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有请小师叔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众人的震惊
    

        费庭也一头雾水。

    这些巨魔凶残成性,活人都吃,啥时候脱衣服就管用了?

    真要这手段有效,不用其他人出手,他绝对第一个冲上去脱的一丝不挂,留只袜子,就特么是孙子!

    一侧的苏隐,同样不解。

    看来,那位毒师堂堂主,已经恢复清醒了,自己的治疗手段,没任何问题,只是……脱衣服退敌什么鬼?

    难道……治病时帮他脱光衣服,激发了心底的某种恶趣味?

    “去看看,如果真的安全了,想办法把他请过来,给大家解释一下……”

    想了半天也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费庭停顿了一下道:“如果方法,能够全面推广的话,就不需要再麻烦诸多宗门的朋友了,灵渊巨魔的消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若是对方这个绝招,容易上手,完全可以想办法成立个赤裸军团,一旦巨魔再来,一起脱衣服,威力肯定更大!

    至于会不会丢人……为了抵御这些生命,毒师堂寿命大减都毫不在乎,颜面,不算什么!

    “是!”这位长老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他一离开,房间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沉默,都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灵渊巨魔的可怕,不用费庭堂主多说,他们也能知晓,联盟上万年都无法击退的怪物,脱衣服就逼退……怎么都觉得像是在开玩笑。

    费庭同样想不出所以然来,只好再次看来:“小师叔修为通天,不知对这件事怎么看?”

    “这个……玄夜堂主来了,应该就知道了!”

    苏隐无语。

    问我干什么,我也不懂啊!

    见他同样回答不出来,房间内的诸多宗主,各自摇头。

    这位小师叔,闹得动静很大,一来到就让皇室屈服,本以为有多厉害,现在看来,也很一般啊!

    面对灵渊巨魔,没有更好的办法,有人解决问题了,同样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相反看起来比自己等人还迷惑……

    本以为大兖州终于多出一个超级高手,可以挽救灾难,现在看来……想多了!

    “也是!”费庭同样叹息。

    他弟弟费宫回来就各种渲染,说这位小师叔到底多厉害,修为高深,宠物多强大,因此,对方一来到,不惜屈尊,亲自邀请,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其为抗衡巨魔,贡献一份力。

    结果……如此危机的情况下,连续问了两次,都没得到正面回答,让他难免生出失望,强者,没有责任的话,和弱其实没有任何区别!

    看来,别指望了。

    “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满脸苦笑。

    对方只有十八岁,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从未经历过面绝望,更没有守护天下的责任,为何要出手?

    心中叹息,正想着对方不太靠谱,又有一位长老急匆匆走了进来。

    “堂主,毒师堂的祁长老,携带孙长老、陈长老等人,前来求见!”

    “快请!”费庭忙道:“这次联盟能够平安渡过灾难,他们功不可没,是联盟最大的功臣!”

    “毒师堂,一向只听过名字,从未见过,不少人畏之蛇蝎,现在算是彻底洗掉污名了!”

    “如此功劳,一定要好好嘉奖,不能让强者寒了心……”

    立刻有几位宗主应声道。

    “不错!”费庭点头:“虽然击退巨魔,玄夜堂主和毒师堂,全都居功甚伟……必然会载入史册,流传万年!”

    说完悄悄看向小师叔,希望能给与对方触动,结果……对方一脸茫然,并不在意。

    “哎!”

    再次叹息。

    本以为年少气盛,跟他说名垂青史,就会动心,现在看来,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可能还需要下猛药才行。

    “小师叔,可想过……深入灵渊,击退巨魔?”

    再也忍不住,直接询问道。

    “这个……”沉思了一下,苏隐摇了摇头:“没有!”

    他现在只有宗师九重,比起房间内大部分人都不如,进入灵渊……不是找死吗?

    “这……”眉头一皱,费庭道:“师叔如此修为,难道没想过,为天下修士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没想过!”苏隐再次道。

    “好吧!”

    费庭眼中露出了浓浓的失望。

    墨青城、白占青等人,也心中不由叹息。

    如此强者,真不愿意,他们也不能强求,但是……真的可惜了!

