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823章 再见
    
天明时分,楚风看着酩酊大醉,如同烂泥一般瘫倒在地的凤栖梧,神色之间有些哀伤。

    昨夜他们说了很多的话,平心静气,说了很多自己对这个世间,对世人的看法,说了很多往事,沉醉在过去那美好的回忆之中。

    但是那过去的记忆越是美好,便使得楚风越是伤感。

    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能愈凤栖梧好好地交谈了,他们下一次再见面,便是生死之敌了。

    分明是好友的两个人,却最终沦落到了这样的境地,这也许便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吧。

    “凤师兄,我先告辞了,你保重。”楚风很认真地行了一礼,道。

    凤栖梧发出了一阵模糊的呢喃之声,然后翻了个身,接着陷入了他的酣眠之中。

    楚风微微摇了摇头,取出了一张毛毯,为凤栖梧盖在了身上。

    凤栖梧没有找他的麻烦,他也自然不会趁机袭击酩酊大醉的凤栖梧。

    希望我们不会再见了吧。

    这是楚风离开落凤山的时候,心中唯一所想。

    楚风没有直接回他们的藏身所在,而是在途中的紫琼郡停下了脚步,到小镇的郊外,去祭拜了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在母亲有些荒凉的墓前伫立了许久,才重新启程返回结界。

    楚风返回他们位于南疆群山中的结界附近时,那灼灼的炎热已经消失了,只是草木依然有些枯黄,就仿佛经过了一场极大的灾难一般。

    楚风进入了结界之中,结界之中比起外界反而更为青翠,更为葱茏,就仿佛不曾遭过劫一般的。

    如果不是事先知晓,只怕谁都会以为那劫难来自于结界之外,而非结界之内。

    沿着熟悉的小径深入,楚风看到了那熟悉的木屋,看到了在花团锦簇之中的叶司青。

    一点点璀璨的光芒正在叶司青雪白的足尖之下凝聚流转,想来这结界之内的一切景物能够复原,大概是叶司青的功劳。

    叶司青看着楚风眯起眼睛笑了起来,然后摊开了自己的手道:“说好的冰糖葫芦呢?”

    楚风看着叶司青那一副少女般天真烂漫的模样,又想起了叶司青战斗时的姿态,笑道:“真的不敢相信你是大帝啊。”

    叶司青撅起了小嘴,一副极其不悦的模样,气呼呼地道:“你还我桃花。”

    楚风笑了笑,取出了一大捆的冰糖葫芦递到了叶司青的手里道:“别吃多了,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的。”

    叶司青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道:“姐姐要你管呀!”

    她一边说着,一边收起了冰糖葫芦,身躯迅速地缩小,又落在了楚风的肩头坐了下来,抱着一颗脑袋大的冰糖葫芦肆无忌惮地啃了起来,那白净的小脸上很快就被晶莹的糖渣所沾满。

    楚风倒是已经有些习惯叶司青的存在了,推门进屋,见到屋内倒是蛮热闹的,除了楚紫儿、萧长夜、灵红萝和梁梅以外,还有楚玲珑,以及……凤。

    楚风看着凤不由得微微一愣——他倒是有些没有想到,凤竟然会找上门来。

    而躺在床上的楚玲珑则神色安详,胸脯随着呼吸微微地起伏着,宣示着楚玲珑已经恢复了正常——除了她的长发由乌黑如墨变得宛若是一团燃烧的火焰之外。

    楚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对着凤微微一揖道:“见过前辈援手了。”

    凤摆了摆手道:“任务是我交给你的,你完成得很好。”

    楚风笑了笑,目光又落在了楚玲珑的身上。

    “她没事了,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凤开口道,“放心,她不会有什么变化,还是你那个女儿,只是修为会恢复到大帝而已。”

    楚风不由得笑了起来,有些如释重负,他的确有些隐隐的担心,担心楚玲珑醒来之后不再是那个小丫头了。

    “不过我要带她走。”凤接着说道,使得楚风的脸色也不由得一变。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说要带我小师妹走就要带走?”灵红萝突然开口,声音微冷。

    凤冷冷瞥了灵红萝一眼道:“要不是看在你师傅的面上,就凭你刚才说的话,我就杀你千万遍。”

    “嗤——”楚紫儿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秀眉一挑道,“前辈果然风度非凡,真是令小女子佩服万分。”

    凤微微眯起了眼睛,楚风便已经开口道:“不管怎么样,还要等玲珑自己的决定。”

    凤冷哼了一声,知道若是楚玲珑不愿意跟自己走,那谁也没有办法。

    楚风看着小屋里挤着的这许多人,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这情景也实在是有些尴尬。

    几人沉默着,在小屋中静坐了许久,使得小屋之中的气氛愈发诡异,直到一阵长长的呻吟才终于打破了这诡异的呻吟。

    楚玲珑满是慵懒地从床上坐起了身来,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道:“哎呀你们怎么都坐在这里,大伯你怎么来了呀,是不是思念玲珑了?爹爹你肩膀上坐的是什么妖怪,怎么那么小?”

