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973章 淮山之变
    楚风知道自己做出的反应还是慢了,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因为音波袭来的那一刻,他也为之禁锢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那大鼓,和那大钟,与那连绵的鼓乐,都是来自于某件法器,某件极其强大的法器。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必然是大帝的法器,所以才能带来慑人神魂的力量。

    那力量从淮山山顶之上传来,片刻之间便随着音波席卷了整座淮山,所有毫无防备的人,都被这力量所震慑,忘记了一切。

    即便他们眼中映照出了寒芒与血光,但是很多人还是无法行动,因为那法器太强大。

    能够冲破法器禁锢的人,修为至少都在七阶以上,但是即便他们的修为达到了也极其消耗时间,并不能在短时间内冲破禁锢。

    以楚风的估算,单靠修为的话,只怕只有九阶的修士,才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摆脱这法器的禁锢。

    两个黑衣蒙面男人正在对这片区域上的人进行着杀戮,在喊声结束的那一刻,他们就突然出现在了这片区域的隐秘角落之中。

    他们身上没有任何可以显示自己身份的东西,或者说除了他们手里紧握的长刀之上所缭绕的一缕缕黑色的气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表明他们的身份。

    他们出现得很突然,行动却很迅,也很干脆——他们就像早已协商好了一切一样的,迅地分头,各自从崖坪的两侧向深处推进。

    他们的手法很干净,很利落,只是简单的前进,而后挥刀,伴随着一股黑色的光芒闪过,刀下的人便已倒在血泊之中,而他们的行动度,却丝毫没有因此而停滞下来。

    他们在继续地向前推进,对被那强**器禁锢了的修士们进行着无情的屠戮,使得整片崖坪,迅地化为了一片血泊。

    这样的情景在这一刻在整座淮山上演,从山脚的宴席之地一直向山顶蔓延。

    每一处宴席的聚集地,都出现了这样的黑衣人,或多或少,对眼前各个势力的弟子们进行着屠戮。

    很多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

    他们看着自己的同门倒在血泊里,想要上前去援救,却现自己还被禁锢了身形,根本无法行动。他们想要张嘴怒吼,却现自己的浑身都已经僵直,连声带都无法震动出声音——甚至,连身体因为恐惧而战栗都无法做到。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惨剧生,看着同门倒下,看着那刽子手提着不断滴血的长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他们有的想要求饶,想要嚎哭,有的想要诅咒,想要怒骂,但是那都只是奢望,他们只能感觉到一股凉意侵入自己的身体,而后便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开始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流失,他的思绪开始变得迟钝,对于外界的感觉也变得麻木,直到他再也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听不到任何声音,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就此沉睡而去,再也不会醒来。

    楚风看着他们出现,然后杀戮,神色平静。

    他知道这些人都不是真的突然出现的,他们是一直都在这里,只是他们隐匿住了自己的身形,躲在了阴暗的角落里,等待着机会。

    这样隐匿身形的能力,他曾经见识过,那个杀手组织,醉不归所属的杀手组织。

    他们会出现在这里,似乎显示着这个组织与万妖宫之间有所合作,尽管这种合作不知道是深入到了怎样的层次——司马朗真的不认识醉不归吗?

    但是司马朗为什么要刻意地警告自己,想要让自己知难而退?

    楚风看着杀手靠近,只剩下了最后的三丈距离。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的身形便已经从小几之后消失。

    当第一个杀手意识到眼前的少了一个人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一阵凉意从自己的头颅正中传来,他愣了愣,然后看到了眼前的一个残影,紧接着便失去了支持,向跟前栽倒下去。

    在第一个杀手开始栽倒的那一刹那,第二个杀手终于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尽管如此,他的反应依然迟了半拍。

    当他握紧了长刀准备守备自己周身的时候,他便察觉到了双肩传来一阵凉意,紧随着,便是鲜血喷射而出的声音,两条手臂都已经在空中划出几道弧线,落在了他的身后。

    杀手的身躯有些僵硬,因为他现自己竟然跟不上对方的度。

    这不在他的意料之外,因为能摆脱钟鼓齐鸣的禁锢的人,自己必然不会是其对手,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会出现在这片区域,他分明应该出现在更上层,由更为强大的人负责才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楚风很平静,他挥动着手里那根朴实无华的木鞭,想要锁住这个杀手的修为。

