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802章 应该感谢的人
    
楚风没有心情去跟谁叙旧,因为时间急迫,所以他也不在乎自己说的话多么令人不高兴,因为凤栖梧是他的敌人。

    “你比很久之前自信很多,因为你居然认为你能杀了我。”凤栖梧依然没有出手,笑着道。

    楚风没有说话,他到现在都难以捉摸凤栖梧的确实修为,但是他知道,凤栖梧的修为很深厚——如果没有出差错的话,只怕距离九阶巅峰也不会太远。

    “你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先重创了路驽,你没有机会从他手里生还。”凤栖梧继续说道,就好像真的是来跟楚风叙旧一般的散淡自然,“你也该感谢路驽,如果不是他重创了我的话,你现在也已经是一具枯骨。”

    楚风微微一揖,很诚恳地道:“多谢凤师兄和路师兄。”

    凤栖梧点了点头,然后终于从身后拿出了右手,握住了九歌剑,又伸出了左手,握住了九霄剑。两口剑,一口平实古朴,一口金光耀眼,互相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却又刚好相互弥补了彼此的不足。

    楚风知道当年凤鸣山庄之所以没有大帝却能迅速崛起,不是因为凤九歌和凤九霄两人同时达到九阶巅峰,因为那个时代的九阶巅峰还是有几位的。

    那个时代之所以成为凤鸣山庄的时代,是因为凤九歌凤九霄兄弟二人之间的功法一旦配合,就会达到极其精妙的地步,在当时,横扫六界无敌手,便是以二敌四,也不曾战败,还微微占了上风。

    楚风更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够配合得如此精妙,虽然与他们兄弟二人心意相通有关系,但是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那兄弟二人的功法本来就是一套功法,强行拆成了两套。

    之所以会拆成两套,是因为这功法源自于凰,是妖族的功法,妖族的筋脉与人族不尽相同,而兄弟二人并不是在功法上有着精深造诣的人,所以他们选取了这样的做法。

    孪生的兄弟,用着孪生的功法,这之间的配合,当然会达到一个傲视群雄的地步。

    而楚风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他也修过赤凰诀,也去模拟推演过火凤诀,更得到过凤所传的一道古文功法,虽然他读不懂那篇功法,但是那篇功法却激发了他的赤凰诀。

    在那兄弟二人之后,凤鸣山庄也一直是两位庄主同进同退,即便再无人达到巅峰,但是功法之间的配合却也让人不敢小觑。

    直到到了凤栖梧的爷爷凤临云和凤重霄这一辈,凤重霄不幸早夭,凤鸣山庄因此而有些衰落,而凤长鸣和凤翔天兄弟二人更是历代庄主资质最差的一代。

    直到凤栖梧和凤饮醴兄妹二人承担起了凤鸣山庄的期望,然而不幸的是,凤饮醴却又莫名早逝,只剩下了凤栖梧一人。

    楚风以为他不会再见到双剑双功之间的和鸣,但是却不曾想,会在凤栖梧的身上见到。

    楚风不会怀疑凤栖梧在虚张声势,因为这个时候,虚张声势不会有任何的作用,他还是会要进入凤鸣山庄去抢回属于楚玲珑的躯体,而凤栖梧还是要为自己的家族奋战到最后一刻。

    “凤鸣山庄第六代庄主凤栖梧请教。”凤栖梧缓缓说道。

    楚风沉默片刻,握紧了木鞭,道:“三妙宫归元一脉大弟子,楚风请教。”

    言讫,同一瞬间,凤栖梧和楚风背后都出现了火凤长鸣,不同的是,楚风身后的火凤火焰鲜红宛如血滴,目光凶狂更是仿若饥渴的野兽。

    而凤栖梧背后的火凤,则显得有些干瘦疲惫,就好像是已经飞行了无穷远,已经疲惫到了极点,随时都摇摇欲坠一般的。

    “当——”一声清脆的响声,木鞭与九歌剑轰然交接,金石轰鸣,宛若雷声。

    两道剑身之上所裹缠的烈火相互喷吐交缠缭绕,一时之间,竟然都难分彼此。

    叶司青没有插手,并不是因为楚风没有让她动手,她本来也不是讲道理的人,不会因为楚风不让她动手就真的不动手。

    她是在准备着与山中那个人的战斗,那个人在关注着此地,她一旦出手,那个人也会随之出手。

    无数只凤凰在夜色中长鸣,碰撞,发出凄厉的悲鸣,无数片火焰交织而出的羽毛在夜空中飘零破碎,一道道纵横的气劲四处迸射,震得山门的碑铭门楼不断地崩裂坍塌,一条条沟壑在平坦的山坡之上被开垦而出。

