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821章 因果
    
凤一剑斩出,火凤长鸣,赤炎冲天,直接将杨文钦与楚风之间割裂出一片真空地带,无论是杨文钦还是楚风都不敢再靠近。

    杨文钦和楚风同时后退,距离瞬间便拉开了数百丈之远,而凤也径直进入了二人之间,熊熊烈焰燃烧了整片空间,似乎不准备再给二人交手的机会。

    “身躯给我,我为你挡片刻。”凤冷声说道,他也看出来二人的斗争局面难以解开,那道元神一旦离开楚风的肉身就必然会被杨文钦所杀,所以唯一的办法便是给那缕亡魂离开战场的时机。

    既然凤已经决定给那缕残魂这个时机,那么杨文钦会如何想则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现在离开,不要逼我。”凤抬起了手,剑锋直指杨文钦,话却是对那亡魂所说。

    杨文钦嘴角微微抽搐,目露寒光,但是却也没有再出手,而是默默地将血刀紧握,沙哑着声音道:“你知道在你身后的人是谁吗?”

    “我不在意他过去如何,现在如何,将来又如何,因为那并不关我的事情。”凤冷笑道,猛地探手攥住楚风的衣领,道,“现在给我滚出去。”

    “啧啧,果然不愧是天地神禽,如此霸道。”楚风哈哈一笑,身躯却在瞬间一软,仿佛所有的力量都被抽干了一样的,身躯变得软绵绵的,没有了支撑。

    杨文钦方欲追赶,凤已经猛地转身一剑凌空,一道赤色长虹随之横亘在夜色之中,虚无之中陡然传来了一阵愤怒的咆哮。

    “我可没说过我就不杀你。”凤冷冷一笑道,“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杀了你。”

    杨文钦皱起了眉头,他万万没有料到凤竟然会突然阴那道元神一招,尽管那道元神死在了凤的手中,但是他却并不满意——他知道那道元神也许还会有再回来的一天的。

    “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可以走了。”凤看着杨文钦,有些轻蔑地道。

    杨文钦冷哼了一声,却不说话,而是后退了一步,手中的血刀与法器同时消散,便转身离去了。

    凤冷冷地看着杨文钦远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一咧,却没有出声。

    勾陈大帝默默地看着杨文钦的远去,始终一语不发,他活在这个世上已经有了足够长的岁月,他也从来不曾开启过新的人生,所以他对过去的一切都知晓得很清楚——无论是凤与那道元神的恩怨,还是杨文钦与那道元神的恩怨,亦或者那道元神与曾经亲如兄弟的那两人之间的恩怨——不过他都不准备提及,那都与他的棋局无关,所以他也只需要旁观就好了。

    不过他也不得不感慨,这个世间,果然没有什么会比恨还要长久,凤分明早已不知道那道元神是谁,却依然厌憎着他;杨文钦也已经沉寂了四万多年,却依然对往事念念不忘;而那曾经亲如兄弟的二人所怀有的恨意也持续了数不清的岁月。

    老者无奈地摇了摇头,微微瞑目,也许那其实早已不是恨意,而是支撑自己活下去的执念了吧。

    凤左手猛地一招,道:“剑来!”

    叶司青紧握在手里的天地道剑陡然颤抖,发出一阵如龙清啸,陡然光影流转,便已经从叶司青的手中挣脱,落入了凤的手中。

    “真是一口不错的剑。”凤慢慢摩挲着天地道剑,而后松开了手,“去吧,感谢你为她所做出的一切。”

    天地道剑浮空微微震颤,而后倏然化为一道流光,迅速地消失在了南方的夜空之中。

    凤这才在手中凝聚了一道炽烈的光芒,而后将其从楚风的头顶百汇插入了楚风的身躯之内,楚风的身躯猛地一阵抽搐,便又渐渐停歇了下去,只是胸口陡然有了起伏,开始了正常的呼吸。

    “元神不固,此躯实在太容易被他人占领。”

    凤皱了皱眉,他自然看得出来楚风目前这种元神不固的状态是怎么造成的,那是有人插手所造成的。

    元神不固有元神不固的好处,身躯的伤势不会再牵连到元神,元神可以随时离体躲避攻击。

    正是这个特性才使得楚风在昆仑因为元神不固才使得夏天的狐旋无功而返,在淮山也是因为元神不固,才找到了还击的机会。

    但是这一点一旦被人知晓,那元神不固的好处就不会有太多,最多不过是身躯的伤势不会过多地牵连到元神,但是只要有人专擅元神的攻击,那不固的元神就无法依靠肉体来进行躲避,一旦暴露,那便是灭顶之灾。