    但是楚风显然低估了这些杀手的职业素养,他根本没有来得及锁住杀手的修为,这位杀手便猛地吐出了一口黑血,整个身躯在瞬间化为一滩脓血,将脚底平整的方砖腐蚀得凹凸不平。

    这里的方砖都是经过了阵纹加固的,却连脓血都抵挡不住,所吞服的毒药毒性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楚风的脸色也微微一变,根据脓血所逸散到空气中的气味,他依稀能辨别出这杀手吞服的究竟是怎样的毒药,所以他的脸色变得愈地凝重。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为了不落下活口,竟然会采用这样的毒药,这令人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勇气和决心。

    楚风深呼吸一口气,没敢耽搁太久,迅地赶到了离绾的身边,开始运气协助离绾冲破刚才的音波所带来的禁锢。

    楚风是在云海之下的众人中第一个摆脱禁锢的人,但是他依靠的不是修为,而是他手里的木鞭。

    他在鼓声传来之前的最后一个举措,就是拿起这根木鞭。

    也正是这个举动,使得楚风所受到的禁锢只是短暂的一刹那,在那一刹那之后,他便恢复了正常。

    但是楚风没有敢轻举妄动,因为他并不清楚那些杀手真正的实力,一旦妄动而且又失手的话,那就失去了所有反制的机会。所以他在等待,等待机会给与敌人致命的一击。只有有把握的出击,才能换取最理想的战果。

    楚风知道自己在这一刻冷静得太过可怕,甚至可以说几近冷血来形容,因为那些倒在跟前的年轻人们,也都没有谁是该死的。

    但是他只有如此选择,因为他身后是离绾,一个他决心要倾尽一切去保护的人。

    楚风将木鞭递进了离绾的手里,离绾也随之被木鞭对那钟鼓的抵抗所带动,在瞬间便摆脱了钟鼓齐鸣的禁锢。

    “你救绫姐,我去帮绪儿!”离绾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她知道当前的事态并没有给自己等人留下什么空间,哪怕她不聪明,但是也知晓当前做什么才是紧要的事情。

    楚风又把木鞭塞进了离绫的手里,协助离绫冲破了禁锢。

    随着离绫猛地吐出一口血块,离绫也终于恢复了自由。

    “是你!”离绫有些惊讶地看着楚风,她虽然也没有能够看破楚风的伪装,但是楚风那根木鞭她却还是认识的。

    离绫比离绾更加持重一些,她一抹嘴角的血渍道:“这里交给我和绾绾,应该已经没有别的危险,你去山上看一看,如果能救出一些前辈……那就拜托你了”

    楚风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多余的话,转身便向登山的道路奔驰而去,他不愿飞行惊动其他人,所以还是只有在地面上奔跑最为稳妥。

    楚风没有去看山下,他知道山下是更为惨烈的景象,但是此刻如果分心到山下的话,那么山上就会失去控制,有多少高手会就此陨落死亡,就是未知数了。

    没有了高手的支援,哪怕救下再多的下层的弟子,最后也不过是竹篮打水。

    离绫的判断没有错,尽管这个判断也一般的冷酷。

    楚风沿着山道向上奔驰,他们之前所在的区域,便已经是属于弟子席中的最上层,因此再往上,便已经进入了长老席。

    长老席的入门台阶是七阶,因此对于长老席的最下层,楚风并没有太多的畏惧,毕竟他不相信那个杀手组织会派出八阶的修士来对付七阶的长老们,就算人再多,也不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不然以十年前醉不归七阶巅峰的修为也绝对不会成为组织中的一个领导人物。

    长老席最下层的第一席出现在了楚风的眼前,而几乎是在同时,那些刺客也现了楚风的存在,他们默契地丢下了手里的工作,一道道玄光向楚风奔杀而来。

    楚风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一道寒气便已经从山下陡然袭来,将整条上山的道路彻底冰封。

    一个蓝眼蓝的英俊青年男子,挎着一把腰刀从山下缓步而来,浑身散着一缕缕森寒之气。

    他轻轻挥动腰间的长刀,只是短暂地脱离了粗布的缠绕,便使得四野仿佛陷入了一片死寂。

    他的刀刃上一道光芒流转,一道巨大的冰墙已经出现在了楚风的跟前,几乎是同时,那些玄光也已经到了楚风的跟前,使得冰墙顿时崩裂,成为了无数的碎片,漫天翻飞,折射出千万缕璀璨的阳光。

    “你继续前进,这里……交给我。”冰之祺漠然自语,腰刀还入腰间,左手隔着粗布紧握刀身,右手紧握刀柄,神色镇定自若,很是泰然。

    冰之祺说着,目光落在了身前的那些刺客身上,背后陡然浮现了一头恶鬼咆哮,带着森森血气,宛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