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764章 尽人事,听天命
    扶桑大帝理都没有理男人,倒是巫祁真冷哼一声道:“呵,大鹏真的想要试试龙肉吗?”

    男人叹了口气,笑着看着那一只血色的眼睛道:“你占据着这具**苟延残喘,然而……你终究只是新时代的大帝罢了,谁给你的底气与我们抗衡?”

    “哈哈哈哈……”巫祁真狂笑了起来,“如果感到不快的话,那就来杀了我,堂堂的大鹏,也只剩下了嘴硬吗?”

    男人眯起了眼道:“呵……那是你和巫灵风的恩怨,更何况……我对你这样的杂种……毫无兴趣。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说完,男人就迈出一步,继而彻底消失在了天际,不见了踪影,东海之上,又只留下了默然不语的扶桑大帝,穆天子,巫祁真和一脸茫然的楚风。

    楚风继续茫然地看着穆天子,看着扶桑大帝,看着那一双令人无比惶恐,无比畏惧的血色眼睛。

    “看来东王公的威势果然不同凡响,很多人已经不敢来了。”巫祁真冷声道。

    “我提醒过你,巫灵风已经去找你了。”扶桑大帝淡漠地说道,因为遭遇背叛而愤怒的情感有了一些平缓。

    巫祁真血红色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终于有些相信扶桑大帝的话了,而后他的眼睛便闭了起来,渐渐地在夜空中变得黯淡起来,以至于彻底消失。

    楚风看着扶桑大帝,扶桑大帝也看着楚风,一语不。

    许久之后,扶桑大帝才缓缓说道:“我知道你还有很多疑问,但是即便你知道了事实,也不会改变已经生了的事情。”

    楚风沉默了片刻,道:“至少能够死得明白。”

    扶桑大帝没有答复楚风,而是放眼望向了天际,看着远方,久久不语。

    反倒是穆天子接话道:“一无所知还可以高兴地过日子,哪怕天将要塌下来了都不会有所畏惧。但是知道真相,尤其面对那无法更改的宿命,却意味着将永久地生活在惶恐之中。”

    “这样的论调我曾经听到过,但是我不相信宿命。”楚风坚定不移地答道。

    每个他接触到的大帝都持有这样的论调,他们都隐瞒着真相不让世人知晓。

    穆天子微微一怔,神色之中露出了几分嘉许,几分赞赏,道:“只是那需要你要有相当的能力。”

    楚风终于不再说话,因为穆天子说得对,如果没有能够与宿命对抗的力量的话,知道也只是生活在惶恐之中,还不如不知道。

    就像他已经从大帝的口中得知了六界在崩朽,但是却无能为力一般的,没有那个能力,知道了所谓的真相,也不过是徒然给自己增添烦恼。

    “你也许想知道鲛人族,想要知道昆仑,想要知道三极碑的事情。”扶桑大帝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楚风这个曾经承载过他相当长一段岁月的载体,才继续说道,“那些事情也是一般,如果你足够强,终有一日你会知道所有的真相,尽管也许那一日,真相对你来说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楚风看着扶桑大帝,虽然并不能完全理解扶桑大帝现在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楚风却知道,扶桑大帝说的,必然是他多年以来所见识到的总结。

    相信前人的智慧,并坚持自己的原则,这就是楚风的观点,所以他听得很虔诚,然而却又怀着一股质疑的态度。

    “鲛人族是我所护持的种族,因为我分身乏术而落入了其他人的手里,但是只要我还活着,至少不会有人敢动祭司一脉一根手指头。这是老夫给你的承诺。”扶桑大帝说完这句话,便没有再说下去了。

    穆天子看了看天色,也没有再多说话,而是微微挥袖,使得楚风只觉得身体顿时一阵沉重,眼前的景象也随之恍惚。

    待到他视物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返回了他先前所站立的场所,纹丝未动,而周围也有一些不曾悟道的修士,却也没有表示任何的惊讶。

    楚风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方才被穆天子所带走的并不是**,而是他的元神。

    元神对于普通的修士来说,根本是无法探究其形态其存在的一种姿态,甚至包括楚风在元神游离身躯之外的那几年,也从未现自己的元神拥有实体。

    然而方才,他的元神,就像是真的拥有了实体一般的,可以被看见,也可以进行对话,就像是一具完整的**。

    这些大帝的力量,果然已经远远出了修士所能理解的范围,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东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渐渐有修士从悟道中苏醒过来,已经将他所感受到的一切铭记在了自己的心里,融入了自己的躯体之中。

