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章火车站拦截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王路就来到了城西警察局。

    为了防止遭遇意外,他还特意带了一队骑警,以防自己也和张茂一样,遭逢不测。

    周明辉见王路这般架势,也是蹙紧了双眉,连忙推开门来,迎了上去:“今儿个究竟是什么风,让你也到这里来了?”

    “哈。能有什么事儿?不过是过来和你寒暄寒暄罢了。”王路轻笑一声,却没着急点破。

    这里终究乃是周明辉的地盘,他虽然职位要强过对方一头,但对方若是拼死反抗的话,也容易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

    为了防止万一,王路自然要小心一点。

    周明辉暗自诧异,狐疑的目光扫过那一队骑警,诉道:“既然是寒暄,为何还要带他们到这里来?”言辞之中,却是带着几分埋怨,似乎是在责备王路为何要对自己如此警备。

    王路双肩一怂,故作无奈的回道:“唉。还不是被那青云帮闹的!好好的工作不去做,反而聚在一起打架闹事,这不是没事找事吗?结果被他们一闹,四周的街坊邻居也是害怕了,逼得我只能亲自出马,才能镇住这些家伙来。”

    “他们也不过是为了糊口罢了,这才组建了青云帮,好能够互相配合。”

    周明辉随口应道,瞧着王路的眼神之中,已然带着警惕。

    自王路口中,他分明听出了责备来。

    王路摇了摇头,带着几分责备的说道:“虽然如此,但是闹出这种事情来,终究还是不好的。不是吗?毕竟这里鱼龙混杂的,若是混入了一个不知好歹的,那岂不是就糟糕了?那青云帮也有两千多号人了吧,若是被什么人利用了,那可不得了。咱们主公当初起义的时候,也才一千多号人呢。”

    “也许是吧。不过我觉得这青云帮也非坏事,至少将那些流民全都组织起来,不至于流窜到城中,为祸居民。不是吗?”周明辉连忙解释起来,心中却是感到疑惑,不清楚王路为何突然提到这件事情来。

    王路笑道:“一半一半吧。不过事情总得分开来说,这青云帮势力太大,只怕会形成尾大不掉的毛病。你既然作为这里的负责人,那更应该看好了,别让他们继续闹出这种事情了,明白吗?”

    “王局长这番话,属下自然警记于心。”

    周明辉赶紧应了下来,“等我回去之后,定然让那青云帮安静下来,不至于闹出这种事情来。

    而且就现在长安城内风声鹤唳的状况,若是有了一个蛛丝马迹,只怕也会立刻召来各方的目光,反而不适合隐藏自己。

    “能做到这一点,自然是好的。只是我想问你一事,你那表弟现在在哪里?”王路先是赞扬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若有所指的问道。

    周明辉心中一愣,低声问道:“您是说周邢吗?”

    “当然!”

    王路点了点头,眼中明显可以看出来周明辉额头之上的汗水,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过灼热亦或者是自己太过紧张了。

    周明辉诉道:“他啊,现在正在外面巡逻呢。只是不知王局长,您找他干什么?毕竟,他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骑警,应该不可能认识王局长吧。”

    “哈哈。”

    王路笑了两声,这声音让周明辉身子颤了一下,王路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根据我部下的调查,他曾经和张茂有所接触,之后张茂就断了消息。所以我想找到他问一下,在这之后张茂究竟去了哪里,为何还没出现?”

    “这?原来是这件事啊!”

    周明辉心中蓦地一紧,脸色虽是强装平静,但口中却忐忑不安,诉道:“他啊,刚刚自警局之中离开了,说是准备到大街上巡逻呢。毕竟就现在这样子,外面可要危险多了,若是没有我们维持的话,可没有今日这般繁荣景象了。”

    “那的确是忠于职守。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周邢以前都是在哪里巡逻?若是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要亲自过去走一趟,这样的话至少也不必耽搁对方的工作,不是吗?”王路继续追问道,周明辉虽然遮掩的挺不错的,但他却察觉到对方眼中的不自信,这让他打算继续下去。

    周明辉暗暗叫苦,只好回道:“他现在的话,应该正在青川路之上巡逻。你们只需要按照那副巡逻图,应该就能够找到他了!”

