡自己的感知。

    但是楚风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他见过更强的剑,尽管荀侃这一剑中也有那一道剑的几分意味,但是终究不过是东施效颦。

    细线的最前端接触到了一朵娇柔的冰莲,冰莲的叶与花在瞬间枯萎凋零,而那道细线也在瞬间裂为了漫天暗金色的毫芒,出嘈嘈切切的声响,密密匝匝地迎面向楚风落下。

    所有的冰莲开始高地旋转,用圆润的莲花叶片将那一根根暗金光芒抵挡消散,但是同时一朵朵花瓣上却也被轰击出入蜂窝般密集的细小孔穴。

    尽管只是细微的毫芒,但是这些毫芒依然带着巨大的力道,完全不容小觑。楚风的防御虽然不能说如白纸一般地苍白,但是却并没有做到滴水不漏。

    有穿过了冰莲防御的金针贯穿了楚风的身躯,但是楚风的面上没有丝毫的神色变化,仿佛感受不到痛楚。

    他只是在不断地向前,眼中只有荀侃。

    荀侃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清流涧不善肉搏,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

    他知道对手想要与自己贴身肉搏,欺压自己的劣势,但是他并不怎么畏惧。然而他还是戏谑地迈动着步伐,向后退去,想要戏弄一下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对手。

    让他在死之前靠近自己的身边吧。

    荀侃满是不屑地想道,他有些好奇那个时候对手会是什么样的神色,只怕……是不敢相信吧?

    荀侃手腕转动,功法一变,手中剑光一颤,毫芒消逝,随着刺夜翻飞,终于迸出一道极其璀璨的剑芒,旋转一周,阻挡住楚风前进的道路,而喷薄出的剑芒更是瞬间将大地割裂出一条巨大的缺口,裂口平整光滑,仿佛镜面。

    楚风依然没有拔刀,哪怕对手让他感觉到了棘手,但是他依然不愿意拔刀。

    刺夜剑芒在他身前横扫,他如果想要径直奔向荀侃,要么就需要击溃刺夜,要么就承受这道剑芒。

    楚风自然不会去承受这道剑芒,哪怕他的肉身很强悍,但是也不意味着是永远不会受伤的。

    尤其是现在,那一口剑还是神秘莫测的刺夜。

    楚风依然在等,在等机会,他也在逼,逼对手给自己机会。

    “不过如此。”荀侃见得楚风在刺夜的剑芒下狼狈地躲闪,颇是嘲讽地道。

    他知道对手在等待机会,所以他不愿意给对手机会,他不准备把之前的游戏玩下去了,他也有必要节省体力,应付其他的长老。

    所以荀侃一挥手,刺夜旋转,翻出一道幽光,落入了荀侃的手里。

    荀侃一翻手腕,刺夜的剑身之上浮现了一道暗金色的龙纹,继而一声巨龙长吟,一双暗金色的眼眸随着荀侃剑光流转,陡然在其身后睁开。

    而后,一口巨大的光剑,犹如山峦一般,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