    就在此时,祁长老等人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向四周环顾,像是在寻找什么。

    “祁长老……”

    抛开心中的不悦,费庭急忙迎了上来,眼中带着激动:“这次多亏毒师堂,若不是你们,这次联盟都将陷入危难,放心,你们的功劳,没人能够抹杀掉,我会如实上报,并且通告天下……”

    话音未落,就见祁长老等人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几步来到苏隐面前,齐刷刷拜倒在地,眼眶同时泛红:“多谢小师叔出手……”

    “???”

    费庭愣住。

    墨青城和诸多宗主,也都瞪大眼睛,一副呆滞。

    咋回事?

    毒师堂的人,他们都没见过,啥时候认识这位小师叔了?

    而且,刚觉得这位,只是名气大,啥作用都没有,这群人跑过来就拜,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出手?他不一直在这吗?出啥手了?

    没想到,这几位会赶过来,苏隐连忙起身:“全都请起,你们堂主……彻底恢复了?”

    祁长老脸色激动:“多亏小师叔妙手回春!”

    眼前这位,不仅救了堂主,更是将灵渊巨魔吓走,无论哪一条,都值得他们专程过来感激。

    “我只是驱除体内的剧毒,身上的伤,应该还没完好吧……”苏隐奇怪。

    他只给对方弄了“醒酒”的方法,伤势之类,并未诊断,也就是说,就算清醒,也实力大大受损,发挥不出本来的一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猛,一人平了八堂的危机?

    “小师叔是早就知道堂主伤未痊愈,才留下那种逆天的手段吗?”

    听他这样询问,祁长老非但没意外,反而佩服之意更浓。

    看来,这位早就知道,堂主伤势很重,就算清醒,也不能战斗,所以专门在身上画出强大的封禁、阵纹,用来对抗巨魔……

    不然,只是封禁生机,简单的封禁术就可以了,没必要耗费心血,弄出这么强大的啊!

    见他答非所问,苏隐发懵,正不知如何回答,一侧的费庭堂主忍不住,开口道:“祁长老,这……到底怎么回事?”

    白占青、墨青城等人也充满了好奇。

    毒师堂,做为半封闭的堂口,一向不与外人接触,就算他们皇室和大兖州第一宗门,都没资格与其中的人认识。

    这位才来了两个时辰,就让整个堂口的长老,激动的赶过来,这么崇拜……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祁长老停顿了一下,道:“前几天堂主重伤,体内的剧毒再也压制不住,生命危在旦夕,是……小师叔,出手相救!”

    费庭全身一震:“你是说……警戒钟响起之前?”

    这位才来皇城不久,自己还亲自迎接了,从和他分开,到现在,就空了一个时辰左右,该不会这么短的时间,跑到毒师堂救人了吧!

    “是!”

    祁长老点头,激动的声音有些发颤:“堂主那种情况,只有更高级别的解毒丹才能救治,我们听闻小师叔炼丹术,举世无双,便厚颜过去邀请!本来也不抱太多希望了,谁知……这个决定,不但救了宗主,更是解救了联盟的危机!”

    “解救危机?你这意思是……玄夜堂主,变得这么生猛,凭借一人之力,击退无数灵渊巨魔,和……小师叔有关?”

    听出了他话语中的漏洞,费庭堂主皱眉。

    “嗯!”

    祁长老连连点头:“如果不是小师叔,别说击退巨魔,可能我们现在早就死了!”

    费庭堂主急忙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祁长老再次崇拜的看来:“当事人就在此处,肯定要问小师叔本人了……”

    “……”

    苏隐发呆。

    问我?

    跟我有毛的关系?我啥都不知道啊!

    就救了个人而已,你说的拯救联盟,什么鬼?

    虽然给玄夜堂主画了阵纹、封禁图案,但在他看来,只是为了保护不被蒸熟,而且用清水一洗就掉了,没太大作用,怎么都不会想到,后者依仗这东西,纵横灵渊,追的无数巨魔,落荒而逃。

    “既然小师叔谦虚低调,不愿意开口彰显功勋,还是我来说吧!”