    凤又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还有一个大帝把自己的元神打成碎片帮你修补元神——这元神强度足够了,不需要了。”

    凤说的不需要,便是不需要再元神不固了,因为他发现楚风的元神已经足够强大了,尤其是其间混入了大帝的元神残片,哪怕肉体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元神所会受到的伤害也是有限。

    那个刻意使得楚风元神不固的人,大概是想知道楚风会不断陷入危机,所以通过此种手段来避免楚风的元神受到毁灭,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需要了。

    凤在指间凝了一团寂静的火焰,红色的火焰微微跃动着,贴着楚风的肌肤缓慢地融入了楚风的体内,开始将楚风的元神与肉体灼烧,使得肉身能够与元神完成完美的联系,身躯便能够有着更快的反应。

    “这个孩子是疑似十世轮回的存在。”勾陈大帝缓慢地说道。

    凤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那条裂缝中喷薄出的红霞变得愈来愈耀眼,愈来愈璀璨。

    而后那红霞之中陡然传来一阵清脆婉转的啼鸣,那声音仿佛有着极强的魔力一般,在瞬间便传出去了千万里,整个六界都在同一瞬间听到了这一声啼鸣。

    那一刻,很多人都知道,一个阔别已久的故人回来了。

    勾陈大帝也保持着沉默,然后他缓慢地说道:“你还记不记得冥土?”

    凤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勾陈大帝微微有些讶异,想不到凤竟然还记得这么多东西。

    “十余年前冥土的钥匙出现了,同时通往冥土的通道打开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很多人都行动了起来,天庭和地府的意见自然完全相反,彼此之间剑拔弩张。”

    “后来因为一些误会,天庭和地府已经开战了。”勾陈缓慢地说道,他知道凤才刚刚逃离神殿,所以大概很多事情凤都不知晓,所以他有必要告诉凤。

    他并不在意一旁的叶司青,因为叶司青也曾经有着能和他们对话的身份,尽管叶司青现在还没有完全地醒过来,但是那个时间不会太长久。

    凤嗤笑两声道:“为什么不说是砍树的人和开荒的人开战了?”

    勾陈缓慢地摇了摇头,那摇头的力道很沉重,沉重得仿佛是有万钧的力道一般。

    “东霞元君和穆天子去开荒了,天帝下落不明,我和真武在提防乙辛长舒,西王母,监兵君和祖龙君在逼出那几个人物,所以真正开战的……是五方五岳帝君与十殿阎罗。”勾陈继续说着,一边说着,一边挥袖,使得那裂缝陡然加大,从那裂缝中喷薄出的霞光愈发地耀眼难以琢磨。

    凤眯起了眼睛,眼眸中一瞬间有许多光芒在闪烁,他沉吟了许久才道:“所以你才要我去拖住他?”

    勾陈缓慢地点了点头道:“现在局势混乱不清,地府和天庭早已变质,清浊难分,谁也不知道多年前进入冥土的那些人里……有多少怀着异心,有着别样的心思。”

    凤略略沉吟了片刻,才道:“那你大可以自己动手。”

    “我现在还是一个死人。”勾陈大帝笑了笑道。

    凤冷哼了一声,有些不屑地道:“说到底,还是砍树人和开荒人的争执而已。”

    “不管怎么样,你必须要拖住鲲鹏。”勾陈大帝继续说道,“至少拖到冥土世界的争端结束,让他无法卷入这场争端之中,只有等我们都空出了手来,才能解决他。”

    凤沉吟了许久,虽然有些不愿,但是还是冷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勾陈大帝微微一揖道:“既然如此,便多谢陵光神君了。”

    凤嘿然冷笑了几声,却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那道裂缝中喷薄的霞光渐渐地消散,而后整座落凤山陡然崩裂而开,一团火光陡然冲上了重霄,而后便往远处去了,只不过一瞬间,便彻底消失了影踪。

    “那老夫就告辞了,请记住我还是个死人。”勾陈大帝又是微微的一揖道。

    凤冷笑道:“我还要向你要一个人。”

    勾陈大帝沉默了片刻,才不无怜悯地看着匍匐在自己跟前的老者,轻声言语道:“因果自尝,勿怪吾不信。”

    勾陈大帝此言已经说得极为明了,言讫便拂了拂袖,大踏步地远去,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凤看着那已经陷入了惶恐之中的老者,嘿然冷笑道:“我想,你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