    “我记得了。那,你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吧!”

    王路摆摆手,自这里的警察局离开,却是打算去寻找周邢,毕竟这周邢乃是张茂最后见到的一人,也是是否能够找到张茂的关键消息。

    等到一行人离开之后,周明辉方才松了一口气,立刻叫来了一位亲信,诉:“快些找到周邢,让他赶紧自长安城离开,不得继续留在长安城内,知道吗?”

    那人连忙应了下来,跨上一条战马之上,便朝着远处奔去,那里正是周邢所在的地方。

    见到这人离开,周明辉脑中忆起王路身形,不免透着几分恼怒起来:“若非主公插手,你这厮如何还能够继续耀武扬威呢?只是可惜了我那表弟,若是你被那厮抓住了,那咱们可就彻底完蛋了。不管如何,我费尽心思所谋划的一切,不能就这么轻易崩溃了。”

    毕竟整个事情的谋划,可不止是周邢一人敢做的,背后若非有周明辉做靠山,如何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王路也是有些担忧,自警察局离开之后,就一路风驰电掣,很快的便来到了周邢应该所在的青川路之上,但他们四下张望了好久,却始终没有找到周邢的身形,这一点让他们倍感沮丧。

    “那家伙究竟在哪里?为何没有找到?”

    四下问了好几个路人,却说那周邢压根就没有来到这里,这一点让王路分外沮丧。

    但只是这一点,王路却可以笃定那周邢定然存在问题,要不然不会如此匆忙的想要离开这里。

    “虽然被对方逃了,但是我们也并非毫无收获,至少可以确定那厮当真做了什么不能见人的事情来。”

    王路有所笃定,对于莫令更是露出几分期待来。

    “小莫。你可千万别让那厮逃出长安城,要不然咱们可就当真要被赶下台了。”想着之前派出的人马,王路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希望整个事情能够顺利发展,不至于和之前一样,让整个长安城也为之震惊。

    另一边,莫令也带着两队人马,直接跑到了城东火车站。

    相较于城西火车站,这城东火车站的外观要好得多,毕竟是和南朝联络的交通要道,自然也沾染上了宋朝之中的风气来。

    他一踏入这里,立刻便有一队人马赢了上来。

    这些人马身上穿着军衣,却是和他们骑警有些不同,却是专门负责守卫铁路的铁道兵,一直归于铁道部管辖,便是警察局也无法插手。

    “请问你们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果不其然,为首之人带着自己的人马拦在了莫令身前,直接询问道。

    莫令回道:“我们乃是中央警察局的,今日前来乃是为了逮捕一人来,希望你能够和我们配合。”说着,便从怀中取出自己的证件,抵到了自己的身份以及目的。

    “逮捕人?是谁?”对方问道。

    莫令回道:“周邢!据说此人乃是周明辉的表弟,因为牵扯到一桩案件之中,所以要将其逮捕起来,好确定其中的真实情况。”

    “原来是这样子吗?”

    对方说话声,也是透着几分思虑来,然后点了点头:“那好。只是你们在逮捕的时候,也要注意一下周围的环境,莫要打扰到了无关人士,知道吗?”

    “自然!”

    莫令点点头,开始着安排事情,好争取在周邢离开之前,就将其抓捕归案,只是他却没有想明白对方为何要这么做。

    当然,这火车站范围这么大,仅仅依靠一队人马根本无法控制住,唯有那用来等候火车入站的月台之上,才可以方便行动,只是这里人太多了,所以也需要进行一番周密的准备,才能够将损失降低到最低。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总之天边的云彩也因为余晖的原因,红彤彤的仿佛将半边天空都给烧红了。

    “那家伙这么晚还没到,莫不是逃走了?”

    旁边的骑警问道,他从开始到现在,也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实在是又累又饿,只想要回家休息一会儿。

    “继续等!”