    见对方沉默,祁长老佩服之意更浓,解释道:“救治堂主的时候,小师叔就推测出,巨魔可能会趁机进攻,不惜消耗修为和力量,在堂主身上,画出了阵纹和封禁!正因为有了这东西,才能挡住灵渊巨魔的疯狂攻击,将它们击溃!”

    “画?”费庭堂主疑惑:“用什么画?”

    只听过雕刻阵纹,画……阵纹,还是第一次听到。

    微微一笑,祁长老道:“毛笔!”



    “毛、毛……笔?”费庭堂主一呆。

    整个房间再次安静,所有人对望,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可思议。

    是我听错了,还是认知有问题?

    你说雕刻阵纹我信、说布置封禁我也信,可用毛笔将这两样画出来,并且画在身上,展现威力……

    真的假的!

    “是啊,小师叔的手段,超凡脱俗,早已超出了我们凡人俗子可以想象的范畴,不仅如此,有此功劳,却不彰显,甚至连说都不说,这份心性,我等远远不如……”

    祁长老眼睛再次红了。

    看到没?

    什么是高人,这才是!

    帮堂主击退灵渊巨魔,完成了上万年来,联盟都完成不了的事,换做任何人都会炫耀吧,可他呢?没事人一样,坐在这里,哪怕自己等人询问,都只字不提,这份心境……怕是自己终生都难望项背。

    “……”见毒师堂众人的感激,不似作假,费庭觉得依旧有些想不通,想要询问详细情节,殿外再次有人急匆匆而来。

    封禁堂,覃召堂主!

    进入房间,看到诸多宗主都在,愣了一下,躬身抱拳:“回禀费堂主,封禁山剧烈动荡的原因,我刚刚找到了……”

    “哦?快说来听听!”费庭急忙道。

    这次,巨魔之所以疯狂攻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封禁山动荡,封禁虚影消失,不然,虽然进攻的狂暴,却还是有章可循的,不像刚才那样歇斯底里。

    只要原因找到,就能提前预防,化危机于无形。

    “是……有人布置出更强的封禁,让……大道虚影自愧不如,因此崩塌……”覃召道。

    费庭愣住:“什么级别的封禁会有如此威力?”

    封禁和丹药、兵器不同,可以细分为好多境界,只有强大、不强大之分,到底什么级别的封禁,能让大道虚影,都自愧不如?

    这有些太可怕了吧!

    覃召摇头:“具体级别,我也说不清楚!”

    费庭皱眉:“那你为何这样认为?”

    都不知级别,就说有人刻画出超越大道虚影的封禁,太武断了吧!

    覃召道:“听我说完,费堂主就明白了,刚开始,我也想不通,这东西存在了上万年,平安无事,为何今晚突然崩塌,直到……玄夜堂主过来!”

    “他脱光衣服,对抗深渊巨魔的时候,身上那一道道黝黑的线条,化作一道完整的封禁大道,释放出超出想象的威力,将巨魔直接挡在外面!如此强大的封禁,就算是我都第一次见到,除了它出现,让虚影羞愧到崩塌,实在想不出其他理由!”

    “玄夜?黝黑的线条?”

    费庭嘴巴一抽,看向小师叔。

    不仅是他,房间内所有人,同时看了过来。

    要说刚才祁长老的话,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此时,这位堂主再次佐证,再傻也明白,对方说的是真的了!

    只用毛笔,就画出超强的封禁,还让联盟渡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可笑他刚才还觉得对方冷漠……

    此刻才知道,人家非但不冷漠,还早就把问题解决了!

    可笑他还像个傻子一样,自言自语,丢人现眼……

    “费堂主,我阵纹堂,也搞清楚为啥会出现变故了,同样和玄夜堂主有关,他身上的阵纹,尽管只是画出来的,却带着透析大道的韵味,尤其是那个毛驴、乌龟图案,将防御和进攻的奥义,全部涵盖其中,如果我们的阵纹师能够学会,对阵纹的理解,必然能更进一步!”