    楚风应对着凤栖梧有些艰难,凤栖梧的修为不出所料地比他高,虽然不多,但是却的的确确足以压制他。

    其次是凤栖梧同时修炼了火凤诀和赤凰诀,九霄剑和九歌剑更是被他施展得淋漓尽致,双剑双功之间的配合更是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根本没有丝毫的破绽可以让楚风有机可乘。

    或者说即便凤栖梧有破绽让楚风可以钻,楚风也没有时间去钻,因为楚风完全是守势,根本没有任何进攻的机会。

    楚风握紧了木鞭,不断地招架着凤栖梧接连不断的攻势。

    双剑齐出,凤凰齐鸣,一道道烈火映红了天空,即便是那干瘦宛若一只落汤鸡的凤凰,也将那一只火红如血,凶狂如兽的凤凰打回了原形,不过是一只长得精神的雄鸡,便妄图冒充这天地之间禽类的尊长。

    楚风知道自己和凤栖梧之间的差距究竟在何处,但是那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弥补的差距,或者说,这个差距是他们之间的功法先天而生的。

    楚风修行了太多的功法,不管是内功还是外功,但是他真正作为基础的还是归元万化诀。

    归元万化诀很强大,这一个事实毋庸置疑,但是问题是归元万化诀本身不匹配任何外功。这就意味着,如果一个归元万化诀的修士只能施展自己所修行的其他的功法。

    在修为较低的时候,这也完全不会构成差距,但是一旦进入到明法的地步,那就意味着归元万化诀的修士会被落下很大一截。

    这一截,便是所明之法的问题。

    明法的法也需要自身运转的内功的配合,如果一个修士明的法与火有关,那么他若是运转的是冰的法诀,就很难发挥这个法,而且这门冰的法诀还会自身的法则产生一些冲突。

    就算这个修士始终运转的是与法相匹配的功,但是在前期归元万化诀的修士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到旁的功法上,在这一门主要的功法上纯熟的程度远远不及他人,自然也就会落了下风。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为主要的问题,则是明法之后的功法变化。

    归元万化诀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实际作用,除了综合万法,而这个综合万法又还能如何演化,对于威力的提升更是根本见不到效用。

    而旁人一旦明法,就会在原来所修功法之上形成自己独特的功法,从而使得威力得到极大的提升。

    这些问题相互堆叠,便使得最后的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不可忽略的大问题。

    楚风起先也不曾意识到这个问题,当他自己明法之后,才逐渐地发现症结的所在。

    他这些年用了大量的时间去收集各种各样的功法,并且揣测演化出更多的功法,却忘却了他的根基还是归元万化诀。

    如果他不能将归元万化诀完善强化,这个弊端将会随着修为增长而日益明显,无法长久。

    但是即便楚风现在意识到这个问题,却根本难以在短期内更改弥补,至少现在他没有任何更改弥补的手段。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所明的法,与功法的种类没有任何的干系,那是一种极其独特的法则,会随着心意展开,但是却又很难成功,因为他眼前的对手是凤栖梧,而不是那个强行用药力提升修为,没有自身法则的荀侃。

    但是楚风知道,在不动用血魔经的前提下,他唯一可以仰仗的扭转局面的手段只有一种,那就是他的法则。

    一旦凤栖梧被迫接受他的法则,那他与凤栖梧都会成为凡人,在这样的状态之下,他有信心与凤栖梧一战。

    然而这个方法却很艰难,因为一旦被凤栖梧发现他在做什么,以凤栖梧的修为和经验,他的胜算就已经低得可怜。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择用赤凰诀与凤栖梧作战。

    他要强行改变自己的真气频率和步调,去配合凤栖梧的真气,去与凤栖梧融为一体,让凤栖梧在不知不觉之间接受他的法则。

    这很难,但是不会太耗时间。因为赤凰诀是他第一次推演的功法,也是推演得最多的功法,更是有成功过的经验。

    所以他可以轻车熟路地进行这样的尝试。

    他必须成功。

    楚风抿了抿唇,眼睛里发出了明亮的光芒,神情专注投入,完全无视自己的身体的伤创,开始改变自身真气,向着自己身体所铭记的那个频率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