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有请小师叔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宗主大会提前
    

        做为毒师,每个人都有自己辨别药物的方法,有的狂猛,有的霸道,有的温柔,有的强硬,可……直接这样对嘴喝,而且边喝边评价的,还从未见过!

    难道……他不怕中毒?

    正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就见跟在身后的乌龟,一脸期待的看过去:“主人,能不能也给我个杯子,我也想喝两口……”

    很快……众人无语的眼神中,接过少年递来的杯子,兴奋的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乱喊。

    “主人,要不要划拳?”

    “好啊,哥俩好啊,五魁首啊,八匹马啊,六六六啊,你输了……”

    “你耍赖,我是乌龟,没办法出六!”

    “少喝点,我在甄别毒药,这葫芦就这么一口,你喝了,我还怎么治病?”

    “好吧,不过,我要吃花生米……”

    ……

    一人一龟的对话,缓慢响起,众人再次面面相觑,觉得这么多年的学习,所有的认知,全都被掀翻在地。

    毒药……还有这样探查的?

    怎么感觉,不是甄别,而是在享受什么珍馐美味呢?

    “刚才我去请他的时候,直接喝了一瓶子【麻神毒液】,那个乌龟也喝了一瓶,都一点事没有……”

    最先反应过来,黑衣青年邱渊一脸苦笑的解释。

    诸多毒师,全都一脸懵圈。

    麻神毒液,在联盟毒师堂,虽然不是最强大的毒物,但绝对是最难以治疗,难以防备的。

    这种药物,和温水煮青蛙有些相似,刚开始吸收,没有太大感觉,伴随吸收的越来越多,距离死亡也就越近。

    他们可以不怕很多毒药,但面对这个,绝对能逃多远逃多远……眼前这两个家伙,对瓶吹……

    还是人吗?

    “这位小师叔的实力……深不可测,邱渊,你邀请的时候,没得罪吧……”

    带路的老者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忍不住道。

    一口气服下这么多毒药,屁事没有,还越喝越高兴,修为之高,难以估量,难怪长老堂、炼丹堂这么恭敬,堂主不惜亲自迎接……

    “没、没有吧!”嘴角一抽,邱渊不敢确定。

    “没有就好……”

    带路老者点点头,正想继续说话,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脸色变得煞白:“小师叔,堂主他呼吸停了……”

    话音未落,正在“喝毒药”的苏隐,一纵身来到跟前,同样没了刚才的淡然,而是眉头紧锁。

    虽然他已经在用最快的速度甄别毒药了,但……依旧有些晚了,这位堂主,明显坚持不到,生命走到了尽头!

    “甄别出他常服用的毒药,然后针对性的解毒,是最好的,也是最安全的办法,但时间……来不及了!如果能早上半天,哪怕一个时辰,应该都可以……”

    看了一眼依旧在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的乌龟,苏隐摇了摇头。

    对方储物戒指中的药物实在太多了,足有一、两百种,他和老龟目前只喝完不到二十种……全部喝完,最少再要半个小时。

    而此时,堂主已经坚持不住,呼吸都停止了,必须想另外的办法救治。

    “那怎么办?”众人焦急的看来。

    “只有一个办法……锁住生机,然后将体内的酒……毒气蒸出来!”苏隐道。

    “蒸出来?”

    “嗯!”苏隐点头。

    虽然已经知道品酒和毒师有关,但解毒之法,并未融会贯通,还有些不太理解,与其冒险,还不如……试试之前杜庄帮他“醒酒”的方法!

    记得第一次喝酒,醉的很厉害,对方就用的是汗蒸法……钻进热水里,让血液循环加速,体内的酒气,自然就被毛孔排泄出来……

    现在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毒,而且马上就要死亡,也只能用这种方法试试了。

    “需要怎么做?”知道时间耽误不得,带路老者忙道。

    “你们去找个巨大的蒸锅,和足够的木柴,其他人,把堂主的衣服扒干净……”苏隐道。

    “是……”邱渊和一位中年人,急匆匆走出去找锅和木柴去了,房间内的其他人则面面相觑。

    扒衣服……对堂主有些不尊重吧。

    “人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尊重不尊重的?快点动手吧!”带路老者哼了一声,当先走上前来,手掌轻轻一抓。

    呼!