    阵纹堂聂辽源堂主,同样急匆匆来到房间:“所以,我在这里恳求费堂主,想办法劝阻玄夜长老,脱光衣服,让我们仔细观摩,这是为了联盟,也是为了大兖州!”

    “是啊,我们封禁堂也有此意,希望玄夜长老,能脱掉衣服来我们堂,我们也要观看他身上的封禁纹路,实在不行,拓印也可以……”

    覃召同样道。

    “好了,这件事等玄夜堂主来了再说……”

    打断二人的请求,费庭再次看向不远处坐着的小师叔,脸色透红,躬身到底:“多谢师叔出手……”

    “呃……没什么!”

    苏隐这才明白过来。

    只是随手画了一下,防止那位玄夜被蒸屉蒸死,没想到威力这么大……看来,用毛笔使用绘画的方式,画出阵纹和封禁,丝毫不比雕刻弱!

    这样说的话,是不是以后带跟毛笔,就可以纵横天下了?

    “多谢师叔救命之恩!”

    过了一会,玄夜堂主终于赶了过来,看向房间内坐着的少年,眼睛透红。

    对方救治他的时候,一直在昏迷,并不知道,长的何种模样,此刻算是见到了,果然气度不凡,与众不同。

    “玄堂主,可否给我们看看你身上的封禁和阵纹?”

    待他感激完,墨青城看了过来,费庭也目光炯炯,所有人都想看看,能击退无数巨魔的阵纹,到底长了何种模样。

    “这个……”

    见众人都这副表情,都想知道封印中发生的事,玄夜堂主沉思了一下,道:“好吧!”

    轻轻一拉,露出了赤裸的上身。

    众人看去,一道道漆黑的线条,蜘蛛网一样的印在上面,粗细相等,带着大道的特殊韵味,胸前,一头毛驴,和一只乌龟,线条简单,轮廓明显,看上一眼,就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这只龟……”

    众人立刻发现,玄夜堂主胸口画的这只龟,和小师叔跟着的那个宠物一模一样,只不过……此时的后者双眼紧闭,嘴角流着口水,居然不知何时睡着了!

    “玄夜堂主,我可不可以试一下这些封禁和阵纹的威力?”

    不去管这只乌龟如何,众人对望了一眼,片刻后,山青宗宗主卢庆之向前一步。

    这么多人说的厉害,威力到底如何,还要亲自试验,才能相信。

    玄夜堂主点头。

    “小心!”

    一声暴喝,卢庆之手中长剑陡然刺出,剑气还在空中,就变成了七道,叠加在一起,浪潮一般,汹涌而至。

    地级中品武技,叠浪剑法!

    据说修炼到最巅峰,可以叠加九层浪花,不过,能叠加七道,已经很恐怖了,剑芒呼啸,空气发出撕裂的声响。

    这位卢庆之,居然同样是一位传承三重的强者!

    嗡!

    剑芒落在玄夜堂主的胸口之上,乌龟和身上的封禁纹路,突然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龟壳模样的光罩,将卢庆之的叠浪剑法挡在外面。

    随即一头毛驴的虚影突兀出现,一蹄子破空而下。

    啪嗒!

    卢庆之长剑飞了出去,整个人直接趴在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这……”

    房间安静下来,所有人说不出半句话,就连费庭堂主也瞪圆了眼睛,满是不敢相信。

    卢庆之这种传承三重的强者,用尽全力,即便他能够战胜,也不会如此轻松!

    眼前这位,仅凭身上用毛笔画出来的纹路,就轻松击败,而画出纹路的少年,又该多强?

    刹那间,所有人明白过来,再次看向座位上的少年。

    只见他安静的坐在原地,左手端着酒杯,左手抚摸着睡着的乌龟,一脸的云淡风轻。

    就好像刚才那一幕,小儿科一般,不值一提。

    (虽然最近每天都是一章,却都是大章,字数没少哦,上架22天更新20多万字,算是不错了。。呃,今天字数少了些,只有五千多,因为家里来了客人。。。不过,也赶上上架前两章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