    也有一少部分的修士还闭着眼,继续在参悟着三极碑所展现的一切,也不知道是他们本身悟性太低,还是他们的感悟太多。

    苏醒过来的修士开始不断聚集起来,按照势力相互区分着,提防着可能爆的战斗。

    尤其是那些自家的大帝已经陨落了的门派,显得格外的小心,格外的谨慎,生怕在接下来可能生的战斗中成为牺牲品。

    太阳终于跃出了东海,万千缕霞光彻底驱散了黑夜,三极碑所投射而出的三道磅礴之气也渐渐地枯竭了,腐朽了,以至于终于不再出现。

    那三座三极碑之上的光芒也逐渐地黯淡了下去,变成了三座平凡古朴,斑驳沧桑的古碑。

    扶桑大帝伸手,大袖兜转,将三极碑收入了自己的袖中,随之无尽的粉尘灰烬从扶桑大帝的袖中飞扬而出,在晨风之中随风飘散而去。

    “从此世间再无三极碑。”扶桑大帝背后青光流转,将那口昆吾剑猛地插入穆天子车架旁侧的剑匣之中,伴随着“呛啷”一声龙吟,古朴的剑光在回鞘的那一刹那,再次斩破天空,留下一道剑痕。

    穆天子也缓缓地将悬在头顶的五口镇岳收入了剑鞘之中,才看着在场的一众大帝,道:“无论尔等愿或不愿,都必须随我们而去……为这个世界拖延哪怕是片刻的时间。”

    一众大帝不语,穆天子车架却已经行动,车轮滚滚碾压而过,直接撕裂开了虚空,而后便没入了其间,失去了影踪。

    扶桑大帝静默地看着一众大帝,没有行动,也没有言语,只是在用无形的目光提醒众人应该即刻出。

    有扶桑大帝在侧,那些大帝又有多少真的敢违逆扶桑大帝的意思?

    纵然不知道他们并不知道追随着扶桑大帝意味着要面对什么,但是事实早已说明,如果此刻拒绝退却,那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面对着一个举手抬足就可以斩杀一个大帝的扶桑大帝,他们没有任何的底气,如果他们真的有底气,也不会对传闻中的三极碑如此觊觎了。

    一个又一个的大帝紧随着消失在了穆天子的车架所撕裂开的虚空裂隙之中,前往了众人不可知的天地。

    当最后一个大帝消失在了那裂隙之中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到了绝望,因为他们的祖师已经没了,再也无法托庇到他们了。

    在接下来的风暴里,他们也许就会成为劫灰,再没有丝毫翻身的机会。

    扶桑大帝静默地伫立着,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扶桑大帝一动不动,所有的人也都不敢动,或者说无法行动,哪怕扶桑大帝并没有刻意散出威压,但是却依然能够震慑住众人。

    扶桑大帝等候了约摸有一刻钟的时间,而后他叹了口气,才有些怅然地呓语道:“终究还是不来吗……”

    扶桑大帝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转身,走入了另外一方的世界,那条空间的裂隙也在他的身后彻底地关闭了。

    几位大帝已经远去,楚风也自然没有理由再耽搁下去,他没有丝毫迟疑地将手中的第二张缩地符撕开,瞬间横移而出十万里,返回了海阳城。

    楚风一个人回到山中小屋的时候,迎来的是众人有些期待的目光,然而楚风所讲述的事实却并不是一个让人乐于接受的事实。

    对于楚玲珑来说,鲛人族和她的母族也没有太大的差异,毕竟她是在鲛人族长大,而珊瑚更是一直扮演着一个温柔体贴的大姐姐甚至于母亲的角色。

    现在一些鲛人死于非命,珊瑚与其余的鲛人被掳走,下落不明,对于楚玲珑来说,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而对燕冬阳和应怜羞来说,昆仑崩溃,师门不知去向,也一样是一件极其尴尬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事件完全偏离了原本计划的轨道,使得她们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再加之木秋雨也行踪不明,对于两个都是第一次涉入世事的女子来说,未免有些艰辛。

    “不必太担心了,昆仑似乎并无大碍。”

    楚风通过三极碑撕裂开的空间,窥见了西王母的出现,既然西王母醒来,而她与东王公之间的战斗也无疾而终,想来昆仑也应当无事。

    燕冬阳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才接着说道:“只是秋雨……”

    楚风微微抿唇,叹息了一声道:“尽人事,听天命吧。”

    (第四卷,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