    一道罡劲冲了过来,将堂主的衣服全部震成粉末,随风飘飞,一瞬间,床上的老者,已然赤身裸体。

    “现在需要做什么?”

    做完这些,带路老者看了过来。

    “不用了,剩下的我来就行了……”苏隐手腕一翻,一根毛笔出现在掌心,沾了沾墨,大步来到跟前。

    对方呼吸断绝,体内生机,会以极快的速度溃散,不想办法就算蒸锅来了,能够驱逐掉剧毒,也肯定没办法救活了。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将生机封锁在体内……

    怎么封?

    换做之前,苏隐可能做不到,但明白封禁之法就是编渔网后,已然有了办法。

    正常封禁,是用真元编织渔网,此时的堂主,断绝呼吸,体内一点力量都没有,用真元的话,可能会承受不住,当场爆开。

    思前想后,决定用毛笔绘画!

    编网学到后期,残念曾专门教过他绘图,就是把渔网的模样详细描绘出来,当时觉得只是留图纪念,没啥实际的作用,此刻看来,怕也有封禁的效果,只是威力不如真元编制而成网格罢了。

    但胜在速度快,很短的时间,就能完成!

    来到对方跟前,深吸一口气,毛笔立刻落了下去,一瞬间,房间内,一道道圣元真意激荡而出,此刻的少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展现出让人难以靠近的气度和威慑。

    “他用笔画……封禁?”

    “怎么做到的?”

    “封禁,用真元才能维持,毛笔也能画出来?”

    “据说修为达到极限,无论做什么都事,都能契合大道,你们说这位小师叔会不会达到了这种境界?不然,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圣元真意?”

    ……

    先是安静,房间随即哗然。

    所有人都懵了。

    用真元构建封禁容易,用毛笔画出来,同样具有威力就难了!

    就好像使用灵器和木剑的区别,真正的剑术高手,不滞于物,无剑胜有剑,眼前这位,用毛笔随手画出封禁,本质已经接近。

    毛笔落在老者身上,本来已经开始散佚的生机,在圣元真意的加持下,被重新封进体内,全身的穴道,得到滋养,宛如呼吸一般,吞吐空中的灵气。

    本来有些发青的皮肤,开始变得泛红,重新恢复活性。

    “这……”

    众人全都眼睛瞪大,一个个满是不敢相信。

    用毛笔在人身上绘制封禁,而且真将生机封印住了,这种情况,绝对是第一次见,就算是封禁堂的堂主,恐怕都做不到。

    对封禁术的理解,怕是已经超凡脱俗,达到了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只听说这位小师叔,是位医术高手、炼丹大师,没想到……对封禁的理解,也如此厉害……”

    诸多长老全都露出了钦佩之意。

    如果说之前,还对传言有些怀疑,现在绝对相信了。

    “或许,真能救下堂主……”

    一位老者点了点头,正满怀希望,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皱了皱眉:“不对,我怎么觉得地面在震动?”

    众人同样一愣,带路老者仔细感受了一下,瞳孔立即收缩在一起:“是、是封禁山那边!”

    众人齐刷刷向龙首的方向看去,立刻看到巍峨的封禁山上,光芒四射,一个网格状的纹路,悬浮在半空之中,像是感应到苏隐在绘制封禁,不停晃动,带动的整个山峰,都像是随时都能拔地而起。

    “是……封禁虚影认可了小师叔?”

    眼珠快要鼓出来,带路老者想起什么,不停颤抖。

    “你说的是……封禁山上的那个大道虚影?”

    其他人反应过来,满是不敢相信。

    “除了它,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引出这么大动静……”

    带路老者哆缩了一下,有些打颤:“只不过……只是认可的话,为何会如此激动,甚至让大地都有些颤抖?”

    他都不懂,众人更加迷茫了,继续看去,就见封禁山晃动的更加厉害了,好像随时都会崩塌。

    “祁长老,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和封禁虚影扯上关系?”

    一个中年长老,再忍不住,开口问道。

    同样有好几人,齐刷刷看来,他们年纪不大,而且久居毒师堂,很少出门,对方说的那些,都不太理解。

    “大道虚影,想必你们都知道吧!”祁长老没有隐瞒,道。

    中年人点头。

    每个职业,都有守护的‘道’,和凡人信仰的神灵一样!想要超越极限,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的投影请出来,在一旁坐镇,这样做,不但可以镇压心魔,还能强化思维,让成功率大大增加!