    楚风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搭在楚玲珑的头上,温柔地揉了揉才道:“哪有这么多的问题?”

    倒是叶司青很是恼火地抗议道:“谁是妖怪!你好歹也得叫我一声阿姨!”

    楚玲珑喜笑颜开道:“这么小的个子还想当我阿姨呢,叫我阿姨还差不多!”

    一直都是人说她身材娇小,与她年纪不合,现在她终于见到了比她还要娇小的女孩,又怎么肯轻易放过?

    叶司青愈发有些恼火,从楚风的肩头一跃而下,变回了自己原本的大小,与楚玲珑都是一般娇小玲珑的少女,与楚玲珑凑在一起仿若姐妹一般,显得煞是可爱。

    叶司青和楚玲珑斗起了嘴来,楚风几人也不插嘴,只是旁笑吟吟地看着,脸上有些无奈,也有些欣喜。

    凤不由得皱了皱眉道:“好了,别说那些废话了。”

    “你是谁?”楚玲珑看着凤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她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子有些莫名的熟悉,但是一个陌生人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跟她说话,让她难免有些不悦。

    “我是你丈夫。”凤很平静地答道。

    楚玲珑愣了愣,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又看了看楚风,才突然笑了起来道:“你想老婆想疯了呀!”

    凤沉默不语,他可以对其他人不屑,但是他唯独不能对凰不屑。

    他所存留的记忆也很有限,甚至包括传递到他手中的上一世的记忆也被选择性地进行了删减,但是他依然记得他和凰一世又一世地互为支撑,那极其深厚的情谊早已刻入了他们的灵魂深处。

    所以凤终究只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是啊,想疯了。”

    楚玲珑又眨了眨眼,一脸茫然地看了看一旁的楚风,才撇了撇嘴道:“真无聊。”

    叶司青也很是好奇地看了看居然认怂的凤,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样,你今天都要跟我走。”凤只是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便继续说道。

    “走?为什么要跟你走?”楚玲珑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看着凤的目光之中满是警惕。

    “我需要你的力量去对付一个人。”

    “不去,我要跟我爹爹在一起。”楚玲珑眯着眼睛笑嘻嘻地道。

    “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话。”凤叹了一口气,道。

    “你这是威胁?”楚玲珑陡然色变,面色一沉,冷冷地道。

    凤不想与楚玲珑起冲突,他略微后退了一步,才道:“不是我会杀了他,而是其他人很可能会杀了他。”

    楚风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大帝的事情,非要和自己牵扯上关系,又与自己有几分干系?

    凤略微沉吟片刻才道:“你接触过归寂了吧?”

    楚风又是一怔,然后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心想这样的事情又与归寂有多少关系。

    凤深呼吸一口气道:“归寂是打开通往冥土的钥匙……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得起这把钥匙。”

    楚风蓦地一惊,才不无惊骇地道:“冥土?”

    凤也微微有些惊讶,似乎不曾想到楚风竟然也知道冥土,但是凤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点了点头才继续道:“对,正是冥土。”

    楚风皱起了眉头,道:“但是冥土与我有什么关系?”

    “你曾经接触过归寂,有任何异样吗?”凤问道。

    楚风想了想当初接触归寂的事情,然后摇了摇头道:“没有任何的影响。”

    “那就是你被归寂选中的象征,只要归寂在你的手中,你就能够打开通往冥土的大门。”凤继续说道,“只要你是可以打开那扇大门的人,那么……你就自然处身于危险之中,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情。”

    “你是说……有人不想冥土打开?”楚风皱眉说道。

    “对。”凤点了点头,“无数岁月之前,冥土突然毁灭,没有人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想象的是冥土之中必然存在着一个极其凶残的角色,一旦冥土被打开,那个角色进入六界,必将是一场浩劫。所以,从根本上避免这种情况的方法就是……把所有可以开这扇门的人,全部杀掉。”

    楚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但是现在……还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

    “那是因为现在局面还可以控制,而你又有活着的必要,所以才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凤说着,然后顿了顿,才道,“但是当局面逐渐失控之后,谁也无法保证到底会发生什么——勾陈他们那样的人,为了他们的目的,可以让任何人去死,甚至是他们自己。”

    楚风微微抿唇。

    “所以……这是一个条件的交换,凰与我离开去完成勾陈的嘱托,而勾陈他们这样的大帝也绝对不会再插手到此事之中去。”凤又顿了顿,“怎么选择,由你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