    莫令唯有这一个命令。

    其余的士兵也有所愠怒,辩解道:“可是领导,现在都已经是傍晚了,咱们都饿的快晕倒了,只怕是支撑不下去了。”

    “再等等吧。毕竟那周邢还没出现!”

    莫令口中说到,脑中却略有害怕,生怕那厮早就已经离开了这里,而自己在这里所忙碌的一切,都无法抓住对方。

    若是当真如此,那可就当真是欲哭无泪了。

    “但是也不能等太长时间,充其量也就半个时辰。”

    众人虽是议论纷纷,但是在彼此商谈之后,也确定好了时间,若是当真超过了半个时辰,那无疑是宣布了整个行动是失败了,对方当真从这里逃走了。

    正在这时,远处却是出现一人。

    那人头戴斗笠,脸上似乎蒙着一层棉布,脚步异常的匆忙,刚一踏上月台,便朝着一辆刚刚停好的火车赶去。

    他这一动作,立刻就吸引了莫令的关注。

    莫令脚步一晃,直接出现在那人的身前,那人也被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般状况。

    “告诉我,你准备到哪里?”

    莫令扫了一眼对方,无奈对方脸上蒙着一块棉布,头上也带着一个斗笠,让人完全看不出来究竟是长成这般模样来?

    这一点,让莫令倍感怀疑,想要确定对方的身份如何。

    那人连忙解释道:“实不相瞒,今日我刚刚自宋朝境内的好友得到消息,说是我那爷爷已然去世,希望我能够回去,将他们的遗骨带回来,所以便订购了这么一个东西来,只为了能够见上父亲以免。第一次,你是否能够通融一下,让我过去?”

    “潼关?不知您的车票呢?可否拿出来,让我看看?”莫令伸出手来,递到了那人之前。

    这人连忙自怀中掏出车票,递到了莫令之前,说道:“当然可以。这就是您所要求的车票。”

    “原来是这样?看来你这厮,倒是挺有孝心的嘛!竟然打算离开长安,独自一人前往临安,只为了能够吊唁自己的父母亲吗?”莫令赞了一句,旋即抬起头来,却是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诉道:“只是你能不能将您的围巾、口罩还有斗笠取下来?我们需要核对一件事情,所以若是得罪了,还请您原谅。”

    “这个。我最近刚刚得了皮肤病,这才用围巾遮住,就是为了避免吓到人。若是摘下来的话,就怕吓到了两位。”那人神色有些慌张,口中不断的拒绝道。

    莫令心中冷笑,自对方身后,两个骑警正一步一步靠近,宛如猫咪一样了无生息,口中继续劝道:“没关系的。关于这一点,我还是见多识广,哪里会被吓住?而且你长得再怎么丑,又岂能够吓住我?要知道那战场之上我可是见多了,就你这么一点,算得了什么?”

    对方似乎没有察觉到动静,口中依旧辩解道:“但是医生说了,我这伤口需要用东西遮住,若是遇到了外界空气的话,是会重新复发的。所以抱歉了!”

    “呜!”

    汽笛的声音响起,一辆火车况且况且的驶入了火车站之内。

    那人见到火车出现之后,神色更是匆忙,连忙就踏出一步来,企图离开这里:“我的火车已经到了,实在是对不住了。”说着,就带着行礼朝前走去,准备离开这个让他感到不适的地方。

    莫令冷笑一声,蓦地指责道:“哼。你如此推脱,面膜不是”

    对方似乎没有察觉到动静,口中依旧辩解道:“但是医生说了,我这伤口需要用东西遮住,若是遇到了外界空气的话,是会重新复发的。所以抱歉了!”

    “呜!”

    汽笛的声音响起,一辆火车况且况且的驶入了火车站之内。

    那人见到火车出现之后,神色更是匆忙,连忙就踏出一步来,企图离开这里:“我的火车已经到了,实在是对不住了。”说着,就带着行礼朝前走去,准备离开这个让他感到不适的地方。

    莫令冷笑一声,蓦地指责道:“哼。你如此推脱,面膜不是”

    第三十章火车站拦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