    当初墨渊想要炼制丹云级丹药,就花费了无数代价,请过丹道虚影,可惜……最终失败了!

    封禁虚影,正是封禁大道的投影。

    “你们在这里这么久了,应该也听说过,封禁山,并不是封禁堂的高手留下的,而是……镇仙宗的那位先祖,林玄铸造而成……”

    祁长老接着道。

    这件事对于大兖州的诸多宗门,是秘密,但对联盟诸多堂口,不算什么,很多人都知晓。

    “因为太过玄妙高深,对封禁的理解不够,很难维持运转……而林玄,又不能在这里久待,于是就想了一个办法,献祭,召唤封禁虚影!”

    “虚影是大道的一部分,自然可以控制所有封禁,而后人,只需按照规定时间献祭,维持它一直出现,便可以安稳无忧……”

    “一万多年来,联盟这么做的同时,也在寻求,可以自由掌控封禁的天才出现!”

    “也就是所谓的【闯山】!”

    “封禁山,每一层都布有难关,考验了封禁师对大道的感悟,只有达到第九层,才能得到虚影的认可,从而代替对方……”

    “一万多年来,封禁堂,每一代都会有不少惊才绝艳的天才去尝试,可惜,最多只到第七层,第八层都没人成功过。”

    “本以为,这个封禁虚影,不会认可任何人,也不会出现,怎么都没料到……竟然震动了!”

    说到这,祁长老依旧难以掩饰心中的震惊,嘴唇哆嗦:“难道……它认可了小师叔?”

    “真是如此,岂不是好事?”

    恍然大悟,中年人不由看过来。

    一万年都没人成功,现在小师叔成功,就表示大龙山的封禁更容易掌控了,岂不是好事?

    “换做平常,是好事,可……现在灵渊巨魔就在封印后面,随时都会进攻,一旦封禁山出现了问题,必然会引起连锁反应……弄不好,大兖州会经历前所未有的灾难!”

    祁长老道。

    “……”

    房间沉默下来。

    现在的灵渊,的确和以往不同。

    全靠封禁维持住平衡的局面,一旦出现变故,哪怕有一丝不对劲,都可能带来前所未有的变故。

    “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想办法让小师叔停下!只要他不再绘制封禁,就不会引动封禁虚影,应该也就安全了……”

    祁长老道。

    “好……”众人连忙点头,齐刷刷向少年看了过去。

    此时的苏隐,并未在意他们的交谈,圣元真意从体内挥洒出来,舞动的毛笔下,一个个玄妙的渔网,浮现在毒师堂堂主的身上,构成了特殊的图案。

    虽然没运转真元,但他突然发现,配合画画技巧,绘制出来的渔网,威力似乎比用真元勾勒的更加强大!

    之前还担心,毛笔绘制,封禁不住对方散佚的生机,此刻倒觉得有些轻而易举了。



    ……

    封禁山,光芒照耀。

    本来天已经黑了,此刻网格状的纹路,不停流转,硬是照得方圆十里,如同白昼。

    “堂主,发生了什么?”

    一群闭关的长老,顾不上其他,齐刷刷飞了出来,站在宫殿之上,看向山顶绚烂的光芒。

    “好像是封禁虚影认可了某一位封禁师……”

    眼神凝重,覃召堂主环顾一周:“现在可有人闯封禁山?”

    “回禀堂主,没人去闯……”一个执事长老飞了过来,抱拳道。

    “没人闯,怎么获得封禁虚影认可的?”覃召眉头紧锁。

    想要获得认可,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闯山,通过关卡的时间越短,速度越快,就越容易成功。

    “我怎么感觉封禁虚影所对的方向,是……毒师堂!”一位长老道。

    覃召一愣,再次向封禁山看去,果然看到虚影,站了起来,向龙尾的方向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轰!

    封禁山晃动的更加剧烈了,似乎只要控制不住,封禁虚影就会带着整座山峰,直接飞出去。

    所有人都懵了。

    能成为封禁师,谁不想得到虚影的认可?可惜,他们每次闯关,对方都拽的跟二五八万似得,理都不理,眼皮都不抬……

    怎么此刻,哈巴狗见到主人一样,有些按耐不住?

    “别管这些,大家快点镇压封禁山,不然,一旦它离开原地,整个大龙山的封禁,都会崩塌,届时……就危险了!”

    打断了众人的疑惑,覃召道。

    也明白目前最重要的是什么,众人不在多说,齐刷刷出手。

    一瞬间,无数强大的力量,汇聚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更大的渔网,将晃动的山脉逐渐稳定下来。

    嗡!

    看到他们镇压,封印虚影有些着急,突然间,骄傲无比的大道虚影,猛地对向一处,盈盈拜倒。

    呼!

    虚影头上出现了裂痕,紧接着向下蔓延,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一道道光芒从体内散发出来,“嘭!”的一声,再承受不住,从中间裂开。

    “完了……”

    “封禁虚影崩碎,代表再无人能全盘掌控大龙山的封印,灵渊恐怕……要入侵了!”

    封禁堂的众人,脸色同时一白。

    龙尾方向,到底出现了还什么?让虚影宁愿碎裂,也不愿多待?

    “敲响警戒钟,快将这个消息,通知费庭堂主……”

    覃召连忙吩咐。

    “是!”

    众人身后的长老齐刷刷飞了出去。

    ……

    呼!

    不知道自己用画画的方式绘制封禁,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此刻的苏隐,终于画完了最后一笔,停了下来。

    此刻的堂主,渔网状线条密布全身,宛如变成了蜘蛛侠。

    “他此刻没有意识,直接放进蒸笼的话,很容易被蒸熟,既然毛笔可以绘画封禁,是不是也可以绘画阵纹?先弄个平衡温度的,再画个防护的……”

    苏隐心中一动。

    他是要救人,不是把人蒸死,自然要提前做好防护。

    毛笔一转,一条条阵纹再次浮现。

    ……

    阵纹堂。

    盛放阵图的阵图墙,像是受到了什么感召,同样晃动起来,最深处的一副阵图,猛地一震,悬浮空中,和之前的封禁一样,映照的四周,宛如白昼。

    “怎么了?”

    不仅阵纹堂的人懵了,就连长老堂的人,也一个个飞出来,看向龙首和龙尾,满是迷茫。

    平时一点事没有,今天这是怎么了?封禁堂折腾完,阵纹堂折腾?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联盟,搞联欢会呢!

    “是阵纹压制……有人雕刻出了更完美的阵纹出来,导致阵纹堂的阵纹墙出现了骚动……”

    长老堂的费庭堂主眼睛眯起。

    “那怎么办?”

    “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看压制之力到底多强……”

    费庭堂主摇了摇头,道:“你们几个,陪我去龙首,剩下的人去龙尾,看能不能帮忙……”

    话音未落,一个人影急匆匆飞了过来,正是封禁堂的长老。

    “回禀费堂主,封禁虚影溃散,大龙山封印,已经出现失控状态,覃堂主等人正艰难镇守,还望费堂主及早做出应对!”

    这位长老说完,转身离开。

    费庭堂主脸色一白。

    没了这个林玄前辈留下的虚影,想要镇压住封禁山,几乎不可能,可以说……大龙山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刘长老、陈长老、杜长老……你们几个立刻去封禁堂,帮忙镇压!”大手一摆,费庭正想继续交代,又看到一人飞了过来。

    阵纹堂的聂辽源堂主。

    “费堂主,阵纹堂最强阵图,突然燃烧殆尽,怕是动乱将起,还请早做准备!”

    说完同样转身离开。

    “最强阵图烧毁?”费庭一晃,随即听到两声巨大的钟鸣响了起来,如同黑夜中的雷鸣。

    封禁堂、阵纹堂,同时敲响警戒钟!

    知道危机已经来临,再也无法拖延,深吸一口气,费庭向前一步,朗朗的声音,同样响了起来,在方圆百里内不停回荡:“所有前来参加宗门大会的宗主,请立刻来长老殿集合,不得有误!”

    轰!

    消息一出,整个联盟,瞬间沸腾。

    刚从寿山回到住处的诸多宗主,正打算交代一下,镇仙宗不可轻易得罪,就听到了这个声音,齐刷刷向联盟飞了过去。

    “应该是发生大变故了,不然,不可能先是封禁堂、阵纹堂的警戒钟,再是费堂主的呼喊……老师,麻烦你召集青云宗所有宗师以上的修炼者,在大殿守候,一旦出现问题,立刻赶来支援!”

    青云宗的大殿内,墨青城看向大龙山的方向,眼神凝重。

    墨渊点点头,转身飞了出去。

    墨青城也不对说,急匆匆向长老殿疾驰。

    ……

    “好了,他体内的生机,已经被我稳固了……”

    绘制完封禁和阵纹,见这位毒师堂堂主,依旧没有呼吸,身体却在不停吸收灵气,向好的方向发展,苏隐这才松了口气,收掉毛笔和砚台。

    此时,邱渊等准备蒸锅的人也来了,木柴的架烧下,水汽蒸腾,热浪袭人。

    “将你们堂主放到蒸屉上!”回忆自己的“醒酒”经历,苏隐安排。

    祁长老来到跟前,大手一抓,浑身赤裸的堂主就被放在了上面,轻轻盖上盖子。

    炙热的气流,立刻向对方体内钻了过去。

    “将药材拿过来……”

    做完这些,苏隐将毒师堂准备好的解毒药,取了过来,按照醒酒汤的配比一株株放入其中。

    单纯蒸肯定不行,还需要药物的辅助,否则,不但醒不了酒,弄不好还会被活活蒸死。

    一切处理妥当,苏隐这才松了口气,正想说些什么,听到了外面钟声轰鸣,以及费庭的话语。

    “这么快召集宗主?”苏隐愣住。

    不是说,五天以后再集合的吗?怎么突然连夜开始了?太赶了吧!

    联盟啥时候也这么不靠谱了?

    算了,反正都已经在这了,过去看看也无妨。

    想到这,看向不远处的毒师堂众人,略带不好意思:“好像有什么急事,我需要过去看看,你们堂主,就这样蒸着,不出意外,十多分钟就能醒过来,当然,想要彻底康复,还需要重新诊治……”

    祁长老等人感激的点了点头。

    虽不知道封禁堂、阵纹堂为何会突然敲响警戒钟,费堂主又为何会喊出这句话,但他隐隐约约觉得,可能和眼前这位有关。

    或许正是他刻画的封禁、阵纹,触动了什么,才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不过,也不敢确定,而且,警戒钟响起,说明灵渊极有可能出现暴动,堂主未清醒的情况下,他就是这的最强者,离开不了毒殿,只能交代一声:“邱渊,去送一下小师叔……”

    点了点头,邱渊来到跟前。

    “走了,老慢!”松了口气,苏隐道。

    “是!”

    见还剩了些“美酒”不能继续喝下去,乌龟微微有些遗憾,不过主人的命令,不敢违背,还是急忙跟了过来。

    两人一龟,走了出去,房间再次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位长老再也没忍住:“祁长老……”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现在不是询问这个的时候,准备一下吧,能让费堂主如此着急,肯定是一场恶战!”

    祁长老摆手。

    众人同时点头,各自准备,十多分钟后,已经收拾完毕,再次回到房间,状态已然和刚才截然不同。

    身为毒师堂的一份子,联盟八大堂最强大的一支,早已将战斗本能融入骨髓。

    “堂主能醒吗?”

    众人准备好,眼睛再次落在了蒸屉上。

    已经蒸的时间够长了,就是不知,这位已经断绝呼吸的最后希望,能不能重新醒过来。

    能醒来,哪怕动乱再大,也有主心骨,无所畏惧,醒不来,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看看吧!”

    也知道这个道理,祁长老深吸一口气,大手一抓。

    呼!

    蒸屉的盖子被打开,堂主赤裸的身体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祁长老来到跟前,手指在对方人中穴上猛的一点。

    “咳咳!”

    原本已经僵硬的堂主,突然发出一声急促的咳嗽,紧接着,憋了许久的呼吸声响彻而起。

    “果然醒了!”

    众人全都一震,一个个眼眶透红。

    本以为必死的人,竟然真的被放在锅了蒸活了……亲眼所见,都觉得不可思议!

    “堂主……”

    “嗯!”

    哼了一声,毒师堂堂主缓缓睁开眼睛,同样有些不敢相信:“我居然没死?”

    剧毒爆发,以为必死无疑,绝难幸免,没想到一点事没有。

    只是……

    低头看了一眼,露出疑惑之色:“这样都能活下来,我很高兴,只是……这个蒸屉怎么回事?”

    “我身上的衣服呢?”

    “还有……”

    “胸口的这个毛驴和乌龟,和这一身的蜘蛛纹路,是谁特么给我画的?”